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9 宣文教何劳三请

正文 259 宣文教何劳三请

    李宣求见不是为了别事,亦是州府那边来了一道文书。

    李宣现为典学从事,掌着州中的文教事宜,他就职以后,曾给荀贞上言,请求设立州学,之后,又建议荀贞把郑玄从泰山郡给请到州里来。

    郑玄是当世大儒,如果他能来州学里边教书,那对徐州的文教事业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帮助,甚而郯县会因此而极有可能成为北方的一个文化中心。在李宣之前,张昭、张纮、荀彧等人对荀贞也有提出过类似的建言,荀贞在把郑玄的弟子孙乾召辟到府中后,亦曾再次派人专程去延请过郑玄,但被郑玄婉拒了,这也不足为奇,郑玄名动海内,门下弟子常常千余,许多士子不辞千里之远地拜到他的门下,这样一个有身价的人,自不是一请就能请到的,所以,在得到李宣的建议后,荀贞遂便又遣人去泰山,诚挚地邀请郑玄入徐。

    因李宣掌着文教,所以这件事就由李宣全权负责。

    派去泰山的人於数日前返回了州府,然后,又赶来合乡,当面向李宣禀报了邀请郑玄的结果。

    李宣对荀贞说道:“使者言:郑公以年高为由,不欲南下。”

    郑玄是顺帝永建二年生人,今年六十五,虽说人生自古七十稀,然而六十五这个年龄,说低固然不低,但要说“年高”似乎也有点算不上。

    李宣接下来的话也证明了郑玄此言只是托辞。

    他接着又说道:“郑公门下有与师友华君、儒林孙君等交好者,私言於使者,说:孔北海在高密修葺郑公故居,数遣吏赴泰山邀郑公还乡,意态殷诚,唯北海黄巾暴虐,门下诸生多以为孔北海难定之,郑公因是踌躇不决,虽暂尚无意北返,然或因此故,亦不肯南下来我州也。”

    “师友华君”是师友从事华歆,“儒林孙君”是儒林从事孙乾,华歆、孙乾两人都是青州士人,与郑玄同州,孙乾并且是郑玄的弟子,所以郑玄门下的不少青州人都和他两人稍有交情。

    张昭是徐州本地人,他的家乡彭城县距郑玄现隐居的泰山南城县只有二百余里,他往常曾颇遣人问候郑玄,是以对郑玄在泰山的情况比李宣更为了解。

    他说道:“泰山应太守素有文名,郑公在泰山深得他的照顾,两人书信不绝。郑公不愿南下我州,这恐怕也是其中一个的缘故。”

    应劭出身自汝南应氏,汝南应氏这个家族虽也是累世二千石,但却不是以官高位尊显名於世,而是凭借其族人在文章、学术领域的成就世享高名,乃是“世济文雅”,其族世以文章显,族人中出过不少有名的文、儒之士,相比荀贞的以军功著名,显然应劭的文学、儒学修养会更对郑玄的脾气,换言之,他两人的情趣喜好会更相近。

    荀贞听出了张昭话里透露出的“儒业、文学,明公不如应劭”的这层意思,莫说张昭此话并非贬低荀贞,就算是贬低,荀贞向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的长处,亦明自家的短处,对此也不会介意的,他笑道:“像郑公这样的高士,本就不是一次两次便能请到的,既然再请仍请不动他,三请就是,三请如还不成,那便四请、五请,只要他没回北海,就一直请下去。”

    李宣应道:“诺。”

    把邀请郑玄的事情仍然交给李宣,当晚,荀贞召见陈褒、刘备、昌豨、孙康等人,再次把之前已经下达过给他们的调动军令明确了一遍,然后於次日,留下徐卓在合乡协调部署,自带着张昭、李宣等人启程返回州府。

    徐卓年岁虽不大,品秩也不高,只有六百石,但一来他是荀贞的心腹,深得荀贞的信任,二来,他久从荀贞,於军中的资历不低,同陈褒等将又是同乡,俱皆相熟,三来,他是幕府的从事中郎,本就掌着军机,对军队这一块儿非常熟悉,四来,他有足够的能力,故此,把他留在合乡,协调配合许仲、陈褒等的换防、调驻必是绰绰有余。

    从合乡出发,路经襄贲时,荀贞召来驻扎在此的赵云,把此前从他部下调出的一千五百步骑交还给他,在这里住了一宿,和赵云同榻共眠、夜话通宵,第二天,继续行程。

    襄贲到郯县只有四五十里地,荀贞等轻车快骑,渡过沂水,未到入暮,即至郯下。

    留守郯县的荀彧等人俱在城外迎接。

    许劭也在迎接的人中。

    当年荀贞在汝南见许劭时,才二十出头,如今八年过去了,荀贞已年过三旬,而许劭也过了四十,年已有四十三了。汝南许氏作为闻名天下的士族,其族世代二千石,许劭的从祖父许敬、许敬之子许训、许训之子许相都曾为三公,虽比不上袁氏的四世三公,却也是显赫名门。出身既高,许劭与其兄许虔又成名甚早,被称为“平舆二龙”,后来他与其从兄许靖两人的月旦评又是盛极一时,因而虽是远从汝南前来徐州投奔荀贞的,许劭却是不卑不亢。

    荀贞一眼就看见了许劭,忙从马上下来。

    他徒步上前,至许劭面前,长揖行礼,笑道:“许公大驾光临,郯县蓬荜生辉。只是公既来我州,缘何不在来前遣人告之与我?我也好请孙侯派精卒护送公来。”

    许劭还礼,说道:“孙侯攻伐不休,哪里会有空遣兵卒护送我呢?”

    荀贞心道:“听许子将这话,对文台似是颇有怨言。”不愿就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乃笑道,“闻公大驾至,我在合乡是一天也待不住,急匆匆地就赶回来了。”问在近前的荀彧,“文若,把许公安排在哪里住了?”又问许劭,“汝南虽与徐州接壤,而风俗略不同,尤以饮食颇有别,不知公来到徐州这几天,在饮食上可还合口?”

    许劭答道:“我携来徐州的门客中有擅厨的,日常饮食都是由他们做的,倒是不觉有异。”

    荀彧答道:“现暂请许公居於县外庄中。”

    荀贞略奇,心道:“我之所以建了一个梧桐里,正是为了安置居徐的别州士人。许子将来了徐州,文若却为何不请他入住梧桐里,而却把他安置在了县外的庄中?”知此中必有隐情,只是人多,不好询问荀彧,遂便不言此事,和荀彧、许劭等叙话片刻,一同进城。rw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