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 冀州牧迎节以征

三国之最风流 第九卷 镇东将军 4 冀州牧迎节以征

    马日磾与赵岐都是当代的经学家,马日磾是马融的族孙,赵岐之妻是马融的侄女。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马日磾曾与杨赐、蔡邕等在熹平年间共同校订儒家的诸经典,刊刻於石,八年乃成,成后立於洛阳的太学门外,此即有名的《熹平石经》,乃是最早的官定儒家经本。碑文是由蔡邕书写的,共有四十六座高达丈余的石碑,蔡邕既是有名的书法家,碑文的内容又是官定儒经正本,故此当碑初立之时,后儒晚学,观视及摹写者,只所乘之车一天就有一千多辆,填塞街陌。王允要杀蔡邕时,很多士大夫都为蔡邕求情,马日磾也是如此,希望王允看在蔡邕“旷世逸才,多识汉事”,可以为汉家记史,传於后世的份儿上,能宽恕蔡邕,但被王允拒绝了。

    相比马日磾,赵岐的仕途坎坷许多,而观赵岐过往的经历,实可称“奇男子”。

    赵岐原名赵嘉,永兴二年,他建议凡是任官二千石的,如亲长去世,都应该去官行服,朝廷接受了他的这个意见,之前虽然已经有很多官吏这么做了,但从规章制度来讲,却是由此始。

    赵岐嫉恶如仇,清高自守,马融是外戚,赵岐厌其豪势,虽与马融是婚姻之家,马融并且名重海内,却从不与他相见。他们一家人都痛恨宦官,他的从兄赵袭是颇为著名的书法家,官至敦煌太守,另一从兄官至凉州刺史,还有他的从子们如赵息、赵戬等也各有名声,都处处与宦官及其子弟做对,尤其得罪住了唐玹,即荀彧岳父唐衡的弟弟,唐玹数受赵息之辱,恨得咬牙切齿,后来报复,要灭诸赵,借唐衡之势,令赵岐郡中的督邮等捕诸赵尺儿以上,所谓“尺儿”,也就是说,连刚出生的婴孩也抓捕下狱,然后尽皆杀之,赵岐时在皮氏为县长,闻讯,遂弃官,带着跟他在任的从子赵戬逃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为避难,他改名为“岐”,岐者,岐山也,赵岐家在京兆,岐山在其境内,改成此名,是为示不忘家乡。

    赵岐逃到了北海,在市中卖胡饼以糊口,遇到了一个叫孙嵩的年轻人。孙嵩时年二十余,乃北海名士,有古义士风,发觉赵岐不同寻常,猜测他或许是亡命的罪人,就令从骑置下帷幕,命隔绝行人,对赵岐说道:“我北海孙宾硕也,阖门百口,你可以告诉我实话,我一定不负你,也许可以帮你的忙。”赵岐於是告之实言。孙嵩因便与他定下死友之交,载他返家,让他藏入到了复壁中,——复壁即夹墙,中间是空的,可以藏人或匿物,此是先秦以来即有的建筑机关,豪强大族家中通常设有此类,甚至有把柱子也做成中空的,用之藏人或应对危险。赵岐在复壁中藏了好几年,直到唐衡、唐玹等诸唐尽皆死灭,遇到大赦,他方重见天日。

    三府闻后,同时并辟,赵岐接受了司徒胡广的征辟,适逢南匈奴、乌桓、鲜卑反叛扰边,公卿皆举荐赵岐,他乃被拜为并州刺史,却未多久就因第一次党锢而被免官,灵帝继位,他又因第二次党锢被禁锢了十余年,直到黄巾起事,天下大乱,党锢禁解,这才得以复出。中平年间,张温讨击边章、韩遂,孙坚、董卓皆为其部属,赵岐时也在军中,任职比孙坚要高,被张温请辟为车骑将军长史,与袁绥现於荀贞幕府的任职相同,是将军幕府的总管事。

    何进表赵岐为敦煌太守,在上任的路上,赵岐被边章等抓获,边章胁迫他,欲以为帅,赵岐诡辞得免,返程途中,半道遇贼,赵岐时已年七十余岁,裸身自救,藏在草丛中,多日水米不进,终是历经磨难回到了长安。

    前年,董卓西迁天子至长安,拜赵岐为议郎,其后又擢拜他为太仆。

    赵岐今年已八十余岁了,从他入仕到现在,没有担任过什么正儿八经的州郡之任,并州刺史、敦煌太守二职,一个是上任不多时就被免官,一个是压根就没能到任,其所任之职多为州郡、三公的掾属之类,可虽是如此,却因他的这些经历,他早已名满天下。不仅历经坎坷,其志不改,乃心王室,可称良范,并且在避难和遭遇党锢期间,他发愤著书,写了三十二章的《厄屯歌》,并给《孟子》做注,流传於世,颇得美誉,其人之文学、儒学修养也不低。

    也正是因了赵岐的名望,加上他八十多岁的高龄,袁绍远迎百里。当然,袁绍远迎,除了是看重赵岐本人之外,也是因为赵岐持节、代天子抚行关东的身份。

    赵岐年齿虽高,精神矍铄,白发稀疏,仍结髻带冠,颔下数缕长须,远不复壮年时的浓密美髯,随风飘摇,却依旧端容正色。袁绍与他相见,公事上的礼毕了,又行后辈之礼,谨敬地请他登车。前后鼓吹,旗帜如林,甲士从扈,袁绍恭然作陪着,一行人驰至黎阳。

    黎阳是魏郡最北边的县,西与司隶的河内接壤,东与兖州的东郡相邻。

    到了黎阳,袁绍正式置地行礼,带着一干文武臣属,恭迎赵岐,拜赵岐所持之节。赵岐宣读王命,袁绍拜接。袁绍问天子、朝中事,赵岐悉数答之。

    当晚,袁绍设宴款待,次日又陪赵岐坐谈,说及赵岐离了洛阳,一路向冀州行来的路上,沿途郡县百姓,见其车骑仪仗,无不喜悦言说“今日乃复见使者车骑”事,竟有当年洛阳老吏因睹光武及其僚属衣冠而垂涕云“不图今日复见汉官威仪”之意,袁绍诸人俱皆慨叹。

    赵岐因此话头,对袁绍说道:“今我与马太傅持节行巡关东,非为因受李傕、郭汜诸贼之令,实是因王司徒遇害前之所言。”

    袁绍肃容问道:“未知王公遇害前有何言说?”

    “凉州诸贼破城,吕奉先请王司徒共走,王司徒甘愿奉身死国家,因不肯与奉先同出逃,告之奉先云:君离长安后,可怒力谢关东诸公,勤以国家为念。”赵岐目视袁绍,炯炯有神,说道,“此王公忠社稷之言也!字字泣血!闻之使人落泪!本初,君族世受汉恩,海内共仰,今汉室蒙尘,君拥冀州之众,何不提兵西进,破灭群贼,迎天子还於旧都?”

    袁绍喟叹说道:“诚如公言,我家世受皇恩,绍岂能无报国之念?唯公孙伯珪猖獗於幽,先迫刘幽州,继侵青州,於今又攻我冀,绍却是虽有报国之心,无有报国余力也!”

    “自我至冀,已有两日。这两天,君只与我谈经论政,只字不言兵戈,不知前线战事如何了?”

    袁绍也真是能沉得住气,在战局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为迎赵岐而离开前线不说,见到赵岐后,又是接连两天半个字不提前线的战况,他就是在等赵岐主动问起。

    此时终於等到赵岐发问,袁绍从容答道:“公孙伯珪暴而无恩,亲小人,欺凌士大夫,其兵纵强,不能长久。是以,现时前线的战事虽稍有不利於绍,绍无忧也。”

    公孙瓒作战骁勇,确是守边有功,但他在政治上却很不得士人的待见,重用商贾,打压士族,尤其是与刘虞不和,在士林中的人望很差。

    赵岐问道:“我听说公孙伯珪的主力已至甘陵、安平、巨鹿一带了?”

    甘陵、巨鹿皆与魏郡接壤,安平处在此两郡间,虽不与魏郡接壤,然离魏郡只有数十里远。

    进至甘陵的幽州兵主要是原驻平原的田楷部,以及当地的一些叛军,进至安平的是公孙瓒亲率之幽州精骑,巨鹿太守李邵以公孙瓒兵强之故,打算投降,被袁绍及时发现,改以董昭领巨鹿,去其职,但巨鹿境内仍有县邑附降公孙瓒,因而,此郡中也有公孙瓒的部队。

    袁绍神色不变,笑道:“何止公孙伯珪已临魏郡?黑山贼与公孙伯珪相通,扰乱赵国,亦临魏界矣!”

    赵岐熟视袁绍,心中叹服,想道:“强敌压境而自若无事,言及公孙伯珪与百万黑山众,谈笑晏然,如说小贼,都云袁本初海内英雄,只凭此城府,果然不假!”说道,“公孙伯珪兵精,如能与君共向西入关,李傕诸丑何足道哉!我当去书与他,劝其罢兵,君意如何?”

    袁绍笑道:“伯珪非与能言国事者。公即使去书与他,吾料他亦必不肯从也。”

    赵岐沉吟片刻,说道:“我先去书与他,他如不肯从,……。”心中想道,“孙文台与我昔年共从张车骑讨边章、韩遂,此君猛鸷善战,若可请他带兵来援,足能为冀州强助,只是可惜文台定不会来。”问袁绍道,“我久在长安,不熟关东形势,伯珪如不肯从,君可有何别策?”

    此前,袁绍表过周昂为豫州刺史,虽因公孙瓒之故,此事未能实行,可与孙坚的梁子却是已然结下,只此一条,孙坚就不可能来援助冀州。袁绍当时上给朝廷的表,固然是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准,但表是上到了朝中的,故此赵岐知道此事。

    赵岐问袁绍的这句话,意思很明白,“有何别策”,是在问袁绍有没有除孙坚外的援兵可请。

    逢纪、审配等都在前线参谋作战,跟在袁绍身边迎接赵岐的只有他的故交许攸。

    许攸知道袁绍的心思,代袁绍回答说道:“公孙伯珪虽不足定,然此人暴虐,闻其在冀北诸郡,纵兵抢掠,烧杀无算,为冀州百姓计,以攸陋见,还是速平为上。”

    赵岐问道:“如何速平?”

    “如是能得兖州兵相助,击其侧翼,车骑自统兵击公孙伯珪,胜之易如反掌。”

    赵岐说道:“那如公孙伯珪不肯罢兵的话,我便再去书刘兖州,请他遣兵相助。”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