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1 重儒引风导以良

正文 261 重儒引风导以良

    本朝“浮华交会”之风的盛行是由多种原因综合而形成的。

    孟子云“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首先便是因为士人有极大的参政热情。察举制下,势必会出现“以名取士”的情况,为求名誉,所以士人们就热衷於交游,相互标榜,至有不愿交游的竟会成为另类,比如章帝时的鲁丕就因“杜绝交游”而使“士友常以此短之”。

    其次,本朝初时,“浮华交会”还多只是表现在不专注儒业,互相交援求名,以求出仕,而随着宦官、外戚轮换专权,政治环境渐不利於士人之后,士人出於“以天下为己任”的本能,交援求名的活动便逐渐转变为品评人物、议论时政,遂结成了不同的政治团体,也即“结党”。

    以上两条是本朝的政治环境造成的原因,此外,还有文化上的原因。

    文化上的原因也可略述为两条。

    首先,是政治对文化的影响。

    汉家制度,本以经学取士,谚云“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而随着“以名取士”现象成为主流,并及政治日渐**,通经致仕的道路又遭到断绝,那么,经学对士人们的吸引力自就不比以前,与其埋首典籍,孜孜不倦,不如交游结党,聚众造势,从而通过舆论来提升自己的名望,得到入仕的机会,同时品核公卿、臧否执政,亦达到影响、甚而左右朝政的目的。

    其次,是经学内部本身的缘故。

    “汉人最重师法,师之所传,地之所受,一字毋敢出入,背师说即不用”,严守师法、家法使学生思想保守,缺乏创新,这就使经学失去了自身更新发展的动力。与此同时,对经学典籍内容的注释、解说越来越繁琐,“说五字之文,至於二三万言”,甚至“篇目两字之说至十余万言”,如此细碎、“妄烦”的注释、解说,也使经学的发展失去了活力。

    士人们的“浮华交会”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对这种繁琐经学的革命,是一种士人们摆脱传统经学束缚的思想解放潮流。——发展至魏晋,乃有玄学之大兴,“竹林七贤”的**形骸,固有海内兵乱,朝不保夕之因,究其滥觞,未尝不是对经学革命、对解放束缚之发展致使。

    综上四条原因,政治、文化各方面交汇在一起,遂乃有了当今士人“浮华交会”之风的盛行。

    浮华交会有其进步、积极的一面,然对一个政权的统治者而言,也有其反动、消极的一面。

    如荀贞、曹操等,包括袁绍、张邈等,可以说都是浮华交会的获利者,他们虽俱出自名族、豪家,可名族、豪家的子弟多了去了,正是通过浮华交会得到了好的名声,他们才能更轻易一点地就从众多的名族子弟、各地士人中脱颖而出,进而得到了创基立业的机会,可当他们创基立业之后,浮华交会却又会成为制约他们、以至阻挠他们进一步发展势力的阻力。

    在原本的历史中,曹操因此而杀掉了不少的“名士”,在他写给孔融的警告信中,他写道“孤为人臣,进不能风化海内,退不能建德和人,然抚养战士,杀身为国,破浮华交会之徒,计有余矣”,杀气溢出纸外,事实上,不止曹操杀,刘表在荆州也杀了刘望之,荆州士人由此而“皆自危也”,刘备在蜀中也杀了彭羕、张裕等,杀张裕时,诸葛亮上表为他说情,刘备答以“芳兰生门,不得不锄”,虽是芳兰,可生长在门户中,妨碍进出,也只得除掉,孙策在江东就更不必说了,他族姓不显,远逊刘表等,为稳固政基,更是大杀四方,血流成河。

    说到许劭身上,原本历史中,他到徐州时,是陶谦主政,陶谦虽没杀他,对他“礼之甚厚”,可许劭却不能自安,对他的徒众说“陶恭祖不是真的待我好,我不如去之”,遂去了扬州改投刘繇,而当他离开徐州后,陶谦即收捕了寄居在他那里的宾客。可见,陶谦对许劭这等浮华领袖也是存有忌惮的,只是迫於徐州的外压,为不使徐州士人离心而才没用痛下杀手。

    和曹操等一样,荀贞对“浮华交会之徒”也是有警惕的,不止是因为他意识到随着他势力的增强,一些浮华交会之徒必会成为他扩权、集权的阻力,并且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缘故。

    他认为:浮华交会是导致魏晋盛行清谈的一个缘由,清谈之风的盛行,又导致了许多“名士”徒有其名,无有其实,譬如现今的青州刺史焦和,名气很大,没有一点实干之才,没一点干才就又导致了西晋之灭亡,五胡之乱华。被石勒杀掉的西晋之清谈宗主王衍在死前叹道:“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他的这句感叹,荀贞自是不知,但对西晋的结局荀贞却是知道的,所以他更早地就察觉出来了“祖尚浮虚”的大弊。

    虽是察觉其弊,可若想从源头上,也即时下“浮华交会”之风这里扭转却实不易。

    杀掉几个浮华交会的领袖,或可以稳固权力,却解决不了本质的问题,要想彻底解决此风,唯有从根本下手,所谓根本,便是前文所述的那四个造成此风的政治、文化原因。

    简言之:改革察举制,不能任“以名取士”成为主流,舆论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门阀大族间互相吹捧,发展到最终,只能会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从而导致阶级、阶层僵化,致使国家失去进步、变革的动力,荀贞可不想搞什么九品中正制,此其一也;其二,改革经学,以破浮华,儒学固有其弊,可较之“浮华”,儒学敦厚致用,在尽力使儒学不要陷入后世的僵化之前提下,从中长期来看,确是没有第二种更好的学说可以代替儒学。

    只是,虽大致有了该如何解决此风的想法,一来此风历时已久,难以立变,二来当下首以军务为重,是而,荀贞却是难以大刀阔斧地正式施行,只能先试着引导,做一些铺垫准备。

    本来,荀贞是打算在等到谋取了兖州一部、或者扬州部分,待徐州於战略上有了更广的纵深之后再对此着手铺垫的,没有想着这么早就下手,可许劭的到来却使得他不得不提前着手。

    荀彧、荀攸等告辞离去。

    荀贞等了会儿,唤门外吏,吩咐说道:“忘了一事给公达说,你去把公达再请回来。”

    门外吏应诺,急忙追出去,不多时,把荀攸又请了回来。

    荀攸入到堂上,问荀贞道:“明公忘了何事没说?”

    “公达,吾闻大兄近月著《正论》,书可成否?”

    “大兄”说的是荀悦。荀悦於现居徐州的诸荀中年岁最长。

    “尚未成。”

    “成了几篇了?”

    “约成一半。”

    “改日待大兄书成,你可取来,我要细细观阅。”

    “诺。”

    荀贞似不经意地说道:“郑公儒学名家,许公风议领袖,我家世代传以儒业,才俊云出,诸祖、诸父且不论,仅吾之同辈兄弟中,大兄雅好著述,常有鸿论,文若善辨贤进才,友若、休若交游海内,才、论皆优,俱一时之冠,与郑、许相较,亦不逊也。”又道,“长文,我之外亲,族为州姓,性好品题,所议人物,辄中其优劣,假以时日,当不使许公专美於前也。”

    荀攸何等聪慧之人?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明白了荀贞的意思。

    荀贞的意思很明显,“大兄雅好著述”只是一个引头,他话里的重点在荀彧善辨贤进士、荀谌和荀衍喜好交游、陈群好品题人物,是要荀攸暗地里给荀彧、荀谌、荀衍、陈群等人制造声势,把他们推成徐州士人的“浮华”领袖,从而降低许劭可能会在徐州产生的舆论影响力。

    荀攸笑道:“明公所言甚是。”

    两人相对一笑,不需再多言。

    事实上,荀贞早在初掌徐州后,为对抗“浮华”领袖,为把舆论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已经在推动提高荀彧、陈群等人在徐州士林的名声了,也已经小有成果,一些徐州的士人,特别是年轻的士人,不管是出於希图借此入仕之由,还是确实敬慕荀彧、陈群等的德行才能,已经团结在了荀彧、陈群等的周围。荀彧、陈群两人中,又以荀彧的名声为佳。

    荀贞又说道:“张子纲文雄德高,张子布徐地之望,陈/元龙豪杰之士,可为徐州楷模矣。”

    张纮善文,书法也好,品德高洁,张昭刚严方直,在徐州的号召力不小,陈登年少成名,气雄节壮,三人年岁不同,才德有别,但确可俱被称为是徐州士人的代表。荀贞现毕竟是主政在徐,徐、豫地域有别,不能只推升荀彧等人的声望,也需要树立几个本地士人为徐州士林的榜样,张纮等三人现皆入仕州中,可以进一步提升他们在徐州的影响力。

    一方面推动荀彧等声名的提高,一方面树立张昭等为楷模,如此,双管齐下,许劭名气虽大,定也难如昔日“月旦评”时一枝独秀了。

    荀攸应道:“诺。”

    说及陈登,荀攸想起了刘繇,说道:“明公,给刘正礼的信已经送走数日,料以路程,应是早到刘正礼的手中了,然至今不见他的回复。看来,他是不想来郯县住,只想托庇於陈家啊。”

    “给文谦去信了么?”

    “再给文谦去一封信,叫他遣刘丞去淮浦见一见刘正礼。如是他果不肯来郯,就在淮浦给他置个宅院,……最好是和陈家比邻,由他在淮浦安居罢。”

    “刘丞”指的是下邳丞刘儒。

    刘儒是颍阴刘家的人,颍阴刘家也是汉室宗亲,让他去见刘繇,自是最适合不过。

    荀攸应诺,又道:“琅琊盐豪已定,糜子方想来不日便能榷盐完毕,盐铁者,国之重事,以攸愚见,明公似可着手下步了。”又笑道,“明公许纳糜子方妹为小妻,不知打算何时聘之?”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div>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