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4 军旗纷至聚昌邑

正文 264 军旗纷至聚昌邑

    冲锋陷阵的猛士好找,独领一部、懂得战术的将校多下点功夫也能培养,像韩信这样“多多益善”的主将却是可遇不可求,是需要天赋的,尤其在当下这个通信不便、兵卒文化素质不高的时代,战略上的修养只是对一个合格主将的基本要求,同时在组织和协调上也必须要有足够的能力,荀贞帐中现下虽然谋士如雨、勇将如云,而真正能担负方面之任的实是屈指可数,久经战事的步军尚且如此,还没开始正式筹建的水师自然就更是难得一合心意的主将了。

    不过荀贞目前用兵的重点还是在陆地,水师这一块儿不急,可以慢慢来,先从培养鲁肃等人起步即可。

    比起真正的“白手起家”,於筹建水师上,荀贞其实已经是少了许多困难的阻挠了,至少他手底下现在有鲁肃、刘晔这样的一等谋士,有甘宁、蒋钦等这样稍加锻炼就能用的水师将校。

    继兴修水利、榷盐、办州学、整编泰山兵等内政以及联姻扬士、兵进兖州等外事之后,荀衍盐铁开府、袁绥掌筹舟师,此两事乃成为了徐州二府接下来需要重点去做的头等要务。

    蒲沪现为幕府的将作祭酒,管着将作、工、都水三曹,与管着田曹等五曹的陈群、士曹等九曹的宣康和兵曹等十曹的袁绥一样,是幕府里的“实权人物”,所以,他也在今日的会上,荀贞把他叫出来,对他当面交代了几句,令他好生辅助袁绥,务要把舟师筹建事做好。

    蒲沪应诺。

    荀贞的幕府现共有二十余曹,按照不同的职能,荀贞大致将之分成了四个部分。

    主征兵的兵曹、主纳粮征输的集曹等与民事相关的几个曹,荀贞将之拨给袁绥主管,并及主选署功劳的功曹、主掌戎律的校军曹,也在名义上归袁绥主领,又有负责接待外客的客曹也是由袁绥负责。

    主管步卒员额与名录的士曹、主管骑兵员额与名录的骑士曹、主管军医的医曹、主管军械的戎曹等与兵士密切相关的几个曹,荀贞将之拨给宣康管理,包括荀贞设了一个教授兵士文字、基层军官兵法的文学曹,也由宣康主掌。幕府的这些曹之外,郡县的武库也归宣康掌辖。

    主屯田畜养的田曹、仓储的仓曹、钱粮的金曹、支出的度支曹等与军资钱粮直接相关的几个曹,荀贞则将之拨给了陈群,由他总责。

    第四个部分即是蒲沪所负责的将作等三曹。将作曹主营垒兵帐、工曹主军械器物、都水曹主屯田水利,此三曹俱是与兴造、冶铸有关。

    这四个部分是幕府的主要构成,另又有主司法的理曹、主兵士为盗贼者的贼曹,这两个曹实质上是归校军曹管领;又有主记曹、议曹、少府曹和帐下督,这四个曹直接对荀贞负责,事实上,由袁绥名义上领之的功曹、校军二曹也是直接对荀贞负责的。

    功曹、校军曹一掌“功”、一掌“罚”,权力很大,功曹遂被军中呼为“大曹”,功曹掌的是升迁,得不到升迁没关系,最少可以保留原职,校军掌的是军法,触了军法可就是降职、以至杀头的事儿,因而军中尤忌惮校军,呼为“太曹”,谓其权力比大曹还要大。

    荀贞重视鲁肃,所以鲁肃早前初到州府,他即擢任鲁肃为幕府功曹掾,只是功曹、校军曹权力虽大,然如“州刺史”,权重而位卑,名分、品秩却都不高,是以鲁肃没有资格参与类似这样三日或五日“一会”的正堂议事,刘晔现为幕府的议曹掾,亦没有资格与会,因此,待议事散了,荀贞特地把他两人召来,当面给他两人讲述了一下筹建舟师的决定,并告诉他两人,此次筹建舟师虽以袁绥为主,然袁绥日常事务繁杂,具体的工作当由蒲沪及他两人负责。

    荀贞说道:“战船之建造,可由蒲观水主掌;兵卒之料选,部曲之组建,可由卿二人总管。淮泗多壮士,卿二人生长淮泗间,熟知县乡人物,可多为我募些战士。”

    鲁肃、刘晔俱皆明士,一听即知,荀贞这是在给他俩“飞黄腾达”的机会。

    可以设想:等舟师在他们的手中建成后,他们作为舟师的“组建者”之二,功劳必高,无论是留在舟师内部,还是外调出职,都会获得显任。

    两人俱肃容说道:“明公放心,我二人必尽心尽力,不辱君命。”

    荀贞笑道:“卿二人之才,我知之也。尽管放手去做,如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言之。”

    鲁肃问道:“敢问明公,战士限以多少为数?”

    “先期筹建,人数不宜过多,三千之数罢。”

    “诺。”

    “吾军中多北人,将校通水性者寡矣,卿二人募战士之余,可多留意知水战的豪杰,倘有所得,即举荐与我。”

    鲁肃、刘晔应诺。

    “为方便卿二人募召战士、豪杰,给卿二人各加授督舟都尉衔,待幕府把印绶制好,卿二人便可领之,开始行事了。”

    鲁肃、刘晔应诺。

    鲁肃、刘晔、甘宁、蒋钦等现各有职务,荀贞既然决定调他们筹建舟师,那么或者给他们加授职衔,或者进行必要的人事调动就是必要的了,给鲁肃、刘晔加授过职衔,荀贞令幕府给甘宁下檄,改授督舟都尉,调他来州府,又给现职假校尉的高甲下檄,调他继任彭城都尉。

    甘宁在彭城有千余部曲,按照荀贞的指示,幕府在给甘宁的檄中写得清楚明白:叫他只挑出一曲通水性的兵士来州,余下的皆留在彭城驻地,由高甲到任后接管。

    荀贞对原本历史中三国时期的政治、军事等各方面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孙吴政权於军事上有一大特色,那便是世袭领兵制,这是因为在孙吴创业之初,不少的将校多有家兵,所以某个将领死后,通常会由他的子侄继领他的部曲,这一制度有利有弊,但就荀贞而言之,他是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在他的部队中的,因而,不但是对甘宁的这次调动,包括在此前的防区转换等调动中,除非必要,他大多也是只调将校,不调其部。

    对甘宁如此,对高甲也是如此,亦是令他最多只带一曲兵士上任。

    五月快中旬时,许仲、陈褒、江鹄、刘备等在徐卓的协调、配合下完成了任城县驻军的调换、东平国江鹄部的入驻以及合乡驻军的防线建成,许仲、戏志才等归州中。

    入了徐州,在合乡,许仲先令部曲回下邳,然后只带了数曲兵士,与戏志才、张飞等同来到州府,给荀贞汇报这一次军事行动的整个经过,并交还虎符。荀贞留他和张飞在州府住了几天。随后,许仲带着张飞回下邳,仍负责下邳防区的军务。

    周泰、蒋钦於此战中稍立功劳,荀贞授蒋钦督舟司马职。

    蒲沪、鲁肃、刘晔此时已开始了舟师的筹建,甘宁也从彭城到了州府,亦参与到了其中,荀贞令蒋钦从鲁肃、甘宁等也参与了进去。

    周泰虽是新投不久,可他在从许仲出战前,与蒋钦俱被荀贞留在幕府,得以与荀贞常见,荀贞颇是喜欢他的性格,又因一时没有合适的外放职位,即就擢周泰为幕府的门下督,位与左伯侯、原中卿并列,仍旧把他留在了幕府里边,常从左右。

    许仲、戏志才从兖州带回来了有关兖州近况的消息。

    自知刘岱要亲击兖北黄巾后,荀贞对兖州密切关注。

    徐卓上的两策都不能用,荀贞这些时日也一直在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使自己能在刘岱的这次亲击兖北黄巾中得利?再三考虑,竟是无所得。是以,待许仲、戏志才到州府后,荀贞又和他俩就此事商议了好几次,但最终也只得出了一个结论:唯坐观可也。

    许仲、戏志才等从任城回来之时,兖州各郡愿意听调派出的兵马数目大体都已报给了刘岱,

    曹操亲率四千步骑,人数最众,鲍信部三千人,泰山应劭、济阴吴资亦遣三千,山阳、陈留都是两千,东平、任城辖地小,又一个与荀贞接通款曲,一个境内现有荀军驻扎,故而各只遣出了数百兵卒,刘岱调出了州兵七千,州郡兵加在一起,计有两万五千余步骑,李乾受州府召用,出了三百余部曲,别的郡县大姓也有受召的,他们遣出的总共有两千余家兵。

    两万五千余州郡兵,三千余的豪强部曲,将近三万步骑。

    这些步骑现有已至昌邑,聚在了刘岱帅旗下的,也有没去昌邑的,如鲍信、曹操、东平李瓒部、泰山应劭部因为或就在济北、或离济北近,所以没有到昌邑与刘岱会师,而是屯守郡内、抑或移兵至济北界外,等刘岱率军到达。

    比之号称百万的兖北黄巾,这点人马看似不多,但要知,荀贞目前也不过才有三万余步骑而已,分兵驻守各郡,已然震慑得青州、兖州黄巾不敢入犯,若是兖州的这近三万步骑皆是训练有素的老卒、战力可与荀军相较的话,把那“百万兖北黄巾”击破倒也不是不可能。

    退一步讲,即便这近三万的兖州兵不能与跟从荀贞转战数州的积年劲卒相较,可有曹操、鲍信在军中,只要他们肯积极地为刘岱出谋划策,又只要刘岱肯听从他们的意见,兖北黄巾虽众,却亦不足畏惧,纵然因为兵力劣势而进不能破,然退也足可自守,仍是有获胜之机的。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