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01 陈国相襄军第一(十)

正文 301 陈国相襄军第一(十)

    却是:今时当麦熟之际,青州官兵为争粮,与境内的黄巾屡屡交锋,几无一胜,青州黄巾挟连胜之威,兼因兖州兵受挫於遂乡,致使兖北黄巾亦声势大盛,此两州之黄巾遂渐有合兵的趋势,济南、乐安、齐等郡国的黄巾或向西南入济北,或南侵泰山,东莱、北海的黄巾则在横扫郡内之余,开始有进犯琅琊的迹象,驻兵於琅琊北部的尹礼、潘璋并及黄迁等部已经接连将之击退好几次了,——潘璋本是驻兵东安,前不久因北海、东莱黄巾北犯之故,荀成把他调去了东武,与驻兵在诸县的尹礼组成防线,由改驻在莒的黄迁提供后援,共同抵御外患。

    荀贞当下收到的这一封有关黄巾的军报,便是潘璋又一次击退来犯之敌的露布传捷。

    既是因早前陶谦逐走徐州黄巾之功,也是因荀贞主徐后,分遣精锐入屯各郡,积极进剿各地贼寇之力,徐州内部的环境,整体来说比较安稳,可州界,尤其是北部和西北部的州界一带却是很不太平,北边有青州黄巾,西北边有鲁国和兖北黄巾,刘备才有击败鲁国黄巾的军报传来,紧接着,这就又来了潘璋又一次击退北海、东莱黄巾的檄书。

    荀贞令荀成取来琅琊国的军用地图,展开细看。

    地图上,山川河流俱显,用不同的颜色分别标注了潘璋、尹礼、黄迁等将各自的驻区,并及目前探知的北海、东莱等郡内,黄巾势力所占据之范围区域亦有标注,一眼看去,东莱、北海两郡内的县邑、地区几乎尽被黄巾占有,只有寥寥数县尚处在官兵的据守之下。

    荀贞又令唤来太史慈。

    等太史慈来到,荀贞指着地图,问他道:“子义,卿前从东莱来徐,单人独行,是怎么从这些黄巾中穿过的?”

    太史慈看了看地图,见图中所标注之北海、东莱各股黄巾的势力范围区域毫无错处,连各股黄巾的渠帅名字都一儿没有错,甚至有一些是连他都不知道的,心中惊讶徐州对北海、东莱眼下形势的熟悉程度,口中答道:“慈能射,贼虽众,常不能近身,无能为也。”顿了顿,又道,“贼多乌合,少义烈之士,慈於道上,前后遇贼约有十七八次,大多以矢毙其首领,然后余即溃散,偶有不畏死而竟至前者,慈或以刀,或以手戟格杀之。”

    太史慈文武双全,猿臂善射,又善使刀、手戟,远则射之,近则格杀,沿途所遇十七八股黄巾,无一人为其敌手,是以履险如夷,虽徒步单行,一路无惊无险,顺顺当当地到了徐州。

    荀贞叹道:“单步过豺狼,卿真虓虎也!”问道,“卿言能射,可一观否?”

    太史慈自无拒绝之理,诸人遂出堂外,到旷地之上,荀贞叫人树下标靶,太史慈於百步外引弓射矢,十发十中,不止射中,并且他用的是强弓,力大雄浑,箭矢俱深透入靶中。荀贞问随从观看的荀成、辛瑷、典韦等将校:“卿等能为不?”诸人皆摇头,都做不到这样。

    荀贞注意到太史慈用的抉拾、步叉都很简朴,联想到他没有骑马,而是步行至徐,知此必是因他家境并非很富之故,已经送给他一匹坐骑了,既知其善射,现下可再送给他一套射箭的装备,於是令道:“取我常用的抉拾、步叉来。”

    很快,侍从们取来了荀贞日常所用的抉拾、步叉。

    荀贞亲自拿住,送给太史慈,笑道:“宝剑赠烈士。吾平素自诩能射,较之与卿,何止天壤之别!此数物在我手中实是无用,特赠与卿,务以使明珠不致蒙尘!”

    “抉拾”是两件东西,抉者,即扳指,保护手指在拉动弓弦时不受到损伤,拾者,是臂衣,套於左臂上用以在开弓时护臂。“步叉”则是箭囊的时称,以箭插於其中,故得此名。

    太史慈推辞说道:“慈来徐后,未报将军赡顾家母之恩,无功至今,已受将军赐马,何敢再受宝物。”

    荀贞笑道:“卿从东莱来,熟知东莱、北海黄巾虚实。近月以来,此二郡黄巾多扰琅琊边境,我欲屈卿暂为州武猛从事,给卿兵马三百,协元龙助守州界,何如?”

    太史慈慨然应道:“将军有令,慈自遵从。”

    荀贞大喜,顾对荀成、陈登等人说道:“有子义相助卿等,琅琊安矣!”

    荀贞用人固是唯才是举,可当牵涉到军中时,哪怕是在后世特别有名气的,只要是初到帐下,通常他都不会骤然任以重职,一则,无有军功则诸将校、以至部曲兵卒都必然不服,纵给以重任也难以发挥其作用,二来,如一下就给以高位,那么当其立下大的功劳后,可能就难以再有更高的职位给之,无法酬奖其勋,所以,要么如周泰、蒋钦,他先用之为幕府舍人,要么如眼下之太史慈,用之为州府从事,此皆品秩不高然却亲贵之职,待他们立些军功,并等到有合适的机会时,就像周泰、蒋钦,再授给军中职务,再以后,就让他们凭功升迁了。

    “武猛从事”,观其名即知是个武职,武官用的官印因为是军中所用,军情如火,急於行令,不可慢缓,故此与文官所用之印有一不同,文官之印多为铸成,武官之印则多凿成,以锤凿成文,成之甚速,不加修饰,因又名曰“急就章”。陈登郡中有印工,荀彧当即请他召印工至,把“武猛从事”的官印凿成,又使人取来绶带,一并由荀贞亲手付给太史慈。

    接受了这项任命,太史慈即是荀贞的属吏了,尊长有赐,太史慈不再推辞,接受了荀贞给他的抉拾、步叉。太史慈所用之弓强,荀贞随行没有带这么强的弓,半个多月后,荀贞回到郯县,又令人从州府武库里边选拣出了上佳的强弓三柄,叫人快马送给太史慈。

    这是后话,不需多说,只说拨给太史慈的三百兵士皆为精锐,都是百战士,太史慈美须髯,雄壮勇武,重然诺,有古义士之风,却是很快就得到了这三百精卒的拥戴。

    海曲、琅琊等县刚经过平定盐豪之乱的战事,因而荀贞从赣榆入琅琊境后,没有向西先去郡治,而是直接北行,行百余里先到海曲,又百余里而至琅琊。

    海曲、琅琊皆临海,一路行来,时或登高远眺,望海天苍茫,顾首中州烽烟,群雄争斗,而徐州已定,文武济济,雄踞东南,稍待时日,但有机会,就将可南征北取,一统的功业也许可以在自己的手中完成,荀贞思之以后,心情激荡,再观大海,颇有“东临碣石”之感,遂於琅琊县手书八字:“东临琅琊,以观沧海”。

    出琅琊县,向西北仍是行百余里,到东武,荀贞召潘璋来见,问以军情,又向西南行数十里,至诸县,召尹礼来见,赏赐其功。北行约百里,至姑幕,此县离北海的郡治剧县只有一百二三十里,荀贞在这里写了一封书信给孔融,遣勇士令给送去,在信中,荀贞写道:北海黄巾肆暴,公如有急,使一骑来,徐州倾力以助。

    从姑幕南下,渡过沭水,先至东莞,又到莒县,荀贞亲给黄迁、太史慈互相介绍,使他两人相识,离莒西行,过沂水,行东安、阳都两县。阳都是诸葛瑾、诸葛亮兄弟的家乡,荀贞特地去他们家中看了一看。出阳都县,西南行数十里至临沂,这里和泰山郡接壤,陈到在此驻扎。临沂南下数十里是琅琊之郡治开阳。於开阳县外的荀成营中,荀贞住了两天。接着,西南行至缯国,又折返回来,东行再渡过沂水,到即丘。至此,琅琊郡的诸县悉数行罢。

    荀贞传檄各郡,嘉奖陈登。此次行州,荀贞不但宣扬了威仪,使各地郡县士民皆知他已得到了朝廷的诏命,被拜为徐州牧,镇东将军,并且借这次机会,他具体了解到了各个郡国守相在理政上分别不同的优劣、能力,邯郸荣治政严诡,乐进清廉敬士,王朗施政以宽,陈登气盛才高,不仅理政一流,因琅琊战事多之故,在襄军上尤为出众。

    从即丘南下,约百里便是郯县。

    未至郯县,荀贞接到荀谌送来的郡报,刘晔功成,阜陵相已然挂印自辞,蒋干亦不负使命,与盛宪达成了盟约。到得郯县,次日又终於接到曹操给他的回信,曹操於信中说:兖北黄巾分路进击,鲍信部、泰山兵相继被击破,泰山兵退回去了泰山,鲍信领残部与曹操合兵。

    青、兖的形势发展至今,均不容乐观,而扬州那里阜陵到手,局面似稍有利荀谌。

    荀贞闭门不出,思考了两天,这一日,传荀彧、荀攸、戏志才等人齐来,召开了一次军议。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