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3 夏侯渊传捷坎谷 上

正文 273 夏侯渊传捷坎谷 上

    如从空中俯瞰幽、冀、兖、豫、青,这段时期,在这片广袤的北方土地上,军事是最大主流。

    与冀州交界的涿郡,公孙瓒大兵在境,步骑云集,从这里向东到海边,南下入渤海郡,渤海的郡治南皮以及渤海最南边的修县等地,太守公孙范的部队锋指冀内,从渤海再南下到青州平原郡,公孙瓒所置刺史田楷的旗号密布如林,由涿至平原,真是千里连营。

    加上冀州东部的黑山军张飞燕部与公孙瓒达成盟约,公孙瓒已经完成了对冀州的三面包围,攻势随时可能会发动而起。

    较之公孙瓒的咄咄逼人,一派攻势,袁绍以收缩固守的策略为应对,他把主力放在魏郡,为了集中力量迎击公孙瓒,他近日来频繁出兵,四处清剿魏郡郡内的黑山兵余部,并遣兵进入赵国,控制住了几处战略要地,以防张飞燕经赵国南下,奔袭他的侧翼,又调得力干将去到河内,务要保证河内太守张扬不会被公孙瓒拉拢过去,从而以保证魏郡后方的安全。

    张扬早先是丁原的部曲,为武猛从事,袁绍到河内,张扬与袁绍合兵,后被董卓拜为建义将军、河内太守。在张扬之前,河内太守是王匡,小平津一战,王匡被董军大败,返乡募兵,归来之后,因衔恨袁绍不给他补充兵力,於是弃袁绍而打算要与张邈合盟,袁绍当然不会坐视这种情况发生,遂暗示曹操与胡母班的亲属联手,杀掉了王匡,——胡母班是王匡的妹夫,此前王匡奉袁绍之令把他给杀掉了,胡母班的亲属不胜愤恨,至此时,乃为胡母班报仇。

    自魏郡向东,到兖州的东郡。

    东郡境内,主力分屯驻在郡北和郡西南,前者戒备平原的田楷部,后者戒御魏郡的黑山兵残部窜逃入境。东郡向南,过陈留而到豫州的陈国,陈县城外,数以千计的民夫挖掘出了四条宽沟,从南边的浪荡渠延伸到陈县的外边,已近完工,万数的孙坚部曲蓄势待发,将要总攻。

    陈国向东北,邻郡是梁国,梁国境内亦是烽烟多起,孙军的别部在这里攻城掠地,梁国兵压根不能抵挡。梁国向北是兖州的济阴,再向北是山阳,从山阳北上,经过任城而入东平。

    刘岱没有接受曹操的建议,不许他与鲍信合兵。

    孙坚下令全军备战的时候,曹操刚率部到须昌境内不久,还未至刘岱的军营。

    曹操从马上跳下,走到道边的田间,皱着眉头四下观望。

    时当五月底,正是麦子成熟时,大片的田地却荒芜着,至多半数之地种有麦子,不用说,这自是因兖北黄巾肆虐,民户或从黄巾,或逃亡外地之故,这是无可奈何之事,也就罢了,但就这半数之麦田,而今目之所及,也被损坏了大半,有的尚未熟就被割去了,这也许是黄巾军干的,有的则明显是最近两三日内才被毁掉的,而且不是被收割掉的,看起来像是被人和马匹踏折的,一丛丛地伏倒在地,不少麦子的断折处犹且新鲜。

    薛悌蹲下身子,抓起了一把断折的麦子看了看,又观察了下附近的地面,找到了许多马蹄留下的印痕,说道:“是被骑兵践踏折的。”

    魏种判断说道:“不是州兵所为,就是济阴等郡国兵所为。”

    曹操远眺四下,看见远处的乡里中有黑烟升起,吩咐从在左近的徐他说道:“去看看那里是怎么回事?”

    徐他是曹操身边的常从士,有勇力,颇得曹操喜欢,当下领命应诺,回到路边,翻身上马,向着黑烟升起的地方策骑而去,不多时即折回,他滚下马来,回禀曹操:“是州兵奉方伯之令在募军粮。”

    “为何会有黑烟?”

    “乡里的百姓没有多的余粮,上缴得很少,州兵因破门抢掠,焚烧了十余房舍。”

    曹操大怒,命徐他说道:“你带些人马,把那些州兵逐走,如有反抗者,就地斩之!”

    魏种急忙谏止,说道:“将军,这怕不妥。”

    “怎么不妥?”

    “州兵是方伯的部曲,将军无权管辖,如擅逐、斩之,恐会与方伯起争执。”

    曹操越发恼怒,说道:“那也不能看着他们扰民不管!”

    曹操信奉法家之术,以前为县、郡长吏治民时,用律法来整顿地方上的秩序,现下掌兵,则明赏罚,军纪严肃,是以,他十分见不得军纪散漫,乃至扰民的部队。

    陈宫建议说道:“不须遣步骑过去,使一司马,往去宣将军意即可。”

    州兵虽不归曹操管,可曹操是东郡太守,怎么说也是秩二千石的大吏,他的部队又正在路上行军,那些在远处乡里中的州兵想来定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的。

    曹操怒气稍歇,想了一想,觉得魏种说得也没错,将帅不和是兵家大忌,确是不好在用兵的当下与刘岱发生冲突,说道:“好,就按公台说的办。”令道,“叫楼司马去。”

    楼司马名异,是曹操的心腹亲信。

    曹操从田间回到路上,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在道边等楼异办完此事回来,召之询问,确认过那些州兵已经离开了远处的乡里后,这才重新上马,与陈宫等继续随军前进。

    路上,曹操余怒未消,对陈宫等说道:“不意州兵纪律松弛至是!黄巾本已势大,军纪如再不严,吾等何以与战?败必定矣!待见到州伯,我当上言,请他整顿军纪。”

    陈宫等都赞同,陈宫说道:“正该如此。”

    当日傍晚,曹操部到达了刘岱的营外。

    刘岱的营地只够他自己的部曲驻扎,曹操命夏侯渊等於附近选择合适的筑营地点,自与陈宫等入刘岱营,拜谒刘岱。

    闻听曹操到来,刘岱颇喜,亲迎出帐,握住曹操的手,笑道:“孟德!我望君来如盼云霓。”

    刘岱和曹操是老交情了,这句话带着点玩笑的成分。

    曹操当即回敬过去,笑道:“‘上善若水’,公之德名,早已肆意如汪洋,何需云霓?”

    刘岱哈哈大笑,拍了拍曹操的胳臂,说道:“孟德,你这张嘴啊,还是不饶人。”

    曹操出身宦官家族,主要是凭借他的祖父曹腾为宦官集团的重要人物,其族人才得以混迹高层,究其根本,并无门第的依托,无甚丰厚的底蕴,与汝南袁氏这样的显赫士族相比,曹家实为寒门。寒门本就已经“轻佻”,通常来说,又士大夫宗经义,而阉宦尚文辞,士大夫贵仁孝,而阉宦则重智术,宦官家族的这种传统又进一步地影响到了曹家的门风,使其不像袁氏等这些士族一样有那么多的规矩,很宽松,因是之故,曹操从小就任侠放荡,及长,为郡县长吏,仍是佻易无威重,今掌兵,治军虽严,可在与人交往时,依然不治威仪,旧风不改。

    曹操也是大笑。

    两人携手入帐。

    到得帐中,分别落座。

    曹操收起笑容,正色对刘岱说道:“操有一疑,想问於明公。”

    “何疑?请讲。”

    “敢问明公:此次讨击兖北黄巾,明公是想败,还是想胜?”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chaptererror;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