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9 陈国相襄军第一(八)

正文 299 陈国相襄军第一(八)

    刘岱在兖北与黄巾作战,虽未克胜,并在遂乡被围,但早前他於东平国境内的数战却皆获胜,因导致了东平国境内的黄巾有的北入济北国,有的东入鲁国,这就使得鲁国境内的黄巾军力得到了不小的补充,其势稍振,重整旗鼓,乃从鲁国北部向南反攻,夺回了卞、驺两县,又因乏粮之故,鲁国黄巾为求生存,不得不向外抢掠,或从卞县向东,掠泰山郡的沿边之地,或从驺县向西,掠山阳郡的南平阳等县,也有少量由驺县向东南流窜,入掠东海郡的合乡县。

    刘备等现正驻扎於合乡,已与入掠扰边的鲁国黄巾打了好几场小仗,俱胜,然刘备以为此非治本之策,所以遣人给荀贞送来了一封军报。

    为表示严肃认真的态度,受遣送军报之人,是刘备颇为亲信的一个司马,名叫士仁。

    士,是个少见的姓氏,源於祁姓杜氏,周宣王时大夫杜伯被杀,其子隰叔逃往晋国,被任命为士师,即法官,其子因以他的官职为姓,子孙称为士氏。士姓虽不多见,但由此姓分出去的两个姓於后世却颇常见,即范、随两姓。而今海内最有名的士姓之人当数士燮了,此人少时尝从颍阴刘氏族中的名儒刘陶学经,为今之交趾太守,交州刺史朱符被贼杀之后,士燮表他的三个弟弟分领交州的三个郡,其族权倾交州,实已为割据岭南的最大军阀。

    士燮祖上是鲁国汶阳人,新莽之际迁居交州,士仁则是广阳人。广阳属幽州广阳郡,与涿郡接壤,离刘备的家乡涿县只有一百多里地,是以士仁与刘备却是早就相识,跟从刘备已久了。

    荀贞第一次见到士仁是在很多年前了,听刘备介绍,初闻其姓名的时候,就想起了一个和他名字很像的人,最先搞不清到底是否同一人,后来一次於无意中突然明白过来,所谓“傅士仁”者,谐音“不是人”,这显是在骂他害了关羽,因此得以断定,此两人定是同一人了。

    虽是确定了必为同一人,荀贞却没有由此而便对他“另眼相待”。缘故有三,首先,他是刘备的部曲,轮不到荀贞管,其次,即使他是荀贞的部曲,荀贞也不会因为未发生之事而怪罪他,再次,此人近乎是刘备的同乡,两人关系如此亲密,而最终却竟叛刘投孙,随他一起反叛的且还有刘备的妻兄糜芳,由之也可看出,这中间必定有关羽的不对之处,不可独责於他。

    说到关羽,关羽和张飞固是万人敌,原本历史中,刘备之所以能成事,确是赖此两人之力甚巨,关羽水淹七军,张飞大破张郃,两人俱一时虎臣,可却也因两人的性格缘由,使刘备於两次决定命运前途的关键时刻受挫,一次是张飞与曹豹不和,致使下邳为吕布袭得,刘备失了徐州,一次便是士仁、糜芳降孙,致使关羽南撤,不仅痛失威震华夏的大好局面,并直接造成了刘备失去荆州三郡,随之又因孟达惧怕刘备追究他未援关羽之责而降曹,丢失了汉中的上庸等地,从此不仅使“隆中对”无法得以实现,并且使刘备的地盘大幅缩水之严重后果。

    这些却不必多说,只说士仁给荀贞送来了刘备的军报。

    荀贞展开观看,见军报的前半段叙说了这些时日来刘备、陈容、昌豨、孙康诸将数败扰边之鲁国黄巾事,后半段,则着重阐述了刘备认为“此非治本之策”的想法。

    刘备提出:请求得到荀贞的允可,仍以陈容屯守合乡,然后由他指挥昌豨、孙康部的泰山兵,联合其本部,进攻鲁国,至少把驺县再打下来,他认为,这样才能彻底消弭边患。并提出:荡平鲁国黄巾后,可择机再挥师西进,与江鹄、陈褒合兵,以“助刘岱之名义”,进攻济北。

    荀贞看完军报,笑对从坐左右的戏志才等人说道:“玄德真吾弟也,有雄图之志。”命把军报拿给戏志才等人,使之传看,问士仁道,“玄德叫你送此军报来时,可有话吩咐你么?”

    士仁跪拜堂上,恭谨答道:“刘将军遣小人送军报时,对小人说‘将军遇我厚,我当报之’。”

    荀贞大笑,说道:“我与玄德志气相投,一见如旧,何来厚不厚之说?”见戏志才等大多已看完军报,问戏志才,“志才,卿以为玄德此请战如何?”

    戏志才沉吟说道:“鲁黄巾扰边,小患耳,将军如再遣兵入鲁,恐引兖州侧目。至若助刘公山击兖北黄巾,怕不可行。”

    此前荀贞便是以追击鲁国黄巾为由而强行进驻到了任城,随之又进驻东平,此时如再遣兵入鲁,便不说仍需得到孙坚的同意,会引起兖州方面的极大警惕则是必定的,在这么个条件下,再是以什么助刘岱击兖北黄巾为借口,断然也是难以得到刘岱的欢迎。

    荀贞又问荀彧:“文若,卿以为何如?”

    “孙将军方破陈,正攻梁,暂无力调兵入鲁,而鲁国属豫州,便是我军再把驺县夺回,也无理由长期驻兵,此非可行之策。刘将军‘治本’云云,确是良言,唯当下不可行之。”

    荀彧的言外之意,如果一定要夺回驺县的话,必须也得等到孙坚攻下了梁国,有了余力驻兵鲁国之时,否则,就算再把驺县夺回,因为徐州没有理由在那里长期驻兵,最后也只会是在撤军之后,被鲁国的黄巾重又把驺县占据,徐州只会是耗费兵粮,徒劳无功。

    荀贞笑对士仁说道:“志才、文若之言,你可听见了?”

    士仁应道:“是。”

    “回去之后,你可以此答复玄德。”

    “诺。”

    荀贞顿了下,瞧了眼士仁,从容问道:“玄德在合乡,可还习惯?他每日都在做些什么?”

    “刘将军在合乡,非有战时,日练兵不辍。”

    “昌豨、孙康,俱勇将也,玄德与他两人可还友睦?”

    “常有往来,刘将军性谦仁,与昌、孙二校尉并无不和。”

    荀贞了头,说道:“这我就放心了。”想起一事,又笑道,“我闻郡县送给玄德了不少玉美人,玄德常夜拥寝,汝归合乡后,可面告玄德,玉美人虽佳,把玩可也,然要适度,不可伤身。”又道,“玄德年已过三旬,如有适意之女,可来书告我,我亲为他媒!”

    刘备经常夜拥玉美人而眠之事,军中几乎传遍,荀贞此时说及此事,却是带了调笑的口吻,从某个方面来看,也是说明了他与刘备的亲近。士仁伏地应道:“诺。”

    正说话间,外边侍吏传报:“高校尉求见。”

    荀贞抬头向堂外看去,见高素锦衣绣服,捧着一双木屐,喜孜孜地立在院中。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