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2 公仇称引水灌城

正文 272 公仇称引水灌城

    荀贞说道:“卿还有何策?快讲来。”

    “九江地狭,难以转旋,欲定九江,必先谋阜陵。”

    刘晔的这句话说到荀贞的心窝上了。

    荀贞不动声色,说道:“阜陵有相,如何谋之?”

    “晔阜陵人,知阜陵相。此人虽久有名於荆、扬,无能之徒也,晔愿为明将军使阜陵说之,使他自挂印辞官。候其辞,阜陵反掌可得之也。”

    荀贞大喜,说道:“卿如能办成此事,收定九江,卿为首功。”

    荀贞相信刘晔的能力,知道他既能说出此话,必是有一定的把握,所以没有细问刘晔打算怎么去说服阜陵相挂印自辞,但想来不外乎威逼利诱。

    刘晔又道:“巢湖有郑宝、张多、许乾之属,各拥部曲,地处肥饶,尤以宝最骁果,才力过人,一方所惮,阜陵、庐江间的轻侠狡桀多依就之,如能得其用,不仅可安阜陵南界,亦能驱之胁陈扬州,并可助将军筹舟师。待使阜陵相自辞后,晔请亦为将军往去说之,使其来投。”

    巢湖在阜陵和庐江的交界处,占地很广,跨於两郡,由巢湖向东,百余里即是陈温所在的扬州州治历阳。郑宝等人是阜陵、庐江地区的著名豪强,海内兵乱以来,他们各拥部曲,啸聚巢湖,在当地的势力不小,如能把他们收为己用,确是可以增加一些对付陈温的筹码,同时,郑宝等人盘踞湖区,手下会操舟、精/水性、能水战的人料必很多,也会有利於舟师的筹建。

    荀贞甚喜,笑道:“昔光武在蓟,指耿弇云‘此我北道主人也’,卿今为我南道主人是也。”

    刘晔说道:“耿弇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挫折,世之奇才,晔焉敢比之?愿为邓晨,为明将军取一郡为资。”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好!好!”

    光武帝对耿弇说过“北道主人”云云,对邓晨,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邓晨和光武同郡,并是光武的姐夫,王郎叛乱,光武自蓟走信都,邓晨时为常山太守,闻讯后他离郡间行,与光武会於巨鹿,自请从击邯郸,光武对他说:“你以一身从我,不如以一郡为我北道主人。”遣他归郡。邓晨回到郡中,给光武送去了积射士千人,又遣委输给军不绝。建武四年,邓晨从光武到寿春,“留镇九江”,在九江待过一段时间。耿弇是冀州人,刘晔是扬州人,荀贞用耿弇比刘晔,比的是他俩皆为“当地人”这一个共同点,刘晔拿邓晨自比,比的是愿如邓晨“以一郡为将军资”这一点,加上邓晨后来曾在九江待过,也颇是合景。

    刘晔献上盟吴郡、收阜陵、招巢湖三策,此三策如能悉得成功,不但可定九江,也不仅只是完全可以与陈温相抗,并且能够极大地扩充荀贞在扬州的实力,提高他在扬州的影响力了。

    待刘晔献策毕,告退下堂,荀贞有心立即召荀谌来见,想及他才离府未久,此时应是刚到家里,打消了念头,手写便书一封,命人送去梧桐里,面交与他。在便书中,荀贞略述了一下刘晔的三策,叫荀谌鼎力配合,在便书末,吩咐荀谌:至郡,可表子扬九江丞。

    次日,荀贞召来张昭,把对“朝廷拜赵昱陈国相”的为难如实相告,请他去探探赵昱的口风。

    张昭说道:“赵元达其人,我甚知之,清修有义,高洁守礼,忠直难屈,昔年,琅琊国相檀谟、陈尊相继召辟,或兴盛怒,而元达终不起,郡举孝廉,朝廷除为莒长,元达欣然赴任。如由他去陈国,明将军固然为难,但尽管我与他交好,却也是难以说服他的啊。”

    荀贞听了,遂不再强求他,心中虽然觉得若有所失,神色不改,反而赞叹张昭与赵昱的友情,说道:“友贵知心,公与别驾,可谓知心。”又道,“益者三友,公与别驾,可谓‘友直’了。”

    不能说服赵昱,没办法,就只能给孙坚去信了。

    时间紧迫,一来,陈国随时可能会被攻破,二来,荀贞也不能拖赵昱太久,因而,他当天就给孙坚写了一封信,把之前想好的意思在信中道明,遣人加急立刻给孙坚送去。

    虽是加急,由郯县至陈国六百余里,信到时,也是三天后了。

    此时,陈国余县俱下,独国都陈县犹死战不降。

    刘宠、骆俊布置在城外的部队已被孙坚部击破,护城河也已被孙坚部填满,外墙亦有数段被摧毁,在被摧毁的位置,骆俊调动民夫重建了较矮小的防御壁垒,又在壁垒后挖了宽深的壕沟,反抗得非常顽强。不过,无论是进攻的一方,抑或守城的一方,皆知城破是早晚的事了。

    孙坚的部队环列营於陈县的近郊,把陈县围得密不透风。

    城中的伤亡很大,孙坚部的伤亡也不小。城墙染满血迹,城下遍是尸体、残肢。自起兵击黄巾至今,孙坚也是身经百战了,这样残酷的战斗,只有在与董卓的精锐作战时他才遇到过。

    诸部中,孙暠、韩当的损失最重。

    孙暠是孙坚季弟孙静的长子,从孙坚征战颇久,他恼恨刘宠和骆俊固守不降,导致他部曲多伤亡,便建议孙坚说:“骆俊沽名市恩,得陈人效死力,陈人难为伯父用,俟城克,当屠之。孙坚以为然。他已经做好了屠城的准备,於这时接到了荀贞的来信。

    看完信,孙坚召来公仇称、朱治等人,与他们商议讨论。

    孙坚先把信给他们看了一看,然后说道:“贞之信中言赵元达忠直不可屈,如就任,恐不会从命於我,建议我仍使骆俊留任陈国,卿等以为如何?”

    朱治蹙眉说道:“按荀侯信里意思,这个赵元达,是又一骆俊也。如是这样的话,断不可使他来上任,只是,骆俊负隅顽抗,就算攻下城后留他一命,怕他也不会屈服於将军也。”

    孙坚的佩剑在案几上放着,他把剑拿起,将之从鞘中抽出,舞了两朵剑花,复插归鞘内,摸着剑柄说道:“天下事若皆可以此定,将会是何等快哉!”

    天下事自不能都以剑定,对骆俊这样的真士人,用武力来为威胁显是半点用处也不会有的。

    公仇称说道:“王命远在长安,与明将军何关?可先招降骆俊,其如不从,明将军大可自任一陈相,赵元达如来,拒之不纳便是。荀侯难道还会因此而与明将军兴兵么?”

    朱治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豫州郡县、士人已有不服将军者,赵元达奉有诏命,将军如再拒之,州内不服者或将愈众。”王命可以不理会,但州内的士心却不能不重视。

    孙坚考虑了一会儿,决定按公仇称说的办,说道:“董卓在洛阳时,曲意士人,结果如何?关东兵起,今他为王允所刺。早年我从皇甫公剿汝颍黄巾,又从故车骑将军张公讨凉州边章、韩遂,击董,战於洛阳,海内士人我见者多矣,有名无实者众,真有才能者稀,十之**不过无能之辈,他们不服,由他们不服。待攻克陈县,我意屠之,以作威慑,儆效尤者!骆俊如肯降我,我仍用他为陈国相,如不肯,送之还乡,我再任一陈国相,阻赵元达来。”

    荀贞在以往的信中数次请他在破城后不要杀骆俊,这点小事,孙坚还是能为荀贞做到的。

    他问公仇称:“引渠水事办得怎样了?”

    陈县临浪荡渠,见久攻陈县城不下,公仇称献计,建议可以引渠水灌城,用水攻之法。孙坚采纳了他的计策,把掘沟引渠水的事情交给他总责办理。

    公仇称答道:“共掘沟四道,都已将至城下,至迟后天即可放水淹城了。”

    孙坚点了点头,下达军令:“命各部备战,候水淹城,便一起总攻!”

    :。: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