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8 王太守课政州最(上)

正文 288 王太守课政州最(上)

    由良成向东南行三十余里,渡过沭水,再行三四十里,至司吾。司吾是古钟吾国地,后为孙武、伍子胥所灭,被吴国吞并,前汉时,此地属东海郡,本朝归入下邳。荀贞在司吾停留了半天,继续东南行,约百余里是曲阳,荀贞也只在此地停留了半天,南下百余里,到了淮浦。

    淮浦在淮水北岸,年初荀贞攻陶谦,多亏了陈登家献城,荀成这一路兵马才得以轻松渡淮。

    淮浦的长吏、县丞等迎荀贞於县界,陈登之父陈珪,陈珪的从兄弟陈瑀、陈琮等亦相从出迎。

    淮浦陈家是当地右姓,历世著名,陈瑀、陈琮的父亲陈球官至太尉,光和二年,陈球与刘郃、阳球等谋诛宦官,事泄被捕,死於狱中,亦汉家之名臣。陈瑀兄弟本皆仕於州郡,因战乱之故,相继弃官归乡,现俱居於家中,他们兄弟年岁既长,又都出任过较高的官职,更重要的是,他们是陈登的父辈,不好与子等同,故而荀贞没有征辟他们入州府,只是常令地方优待。

    闻报陈珪兄弟也在县界拥帚,荀贞从车中下来。两下在道中相见,荀贞行以揖礼,笑道:“岂敢劳诸公迎候?”陈珪兄弟答礼,陈瑀年最长,由他回荀贞的话,他说道:“明将军驾至,县父老无不雀跃,瑀等为将军治下民,受沐恩德,权为代表,自当远迎。”

    时值下午,日光正烈,陈瑀兄弟衣冠严整,久候之下,汗出浃背,儒服都被浸湿了。荀贞唤左右,令腾出几辆车来,请他们兄弟登车,在淮浦县长吏等的引导下,车骑往淮浦县城行去。

    荀彧、戏志才仍是与荀贞同坐一车。

    荀贞笑对他俩说道:“淮浦士吏多迎我,独不见刘正礼。刘君真名士高风。”

    荀彧稳重地说道:“刘正礼汉家宗室,其从父数任三公,名德响於海内,他又是公族子弟,既有‘骐骥’之美名於少年,闻年前他复辞侍御史不就任,固非常人可比。”

    刘繇的从父刘宠任官朝中期间,陈瑀、陈琮的父亲陈球也曾在朝中仕任,刘繇因得与陈瑀兄弟相识,彼此家族的声望相近,各自的家乡又相距不是太远,青、徐接壤,他们之间遂订交为友。这也是刘繇为何从青州到了徐州后,直接去了淮浦陈家相投。

    “侍御史”是御史中丞的属官,秩虽低,而权大,员额共有十五。今在西京长安出任御史中丞的桓典,於灵帝年间被司徒袁隗举高第,朝中拜为侍御史,是时,宦官秉权,桓典执政无所回避,常乘骢马,京师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可见其权之重。侍御史任满,出补外官的话,平迁大县之令,高擢则为刺史、二千石,动据州郡。

    就不说刘繇与刘岱的兄弟关系,只凭他的这一份家世与资历,他确也就有与荀贞抗礼的资格。

    戏志才晒然一笑。

    荀彧注意到了这一幕,问戏志才道:“志才,卿缘何发笑?不以为然乎?”

    戏志才笑道:“我笑却非因不以为然。”

    “那是为何?”

    “信陵君爱重人才,访贤夷门,遂得世人传颂,留名至今。刘正礼矜持声价,却正可成将军爱贤之名,思之及此,我为将军开心,因而不禁乃笑。”

    把刘繇与夷门小吏侯嬴相提并论,戏志才的这个比喻极不恰当。

    荀彧知他之所以会如此说,实是因他一向看不起那些出自高门、有大名而却或无实才的冠族子弟们,无奈一笑,说道:“志才!我略知刘正礼事迹,此人绝非无能之辈,不可轻视。”对荀贞说道,“刘正礼年十九,率客由贼中篡取其从父归,胆勇可比臧宣高;为青州部济南从事,不惧中常侍之威,奏免济南相,刚正可比范孟博;兄为兖州刺史,然不往投,又具明睿之智。挟盛隆家资,怀宣高之勇,名以刚扬,腹藏聪敏,此君之能,强过刘兖州也。”

    荀贞以为然,点了点头,笑对二人说道:“文若所言固是,志才所言亦不差。他既不来见我,我登门访他便是。”

    到了淮浦县中,荀贞不入县寺,叫县长吏带路,请陈瑀兄弟相陪,先往刘繇现在的住处去。乐进给刘繇置办的宅院在县寺附近,刘繇虽然接受了,但没有住进去,於陈瑀兄弟家边儿上自买了一处住舍。在里门外,荀贞命车骑队伍停下,与荀彧及陈瑀兄弟等一道,步行入内。

    此里中所居多淮浦富家,路以青石铺成,两侧宅大墙高,日头毒辣,少见行人。将行至尽头,路左有一小院,院门紧闭,一棵果树从院中的角落探出枝叶,葱茏茂盛,遮蔽住了半面的墙壁。停驻树荫下,微风拂来,荀贞等顿觉清凉,身上被烤出的汗水似也为之一少。

    县长吏对荀贞说道:“此即刘君住舍。”

    荀贞亲上前叩门。

    稍顷,院门打开。

    荀贞看去,见开门的是一个少年,个头不高,总角孺装,约有七八岁的样子,生得眉清目秀,相貌可爱。大约是没有想到门外居然有这么多人,这个少年楞了一下,旋即看到了陈瑀兄弟,又看到了县长吏,这几个人他都是认识的,继而看向荀贞,虽不认得,却从荀贞的衣冠印绶看出了他乃是个中二千石的大吏,於是这少年不慌不忙地行礼:“未知明将军光临,有失远迎,敢请明将军勿罪。明将军请稍候,基这就通报家父。”

    荀贞见他言行有礼,落落大方,不觉想起了自家的长子季夏,心中喜爱,笑问道:“孺子知我是谁么?就称我‘将军’。”

    “州部五郡,中二千石的贵人,唯镇东将军。贵人既佩二千石印绶,想来定是镇东将军了。”

    荀贞哈哈大笑,顾对陈瑀等人说道:“此子聪颖!”转过脸,问这少年,“你叫刘基?”

    “正是贱名。”

    荀贞越看他越觉得喜爱,起了捉弄他的心思,问道:“汝可有字?”

    所谓“自称以名,称人以字”,“字”是用来让别人称呼的,所以通常男子会於二十加冠时,到成年之龄,为方便社交而得一字,即“冠字”,“冠而字之,敬其名也”,但也有不少或因早慧、或因深得父辈喜欢,而早在加冠前就已有字的,因是,荀贞对刘基有此一问。

    刘基答道:“尚无字。”

    荀贞一本正经地说道:“吾为汝取一字,可否?观汝年虽童子,举止温然,俨若一小小君子,字之伯温,汝意何如?”

    刘基当然不知“伯温”这个字的来由,但对荀贞忽然要给他起字却亦颇觉莫名其妙,心中纳闷,举止不乱,从容地说道:“名与字者,礼当祖、父所授。明将军虽贵,亲不如基之祖、父。将军赐字,基不敢受。”

    荀贞大笑,叫刘基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拉着他的手,共入院中。

    院分前后两进,后院门内转出一人。

    只见此人年近四旬,仪表堂堂,刘基与他的相貌有数分相像,荀贞料知此人必就是刘繇了。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