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5 彰廉礼贤下邳行 上

正文 285 彰廉礼贤下邳行 上

    春秋时,称下邳地区为淮北地。

    彭城北控齐鲁,下邳南蔽江淮,与彭城一样,下邳的战略地位也很重要。战国时,苏代对齐王说:“有淮北,则楚之东国危。”盖因淮南襟要多在上游,故东楚为下邳控扼。

    陈应现为州府里的“部下邳从事”,在来下邳的路上,荀贞已经问过他下邳郡的吏治问题,并细问过荀彧下邳郡近数月来的政事如何。

    如与朝中相比,荀彧现今在州中的权责就好比朝中的尚书令,一应郡县政事,无论大小,悉由他总掌,而主管州中监察的“州右部郡国从事”文直则近似朝中的御史中丞。

    “中丞”又叫“中执法”,其职在“兼典兰台秘书,外督部刺史,纠察百僚”,是监察之官,——既是监察之官,却为何“兼典兰台秘书”?看似有点奇怪,其实不然,兰台秘书自然包括律令图书,正是为了让御史中丞能够在监察百官时有章可循,照章办事,所以才会使之“兼典兰台秘书”,州府里和律法、“故事”有关的图书、档案亦是由文直兼领的。

    “右”者,掌领诸“部郡国从事”之意也,史诺、吕岱、陈应等都是文直的下属,平时各郡县有什么吏治上的事情,比如贪腐之类,他们都是向文直汇报,以及豪强大族如有违法事而郡县不管者,亦监报之,然后视涉事吏员品秩之高低、所犯事情严重性之大小,文直或上报给荀贞,由荀贞决定怎么处理,或直接行公文给地方,叫地方依照制度章法惩处、纠改。

    是以,对东海、彭城、下邳,包括广陵、琅琊诸郡的吏治,荀贞并不是巨细皆知的,因也才会这次行州,每到一郡,他都要召负责监察这个郡事务的“部郡国从事”,详问此郡的吏治。

    陈应是下邳人,荀贞用下邳人来监下邳郡,这是在显示对陈登一家的特别恩信。陈应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不但在刺举郡中吏员上兢兢业业,而且在监察郡中豪强上亦不徇私情,包括他“同岁”家违法乱纪的事都秉公无隐,荀贞对他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很满意。

    同岁,即同年被选举,与后世的“同年”是一个意思。同岁得到州郡选举者,如孝廉、茂才,尤其是地域相同的,往往彼此关照,互相提携,甚至编有“同岁名”,即同岁的名录。

    陈应不隐瞒同岁家触法的事,可谓大公无私了。

    对下邳的吏治、治政,荀贞本就有整体上的了解,在细问过陈应和荀彧后,更是不止大的方面,小的细节也清清楚楚,数月来乐进治郡的长与短,优与过,皆了然於胸了。

    和邯郸荣的以法家治郡,行权术之道较之,乐进久在军中,治郡一如治军,乃是用军法治郡,又因他性本尊重士人,后又在这方面更进一步受到荀贞的影响,在对待士族上,颇为礼重。

    邯郸荣听察精敏,施政深刻诡谲,士、豪犯法,纤微必究,爪牙有过,恕之轻罚。乐进理事,凡有举措,先宣示明白,然后依之而行,无论亲疏,违即依法行惩,如事及士人,或稍原宥。

    邯郸荣、乐进这两种不同的理政风格,在荀贞看来,都有值得肯定的一面,同时也都有缺点。人与人的性格不同,做事的方法也就会不同,只要优大过劣,能把郡治好,不引起广泛的民怨,对他们的缺点荀贞便都可容忍,至多提点两句,纠正一下太过火的地方。

    到了下邳县中,进入郡府,荀贞登堂而坐。

    乐进与下邳丞李儒、下邳都尉何仪是“地主”,西向坐,荀彧等的坐席与他三人相对。郡府的大吏们如主簿、功曹、五官掾等等各按年齿、地位坐於其下。

    诸州、郡吏中,乐进的品秩、地位最高,因得独席,荀彧权高亲贵,也得独席,其余的吏员们则多连席而坐。此外,又有几个下邳本郡的名士陪坐。

    荀贞看向堂下,见下邳的主簿、功曹、五官掾等吏俱衣冠俭朴,无论俊丑,英气勃发,和东海、彭城的部分郡吏截然不同,东海、彭城的部分郡吏不止衣冠华丽,甚有傅粉剃须者。

    当下世风,阳刚固仍是审美的主流,美须髯方是大丈夫的形象,比如刘备,因为无须,尽管他深得荀贞的“信爱”,却也挡不住有人在背后为此而嘲笑他,可后世魏晋风行的阴柔审美却也已早露端倪,渐成部分士人的风尚,虽还不至於男着女服,但说实话,荀贞对此已是看不惯了,只是此风尚既已渐成,却非短期可以扭转,也只有等到能腾出手时,再行纠转之举。

    荀贞笑对乐进说道:“文谦,卿治郡之法类若治军,今观卿府诸掾,果肃然如军中。”

    就像荀贞对邯郸荣说的,上有所好,下必效焉,乐进节俭,行止有威,也就使他郡府中的吏员们有样学样,一个个衣俭神严,跪坐堂中,如在兵营。

    乐进答道:“进在军中久,今在郡,难改旧习,致使府中诸君起坐拘谨,此进之过也。”

    “何过之有?”荀贞哈哈一笑,顾看了眼荀彧、戏志才等,接着笑对乐进说道,“文若知我,我就喜欢卿府中诸掾的这股精神劲!”又看了看堂下的诸吏士,问乐进道,“哪位是刘正礼?”

    刘繇到了徐州后,荀贞请他去州府,他不去,荀贞遂叫乐进给他在淮浦安置宅舍。这回行州,还在彭城的时候荀贞就传书给乐进,令之把刘繇请到郡府里来,有意当面见上一见。

    乐进离席谢罪,答道:“刘君染疾,不能远行,因此进未能把他请来郡府。”

    哪里就这么巧?荀贞要见他,他就染病?荀贞心知,这定是刘繇的借口。

    刘繇不肯来见荀贞,也不能怪他托大,毕竟荀贞现正觊觎兖州,徐州兵不告自入,已分屯在了任城、东平两国境内,作为刘岱的同产弟,因为兖北黄巾鼎沸,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故而没有去兖州投刘岱便也罢了,若是荀贞稍微一请,他就来见,却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荀贞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故而没有恼怒,笑了一笑,又转头顾对荀彧等,说道:“骐骥固难见也!”叫乐进起来,笑道,“此我之过。刘正礼,骐骥也,本非卿所能请。也罢,待行至淮浦,我当亲自造访其门。”说完,令乐进给他介绍堂下陪坐的那几个下邳士人。

    刘繇十九岁时,他的从父刘韪为贼所劫质,刘繇篡取以归,由是显名,郡举孝廉,朝廷拜为郎,任满,除下邑长,他的进仕之路与钟繇、华歆相同,本是前途远大,然因郡守叫他照顾县内的贵戚,他遂弃官去。回到家乡,青州刺史辟他为部济南从事,当时的济南相是朝中一中常侍之子,依仗其父之权,贪秽不循,刘繇奏免之,由是名声更大。

    刘岱、刘繇兄弟两个,刘岱先被州中举为茂才,平原陶丘洪又荐刘繇,欲也令举茂才,青州刺史说:“前年已经举了刘公山,今年难道再举刘正礼么?”陶丘洪说:“若明使君用公山於前,擢正礼於后,所谓御二龙於长涂,骋骐骥於千里,不亦可乎!”

    荀贞称刘繇为“骐骥”,出处即在於此。

    刘岱、刘繇兄弟俱可称俊才,而从他俩过往的经历来看,荀贞更重视刘繇。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