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5 会於汶北将击章

正文 265 会於汶北将击章

    五月中,刘岱带兵北上。

    从刘岱北上的有州兵和陈留、济阴、山阳、任城各郡的郡兵。

    曹操亲引兵四千进驻至谷城,应劭遣兵三千进驻至巨平,谷城东北邻济北、巨平西邻济北,此两县分处济北之东、西,皆与济北国接壤;鲍信率本部兵马南下至济北和东平的交界处;李瓒遣兵数百,驻於东平与任城的交界处。只等刘岱到达,他们这四支部队就可陆续与刘岱会师。

    刘岱率军出昌邑,经金乡而入任城国境。

    早在刘岱带兵启程前,奉调入驻任城县的陈褒就已经给部曲下达过军令,命城中及城外两个据点的驻军皆严整以待,以备不测,防止刘岱“假道灭虢”,闻报刘岱率部进入任城国境后,陈褒自在任城县中压阵,遣主簿迎刘岱於道上,送了些牛羊给他,聊表“劳军”之意。

    刘岱召陈褒的主簿来见。

    陈褒的主簿名叫史绝,是荀贞在西乡时的旧人,其从父是原西乡安定里的里长,他从荀贞征战已有十来年,转迁数职,因通文字,於去年被擢为陈褒的主簿,今年四十一岁。

    史绝出身低,少年和年轻时劳作田间,从荀贞之后,又转战疆场,风餐饮露的,因而虽方四旬,看起来却有五十多岁了,不但面老,而且皮肤粗/黑,手上都是少年、年轻时做农活留下的茧子,状貌如农人。刘岱一见之下,顿时轻视。

    刘岱心道:“素闻荀贞之好士,而今观其所用,竟一粗农也。”又心道,“荀氏虽高门,荀贞之却是以亭长为始任,继以蔷夫,实发轫於粗鄙者也,我又闻现驻我任城县的荀军主将陈公道是荀贞之任亭长时的亭卒,亭卒既能为校尉,粗农自也可做主簿了,倒是‘同类相投’。”

    刘岱是汉室宗亲,出身高贵,其家世代二千石,出过三公,他又是“公族”子弟,对陈褒、史绝这样连“寒士”都称不上的最底层出身之人物,他心里看不起也是正常,连带着,甚至对荀贞早前的经历,他也颇是鄙夷。

    却也难怪他鄙夷,亭长、有秩蔷夫这样的职务在名士们看来,实是再“卑贱”不过的,刘岱、刘繇兄弟俱是少为郡举孝廉,继为州举茂才,起家就是入仕朝中,又哪里是荀贞可比的?

    听史绝说完“劳军”的意思,刘岱问道:“听汝口音,是颍川人么?”

    史绝答道:“是。”

    “如此,是荀将军的乡人了。”

    史绝本是很恭谨地伏拜在地,听了刘岱此话,觉出里边似有蔑视之意,沉住了气,答道:“吾主族为海内冠姓,绝得为吾主乡人,与有荣焉。”

    刘岱是在道边召见的史绝,左右环列了亲兵卫士,他先是指了指这些亲兵,又指向正在道路上行军的部曲,问史绝道:“荀将军当代名将,较之贵军,汝看我的部曲如何?”

    史绝抬起头,答道:“贵军旌旗如林,将军左右衣甲华饰,貌态固盛,不及吾主部曲。”

    “噢?”

    “吾主从皇甫将军击黄巾,胜於颍川、克於汝南,千里疾战,斩张角於巨鹿,功高诸将,朝廷拜为赵国中尉,破张飞燕,旋迁魏郡太守,擒於毒,威震冀州,拜广陵太守,陶谦无道,吾主以弱击强,以一郡之地,月余而获全徐。与贵军相比,吾主部曲旗帜、衣饰不及之,而如论精锐,天下无可当者!”

    刘岱微微色变,心道:“此人貌若老农,却能言辞。”

    史绝又道:“鄙部今驻任城的,兵卒虽少,皆颍川虎士,俱久从吾主征伐,今奉中军校尉令,已严整营垒,随时可战,愿助将军击黄巾。”

    史绝这话,说是“愿助将军击黄巾”,实则明眼人一听即知,他这分明是在恐吓刘岱,是在对刘岱说:你要是去打兖北黄巾,你自管去,可你要是想趁机把我部从任城逐走?想也别想。

    刘岱色变,没有回答史绝。

    刘岱的主簿张观说道:“贵军好意心领。吾主威掌我兖,德沐下民,一檄之出,诸郡皆倾兵来从,战士何止十万?区区兖北黄巾,不足定也!无需劳贵军。”

    送走了史绝,张观见刘岱有悻悻然之貌,安慰刘岱说道:“方今之重,在剿兖北黄巾,待剿破彼辈,挟大胜之威,回师任城,旌旗指向,荀军必溃。将军不必与此鄙人争口舌之利。”

    刘岱哼了声,说道:“待我击灭兖北黄巾,回取任城日,必要生获此竖子,再当面问他:究竟是我军锐,还是荀军精?”下令左右,“直接去樊县。”

    从金乡进入任城后,第一个是亢父界,第二个是任城县界,刘岱下令直接去樊县,言外之意自是绕过任城县。兖州兵三军接令,过任城县不入,径往樊县而去。

    快到樊县县城时,后头有十余骑赶来,带头的正是史绝。

    下边的人传报给刘岱。

    刘岱问道:“他又来做什么?”

    传报之人答道:“说是我军在过任城县时,有兵士扰民,被荀军擒下了,史绝来送还他们。”

    刘岱是兖州刺史,他的兵马扰了兖州的百姓,被“入犯”的荀军擒下,这真是莫大的讽刺,简直是在打刘岱的脸。刘岱大怒,有心发作,然而道理不在自己这边,遂怒道:“我北上击黄巾,正是为了安养百姓,兵士怎敢扰民?按军法斩之!”

    史绝送还了那几个兵士,自归任城县。兖州兵的军正亲自监斩,把这几个被送还的兵士悉数处死。在樊县休整了两天,刘岱继续带兵北上,出任城境,入了东平国。

    东平相李瓒遣出的数百郡兵已在东平与任城的接壤处等候多日,此时乃与刘岱部会和。

    带领这数百东平郡兵的是东平郡的一个郡司马,刘岱召他来见,问道:“李太守缘何未来?”

    东平郡的郡司马答道:“吾主染病,因不能亲迎将军。”

    把此郡司马打发走,刘岱顾对张观等人说道:“李瓒与荀贞之同郡,与徐州潜通,迎荀军数千入驻,自恃有了荀贞之为倚仗,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愤愤难平。

    张观劝他道:“忍小方能谋大。只要能击破兖北黄巾,任城、东平都不在话下。”

    由任城入东平,头一个县是宁阳,此县是东平的国都,李瓒、江鹄现都在那里,因为恼怒,刘岱又是传令三军,命过宁阳而不入,北行百余里,渡过汶水,进兵到了须昌。

    汶水横贯东平,把东平分成了大致均等的南北两块。东平国辖下诸县在汶水北岸的共有三个,分别是:最西边的须昌,最北边的富成和最东边的章县。此三县,须昌与东郡接壤,富成和章县与济北接壤。目下来说,除须昌外,富成和章县地区都有大股的黄巾军出没活动。

    须昌离谷城不到百里,刘岱传檄给曹操,命他提兵来见。

    刘岱在出兵前,就已经和万潜、张观等商议过了,章县是他的第一个用兵目标。rw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