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0 浮华交会时之弊

正文 260 浮华交会时之弊

    入了城中,进到州府,众人相从荀贞登堂叙话。

    是夜,荀贞热情地宴请许劭。

    因有宵禁之故,荀贞素来在守法上以身作则,所以当晚许劭没有出城,在州府里住了一宿。

    次日,荀贞亲送他到县外他现住的庄中。

    许劭不是孤身一人来的,随他到徐州的还有他的家人、部分族人和他养的一些门客。荀贞请许劭把他家人、族人中的亲近者,以及他门客中的优秀者都叫了出来,亲见之,言谈甚欢。

    直到傍晚,荀贞这才告辞离开。

    回到州府,从荀贞送许劭的诸人如张昭等俱皆归家,唯荀彧、荀攸等几人留了下来。

    荀贞对荀彧说道:“前日在城外初见许公时,闻卿说把许公安置在了城外的庄中居住,我还诧异,不知卿缘何不把许公请入梧桐里中安住,今乃知其故矣!”

    荀彧也是无可奈何,说道:“跟从许公来郯的许氏家人、族人,乃至门客太多,梧桐里内的宅院虽不小,可要想安置下这么多的人,至少需得三处院落,是以,只好请许公居於城外了。”

    荀攸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缘故。”

    荀贞问道:“噢?什么缘故?”

    荀攸说道:“许公来郯方数日,慕名而至、登门求评的士人就不下十余了,其中还有干脆投其门下,做一宾客的。许公家中这般热闹,如请他住入梧桐里,恐会扰里中别家的清净。”

    许劭的名气太大,当年他和许靖的“月旦评”名闻遐迩,以擅品题人物著称,与那时的大名士郭林宗、李膺齐名,“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郭”,又把如能得到李膺的接待名为“登龙门”。二许的名声之高,使得四方士人趋之若鹜,若能得到他两人一字之赞,便“如龙之升”,而如果得到他两人一字之贬,则竟“如坠於渊”。

    是以,曹操微时,登门拜访许劭,以希得其品评。

    是以,荀贞微时,也同样登门拜访许劭,亦希得其品评。

    当世荐举征辟,首采名誉,名声对一个士人而言之,不止关系到他本人在社会上的声望,而起关系到他将来的仕途,名声如果坏了,真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二许虽两士人而已,却俨然掌握住了一时之舆论,至乃可以言辞决人生死,影响朝廷用人,可谓山中宰相。

    现今天下纷乱,“月旦评”虽是早已停了,可许劭、许靖的名声在外,仍是有不少士人希望可以得到他两人的褒誉,故而,许劭才到郯县没几天,闻风而来的徐州士人就有很多了。

    对这种“登门求评”的情况,荀贞虽未眼见,却可以料想得到。

    他笑道:“昔我从皇甫将军击汝南黄巾时,也曾登许公之门,望求一评。许公挟重名而为天下敬慕,今至我徐,徐士闻风而动,不足为奇也。”顿了下,问道,“公达,你说有‘投其门下,做一宾客的’,是何意也?”

    荀攸细细讲说,荀贞这才明白。

    却是:司隶、豫州、兖州、青州等地现下均不太平,或州内互攻,或黄巾大乱,为了自保,此数州中的不少士人俱如早前的郑玄,现下的许劭、刘繇一样,纷纷外出避乱。他们有的去了冀州,有的南下荆州或扬州,也有一些现正寓居在徐州。寓居徐州的外州士人里边,颇有几个略有名气的,荀贞得了徐州后,曾征辟过他们,他们中,有的应了征辟,有的则或是出於“乱世不欲出仕”之故,或是自觉与荀贞的政治理念不同之由,没有应辟,这些没有应辟的士人,现今闻许劭至,却有两三人络绎来郯,投到了许劭的门下,为其宾客。

    荀贞神色微变。

    荀攸斟酌再三,下了决心,对荀贞说道:“明公,攸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荀贞说道:“有什么当不当讲?卿与我,一家人也,有什么想说的就说。”

    此时堂上都是自己人,荀攸不用担心话语外泄,得了荀贞的允许,他遂直言说道:“许子将固名重海内,然他今至我州,却不一定是件好事。”

    荀贞故作不解,问道:“此话怎讲?”

    荀攸说道:“今世人多以浮华相尚,许子将为其领袖,他如能为明公用,则明公如虎添翼,如不能为明公用,则是徐州又多一州伯矣!”

    “浮华”也者,有多种涵义,可指士人不专心学业,也可指华而不实,荀攸此处话中的“浮华”则专指的是夸夸其谈、虚造声誉之意。“浮华相尚”,说的便是当今士人互相品题,热衷於交游求名,以博美称,从而达到或出仕高职、或影响舆论之目的的这种现象。

    往昔私下里,荀贞、荀攸议论时政,说及两次党锢的时候,荀贞提出过一个观点,他认为之所以会出现两次党锢,其中固有宦官打击士人的原因,可究其源头,却也是士人自己种下的恶果:孔子云“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而当代的士人做到这一点了么?因尚“浮华”之故,士人交游结党。他们结的这个党,本是为求互相品题、抬举,然当不可避免地牵涉进与宦官的斗争后,这个党就不再只是单纯的品题之党,而是自然而然地转变成了政治集团,试问之,若非士人中的确有这样的政治团体存在,宦官又怎能接连两次以党锢来打击士人?

    当然,这不是说宦官对,士人错。

    可归根结底,说到权力,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看到臣子结党的,臣子结党,势必会削弱皇权,所以,当宦官抛出士人结党这个借口后,出於打击士人势力之目的,党锢就在所难免了。

    也正是因为“浮华”之徒随着时间的发展,到最终必会形成一个一个的“政治团体”,所以,荀攸才会说许劭到徐州,“不一定是件好事”。

    试想一下:许劭才到徐州没几天,就又是有徐州的士人登门求评,又是有寓居徐州的外州士人特地前来投做其宾客,可以料想,假以时日,那些得到许劭评点的士人、那些投到许劭门下的宾客,必然就会形成一个以许劭为中心的小集团,甚而会成为一个大集团。当他们成为一个集团后,无论其规模大小,他们肯定就不会再单纯地甘於“互相品题”,而定然就会想要发出他们自己的政治声音,凭许劭的盛名,凭这些人的奔走、发声,他们将会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结果就是会影响到徐州的舆论。他们如与荀贞的政见相同倒也罢了,荀贞可“如虎添翼”,可如果他们与荀贞的政见不同?到的那时,“徐州又多一州伯”真不是危言耸听。

    至於他们的政见会不会荀贞相同?

    根本不需要细想,荀贞就能够得出结论:十成里边至少有五成都不会相同。

    为何?

    他们代表的是士人阶层的利益,代表的是豪强地主的利益,换言之,他们代表的是郡县“割据势力”的利益。就像皇帝为巩固皇权,必须要打击士人集团的势力一样,为加强在徐州的权力,荀贞也绝不能一味地向士人、豪强让步,也必须要在争取他们支持的同时打击他们。

    “争取他们支持的同时打击他们”,看似是一个矛盾的说法,其实不然。

    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其实就是:争取得到士人、豪强地主阶级的支持,成为他们的代言人,以坐稳在徐州的权力,同时为了使权力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增强,同时也要打击他们中的不服从者,此一“打击”,不是敌对阶级你死我活的打击,而仅仅是“统治阶级”内部的斗争。

    这样一来,当他们反对荀贞打击地方士族、豪强势力时,就会成为荀贞施政的阻力。

    荀贞佯笑说道:“公达,卿此言未免耸人听闻了,何至於此!”

    荀攸说道:“明公不见昔年成瑨么?”

    成瑨为南阳太守,辟与刘表等齐名的“八及”之一岑晊为功曹,郡事悉出岑晊之手,时人遂以“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为称。郡中有富贾张氏,是桓帝美人的外亲,岑晊等劝成瑨将其收捕,旋遇大赦,理应释放,可岑晊却对大赦不予理会,竟把张氏给杀了,并收其宗族宾客,杀二百余人,事情传到朝中,桓帝大怒,槛车征成瑨,下狱死。岑晊因他的缘故害死了他的长吏,却没有勇气自投狱,陪成瑨共死,而是逃亡齐鲁间,苟且求得了一命。

    早年议论天下名士,对成瑨、张俭这类,荀贞、荀攸意见一致,俱鄙夷之。

    听了荀攸此话,荀彧说道:“明公雄才武略,成瑨焉可比之?许子将虽浮华领袖,然今之徐州非昔之南阳,以我观之,他莫说本无此意,纵有此心,却是也难为岑公孝。”

    荀贞问荀彧道:“文若,卿以为公达所言何如?”

    一因本身的兴趣使然,二也是因与荀贞密切,受荀贞影响的缘故,荀攸重名法,用权术。与荀攸不同,荀彧儒业精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很深,为人持重。

    因而,虽然在内心中算是较为赞同荀攸的分析,也看出了许劭到徐州后可能会带来的一些不良影响,但在话语上,荀彧没有像荀攸那样“危言”,他说道:“方今创业於徐,正用事於天下之际,许公名重四方,既远来相投,明公自当礼遇厚待之,以引贤良之续至。”

    如果说荀攸的分析说中了荀贞的隐忧,那么荀彧的回答亦正合乎荀贞的心思。

    荀贞心中想道:“因噎废食,断海内贤良之所望,此智者不取。许子将之来徐,诚然是柄双刃剑,我如置之不管,或会成公达之所言,而如我早作绸缪,则或可免除此忧。”

    至於该如何“早作绸缪”?荀贞已有了一个大略的腹案。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