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3 陈国相襄军第一(中)

正文 293 陈国相襄军第一(中)

    军事会议的内容是有关扬州方面。

    近日来,根据荀谌发给荀贞的檄报,他在九江干得不错,军政并举,辟除当地名士,收揽羽翼,奠实根基,可称有声有色。内部大致已经稳住,外部环境方面,刘晔、蒋干两人也已经分别到了阜陵、吴郡,正在各自办说阜陵相挂印自辞以及与吴郡盛宪结盟之事。

    刘晔、蒋干两人能否成功现下尚未出结果,但按刘晔的口才和他给荀贞提出此议时的自信来看,说阜陵相自辞之事应是可以做成,而与盛宪结盟的事情应比说阜陵相挂印好办,也即是说,此两件事,荀贞有八分的把握俱能办成。此两事一成,首先,九江、阜陵连为一体,既充实了九江的经济、民口实力,又使九江在军事上有了辗转腾挪的余地,便可使九江本身稍有争雄扬州的资本了,其次,外有吴郡为盟,便不说军事,至少在政治上不致陷入孤立了。

    接下来就是招揽郑宝。

    招揽郑宝会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招揽成功,那么有了郑宝这个强大的地头蛇为爪牙,荀谌至此就算是在九江彻底站稳了脚,可以与扬州刺史陈温正式争权,并进一步伺机图谋庐江、丹阳了。

    一种是没能招揽成功,那么为了打开南下庐江、北图丹阳的入口,或者说为了在图谋庐江、丹阳时不会后顾有忧,就必须得要改招为剿,兵进巢湖,攻灭郑宝。

    无论这两种可能会是哪个,一个不变的东西是:都得用兵。

    而如要用兵,只凭荀谌带到九江的五千余步骑,明显是不够用的,即使加上通过裁撤、重新募勇等步骤他现今已将近再建完成的两千余九江郡兵,也不行。

    先说第一种可能,如是招揽郑宝成功,郑宝目前有部曲万余,看似不少,可新投之军,又是贼众,却是不能完全信用,这万余巢湖贼顶多充个声势,打个顺风仗,真正冲锋陷阵的还得是荀贞的老部曲,——至於那两千余的九江郡兵,未经一定的操练,只能用之防御。

    陈温在州治历阳现拥兵不下万人,他与丹阳太守周昕的交情不错,荀谌倘使与他争九江、阜陵的权不谐,走到开战这一步,周昕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尽管通过曹操、袁绍,周昕早前与荀贞的关系还算“睦邻”,并给荀贞提供过兵源上的帮助,可那是在荀贞没有图谋扬州的前提下,荀贞一旦露出兼并扬州的图谋,牵涉到自身的利益,周昕定然是会与他反目的。

    陈温身为扬州刺史,手握朝廷王命,庐江太守陆康忠於汉室,必也会相助於他。远一点的,和九江、阜陵不接壤的会稽、豫章等郡就不必说了,只丹阳、庐江两郡之助,加上陈温自有的上万州兵,刘邓等部只有区区五千余步骑,而且还是在不熟悉的地域作战,必败无疑。

    再说第二种情况,如是招揽郑宝未能成功,进兵剿之的话,巢湖是水域,刘邓等是步军,荀谌手下没有舟师,这场仗一定不好打,没准儿会旷日持久,而在阜陵相挂印自辞的背景和荀贞年初攻逐陶谦的“前科”下,陈温定会不可避免地对荀谌产生猜忌,没准儿就会趁此机会出兵,干脆与荀谌争夺阜陵,万一出现这种情况,九江亦需要徐州的大力援助。

    徐州援九江,有两条路,一条是经下邳郡的东城,一条是经广陵郡的堂邑。东城离九江的腹地近,堂邑离州治历阳近,这两条路各有其优。此前,在与戏志才、荀攸等商议过后,依照此两条路各自的优势,荀贞暂定下了两条方略:选东城为将来援助九江的主要通道,择堂邑这条道路为将来需奇兵时用。关羽现驻堂邑,将来当需要时,他和他的部曲就是这支奇兵了。

    这是此次军事会议的第一个内容。

    第二个内容是牵制丹阳、吴郡、会稽。

    广陵与此三郡都接壤,可以断定的是,丹阳一定会帮助陈温,会稽极有可能也会,“同仇敌忾”之下,即使与吴郡定下了盟约,盛宪会不会改变主意,也帮助陈温实是不好说。这样一来,当荀谌与陈温、陆康交战於九江、阜陵等江右之地时,丹阳等江左之郡就需广陵牵制了。

    这也是荀贞定下选用东城为将来援助九江的主要通道之一缘故。

    下邳、广陵分工明确。

    广陵主要负责牵制扬州的江左诸郡,并及由关羽在关键时刻“出奇制胜”,下邳北邻彭城、西接汝南,没有外敌,离九江的腹地又近,则主要负责全力做九江的依仗和后援。

    荀贞对诸人说道:“阳都刘侯归乡后,陈元悌侵九江郡权,吾兄上任以来,数檄书与我,备述陈元悌不肯还权之状,吾深忧九江或起战端。吾兄赴任时只带了数千兵卒,万一生战,断难敌陈元悌,於公於私,我州都当援护吾兄。适才所言之事,君等当知晓於胸,提早做备。”

    阳都刘侯即阳都侯刘邈,上任的九江太守。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名义,是以荀贞此前攻陶谦,打出的旗号是笮融崇佛虐民,下邳郡人不堪凌逼,因上书荀贞,请求荀贞解民倒悬,不得已,荀贞这才出兵,此回谋扬州也得如此,总要有个光明正大的由头,这才上能使君臣同心,下能使兵民愿为,要不然,就是“恃强逞暴”,将成失道寡助。——荀贞前不久下的控制佛教发展之檄令,除了省民力、为大规模招降黄巾做预备之外,亦是在呼应他当初起兵夺徐的理由,算是告一个段落上的完结。

    王朗、徐荣等俱皆凛然应诺。

    荀贞话里说都不错,荀谌是他的族兄,“九江太守”之任又是出自诏拜,若是因为陈温不肯还九江郡权之故而两边生战,徐州方面确是於公於私都应该援助荀谌,就算有人看出了荀贞的真实目的,可面对这个说辞,却也是没甚可以反驳的。

    军议散后,徐荣留了下来,他有为难之事禀与荀贞。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