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3 西邻北接豫与兖

正文 283 西邻北接豫与兖

    帝尧时,彭城为大彭氏国地,传说寿八百年的彭祖即大彭氏国的开国之祖。大彭氏国至商而亡,其后,彭城先后被徐、宋、卫、楚占据,一度成为宋的国都,始称“彭城邑”。秦置泗水郡,设彭城县。楚汉之际,楚怀王孙心曾都彭城,后来项羽自称西楚霸王,也都於此。

    前汉,彭城为楚国地。楚国疆域最大时,是在韩信为楚王的那一年,尽王淮北之地。宣帝时,楚王刘延寿造反,失败自杀,楚国更为彭城郡,二十年后,宣帝徙封亲子刘嚣王此,仍以楚为国号,此时,楚国的辖地已大为缩小,只有七县,比今时还少。

    本朝,世祖封皇子刘英为楚王,增广戚县与之,两年后,又以取虑、须昌二县之地益之,取虑后归下邳国,须昌远在东平国,楚国的实际辖地是八县,今之彭城国便是承此八县之地。彭城的国名来自和帝时,传继至今,已是第四世,现任的彭城王刘和在位至今有四十余年了。

    泗水经彭城国北部的广戚流入,经彭城、吕县向东流出,汳水经沛国的萧县进入彭城国,在彭城县附近与泗水合流,——汳水即后世之汴水,魏晋之后,因此水地处京都附近,讳言反,而反、卞古音相通,遂改称汴水。彭城地处於汴、泗的交汇之所,水运发达,商业蓬勃兴盛,河网密布,不缺水,农业也不错,手工业繁荣多样,堪称是泗水流域的一大经济都会。

    经济好,战略地位也重要。

    其地冈峦环合,汴泗交流,北入青、兖,西通豫州,自古要害必争之地,南北相争,常以彭城为攻守,北得彭城,则能俯视淮泗,南得彭城,则可攻略山东、河南。

    对徐州,也即对目前的荀贞而言之,彭城更是重中之重。

    首先,徐州与兖州腹地相近的是东海、彭城,东海南北狭窄,与兖相近的只有百余里,两县地,一旦有事,进不足以攻,守不足以御,有了彭城在手,辗转腾挪的空间就一下变大,不但足可防御,并能积极攻取了。

    其次,彭城接壤东海,从武原到徐州的州治郯县也是只有百余里,万一彭城与外敌联手,朝发兵,夕可至,彭城不得,可以说,荀贞就不能自安。

    也正是因为彭城的战略地位重要,经济好,国内又产铁,足可自给,所以薛礼才恃以为资,先不臣於陶谦,复望抗衡於荀贞,只是他的运气不好,与彭城接壤的沛、鲁两国,鲁国太小,沛国够大,可国相袁忠却偏偏是个不好兵争的高雅士,听说因见陈、梁之将破,睹孙坚之强横,他已有了辞官的想法,豫州孙坚与荀贞又是同盟,而离彭城不远的兖州,刘岱无暇外顾,他找不来强有力的外援,这才不得不在荀贞的紧逼下放弃了对抗的念头,挂印自辞。

    泗水从彭城县的东边流过,糜竺、程嘉等在河对岸的县界处相候荀贞。

    荀贞与诸人至,渡过泗水,来到彭城县外。

    荀贞先不进城,留下从行的部曲就地驻扎,换乘车为骑马,带着荀彧、戏志才、糜竺、张昭等绕彭城而行,察看县城周边的水陆地势,辛瑷、典韦、高甲引百余步骑扈从。

    只见此县三面环水,唯南面可通车马。

    碧空烈日下,荀贞勒马,看向南方,见南边数里有一小山,山上有一大土台耸立,顾问张昭:“张公,那个土台可便是戏马台么?”

    张昭其实比荀贞大不了几岁,但荀贞为表示对他的礼重,凡与他说话,言必称“公”。听了荀贞的询问,张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远眺之,答道:“正是。”

    戏马台是项羽所建。项羽定都彭城后,於城南的南山上构筑高台,以观戏马,故名戏马台。

    荀贞笑道:“既是霸王遗迹,吾等可近前一观。”

    张昭、荀彧、戏志才、辛瑷、典韦、糜竺、高甲等从荀贞策骑,驰至近处,沿道上山,至土台下。

    荀贞仰望之,见台高约十余丈,绕台行了一圈,算出占地大约百步,驻马於台北,向彭城县的方向望去,遥可见城中屋舍、街道,隐见路上行人,小如蚂蚁。

    因为此台久废弃不用,台上杂草、灌木丛生,台下沿边也是草木葱茏。荀贞举起马鞭,往坐骑侧边的矮灌木上抽了一下,唤高甲、糜竺过来,说道:“先甲,卿近两日可遣吏卒把这台上、台下收拾干净,收拾完后,建些营房、仓库,……子仲,先甲如需民役,你可配合调拨。”

    高甲、糜竺应诺。

    应完诺,高甲问道:“将军令我收拾这台上、台下,并建营、仓,可是要在此驻兵么?”

    荀贞点了点头,笑问左近的戏志才:“志才,卿以为可否?”

    “此台与彭城县成表里,在此驻兵,有犄角之势,筑战守之具,储足用之粮,呼应县中,纵遇强敌,可以御之。”戏志才观望四周,远瞰县中,叹道,“乃知霸王筑此台意也!焉只是为戏马乎?”又对荀贞说道,“将军可谓是能明察霸王真意的了。”

    荀贞一笑。

    高甲问道:“设如驻兵,不知谋该遣几许兵马驻此?”

    荀贞刚给他起了“高谋”的名字,他就立刻用上了。

    荀贞略作沉吟,说道:“不需卿驻兵。卿与卿弟久未见了吧?我传檄给君卿,调卿弟来此屯驻。”高甲、高丙现虽同属许仲统带,然各驻一地,兄弟两人久未相见了,正可借此机会把高丙调来,让他两人同驻一县,既可增强彭城的军事力量,也是荀贞体贴部下的一片心意。

    高甲感激不已。

    南山不高,戏马台久废,无甚景致可观,定下了驻兵在此,荀贞便带着诸人返程下山。

    下山途中,惊起了数只大鸟,荀贞挽弓射之,未中,高甲、典韦不善骑射,没有献丑,辛瑷催马追之,疾行於山道郁树间,曲折驰骋,箭射连弦,呼吸间连落三鸟。

    荀贞在后大呼:“玉郎!玉郎!山道窄促,不可再追了!快停下来!快停下来!”一迭声令高甲,“快撵上去,叫他停下。”高甲的马不如荀贞的马快,荀贞又干脆亲自拍马追赶辛瑷。

    闻荀贞呼声不绝,辛瑷无奈徐徐停下,横弓鞍上,回首顾看,瞧见了驱马追来的荀贞脸上焦急的神色,不以为然地道:“山道虽狭,瑷骑佳,驰奔如履平地,而况较击黄髯何如?”

    中平元年,荀贞为赵国中尉,十月,击黄髯,刚风雨过后,山路滑,道窄泥泞,兵卒多初次山战,战不利,前军刘邓部为黄髯所迫,若退,后部会跟着乱,必败,甚至会全军覆没。辛瑷主骑兵,未参战,时在军后,怒发冲冠,请得军令,竟驰马上山,踏泥过狭,跃沟登高,直上至前军中,拔剑奋然,励兵督战,前军因乃死战。刘邓、典韦争勇,黄髯部处绝地,败则死,所以人自为战,尽皆奋勇,由未至酉,荀贞部曲犹未胜,陈褒领死士攀附峭壁,从后夹击,於是才大败黄髯。黄髯即黄迁,因须髯盛,故得髯为号,他便是於此战中降给荀贞的。

    荀贞此前历战,数此战最为凶险,战后,他曾对陈褒说:“我从州伯征战数州,未尝有败。今日无卿,险受挫於此小贼。”这话虽是对陈褒说的,但辛瑷的督战之功实高於陈褒。

    听辛瑷举击黄髯时为例,荀贞怒道:“击黄髯时,如败,军或将没,岂能与此时同?而今四海鼎沸,豪杰并起,我正要与卿等解民倒悬,致力清平天下,如因为几只鸟,卿马失前蹄,出个闪失,该怎么办?卿不为自己,也当为我爱惜珍重身躯!”

    辛瑷见荀贞气冲冲的,遂下了马来,至荀贞骑前,抚马首,仰头莞尔笑道:“瑷岂莽撞人?自知骑佳,方才为耳。将军既怒,瑷以后不为便是。何必发怒。”

    荀贞余怒未消,然见辛瑷笑若春水,风姿特秀,又不忍再斥责他,没好气地拍掉他抚摸马首的手,说道:“回你马上去!”数个从行的步卒翻下山道,取了被辛瑷射落的那三只大鸟过来,献给荀贞。荀贞怒道:“为此三鸟,使我玉郎驰险,取来作甚!”那几个步卒惶恐退下,待要把这三只鸟丢掉,荀贞又转顾令道:“到底是玉郎所射,拿着吧,到了县里炙与我食!”

    荀彧、戏志才、张昭、糜竺、典韦等都已追到近前,闻听得荀贞这几句话,纷纷大笑。

    一行人下山,折程北行,在县外,荀贞重登车坐,荀彧等亦多换回乘车,前导后从,旗鼓鲜明地进入到了城中,百姓观者如涌,赞声如潮。

    到了城里的郡府中,果将三鸟炙了,荀贞亲自分与诸人食。

    彭城王刘和早年有至孝名,敬贤乐施,国中爱之,当天,荀贞谒见了他。荀贞已问过吕岱彭城的政事,是夜,又详询糜竺等彭城郡事。薛礼已去,当有继者,次日,经与荀彧、张昭等商议,荀贞决定表姚昇为彭城相,仍以糜竺为彭城丞,又传檄许仲,令调高丙来驻戏马台。

    荀贞又命糜竺为辅,佐高甲裁汰、整编彭城郡兵。数日后,彭城郡兵重建完毕,拨大半改屯东海,属赵云,留余下部分给高甲,高甲部至此兵总计千四百人,加上即将到来的高丙部八百余人,合共两千余人,如有战事,固不足用,用之驻防,已然足够。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