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4 止巫遏佛彭城事

正文 284 止巫遏佛彭城事

    姚昇未从荀贞行州,现为农忙时节,作为典农校尉,他正忙於督视各地的麦收事宜。在下达给他的檄令中,荀贞特别交代:叫他等到忙完麦收后再来彭城上任。在此期间,由糜竺以彭城丞代行彭城相事。姚昇卸任典农校尉后,此职需得有人接替,荀贞拟表华歆继任。

    华歆早年被郡举为孝廉,朝廷除任郎中,何进用事,召他入京,中平六年,授官尚书郎。

    “除任郎中”,换句话说,就是拜为郎,本朝的郎官分隶三署,以五官、左、右中郎将分而统之,是为“三署郎”。与前秦、前汉不同,本朝的郎署是专门用之训练后备官员的处所,员额不定,多则数千,少时数百,许多名臣都有过当郎官的经历,只说今之州郡诸侯,如袁绍、曹操、应劭、公孙瓒等皆是。姚昇也曾被朝廷拜为郎,只是他没有去,跟着荀贞讨董了。

    三署郎初补官吏,有外放地方的,有出任朝廷的,其中以出补尚书郎为最优。尚书郎例由孝廉郎选补,所谓“孝廉郎”,即是郡举孝廉,朝廷拜为郎的郎官,孝廉郎通过台试,五取一,进入尚书台,得为尚书郎,初诣台,称“守尚书郎”,满岁为真,称侍郎。

    本朝政事统归尚书台,“天下事皆上尚书”,尚书台包揽一切,无所不总,“选举诛赏,一由尚书”,台官的品秩虽不高,长官尚书令才秩千石,但尚书台却实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朝会时,尚书令与御史中丞、司隶校尉坐皆专席,号“三独坐”,至於三公,“备员而已”。尚书台下分六曹,分掌诸事,曹长吏名为尚书,下有丞,每曹六郎,主作文书起草。

    尚书台既是国家之中枢,在台中得到锻炼,尚书郎们的理政才能就会得到飞速提升,并且因有在中枢任职、处理天下政事的经历,也会有较为开阔的眼界和全局的意识,所以一旦外放,即多为实缺高职,时人视以为“台郎显职,仕之通阶”。

    尚书侍郎秩四百石,出补的官职常为秩六百石、千石者,高的乃至二千石,比如钟繇,他就是由孝廉郎而为尚书郎,任满,跳过了补为小县之长的过程,直接出为阳陵令。

    华歆由孝廉而郎,又为尚书郎,初平元年,他求为下圭令,虽未赴任,然朝廷任命已下,翻看他的过往履历,无可挑剔,与钟繇一样,乃是最优等的仕历正途。他现为州师友从事,这是个虚职,礼敬而已,无有掌责,以前没有合适的职位给他,现典农校尉空缺,正宜表他补之。当然,荀贞也不仅是因为他的仕宦经历优等才表他为典农校尉的,更主要的缘故是因知晓他的才能。此外,也是为了“抛砖引玉”,做给海内的士人们看的,华歆虽来投未久,可就表他比二千石,使掌全州的郡国农事,授以实任,荀贞期望能以此招揽到更多的才能之士。

    华歆从在荀贞身边,得了檄令,次日便奉檄辞离,去找姚昇,先辅助姚昇督办郡国麦收,顺便熟悉一下工作,然后待麦收完毕,即可与姚昇办理交接,正式上任了。

    处理过军政上的人事任命、调整,由糜竺等相陪,荀贞巡视彭城国中。

    彭城算是新得之郡,战略地位又十分重要,国内八县,荀贞无一遗漏,悉数巡行之。荀贞攻徐一役,彭城未受兵火,其地水土肥沃,经过这么几年的休养,民间已恢复了一些元气,行经过处,虽仍有田地荒芜,然大半乡里皆男女布野,农谷栖亩,颇有欣欣向荣之景象。

    彭城的铁官在彭城县,刀兵甲盾、农具日用均需用铁,荀贞亲自视察了彭城县的铁官。

    此前迁荀衍为盐铁中郎将时,荀贞已给彭城下过檄令,命将铁官转归荀衍管辖,薛礼虽没有反对,但那毕竟只是名义上的,现下彭城入手,荀贞又给荀衍传令,叫他遣人来彭城铁官接收。至此,徐州的盐、铁不但皆收归州管,而且一体纳入到了荀衍的盐铁中郎将府总理。

    行过八县,荀贞没有再回彭城县,驻车吕县,召糜竺来见。

    “子仲,吾有一要务交君来办。”

    “将军请说。”

    “由彭城而北,可入兖境,向西经梁、陈,达至洛阳,此地向来是东楚通往中原的必经之地。吾巡八县,见干道颇有损坏,待麦收之后,君当佐助叔潜,尽快把坏掉的道路都修葺起来。”

    “东楚”指的是彭城以东的东海、广陵、吴。彭城北至兖,西至洛,中间均有干道相通,且与徐州境内的东海、广陵间也都有驰道相连,内连州中,外通豫、兖,为交通咽喉之地。一因黄巾乱来,年久失修,二来为防陶谦、荀贞来攻,薛礼主动破坏过彭城与广陵、东海间的道路,所以於今彭城境内,县与县间尚还通畅,而与外界的通道或有损毁。这需要重修。

    糜竺应诺。

    荀贞说过正事,看了眼糜竺,笑问道:“子仲,吾闻君颇信巫祝?”

    徐州旧为齐楚地,齐多方士,楚盛巫祝,其民受此影响,至今信道崇巫者仍众,太平道的经典就是脱胎於齐人甘忠可所作之,蜀中五斗米道的创始人张陵,其家原在沛国,邻彭城。糜竺虽仪态雍容,却非纯儒,非常相信巫祝之术。

    信仰是个人的事情,如是往常,荀贞大概不会理会,但现下糜竺为彭城丞,他个人的信仰有可能就会牵涉到政治中,所以荀贞借此单独召见糜竺的机会,发言询问。

    糜竺不知荀贞何意,惶恐答道:“竺愚昧,巫祝小道,固不足信。竺自今当改之。”

    荀贞笑道:“信与否,君自家事也。唯君今为郡丞,佐长吏而牧一国,言行当慎。岂不闻楚王好细腰乎?浮屠入中国,王公贵人,楚王最先好之,国人信者遂多,延传至今,乃有故彭城相缪宇崇佛,费以千万计,又至笮融,大兴佛事,荼毒百姓,君宜以此为鉴。”

    糜竺下拜说道:“竺归家,便尽逐巫祝士!”

    荀贞问糜竺的信仰,既是为提醒他不要因此而影响了郡内的风气,也是因为准备要在州中传檄一道,以扭转、遏制现下州内,特别是彭城、下邳等地的民间崇佛之风。

    楚王刘英以来,江淮流域已经成为佛教信仰最为兴盛的地区,佛经如今正是根据江淮,然后辗转向北传播。相比太平道、五斗米道,佛教没有反抗精神,适合麻痹百姓,从统治角度来说,没有必要取缔此教,可现今战乱,民力宝贵,不事生产的佛教徒就不能过多。

    荀贞说道:“方今战乱,民力艰难,笮融昔於下邳免好佛者劳役,达数千户,常供衣食,费以巨亿计,此败灭之道也。汉家自有故事,我欲重申旧令,禁汉人出家,君意可否?”

    佛教在传入中国的初期,朝廷有诏令:唯听西域人得立寺都邑以奉其人,其汉人皆不得出家。但随着楚王刘英等一批达官贵人信奉此道之后,民间信者日多,影响越来越大,发展到最后,流入宫中,连天子都供奉之,如桓帝就“设华盖以祠浮屠、老子”,此诏令遂不了了之。

    徐州境内出家的汉人不少,尤以彭城、下邳为多。光和年间,与安息国居士安玄共译等,并於中平五年在洛阳撰的著名僧人严佛调就是下邳人。

    闻得荀贞欲重申“汉人不得出家”的旧令,糜竺反正信的是巫祝,不是浮屠,当然没有异议。他说道:“彭城崇浮屠之风虽不如下邳盛,然信奉此道的民家亦有不少。将军檄令下处,竺必遵行,务使郡内无复有汉人出家者。”顿了下,迟疑问道,“县中稍有浮屠祠,以及已出家者,不知该如何办置?又有胡僧在境的,逐否?敢请明将军示下。”

    “县有浮屠祠多者,可留一,余皆除破之;民已出家者,或令还俗,或倍其家赋役。至若胡僧,愿留者,任之留,不愿留者,从其便。”

    由西域来中国的胡僧不少,洛阳兴战,很多都离洛避乱,著名的如安息人安世高、月氏人支谦、祖为胡人的释昙谛等,或至徐而停,或南下扬州。今在徐州的胡僧虽无甚特别知名的,然亦稍有。

    糜竺应道:“诺。”

    大凡举政,必虑及多面,荀贞令破浮屠祠,不止是为遏制民间的崇佛之风,也是为日后招降黄巾做一个宗教上的准备。浮屠初入国内,被国人视为另一种形式的神仙方术,被当作是黄老的附庸,有“或言老子入夷狄为浮屠”之说,浮屠即佛,许多信众是佛道双修,刘英即是,桓帝亦然,而随着发展,佛教已经开始脱离黄老,受到单独的祭祀,笮融的尊佛就是一例,作为太平道的信众,当然就会因而视信奉浮屠为异端了,破除浮屠祠,从某方面而言之,可被太平道众引为同道,这样,将来无论是与黄巾交战,还是招降黄巾,都将有利。

    重申旧令,以遏崇佛之风,这是在与荀彧、张昭等商议过后决定下来的政策。

    次日,荀贞即传檄各郡,命郡县执行。檄令到地,浮屠祠毁,出家的汉人被勒令还俗,在徐的胡僧纷纷南下扬州,有的远赴荆州。胡僧多与士人交往,亦有求见荀贞想要加以劝说的,荀贞皆不见,或有固执必欲见荀贞,绝食州府外的,荀贞礼待之,而终不听其说。这些都是后话,不必多讲。

    却说荀贞巡罢彭城,由吕县出发,沿泗水西行,百余里,入下邳,乐进、许仲等在郡界迎候,汇入车骑队伍中,乐进前导,复行二三十里,到下邳县。

    //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