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8 陈国相襄军第一(七)

正文 298 陈国相襄军第一(七)

    兖州的军报是:曹操首战获胜后,刘岱指挥诸部追击,连战连胜,一气攻入了济北,然而围蛇丘不下,因转屯遂乡,意欲养精蓄锐,寻机再战,不料蛇丘等地的黄巾突然合兵奔袭,猛击刘岱的营垒,当时曹操、鲍信等诸将没有和刘岱屯兵一处,营垒各自相隔约有十余里,刘岱向诸将求援,诸将皆出,结果有的被黄巾军预先布下的伏兵击溃,有的好容易杀出阻击圈,虽是到了刘岱营外,却也已成强弩之末,只有曹操坚营不动,直等到攻击刘岱的黄巾在兖州兵内外夹击之下,攻势已疲,他才亲引精锐步骑出,一击而破伏击,二击而破围刘岱壁之敌。

    荀贞读军报至此,不觉叹道:“孟德真知兵事者,亦敢为者!”

    避敌锋锐,候疲而击,这是曹操的知兵事。刘岱求援而曹操不动,这是他的敢为,须知,刘岱可是主将,主将求援而竟敢按兵不动的,非有足够之担当必不能、也不敢为。

    荀贞心中又想道:“刘公山如是明智之人,或不会因此而怪罪孟德,如是不然,兖州恐将败矣。”刘岱如是因此而怨恨曹操,将帅不和,兖北黄巾又势大,那么兖州兵就将必败无疑了。

    荆州的军报是:为了打开南下的出口,袁术与刘表激战於沔水以北。

    沔水,即后世之汉江。过了此水,就是刘表自到荆州之后便一直屯驻所在的襄阳。刘表前已调江夏太守黄祖进驻於沔水北岸的邓县、樊城一带,黄祖在这里组建防御,迎击袁术的南犯。黄祖是荆州名将,娴熟战阵,兼有沔水北岸的刘表为其强援,源源不断地给他补给军资、兵士,袁术部与之激战连日,互有胜败。袁术终不能克,遂转攻江夏。

    一是黄祖未在本郡,二来江夏与汝南接壤,也是因为在汝南临近江夏的一些地方势力的配合下,袁术数战皆克,取平春至西阳四县。黄祖采用了“围魏救赵”的方略,没有回兵江夏,而是由邓县、樊城出击,改积极防御为积极进攻。

    两线作战之下,袁术力有不逮,只得放弃江夏战场,转而继续与黄祖交战。两边战事不停。

    荀贞读罢此封军报,心道:“袁公路性骄豪,部属之文武诸臣又少俊才,今无文台相助,竟连黄祖亦不能胜。”斟酌稍顷,又心道,“公路既与文台定盟,他如与刘景升相持倒也罢了,万一他真战败,我却是需得建议文台遣兵助他。这南阳一郡,断是不可拱手让与刘景升的。”

    原本的历史中,袁术南击刘表,北击豫州,又击兖州,又击徐州,看起来四面出击,似乎南攻北取,兵威煊赫,也的确是由此而占领到了不小的地盘,但实际上,他的这些地盘,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孙坚、孙策父子及外力如吕布等得来的。

    首先,豫州的地盘本是孙坚的,得自讨董时,其次,扬州的庐江等郡是孙策打下来的,再次,之所以能击败刘备,打下广陵,是因在刘备与他相持於淮阴、盱台一线之际,他诱使吕布偷袭了刘备的后方下邳,从而才趁机取胜。

    纵观袁术本人的战绩,在孙坚战死后,他不能南渡汉江半步,被刘表击败,不得不北入豫、兖,击兖州,又被曹操和袁绍的联军击败,进攻吕布,结果几乎全军覆没,反被吕布夺去了他淮北的地盘,在决定其本身之前途命运的大的战役层次,他几无胜绩,最终因为缺乏一个明确、持续的战略政策,加上他本身骄豪的性格缘故,落了个众叛亲离,穷途暮路,呕血而死的下场。

    所以,荀贞难免的就会有“怕他非但不能击败刘表,反为刘表所败”的担忧。

    荆州的七个郡里边,南阳郡的人口最多、经济也最富裕,同时,文化发达,人才亦众,可以说,南阳一郡即便抵不上其余的荆州六郡,也差不了多少,——别的不说,只说人口方面,南阳辖三十六县,往昔太平时,人口达有近两百五十万之多,而如江夏、武陵,此二郡的人口才分别各有二十万多万,零陵、长沙两郡的人口较多,也不过才各百万出头,由此便可看出南阳郡在荆州的地位,乃至於海内总共所有的百余郡国中,南阳也是屈指可数的头等大郡。

    故此,此郡是绝不能任落入刘表手中的。

    否则,不但刘表的实力将会大增,并且他还将由此而获得北进豫州的通道,同时因不再有袁术掣肘,江夏东边的庐江、九江等扬州郡国也将会受到荆州兵的威胁。

    荀贞目前兵力不足,徐州数年间连经战乱,民力也急需得到休养,他暂尚无有足够的力量,也没有好的借口经略扬州,所以在他看来,荆、扬一带的局势最好是能保持现状,袁术和刘表互攻,两人皆无余力外图,同时,在互攻的过程中,彼此削弱,这样,一旦等到机会来临,不仅在他出兵南取扬州时不会遇到来自荆州的阻力,并且还能在图取扬州后,徐徐观谋,再伺机攻取荆州。因而,他思忖定下:如果袁术真不敌刘表的话,他一定得说动孙坚援助。

    保持荆州现有之袁术、刘表相争的局面,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

    那就是:荀贞知道王允将死,或者已经死了,只是长安尚无消息传到,而在王允死后,随着内乱,并、凉兵中的一部分如吕布、张济,先后流窜入山东诸州,他们的部曲久经沙场,俱为悍卒,虽终难成事,可若於战阵之间,却也不易轻取,如能把袁术、刘表相争的局面保持住,为了增强实力,他两人很有可能便会各自招揽这些流窜入山东的并、凉兵,从而通过彼此的交战,也就间接地削弱了这些并、凉兵的战力,对地处东南的徐州将会有不小的利处。

    荀贞深知徐州的利弊。

    利的一面是,徐州北与青州、西与兖、豫,南与扬州都接壤,一旦出现机会,便可发兵攻取此数州之地。弊的一面是,也正因为与青、兖、豫、扬俱接壤,徐州也就处在了一个近似四战之地的位置,又因徐州东西地窄,战略纵深不够,天险如泰山又不在本州内,面对兖、豫这两个方向,唯一能依赖的只有在淮、泗设防,所以单就形势而言之,徐州其实是比较危险的,好在豫州孙坚现为盟友,兖州又黄巾肆虐,是故徐州现下才没用强大的外在威胁。

    可这种局面却是绝不能任之延续下去的。

    因此,荀贞极力谋图扬、兖之地,现今荀谌在了九江,待其拿下阜陵后,不管在与陈温的相争中能否取胜,至少徐州在扬州这个地区有了一个稳固的后方,足能消弭掉扬州对徐州的威胁了,陈褒、江鹄分屯兵在任城和东平,也算是在兖州有了一个突出的阵地,稍微扩增了一下徐州的战略纵深,使徐州在西边有了一个藩篱为屏障,可长远来说,就不说攻略外地,只说自保,这些都还远远不够。

    摆在荀贞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在扩军后,全力图取扬州,然后寻机西进,或与袁术、或与刘表为盟,最终拿下荆州。

    一个是在扩军后,稳住九江之余,伺机攻取兖、青,在夯实任城、东平这两个郡国的势力范围之同时,至少先把泰山郡拿到手,以此来再次地增加徐州的纵深,保护境内的安全。

    这两个选择是两个不同的战略方针。

    就像徐州自身有利有弊一样,这两个战略方针也是各有优劣。

    荀贞已经与戏志才、荀攸、荀彧等讨论过很多次了,可直到现在还没有能做出决定。

    荀贞在淮陵待了两天,然后渡淮北上,巡至徐县,又经夏丘、僮国、下相、司吾,还入东海境内,向东北行百余里,到了厚丘。在厚丘,荀贞又接到了一封军报,却是刘备遣人送来的。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