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 冀董幽田两名俊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5 冀董幽田两名俊

    眼下幽、冀的战局,不利於袁绍,而大有利於公孙瓒。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果如袁绍所料,公孙瓒不肯听从赵岐的劝和。

    在接到赵岐的来书后,公孙瓒出示给长史关靖、臣属严纲等人看,嗤笑说道:“赵公是老糊涂了么?而今冀州之地已有六分归我,我怎可能会因他一封书来就罢兵,与袁本初言和?”说着,变色发怒,又道,“袁本初哄我出兵,於是得冀!此奇耻大辱也,我必报之!”

    公孙瓒族为右姓,其家世代二千石,乃是幽州有名的衣冠名豪,但他本人在其族中的地位原本却不高,因为他的母亲不是他父亲的正妻,只是一个侍婢之类,这一点倒是与袁绍颇为类似,但与袁绍不同的是,袁绍虽也是庶出,却从小就过继给了他早逝无子的伯父袁成,继承了袁成的人脉、声望等政治遗产,并深得其生父袁逢以及其从父袁隗的喜爱,凭借这些,幼即得拜为郎,年二十便出任濮阳县长,於仕途上一帆风顺,公孙瓒早年的出仕经历却颇艰难。

    不像袁绍,公孙瓒没有沾到多少他家族的光,最先出仕时只做了一个郡府的书佐小吏,因为被当时郡里的侯太守欣赏,得妻其女,又从卢植求学於缑氏山中,再又在后任刘太守触法被征廷尉时忠义相送,然后名声才渐响亮,由此发迹,得郡举孝廉,朝廷拜为郎,迁辽东蜀国长史,再迁涿县令,光和中,以战功得迁骑都尉,又迁中郎将,封都亭侯,董卓入洛后,他又被擢拜为奋武将军,封蓟侯。可以说,公孙瓒全是靠自身的能力才有了今日。

    家庭和成长的环境往往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形成,大约也正是因此,公孙瓒、袁绍这两个出身近似的人,性格与为人处世的方法却截然不同,袁绍身在洛阳,以折节下士,援救党人,积极参与宦官的斗争而得高名,公孙瓒远在边疆,却是凭刚雄强节,加之军功,从而立世。

    严纲蹙眉说道:“固如将军所言,冀州已六分在我,此时当然不能撤兵。可赵邠卿、袁本初同为马氏外亲,又俱以虚名获誉,实为同类之徒,今赵邠卿持节行抚关东,先至於冀,将军若是不从其请,不肯罢兵的话,吾恐他会以王命来压制将军,待到那时候,怕就不好办了也。”

    袁绍从父袁隗之妻是马融之女,袁隗、赵岐同是马家的女婿。赵岐与马融虽是不相往来,可他与马家其它的人还是有来往的,因与袁隗是老相识了,也所以他离开洛阳后,第一站没有去豫州找他昔日的同僚孙坚,而是过河内来了冀州,与袁绍相见。“虚名获誉”者,严纲这是在说袁绍、赵岐俱属“名士”一流,他两人可称之为是同类,而与公孙瓒不是一路人。

    关靖奋然说道:“李傕、郭汜反叛,攻陷长安,杀司徒王公,裹胁朝廷,马日磾、赵岐世受汉恩,今名是奉旨持节行抚关东,却请试问之:他两人奉的是谁的旨,又持的是谁的节?两个乱臣贼子罢了!赵岐如是不以王命说事便则不提,他要敢是以王命压人,真不知耻也!”

    当下之时,直呼别人的姓名是极其不礼貌的,尤其马日磾、赵岐位在显贵,年岁又高,纵是非为当面,关靖这么称呼他俩也是特别侮辱的,但细品他话中意思,却又不得不说他讲的也不错,确是占住了道理。天子年少,被李傕、郭汜控制,那么马日磾、赵岐的这个持节出使到底是奉的谁的令?此二公世受汉恩而受“贼”之遣,骂一句“乱臣贼子”,谁也无话可说。

    公孙瓒顿觉关靖所言,正合其心,哈哈大笑,说道:“长史言之甚是。”对严纲笑道,“卿多虑了。”

    严纲也觉得关靖所说有理,因道:“是。”

    公孙瓒沉吟稍顷,转目挂在帐壁上的地图,举起放在案上的佩剑,遥指点之,带着点遗憾地说道:“孙伉诸君被董昭杀了,董公仁此君,小有智谋,有决断,略知兵,值此与袁本初对垒之际,我又不能多分兵攻略,兵少则不足克之,惜乎巨鹿暂不能为我尽有,不然,我军东连渤海、平原,西与黑山合,再策动河内张建义,三面齐攻,灭袁本初真指麾而定!”

    张建义,说的是现为河内太守的建义将军张扬。

    董昭接替李邵,到巨鹿上任后,托以袁绍之名,假传檄文,把倾向公孙瓒的郡中豪强孙伉等数十人一并斩首示众,随之,他又巡行郡中,挨个抚慰控制区内各县的大姓名族,从而使巨鹿的形势很快就得以安定,也就致使公孙瓒无法在短期内复谋图占取此郡的全境。

    帐中座下有一人应声说道:“以小人之见,暂虽不能尽得巨鹿全境,然於大局却无害。将军亲领突骑、精卒在巨鹿东,其西又有黑山兵,董公仁或小有智谋,最多只能自保而已,给袁本初是帮不上太大的忙的。小人陋见:平原、清河才是目前将军应所忧处。”

    公孙瓒抬眼看去,见说话之人年纪轻轻,不过才二十出头,相貌寻常,然眉眼间自有朝气蓬勃,却是渔阳田豫。田氏在幽州是个大族,公孙瓒帐下的田楷等俱是出自此族。

    公孙瓒素知田豫有才能,然一因田豫年轻,二来更主要的缘故是田豫与刘虞的州从事鲜於辅等的关系不错,所以他虽用田豫为帐下吏,却没有任其要职。此时听田豫如此说,公孙瓒问道:“国让,卿此言何意?”

    田豫离席,下拜堂中,说道:“敢请为明将军指画形势。”

    公孙瓒说道:“可。”

    田豫站起身,来至地图前,指向清河、平原的位置,侧身面向公孙瓒等人,说道:“此二郡实我军之重镇,赖以攻魏者是也,若失此二郡,则不但将失攻魏之基,将军并难以立足於冀。”

    公孙瓒点头说道:“不错。”

    田豫顺着清河向东北方向划去,划到兖州东郡的位置停下,接着说道:“刘公山已拒明将军之令,不送袁本初家眷,是不欲与将军盟也,袁伯业,袁本初之从兄,曹孟德,久为袁本初爪牙,张孟卓虽与袁本初生隙,而正如严君所言,张孟卓与袁本初亦实属同类,我料他必不愿见明将军得冀,因是,豫不才,愚见以为:山阳、东郡、陈留以及刘兖州,於近日内也许就会联兵进犯,攻我清河、平原,以为袁本初侧翼呼应。明将军可遣精兵守此二郡边,以作防备。”

    公孙瓒顾诸臣属,问道:“卿等以为如何?”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