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9 王太守课政州最(中)

正文 289 王太守课政州最(中)

    两下相见,问过姓名,此人果是刘繇。

    荀贞揖而笑道:“君入徐月余,吾数请而不得君至,至今方得一见,吾思之久渴了!”

    陈瑀在旁笑对刘繇说道:“将军至县,过县寺不进,先造访君,对君确是思渴。”

    刘繇知道荀贞来淮浦,但没有想到荀贞才进淮浦的县城,居然连县寺都不入,就直接来造访他,还礼答道:“鄙乡贼乱,繇不能佐州定平,弃家南来,已是深惭,复有何面目拜见将军?”

    刘繇在被朝廷除为侍御史之前,是在青州州府任职,所以有“不能佐州平定”之语。

    荀贞说道:“吾与君虽是初见,然久闻君名,君之德、能吾略有知,君此言太过自谦!”

    刘繇请荀贞等登前院的正堂。

    正堂不大,坐不了太多人,荀贞只带了荀彧、戏志才、张昭等数人入内,把余人皆留在院外,乐进、淮浦长吏、陈瑀兄弟也坐陪堂下。刘繇来淮浦时,除了带着妻、子之外,还带了几个用惯的亲近仆、婢。荀贞等坐定不久,自有婢女奉上茶汤。

    刘基年岁太小,本是无有资格相陪的,荀贞喜欢他的可爱稳重,特地把他也叫进来,令坐在自己的席边,看着刘基小大人也似,一本正经地坐好之后,他笑对刘繇说道:“吾子季夏尚幼,吾唯望待其年岁稍长后,能与令郎一样,少而知礼,使人观之则喜。”

    刘繇说道:“犬子无状,焉敢受将军赞誉。”

    荀贞笑道:“贵乡多士,太史子义笃烈,左子邑善书,又有李、王诸姓,俱郡名族,未知诸士之中,最优者何人?诸姓之中,最盛者何族?”又笑道,“料以诸姓,当以君家为盛。”

    左子邑即左伯,善八分书,又甚能造纸,其所造之纸便是鼎鼎大名的“左伯纸”,与张芝笔共为书家妙品,蔡邕每作书时,非左伯纸不妄下笔。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李忠是东莱人,其族裔在东莱繁衍至今,颇为兴盛。王氏亦东莱大姓,王豹、王翁兄弟各有声名。当然,话说回来,王、李虽为大姓,比起刘繇家族却还是相差甚远的。

    刘繇答道:“方今兵乱,能为朝廷清平海内的便为佳士。至若名族,袁本初在冀,袁公路在荆,陈元悌在扬州,君牧徐,曹孟德在东郡,君兄守九江,鄙乡诸姓,何如将军州里!”

    袁绍、袁术、陈温、曹操都和荀贞一样是豫州人,换句话说,现今海内诸州,富庶的地方大半为豫州人所控,故此,刘繇有此一答。

    先是荀贞道相思之渴,刘繇以“不能佐州平定”作答,继而荀贞称赞刘基,刘繇又客套回答,再之后刘繇又以“清平海内的便是佳士”以及“鄙乡诸姓,何如将军州里”来回答荀贞与他拉关系的问话,便是再不敏感的人,此时也察觉出了刘繇对荀贞似有抵触心理。

    荀贞抚髭须而笑,稍顷,说道:“君言甚是!海内鼎沸,士自当以能芟乱除暴者为善。”

    坐谈不移时,荀贞起身告辞。

    刘繇送荀贞等到院门口,止步不再行。

    陈瑀借故落於荀贞等之后,待荀贞等人稍微走远后,他拉住刘繇的手,埋怨说道:“荀镇东数延请君,而君不往,今镇东至县,过县寺不入,亲先访君,意何殷殷!君奈何不肯稍屈己!”

    刘繇不肯屈己以待荀贞,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他与陈瑀亲善,也不相瞒,正色直言答道:“荀镇东虽有礼贤之风,昔治魏郡,不畏强暴,亦尝有令名,而今攻徐、窥兖,渐显豪横,非我同道。为避贼乱,我才不得已南下徐州,暂居而已,何必与他结交!”

    陈瑀知道刘繇在朝中有人,以他的家声、名望,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就必会再次得到朝中的诏拜,他现虽未就任,但已被朝廷拜为侍御史,如再得诏拜的话,依照惯例,只要不任为朝职,“御史外任,动据州郡”,即可掌权於州郡,或为二千石太守,或为一州刺史。有这样的底气,又与荀贞不“同道”,如他所说,也就的确没有与荀贞结交的必要了。

    陈瑀无可奈何,知不能说服刘繇,只好使劲晃了晃他的手,说道:“正礼!正礼!”抬头看去,见荀贞等渐将要行至里门处,不好再与刘繇多说,只又说了一句,“镇东素以宽仁著名,想来必不会怪罪於君。君既不愿与镇东结交,安心居此便是。”说完,匆匆地追赶荀贞等而去。

    出了里门,上到车中,荀贞问戏志才、荀彧:“卿二人观刘正礼何如人也?”

    荀彧答道:“人如其字,正而守礼。”

    戏志才答道:“非将军所能用。”

    荀贞认同戏志才的判断,叹道:“惜乎!”

    戏志才问道:“将军惜什么?”

    “我为东莱的百姓惜。刘正礼如肯为我用,东莱黄巾何足平也!”

    自起兵起来,尤其掌牧徐州之后,荀贞几乎没有被人拒绝过,此回造访刘繇,虽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刘繇不能被他所用,可却也没想到刘繇这么不给面子,对答之时,不仅态度木然,而且言谈带刺,他虽是豁达,也有不高兴,刚才在张昭等人面前没有将不满露出,这时车内无有外人,只有戏志才、荀彧,他却是情绪难抑,说出了这么一句类若“牢骚”的话来。

    “焦和清谈之士,无能为也,必败。东莱之贼,早晚还得将军荡平。”

    荀贞话说出口,便即后悔,见荀彧不作声,遂转换话题,笑问道:“文若,适才卿言刘正礼人如其字,给以褒誉之赞,可是忧我会治罪他么?我是何样人,卿难道还不知晓?”

    荀彧答道:“彧知将军固不会因此而治罪刘正礼,之所以褒誉他,只是在说实话罢了。”

    荀贞哈哈一笑。

    车外有人驰马至,禀道:“将军,有一人自称东莱太史慈,求见将军。”

    荀贞闻言大喜。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