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7 荀贞之态渐枭雄

正文 267 荀贞之态渐枭雄

    鲍信与曹操经常通信,他今次遣的这个信使是他亲信的一个门客,之前给曹操送过好几次信。

    曹操回头一看,见是此人,遂亲切地称其字,笑道:“子游,又辛苦你了一趟。”唤他近前,说道,“快把允诚的书拿来!”顾对陈宫、史涣等笑道,“数日不接鲍君书,若有所失也。”

    字为“子游”的信使连忙驱马上前,把信奉给曹操。

    曹操也不下马,就在马上把封泥打开,将信取出,一手控缰,策马缓行,一手把信展开观看。

    看完,他仰起脸,拿着信陷入沉思。

    陈宫问道:“将军,鲍相在信里说了什么?”

    曹操回过神来,没有回应陈宫,而是先吩咐史涣,说道:“由鲍相军垒至我处,沿途多贼,子游道路辛苦,公刘,你把子游带去你的部中,安排子游去辎车上休息一下。”

    史涣应诺,带着信使及从骑回转后军。

    待安置下信使,叫史涣仍回后军殿后,曹操这才回答陈宫,说道:“州伯给允诚也下了檄令。”

    “可也是调鲍相会师於须昌么?”

    曹操摇了摇头,说道:“州伯令允诚进兵富成,以配合州伯及我部击章县。允诚在信中说,他并闻知州伯又令泰山兵出巨平,进兵蛇丘。”

    陈宫皱起了眉头,说道:“州郡兵本来就少,州伯现下又兵分三路,此非制胜之道啊。”

    曹操沉吟稍顷,说道:“州伯应是为免富成、蛇丘的黄巾援救章县,故而乃有此安排。”

    富成在东平国的最北边,与济北国接壤,由其向南约六七十里是章县。蛇丘属济北国,在汶水北岸,东与泰山郡的巨平接壤,西与章县相邻,距章县约**十里。

    魏种、薛悌同意陈宫的意见,俱道:“吾军本少,州伯又自分兵,实不可取。”

    魏种建议曹操:“将军宜即刻传檄州伯,述说此意,谏之不可。”

    薛悌说道:“按州伯这样用兵,就算收复了章县,鲍相部、泰山兵也必损失严重,将会不利其后的作战。”

    黄巾的主力在济北,鲍信部和泰山兵总共才有六千战士,又分击两地,就算他们阻挡住了黄巾主力对章县的驰援,可以料见,也定会如薛悌所言,“必损失严重”。

    曹操抚须思忖,过了会儿,说道:“州伯既已传檄允诚、泰山兵,其意必已决,我纵飞书往谏,恐亦无用。”做出了决定,“州伯现引兵近两万,在无外敌救援下,以此围击章县,虽或不易速胜,克之可也,唯今之要,是在富成、蛇丘,蛇丘有梁甫为援,又以富成最为紧要。我当上书州伯,请改去富成,与允诚合,东连蛇丘,如此,庶可阻济北黄巾南下矣。”

    梁甫是泰山郡的一个县,在巨平东边,离蛇丘百余里。

    济北、东平、任城、鲁国、泰山这一带的兖东北及豫北地区有两个战略要地,一个是任城国的亢父,一个是泰山郡的梁甫,亢父附近有大湖,梁甫有泰山余脉的梁父山,此两地一在东北,一在西南,或泥淖难行、或道路险阻,乃是兖州东北边的一道门户,有此两地在,兖州就可阻徐州的进犯,同时,对应劭来说,他有梁甫在手,反过来,亦可阻济北、东平方向的外敌入侵,所以,应劭在梁甫放的有不少兵马。应劭虽只出了三千兵卒响应刘岱的檄召,但当这三千兵卒陷入危险时,他想来定然是不会坐视不救的,故而,曹操说“蛇丘有梁甫为援”。

    ——说到亢父,此县离任城县不远,在任城县西南约六七十里远处,正因其是兖东北地区的藩篱,保护着腹地的山阳、济阴、陈留等郡,鲍信此前提州兵北入任城国、欲逐荀军时,才会进至亢父而驻。

    荀贞其实最想得到的不是任城县,而是亢父,只是一则此地泥淖,不好行军作战,二来此地离昌邑太近,并且从此地到昌邑,中间再无险碍,也就是说,如把这里占下,就等若昌邑对荀军门户大开,会大大地刺激到刘岱,因是,他目前才只据任城县,没有继续图谋亢父。

    对梁甫,荀贞也是有想法的。

    只不过,插足任城已是勉强,至少近期以来,再谋入泰山肯定是不可能的。

    荀贞的布局却不需在这里多言,只说曹操等人。

    听了曹操想兵转富成的话,陈宫寻思了下,说道:“将军此策可也。只是,不知州伯会否允将军之请?”

    刘岱如果同意,当然是最好不过,可如果刘岱不同意?曹操却也不好“擅作主张”,不理会刘岱,自去富成。试想:兵马方兴,战事未起,曹操如便与刘岱各行其是的话,本来就兵少的兖州兵,对号称百万的黄巾怕就会更小胜算了。

    陈宫的此问确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曹操说道:“刘公山如真不允,吾只能见机行事了。”

    他策马暂停於道边,令薛悌拿出纸笔,下马倚鞍,亲自给鲍信回书,叫他不必急着进兵富成,且稍等时日,等自己上书给刘岱、提过意见,看刘岱会怎么回应之后再出兵不迟。写完回信,他召来一个随从的骑士,命道:“给鲍相的信使拿去,候他休息过了,给鲍相送去。”

    骑士接令,拿了回信去后军找信使。

    曹操接着又写了一封给刘岱的书信,写就,当即便遣人快马去须昌,面将此信给刘岱,继而,他传令三军,命放慢行军速度,以等待刘岱的回文。

    雷厉风行地办完这些事情,他重新上马,与陈宫等并骑而行。

    因了鲍信书中所言之刘岱那两道突如其来的檄令的缘故,陈宫等人没了刚才言谈的兴致,俱皆默然,各思考如刘岱不允曹操之请,该怎么应对?

    行数里远,薛悌开口说道:“将军与荀将军友善,今有数千徐州兵驻於东平,离富成不远,将军如去信给荀将军,可否能请他令此数千徐州兵相助?”

    陈宫、魏种同时反对。

    魏种说道:“此非善策!将军与荀侯友善,此私情也。徐州兵不告擅来,侵我任城,军入东平,荀侯觊觎我兖之意,昭然若揭,如再请他令兵相助,则恐济北、东郡亦将有徐州兵矣!”

    曹操心道:“昔我与贞之交,觉其仁厚,山东共起讨董,只有他、孙文台与我和允诚奋死进战,忠良可道,不意去年来,他先逐陶恭祖,又遣兵入兖,听说他还遣使去扬州,尽出诸荀子弟,要与扬士联姻,这分明又是窥望扬域,竟渐有枭雄之态。”rw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