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9 先叹董卓再叹民

正文 269 先叹董卓再叹民

    荀谌和赵昱回到州府,没有休息就来进见荀贞,听他俩述完去长安及回来,主要是在长安的见闻和经过,荀贞对赵昱说道:“此一路艰险,公往返两月余,草行露宿,履危步险,跋涉甚苦,今日不必细说,可归家休沐数日,待拜过父母、见过妻子,候公归府,我再与公详谈。”

    汉制,官吏五日一休沐,但在长期出差归来之后,可以多休息几天,所以,荀贞让赵昱先归家数日。赵昱事父母极孝,他的父母年岁已高,於情於理,他也都需要先回家看看。

    赵昱应诺。

    从荀贞迎见赵昱、荀谌的有张昭、张纮、荀彧、荀攸、戏志才等人,张昭、张纮等也和赵昱一起告退下堂,等到堂上只剩下了荀谌、荀彧、荀攸和戏志才,荀贞敛起笑容,喟叹了一声。

    戏志才明晓荀贞的心思,说道:“将军可是为董卓而叹么?”

    “我既是为董卓叹,也是为生民叹。”

    荀谌问道:“将军为董卓叹何?又为生民叹何?”

    荀贞新得了朝廷“镇东将军”的诏拜,比起“徐州牧”,长远来看,这个将军号其实更有用。

    “徐州牧”的诏命主要可用之於现在,能够有利於他巩固在徐州的统治,“镇东将军”的称号则是将会有利於日后,因为这是真正的朝廷诏拜,自此给了他名正言顺、出州作战的权力,故此,不约而同的,戏志才、荀谌都不再以“明公”之类的泛称来尊称荀贞,而是俱改以“将军”为敬称,——说实话,荀贞之前那个所谓“行建威将军”的称号便是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看重的,毕竟诸侯间的互表只能证明彼此同盟的关系,於政治名分上是没有一丁点含金量的。

    “董卓趁虚入京,擅废立,固国贼也,然观其初入洛阳时,亲贤臣,擢名士,上书天子,为党锢平反,亦可谓曾有向善之心也,唯是他的名、德不能配其位,徒以兵威慑人,遂有山东之起,乃至汉家西迁,由兹兵祸连接,蔓而延及四方,到最终,受苦的还是百姓啊!”

    荀贞的这几句话说得较为委婉,换成大白话,意思就是:董卓既非士人出身,又是趁何进、袁绍等与宦官死斗的机会进的洛阳,等於是趁虚而入,摘走了士人集团破灭宦官集团的胜利果实,所以他虽然有“向善之心”,可士人集团却不但绝对不会支持他,还一个个恨他入骨,因是有了山东兵起,有了王允行刺,而到头来,士人集团虽再次获胜,可士人集团与凉州军阀集团间的这场政斗却也造成了而今海内的州郡割据,王命不行,最终受苦的还是百姓。

    荀贞拿起放在案上的镇东将军印绶,看了一看,随手放回,又是一声喟叹。

    荀谌问道:“将军又为何而叹?”

    “囊昔我为繁阳亭长日,何尝想到会有今时?军功封侯,坐有一州,朝廷殷殷王命,望我镇东。国家之望重矣,我受汉家恩深,自当乃心王室,死而后已,可不瞒卿等,若是能用此印绶换来海内安康,我倒宁愿还是做回当年的那个十里亭长。”

    荀贞此番话乍听之下,好似是在为而今海内的战乱而感到痛心,可细细品味,“朝廷殷殷王命,望我镇东”、“国家之望重矣,我受汉家恩深,自当乃心王室,死而后已”,这两句话里却又好像蕴含了点别的意思,一再说“朝廷望我镇东”、“国家望重”,又是“殷殷”,又是“望重”,强调这个“望”,又说“我自当乃心王室,死而后已”,究竟是何意?

    荀彧等各自琢磨。

    荀谌离席起身,拜倒堂上,大声对荀贞说道:“将军的忠诚赤心,朝廷虽远亦知,正也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拜将军‘镇东’。谌知能浅薄,愧受朝廷‘九江太守’之任,然虽不良之材,敢请效将军报国之诚。将军如允,谌明日就南下九江。”

    两个月前,荀谌临去长安,荀贞召他来见,对他讲了两件事,一个是求诏命以为政资,一个是求青兖或扬之郡以为谋实资,并对他说“事如能成,此吾荀立於东南之基业”云云,荀谌当时就想到了“代刘氏者,起於东南”这句谶语。

    现下堂上,不知道荀彧等是怎么理解荀贞适才那番话的,荀谌明显是有他自己的理解。

    荀贞叫他起来,说道:“兄方归府中,也当休沐数日,其后再议之郡事。”

    戏志才说道:“九江与广陵接壤,由郯而往,道路通畅,君确是不必急着赴任。”

    荀攸亦道:“比之丹阳、会稽诸郡,九江虽少贼寇,然攸闻之,其境内亦稍有强梁,阳都侯挂印以来,九江一直无主,攸又闻陈元悌颇侵郡权,以攸陋见,公不妨略等时日,待查清九江郡内虚实,州中为此做些准备,然后再之郡不迟。”

    荀攸比荀谌晚一辈,故而称他“公”。

    九江、陈国这两个郡,都不合乎荀贞的心意。

    较与陈国,九江好些,可麻烦也不少。

    首先的麻烦是:九江的地理位置不是太好。

    九江挨着徐州,并且西北边挨着豫州的汝南,如果用兵的话会很方便,可问题是,九江的西南边是庐江,而过了庐江就是荆州的江夏。

    根据情报,南阳的袁术在与孙坚达成盟约之后,近期来不断调动兵马,向刘表现居的襄阳一带进发,眼看他们两边就要开战,而他们双方一旦开战,与南阳郡东南方向接壤的江夏必然就会被卷进去,这样一来,战火就烧到了庐江的门口,九江跟着就会随时受到波及。

    这还是轻的,问题再严重一点:袁术打败了刘表则罢,襄阳在南阳的南边,位处南阳与南郡的交界处,正挡在袁术南下、进占全荆的通道上,刘表如败,则袁术大可挥师南向,攻取南郡、武陵、长沙等地,可若是袁术不能击败刘表?

    南阳的西边是弘农郡,山多地险,不好打,北边是豫州,他刚和孙坚结盟,不能打,那他就只剩下西进一途了。西进打下江夏,有两大好处:折损掉刘表的一臂,冲破刘表对他的半包围,此其一;由江夏向南,可取南郡、长沙,向西可入扬州,进退的余地、战略选择的机会能够由此增多,此其二。

    因是,可以料见,在不能消灭刘表的情况下,袁术必然是会向西发展的,而他一旦向西发展,江夏破后、庐江、九江就要首当其兵了。荀贞是不愿意太早与袁术发生冲突的,袁术其人其能虽不及袁绍,可也是袁家的代表人物,和他的仗一打起来,势必旷日持久。

    这是第一个麻烦,是有关将来的麻烦。

    第二个麻烦是有关当下的。

    即其次:正如荀攸所说,扬州的州治在九江历阳,刘邈挂印以后,九江一直无主,扬州刺史陈温颇是侵夺郡权,郡中的许多吏卒都是他任用的,荀谌到郡后,该怎么在不与他翻脸的前提下把郡权夺回来,这也会是个麻烦。——陈温此人虽没有什么军事才能,却有德名於世,此人家在汝南,与袁绍交好,有声名、有背景,刺史之任又是正儿八经的朝廷王命,他在扬州还算是具有较为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以荀贞估料,荀谌是不太好把郡权争回的。

    此两个麻烦之外,还有一个麻烦,那就是:九江实在是太小了。

    九江原本不算太小,但自从在此郡中置了一个阜陵王国后,郡地就变得狭小了,郡共九县,七个县集中在阜陵王国北边一块儿东西二百余里、南北只有百余里的狭窄地域内,——余下的两个县全椒和历阳,在一个在阜陵王国的东北边,一个在阜陵王国的东南边。

    阜陵王国的辖县只有五个,可此五县之占地比九江的九县之占地还要大,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九江、阜陵一带的县中,经济好、人口多的县大多归了九江,可有一利就有一弊,人口多了,地域小了,於军事上就不利守、战,设想一下,若是袁术或者别的强敌来犯,甚至是不太懂军事的陈温来攻,区区百余里的南北纵深能顶什么用?

    这三个麻烦,荀贞一眼就看了出来,戏志才等人也是俱皆清楚。

    而又正因为有此三个麻烦,也才所以王允会授任荀谌九江太守。

    荀彧说道:“朝廷之所以拜兄为九江太守,料其中一个缘由应便是因袁公路之故。”

    袁绍在北,袁术在南,这两个人都有不臣之心,王允看得明明白白,现在朝廷外有凉州兵的威胁,内尚政局未稳,对山东又是鞭长莫及,所以王允不能明着压制二袁,但提早布局遏制二袁却是可以的,因他以朝廷的名义授荀谌九江太守之任,正是为借荀贞之力,堵住袁术西进扬州的路,同时,荀贞已据有全徐,王允也不可能放任他再继续坐大,故此大郡不给他,只给他九江。九江有陈温在,又可使陈温和荀贞互相制衡。可谓面面俱到。

    荀贞心道:“王子师也是良苦用心了,既用我堵住袁术,又不给我别郡,给我扬州州治所在的九江,使我与陈元悌互相制衡,令我只能为其所用,不能多图。”又心道,“知我与文台交好,因又在文台击陈之际,授赵公陈国相,却是挑拨之计也。”

    在给荀谌、赵昱的分别授任上,王允也是有讲究的。

    九江给荀谌,陈国给赵昱,这两个位置不能换,为何?如换一下,把陈国给荀谌,把九江给赵昱,荀谌是荀贞的族兄,为了和孙坚的联盟大局起见,为了荀贞,也即为了本族整体的利益,荀谌可以主动放弃就任陈国相,但赵昱与荀贞可没有什么特别密切的关系,不错,他是荀贞的属吏,然荀贞得徐州才多少时日?赵昱会为了荀贞的利益而放弃二千石的高职么?怕是不会。荀贞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徐士的议论,强迫赵昱不许出任陈国么?肯定不能。

    是以,在听完荀谌、赵昱的汇报后,荀贞没有当即与赵昱细谈,而是叫他先回家休沐,也正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就此事的应对办法。

    荀贞又拿起镇东将军的印绶,把玩片刻,放下来,望向堂外,看蓝天如洗,朵朵云棉,心道:“王子师身在朝廷,手握名义,三道诏书下来,恩威并施。徐州牧、镇东将军,这是他给我的好处,九江太守、陈国相,这是他对我的要求。好处可以拿走,这两个要求我要慎重决策。”

    b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