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00 陈国相襄军第一(九)

正文 300 陈国相襄军第一(九)

    高素本为颍川右军校尉,后於荀贞设“前后左右中”五部校尉时,他被擢迁为后军校尉,与陈褒、陈到、陈午、江鹄并列,亦五校尉之一,不过位次最低,所部三曲,共计一千五百人,悉为颍川兵,现屯厚丘,属刘备管带。刘备於今虽是改驻在了合乡,高素仍是归其统领。

    荀贞是昨夜到的厚丘,高素当时与厚丘令荀鲁等一起出迎,因时间已晚,故此荀贞没有与他和荀鲁等说太久的话,只是叫他们明天一早来县寺堂上相见。荀鲁是今儿个一大早就候在荀贞住的院舍外,陪着荀贞到的县寺堂上,现下已近午时,高素却是迟迟方到。

    荀贞令道:“叫他进来。”

    高素在门槛外脱去鞋履。

    大约是怕木屐放在地上会脏了,所以在脱鞋履之时,他犹未放下木屐,而是用左手抱在怀中。进到堂内,他小心翼翼地把木屐放在边儿上,然后下拜行礼,口中说道:“拜见将军。”

    堂中诸人看他这般作态,对那副木屐如此在意,都觉奇怪。荀贞也是纳闷,故作不乐,沉下脸,说道:“叫你一早来,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才过来。……还有,你抱着双木屐作甚?”

    荀鲁就任厚丘令虽尚未太久,然一则与高素乡里,二来高素没什么城府,是个直性子,三来荀鲁知现下正是荀贞的用人之际,是以对高素也向来礼让三分,因此却是与高素相处得不错,此时见荀贞发怒,帮忙缓颊,笑问高素道:“我观校尉此木屐颇为精美,可是要献给将军么?”

    高素似乎是浑未发觉荀贞的“发怒”,顾视了眼置於身侧的木屐,喜孜孜地回答荀鲁说道:“这可不是献给将军的。是我好不容易才从鹰扬那里讨来的!”

    鹰扬,即鹰扬中郎将辛瑷。荀贞闻之,顿时了然,明白了高素为何晚来之缘故,心道:“我说这高子绣怎么来得这么晚,原来是去找玉郎了!”

    辛瑷人物风流,是荀贞帐下最受欢迎的将领之一,高素向来对他仰慕,辛瑷驻兵在郯县时,高素就常遣人送礼物给他,这次辛瑷随从荀贞行州,到了厚丘,高素当然不会不去造访他。他之所以来拜见荀贞晚了,正如荀贞所料,确是因为先去造访了辛瑷。

    与荀成好瓦当一样,辛瑷也有爱好,他的爱好是收集木屐,此次从荀贞行州这一遭,不少的地方吏员、驻军将校或因慕其清雅,或因知他为荀贞信爱,投其所好,如广陵令卢广、堂邑令霍湛、淮陵令王承、徐令荀闳、厉锋校尉张飞、驻东城的昭德校尉阙宣,乃至监广陵军事的裨将军徐荣等,都送给他了一些上佳的木屐,今晨无事,他起来后便把这些木屐取出了一些,以蜡擦涂。高素进谒时,他便是正在粗服乱头地盘坐蜡屐。因见这些木屐华美,高素性奢侈,忍不住数次顾看,被辛瑷发现,於是,在蜡毕之后,辛瑷就任他拣选,转赠与之。

    高素没好意思多要,选了一双,开开心心地抱着来拜见荀贞了。

    听他说完得此木屐的经过,堂上诸人大多失笑,荀贞亦难以保持“发怒”的状态,也笑了起来,指着高素,对戏志才、荀彧、荀鲁、张昭等人说道:“子绣尚气,虽常飞扬,人颇可爱。”笑骂高素道,“起来罢!堂末有一席,汝可去坐。”

    高素职为后军校尉,按其军职,必然是得前排落座的,荀贞让他去堂末坐,姑且算是对他“不从命令,姗姗来迟”的惩罚。高素却不在意,应了声诺,抱着木屐欢欢喜喜地去堂末坐了。

    等士仁下堂离开之后,戏志才拾起刚才的话头,说道:“将军,刘荡寇自请击鲁黄巾、又请击兖北黄巾现下虽不可行,然观兖北战事,自刘公山受围於遂乡,兖州兵虽未大败,兵锋亦已受挫,兖州兵者,兖州诸郡之联军也,如连胜,尚可齐心协力,兵锋一旦受挫,其军或将离散,离散则必败,而一旦兖州兵败,东平、鲁国两郡的黄巾之势就将复张,待到那时,江校尉、合乡恐怕都将会要受到不小的压力,对此,将军需得早有谋划啊。”

    荀贞了头,说道:“卿所言甚是。我前时给孟德去了封书信,问其兖北战事的详情,他的回信还没送来,等他回信送到,再做计议罢。”

    在无法进兵鲁国,更无法“帮助刘岱”进击兖北黄巾的情况下,虽然担忧兖州可能会兵败,但目前荀贞能做的不多,只有下令给江鹄、陈褒和刘备等,命他们保持警备而已。给江鹄、陈褒的军令,早在荀贞接到刘岱被围於遂乡的军报时,荀贞就遣人快骑传给江、陈了。

    给刘备等的军令可由士仁给刘备等带回。

    在厚丘待了一夜一天,次日,荀贞继续行州,北行数十里至朐县。

    朐县是糜竺到、糜芳的家乡,有铁官。

    荀贞召糜家的族长等人来见,早前用糜芳榷盐时,荀贞允诺会纳糜竺、糜芳之幼妹为小妻,今他来到了朐县,糜家的族长等不敢问他打算何时取纳,私下里悄悄询问荀彧,荀彧以“数月内”为答。糜家设下酒宴,拜请荀贞来家中赴宴,糜家豪富,荀贞到了他们家中,只见亭台楼阁,珠帘玉幕,奇花异草,曲水湖光,便连给客人使用的厕所都是奢华无比,又到其在乡下的庄中,见坞壁高耸,占地极广,形同小城,积谷百余仓,御贼寇的族兵近千人,闻供其家役使的僮客数至上万,不觉对戏志才叹道:“素封之家,富比王侯,今信也夫!”

    陶谦主政时,糜家虽因豪富而得以仕任州中,可因并非士林名族,权势并不重,糜竺仅为一州从事而已,如今因为有迎助荀贞夺徐之功,糜竺得为彭城丞,糜芳得为司盐丞,其族在徐州的权势已经得到了一个极大的提高,待荀贞再纳了二糜之幼妹为小妻后,糜家便算是成了荀贞的妻族,即使限於个人的能力问题,二糜不会像张昭、陈登等那样得到重用,可就凭“妻族”二字,朐县糜家也将远不再只是以富闻名,而必亦将在政治上也会产生不小的影响了。

    在糜家住了两天,荀贞巡视了一下铁官,接着行州,离开朐县时,糜家献上粮、马若干。

    由朐县西北行百余里,至利城,继至祝其,又到赣榆,赣榆再往北三四十里,荀贞等进入到了琅琊国境。荀成、陈登等在郡界迎候。方入琅琊国,即得一与黄巾有关的军情。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