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6 两中郎唇枪舌剑

正文 256 两中郎唇枪舌剑

    东海郡,合乡县。

    陈褒部、刘备部早已抵至。

    荀成加快了对泰山兵的整编,昌豨、孙康部也继后而到。

    许仲、戏志才从任城发回军报,经过昼夜不歇地赶工,在任城县外构筑的据点已於日前筑成。

    李宣从东平回来,禀报荀贞,说李瓒同意荀贞遣江鹄部进驻郡内。

    需要调动的兵马皆已到位,需要处理的军务也都已完成,荀贞本是打算回郯县的,可在这个时候,兖州传来了刘岱檄召州内、欲击兖北黄巾的消息。

    随之,刘岱的第二个使者到了合乡。——刘岱的第一个使者是在许仲部进占任城县后不久来的合乡,当时是来问荀贞遣兵入兖是为何意的,荀贞没见他,让徐卓去见的,被徐卓以与戏志才打发任城都尉吕虔时所用之相仿借口给敷衍走了。刘岱遣的这第一个使者是他的从事郎许汜。刘岱当年是讨董联军的一支,和袁绍、荀贞、孙坚、曹操、鲍信等各路部队的主将一样,也被盟友表了一个行将军号,以方便行事,故而亦开有幕府,也有从事郎。

    而今为刘岱之所遣来的第二个兖州使者名叫王楷。

    王楷现也是刘岱幕府的从事郎。

    听得王楷来了合乡求见,荀贞也不打算亲见,仍是叫来徐卓,笑对他说道:“元直,卿已见过许汜,今王楷又来,卿可再见之,较此二君短长,回与我言。”

    徐卓和郭嘉现是荀贞幕府的两个从事郎,郭嘉跟着戏志才、许仲在任城,留於荀贞身边的眼下只有徐卓,让徐卓去见许汜、王楷正是品秩相敌、职衔相符,最为合适。

    徐卓应道:“诺。”

    出了室外,徐卓到前头堂外的便坐,即遣人去请王楷来见。

    徐卓、郭嘉都是二十多岁,王楷、许汜俱年过四旬,然因次许汜回到昌邑后,对刘岱等讲过对徐卓的印象,所以王楷知此子聪敏能辩,倒是不敢以他年轻而便轻视。

    在便坐,两人相见。

    见礼毕,两人分别落座。

    王楷先代表刘岱,对荀贞致以问候。徐卓代表荀贞谢过,也同样代表荀贞问候刘岱。

    这些客套话说完,言入正题。

    王楷说道:“次许郎来合乡求见荀将军,听说便是与足下见的面?”

    “正是。”

    “闻许郎言:当日足下告诉许郎说贵军所以入兖者,其一因是为追歼鲁国黄巾?”

    “不错。”

    “今鲁国黄巾入我州境内者,多已散去,却不知贵军缘何仍驻留任城不走?”

    “鲁国黄巾虽多已散,但散入的还是在贵州境内,我军若现在撤回鄙州,却是以邻为壑了。我家主公仁厚,岂会行此之事!”

    “如此说,贵军留驻任城不走者,是为助鄙州剿平黄巾了?”

    “贵州境内黄巾肆虐,而鄙州虽弱,州内却无贼也,鄙州与贵州尽管没有接壤,相邻不远,倘使万一有可助贵州者,也算是睦邻友好之意了。”

    徐卓顿了下,又道:“只是鄙州兵虽精而粮却稍乏,贵州素富於海内,现我军助贵州剿贼,亦不需贵州酬谢,如是粮足,借稍许与我军可也。”

    王楷心道:“真是无耻之徒!”

    却因身有使命,他不好此翻脸,顺着徐卓的话,说道:“不瞒足下,今我来贵地,实正是为剿贼而来的。贵州如能允鄙州之所请,莫说稍许军粮,便是重礼酬谢,鄙州也愿拿出。”

    “噢?贵州有何请也?愿闻其详。”

    “足下应也知道,现於今,鄙州境北黄巾势众,百姓苦之久矣,我家主为安民休养,澄清州内,有意亲提兵击之,唯部曲略少,恐克胜不易。贵州入我境内之兵既是为助鄙州剿贼而来的,我家主想请荀将军把这些兵马暂时借给鄙州,待剿灭了兖北黄巾,必有重谢。”

    徐卓哈哈笑道:“些许小事,何足言谢!”

    王楷大喜,说道:“足下可是应了?不需请示荀将军么?”

    “这点小事,我可以代表我家主公做主。”

    王楷喜不自胜,心道:“虽未能以此借口把入我兖境的徐州兵赶走,但若是果能将之借入刘公的帐下,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既可用之为马前驱,又足可壮刘公军威,震慑各郡。”急切地问道:“敢问足下,不知何时可将此部兵马借给我州?”

    “此部?足下说的是哪一部?”

    王楷愕然,说道:“自是驻留任城的那部贵军兵马。”

    徐卓摇了摇头,说道:“驻在任城的只有区区数千兵马,何足以助贵州剿贼?”

    王楷问道:“那足下是何意?”

    “君来合乡,进城时可见到城外的兵营了么?”

    王楷心觉不妙,答道:“见了。”

    “可注意到其有不少兵营是新建的么?”

    “注意到了。”

    “又可知为何会有那么些新建的兵营么?”

    王楷心愈觉不妙,试探地说道:“必是因荀将军新调了不少兵马入驻合乡?”

    “然也,君可又知我家主公为何新调了不少兵马来驻合乡么?”

    “……,为何?”

    “还是为了睦邻友好之意啊。”

    “……。”

    见王楷张口结舌,无以回答,徐卓一笑,自顾自地往下说道:“足下适才言说贵州境北黄巾势众,百姓苦之久矣,此事我家主公早知。黄巾者,天下之公贼也,鄙州与贵州虽分两州,而民皆汉家百姓,我家主公久有进兵贵州,以剿黄巾,安平汉民之念也,只是担忧如果贸然进兵,或会引起贵州刘将军的误会,故此拖延至今。现下,既然贵州刘将军主动求援,则我家主公可以无忧矣,合乡城外的兵马便能够大举入兖,助贵州剿贼了!”

    “……。”

    “足下不说话,可是嫌合乡城外的我军兵马不多,怕不足以助贵州刘将军剿贼么?”

    “不是!”

    “那足下缘何不言?”

    “……,敢问足下,足下适才所言,是足下之意,还是荀将军之意?”

    “足下此言,何其怪哉!我与足下的供职一样,都是备位从事郎,能够参谋军事,但调兵、进战之权又岂是你我可有的?涉及遣调与战,自是唯贵州刘将军、我家主公方才可主之。”

    “鄙州境北沦陷,兖南虽尚安,而鄙州内粮实久不丰矣。三千、两千兵卒,鄙州可供其粮,设如贵州所遣之兵多,鄙州恐力难支。”

    “无妨,睦邻友好嘛,贵州刘将军与我家主公同为汉臣,贵州百姓与鄙州百姓同为汉民,你我两州同仇敌忾,贵州如真是粮不丰,鄙州虽乏粮,然为助贵州,亦可倾州所有,自携也。”

    王楷没有借口可说,只得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楷不能决之,需回到鄙州州府,面禀刘公。”

    “也好,那我等足下的消息了。”

    王楷一无所成,在合乡没有多留,次日一早返程回兖州而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