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0 王太守课政州最(三)

正文 290 王太守课政州最(三)

    荀贞得了徐州后,遣使四出,礼辟徐及周边各州的名贤,唯太史慈因远在辽东之故,久未到。於今闻他来了,荀贞欢喜地对荀彧、戏志才说道:“青州名士多良德君子,子义信烈,当世豪杰,盼之已久,今其终至!”

    太史慈今年才二十七岁,其族虽为黄县大姓,他也因六年前为郡上章之事而颇得名声,可说到底,在诸多的青州名士里边,他的年岁既不高,家门也只是寻常,论行迹也只能称得上是有些“异行”,并不算出十分杰出,荀彧、戏志才不知荀贞为何会这般欢悦,两人对视一眼,俱觉奇怪,然因荀贞素有“识人之明”,遍观他现下所用之人,不管是族为右姓的,抑或是寒士出身的,一个个皆得才用,均是称职,所以两人也就没有发声质疑。

    荀贞令车前御者:“停下车来!”

    荀彧问道:“将军要在路上见太史子义?”劝道,“何如待到县寺再说?”

    “闻子义至,我恨不得立即见到,又哪里还能等至县寺?”

    坐车停下,荀贞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前后观望,问适才来报信的那人:“子义何在?”

    “在车骑队末,……未得将军允可,典校尉不许他过来。”

    典韦这是为荀贞的安全着想,荀贞自是不会责备他,哈哈笑道:“阿韦真吾之痴校尉。”叫报信的这人,“快去把子义请来。”报信这人应诺,刚转过身,还没骑上马,荀贞又道,“你把马给我。”问这人要过坐骑,翻身而上,亲自返行,却是等不及再把太史慈请过来了。

    报信这人瞠目结舌,讶然心道:“太史子义何许人也?竟劳将军亲迎?”

    荀贞策马至车骑队伍的末尾。典韦带着几个兵卒站在道边,於他身侧,有一人昂然而立,长近八尺,布衣裹帻,年近三旬,须髯甚美。荀贞心知,这必就是太史慈了,从马上下来,快步过去,人未至近前,笑语声先到:“子义,候君久矣!”那人果就是太史慈,不意荀贞亲来迎接,他随典韦等趋步上前,长揖行礼,答道:“何敢劳将军移步!”

    两下相见。

    荀贞上下打量太史慈,见他体量雄壮,猿臂蜂腰,心道:“真一伟丈夫。”笑道,“闻君至,片刻不愿等。早知君来,莫说这区区数步路,便是远迎出城亦无不可。”

    太史慈撩衣下拜。

    荀贞忙把他扶起,笑道:“已然见过礼了,怎么又行此大礼?”

    太史慈说道:“慈为避祸,不能尽孝在老母膝前。明将军把家母接来徐州,赡恤殷勤,过於故旧,慈心感念之,是以行大礼者,为谢将军。”

    太史慈的母亲现居於郯县,太史慈来见荀贞前,先去的郯县,已经与他的母亲见过,知道荀贞极是照顾他的母亲,心中感动,所以在长揖见礼之后,又行跪拜大礼。

    荀贞笑道:“君尽忠郡事,一时不能尽孝膝前,我来代君赡养令堂,也是为了褒扬忠义。”又道,“我闻使者说,贵郡太守甚是照顾君家,本不该劳令堂远来我州,唯青州黄巾颇虐,我不能放心,因才请了令堂来郯安住。”问太史慈,“见过令堂了么?”

    “已经见过了。家母嘱慈,一定要拜谢将军。”

    “令堂来徐后,我曾登门造访,当时就想有其母必有其子,今见子义,果不其然!”荀贞顾对典韦,说道,“此青州烈士也。”又笑对太史慈介绍典韦,说道,“阿韦,我之虎臣。”

    太史慈适才虽被典韦所阻,但他当然不会因此就与典韦生隙,当下,两人也正式见礼。

    荀贞转看左近,不见太史慈的坐骑,遂问太史慈道:“君怎么来的?”

    “慈闻将军迎家母来了徐州,便从辽东渡海还郡,步行南下,到了郯县,拜见过家母,又步至此。”

    荀贞顿生微怒,说道:“州府不知君至么?怎么也没送君一个坐骑?就这么让君徒步而行?”

    太史慈说道:“倒是送了。只是家母已劳将军赡恤多时,慈本怀愧,思既无功於将军,又怎敢再受坐骑?”

    荀贞闻之,越发感叹,说道:“子义,君真信烈丈夫!”令典韦道,“取我的马来,送与子义。”

    荀贞此次行州虽大多时为乘车,但他的坐骑也是随行跟着的。典韦应诺,即令人去牵荀贞的马来。太史慈辞不愿受。荀贞笑道:“君今既已至我州,以君之高材,如欲立功,还不容易么?马,你先骑着,功劳,日后再立不迟。”太史慈见荀贞意态诚恳,推辞不得,方才受下。

    荀贞叫他骑马从行车畔。

    等荀贞回到车中,一行车骑继续前行,至县寺外而止。是夜,荀贞宿於县寺,设宴给太史慈洗尘,欢饮至夜半,又与太史慈共榻叙话,直到天微亮才歇。睡得虽晚,但荀贞多年戎马生涯,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睡了不到两个时辰他就醒了,却发现太史慈不在榻上。

    昨夜是原中卿轮值侍卫,荀贞把他从室外召进来,问道:“子义去了哪里?”

    “约小半个时辰前,太史君盥洗过后,说是去造访一下同郡乡里。”

    荀贞了头,心道:“‘同郡乡里’,说的定是刘正礼了。”

    太史慈是东莱黄县人,刘繇是东莱牟平人,黄县和牟平接壤,两座县城相距不过百里之远,太史慈与刘繇同为郡中名人,尤其刘繇,族为宗亲,名动州内,太史慈与他是早就相识的了。两人今既同在淮浦,太史慈身为郡中晚辈,去谒访一下刘繇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荀贞记得原本的历史上,太史慈曾经投奔过刘繇,但不被重用,刘繇还说他如用太史慈掌兵,会被许劭嘲笑,但使太史慈侦视轻重,由此可知,刘繇只是把太史慈当作了一个寻常的武夫。此时闻太史慈去拜访刘繇,荀贞心道:“刘正礼越是轻子义,我自应越是重子义。”

    有了刘繇轻视的态度作比较,正好能使太史慈更早地归心於己,想到这里,荀贞令道:“叫阿韦去刘正礼所居的里外等候,待子义出来,请他登车,接来县寺。”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各种任你观看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