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8 轻小利乃能远图

正文 258 轻小利乃能远图

    与荀贞、孙坚、袁绍不同,刘岱是朝廷任命的兖州刺史,是有王命的,此外,他的出身也高,名声亦佳,并且还是当年讨董的诸侯之一,所以,只要有他在兖州一天,只要他不行昏招,荀贞也好、袁绍也罢,或者张邈、曹操,便算都觊觎兖州这块地盘,都不好明着下手去抢。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把刘岱刺死,从而引起兖州内乱,对荀贞来说,实是一件好事,水至清则无鱼,水混了才可趁机得利。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如果行刺刘岱之事风声走漏,为他人所知,则就必会引起兖州诸郡的“愤怒”,——这个“愤怒”不一定是真的,但毕竟是荀贞做错了,等於是主动给别人了一个借口,那么,肯定就会不利於他之后对兖州下手,甚而,兖州会有人会以此为旗号,以“为刘岱报仇”为由头,号召兖州各郡联兵,来打他的徐州。

    从这个角度看,行刺之事又是不可为的。

    荀贞心道:“我记得原本的历史上,刘岱正是死於这次击讨黄巾的战中,曹孟德才因此而得以在陈宫、鲍信等部分兖州士人、豪强的支持下入主兖州,如按此来说,行刺刘岱似是多此一举,但现在多了一个原本历史中没有的我,刘岱会不会还是同样的死因恐怕就不好说了。”

    那么,是行刺还是不行刺?

    荀贞细细权衡利弊,对徐卓说道:“卿此策亦不可为也。”

    徐卓问道:“主公可是忧‘众议’二字么?”

    徐卓和荀贞的关系很亲密,和郭嘉、宣康等一样,他们都是从年少时就与荀贞相识,有的在荀氏的族学里读过书,有的早早地就跟从在荀贞的帐下,在他们的心目中,荀贞是“亦父亦兄”的存在,因而,对待他们,荀贞也甚少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荀贞点头说道:“不错。刘公山如被刺死,兖州外有黄巾,内则诸郡各存心思,势必大乱,此固有利於我,然如遣客行刺之事如泄,物议汹汹,却是不可不惧也。”

    物议就是舆论,舆论就是人心,人心就是政治基础。

    刺死刘岱,趁机抢占兖州是眼前的小利;人心坏了,将举步维艰是大不利。

    徐卓说道:“其事如泄,确将不利物议。”

    正说话间,外边吏员来报:张昭求见。

    两人遂停下话头,荀贞请张昭入堂。

    张昭登进堂中,手里拿了份文书,说道:“明公,州府来文了。”

    “噢?说的什么?”

    “许子将和刘正礼来了州中。”

    许子将是许劭,刘正礼是刘繇,刘岱之弟。

    荀贞心道:“他两人一个在汝南,一个在东莱,怎么凑到一起,同到我徐州了?”问道:“一起来的?”

    “不是。许子将直接去的州府,刘正礼去了淮浦。”

    徐卓奇道:“孙侯今在豫州攻陈、梁二国,或为避战事之故,许公来我州投明公倒是正常,唯这刘正礼却怎么也来了我州?他是去淮浦访友的么?”

    张昭把州府送来的文书奉给了荀贞,说道,“刘正礼不是为访友,而是与许子将一样,也是为了避乱。”

    荀贞接过文书,展开细看,却原来:刘繇到淮浦的事情,是陈登的父亲陈珪上报给州府的。刘繇和陈珪的交情不错,他到了淮浦后,头一个去见的就是陈珪,而且现就在陈家借住,他请陈珪给他物色一处院宅,说是因东莱的局面越来越坏,他打算迁居徐州,想要在淮浦长住。

    东莱是刘岱、刘繇兄弟的家乡,属青州,位在北海东边,是青州最东边的郡,三面临海,西南边和徐州的琅琊郡接壤。

    自被公孙瓒击败后,青州黄巾断了西入冀州、与黑山军会师的道路,有的就近撤退到了青州的平原、济南、乐安等郡,有的到了兖州的济北等地,然因他们人数太多,区区数郡无法养得起他们,是以,也有的撤得比较远,到了北海和东莱。

    北海、东莱本就有不少的黄巾,现而今加上这些撤至的,其势更众,东莱太守无能为力,仅能保全自身,刘繇因便於日前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徐州。事实上,早在去年时,刘繇就想来徐州避乱的,但赶上了荀贞起兵北上,与陶谦争徐,因而只得打消了念头,今年以来,看徐州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而东莱的局势则越来越恶劣,他遂再起旧意,因乃南下。

    徐卓愈是奇怪,於是便又说道:“刘公山现主兖州,刘正礼如为避乱,为何不去兖州,而却来入我境?”

    张昭说道:“想来是因见兖州亦有黄巾肆虐,故他不去兖州,而来我州。”

    “这倒是有可能。”徐卓顿了下,不觉失笑,对荀贞和张昭说道,“刘公山正要亲击兖北黄巾,而刘正礼宁来我州,也不肯去兖州避乱,这分明不相信他兄长能打胜仗啊。”

    荀贞和张昭听了,也是不由一笑。

    张昭问道:“明公,许子将现在州府,不知是把他请来合乡,还是请他在州府等候?”

    许劭和刘繇两人,都是来了徐州,而一个直接去州府投荀贞,一个则过郯县而不入,径直南下到了淮浦去投友,乃是因为他两人与荀贞的关系不同,以及两人的想法大概也有不同。

    许劭和荀贞是旧识了,荀贞当年从皇甫嵩讨黄巾,从颍川打到汝南,在汝南,他专程去拜访过许劭,得了许劭一个“荒年之谷”的评价,对他日后的扬名海内大有帮助,汝南、颍川同属豫州,许劭与荀贞又是州里人,所以,许劭直接去州府投他。

    刘繇和荀贞并不相识,可能也有他的兄长是刘岱,而荀贞刚进兵兖州,因此他不愿与荀贞走得太近之故,是以,他到了徐州后,不去州府,而是投了陈珪,明显是要与荀贞保持距离。

    也因此故,张昭只问了荀贞怎么接待许劭,没有问刘繇。

    荀贞沉吟稍顷,心道:“许子将不但昔日对我有‘美誉’,而且名满天下,月旦评风靡一时,他今既然来了徐州投我,我自应以上礼相待。刘正礼虽不入州府,可我也不能置之不问。”因回答张昭,说道:“许公既至,岂可劳他再来合乡?我当归州府与他欢见。刘正礼来了我州,不能让他自置宅院,我亲笔给他去信,他如愿来郯县,梧桐里尚有空宅,他如乐在淮浦,我令文谦为他置宅。”

    淮浦属下邳郡,乐进现为下邳相。

    徐卓问道:“明公打算回州府了么?”

    “兖州这边的事儿大体已然定下,剩下的只有一些兵马调动、进驻的事宜了,卿可留於此,配合仲卿以及玄德诸君协调部署。我明日就回州府。”

    堂外的侍吏来报,又有人来求见,却是李宣。rw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