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2 陈国相襄军第一(上)

正文 292 陈国相襄军第一(上)

    王朗答道:“本月至今,落户的流民数近有二百,比起上月少了些。”

    荀贞问道:“流民多是哪里人?”

    “有汝南来的,也有从吴、丹阳、九江、阜陵来的。”

    徐州周围的兖、豫、扬、青这四个州,兖、青二州黄巾横行,豫州境内虽少黄巾,然豪强林立,尤其汝南,辖地既广,郡内的士人、豪强又分与二袁通声息,各县的地方势力是最多的,少数的县邑甚而形同割据,扬州没有黄巾,但盗贼、宗豪多,九江、阜陵有郑宝等,丹阳现有祖郎、焦已等,吴郡有严白虎、邹他等,各聚众呼啸山湖,或集结宗族子弟盘踞县乡,时有掠夺别县、互相攻伐之事发生,民不能安,因而此四州内都有百姓逃离,广陵与汝南、吴、丹阳、九江、阜陵俱接壤,王朗在广陵又设法举措地大力招徕流民,这几个郡遂有不少百姓都流入了广陵。现今荀谌去了九江当太守,王朗不太好再从九江、阜陵一带诱招流民,连带着从吴、丹阳来的流民也略有减少,因是这个月的流民落籍数不如上个月多了。

    荀贞了头,说道:“豫、扬风俗不同,此两地之流民,君宜分别安置,不可使之混居。”

    “流民”不是单独的人,有的是同乡,有的是同族,如把扬州、豫州的流民安置在一处,此两地风俗不同,语言有别,最重要的士人有地域观念,农人更有地域观念,为争好田、水源,他们就极有可能会出现各自与亲友、乡人抱团,进而与对方展开械斗的情况,是以,荀贞嘱咐王朗要把不同地域的流民分开安置。其实,这不用荀贞交代,王朗自会知晓。

    他答道:“正是如将军所嘱,朗把广陵划为东西两片,邗沟以西用以安置豫民,邗沟以东用以安置扬民。”邗沟由南到北,贯通广陵,大体把广陵平分成了东西两半。

    荀贞抚髭颔首,笑道:“君娴熟政事,这些政务自是不需我交代。”

    王朗早年师从杨赐,因通经得拜为郎,任满,除甾丘县长。中平二年,杨赐去世,王朗弃官为杨赐服丧。郡举孝廉、公府召辟,他皆不应,后来陶谦主政,举他为州茂才,辟为州治中。治中从事,相当於郡之功曹,主管州府人事。观王朗过往的仕宦经历,在过朝中,治理过县,又任过治中这样的重要州职,确是熟悉政事。这也正是荀贞表他为广陵太守的一个主要缘故。

    邗沟入广陵境,经平安、高邮、海陵,全长二百余里,至长江而止。

    邗沟入江的口岸处,海陵县地界中有一地名叫东陵亭,此地因两个人而颇知名於世。

    一个是秦末的召平,召平是广陵人,被封为东陵侯,秦亡之后,他成了布衣,为衣食故,乃种瓜长安城东,其瓜甜美,被时人谓之“东陵瓜”;另一个是位名为杜姜的女子,此女是广陵郡海陵县人,和吕岱同郡,据说有道术,能易形变化,隐显无方,后传说升天,成了仙人,号为东陵圣母,吴楚之地,好巫祝、方术,俗多淫祠,便有人在东陵亭这里给她立了庙祠。

    荀贞前些时在彭城,传檄各郡,命控制浮屠的发展,又令各地破除淫祠,东陵亭的这个东陵圣母庙也在被破除之列。荀贞从邗沟下来,路经东陵时,特地去看了一看,见已被王朗破除得干干净净。荀贞在赞赏了王朗闻令而动的执行力后,问他道:“民可有怨言否?”

    王朗答道:“破庙时,庙祝妄言会招来所谓东陵圣母的谴罚,聚众阻碍,郎闻之,亲至庙中,与庙祝约,如果真致罚,郎愿身受,并限以三日之期。”

    荀贞笑问道:“可有罚至么?”

    “又哪里有什么谴罚了?破庙三日,郎安然无恙,海陵县民遂皆归家,无有再信此东陵圣母者矣。”

    “那庙祝呢?”

    “郡府有吏上言,请我以‘妖言’治之。郎怜其愚昧,恕而未究。”

    “妖言”是一项罪名,妖言惑众之意,按此罪,重可处死。王朗治郡务以宽恕,疑罪从轻,即使犯下刑事罪的,只要存在疑,证据不足,也多不重处,这个庙祝虽然聚众阻碍破庙了,但没有给郡中造成实际的破坏,他当然也就不会听从郡吏的建议,给此人以严惩了。

    闻得王朗此言,荀贞想起了昨晚与李博单独相见时,李博给自己说的一番话,李博当时说王朗在郡,十分优容士吏,举了几个郡吏、县中长吏以及士人触法的事例,而王朗皆未严治。想起此节,荀贞因从容笑道:“治郡宽恕虽善,然君旧名不可忘也。”

    王朗本名严,后更名为朗。

    荀贞此话之意很明白,治郡该宽恕的时候要宽恕,但该严格的也要严格,宽严相济方为正道。

    王朗领会到了荀贞话里的意思,当下应道:“诺。”

    过东陵亭,向西北行三四十里即至广陵县。广陵县的县令是卢广,荀贞与他数月未见,相见甚欢。由广陵县南下是江都,江都令步然出自淮阴步氏,初为郡吏,历转诸曹,黾勉明断,数月前,荀贞以“建威将军”的名义察举廉吏,陈登举荐了步然,荀贞试其才,发现可堪重负,遂察其廉吏,表为江都令。在江都,荀贞考察军政诸事,各项皆佳,因对步然的能力表现甚是满意。再从江都向西北到舆国,又至堂邑。

    由广陵至堂邑,加上邗沟东边的海陵,此数县都离长江不远,皆与扬州接壤。

    在堂邑,荀贞没有住入县寺,而是在关羽的营中住了一晚。

    关羽是司隶河东郡人,生长北方,现今连月不动地驻兵在长江北岸,气候、环境与北地大不相同,刚开始时,他颇不适应,然至於今,早已习惯了。

    张飞礼重君子,轻小人,关羽与张飞刚好相反,傲士大夫,抚恤兵卒,对张飞的毛病,荀贞还可以指导,使其改正,关羽的这个毛病却是没办法指导的,他已经对士大夫倨傲了,再去指他?只会引起他的厌恶,使他更加倨傲,而不会有别的效果。因此,荀贞在关羽营中住宿的这晚,只与关羽谈笑旧事,丝毫不涉及对他的指、教导。

    次日,荀贞巡视关羽营中,察看他演练部曲,虽不及许仲所部的亲兵严整,却亦是精锐。这日下午,便在关羽的营中,荀贞召徐荣等将校,又有王朗等列席,开了一个简短的军事会议。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