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5 唯有濮阳倾巢来

正文 255 唯有濮阳倾巢来

    鲍信的长子鲍劭时在帐,见鲍信神色大变,问道:“州伯於令说了什么?可是不愿借兵?”

    鲍信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

    “那是?”

    “刘公欲传檄郡国,召各郡国兵,亲自率领北击黄巾。”

    鲍劭喜道:“这不是好事么?父亲缘何非但不喜,反至色变?”

    “而今黄巾势大,号称百万,其力方锐,兖北百姓震恐,士卒无斗志,如此情形之下,怎能大举进兵与战?以我之弊,击贼之锐,必将败也!唯今之计,只有养精蓄锐,先为固守,然后待贼势离散,候其疲后,再选精锐击之,方才可也。”

    鲍劭说道:“父亲的意思是说,州伯如於此时提兵北,恐将落败?”

    “正是!”

    鲍信看了鲍劭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把想要接下来说的话咽回了腹。

    他心里想道:“除此之外,却是还有另一个缘故,那是:刘兖州已颇得州士拥从,如再剿清黄巾,军功大盛,则兖州刺史之位必将愈固矣!我与孟德的规划怕要难以行施了。”

    刘岱是汉室宗亲,他的从父刘宠数为太守,清廉公明,号“一钱太守”,后仕朝,先连任九卿之职,继而两拜司空,复拜司徒,又拜太尉,名重天下,他的父亲刘舆也是历仕二千石,并且曾任过山阳的太守,既有此等的家资族望,刘岱本人又虚己受人,所以,现而今,他虽是尚未能得到兖州诸郡国长吏的一致拥戴,然兖州本地的士人来讲,却是不少都很拥护他。

    换言之,目前在兖州,刘岱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政治基础。

    这个时候,如果他再亲自带兵把兖北的黄巾尽数歼灭,甚至不需歼灭,只要逐走,还兖北一片平安,那么,可以预见,他在兖州的声望必将会迎来一次大的提高。政治基础已有,军功、名望再高,刘岱的这个“兖州刺史”之位会如鲍信之所料,定然由此而更加稳固。

    这样一来,鲍信早前与曹操所秘谋的“规大河以南”之策会很难变成现实了。

    刘岱毕竟是兖州的刺史,鲍信和曹操之所密谋实为“篡权”,万一泄露,不但他两人的名声将坏,乃至在兖州恐怕都不好立脚了,关系重大,不可不慎,所谓“事不秘则失其身”,因是之故,鲍信在想了一想后,没有将这一条“他反对刘岱北”的原因告与鲍劭。

    於智略谋划,鲍劭虽或是因限於年岁、阅历的关系,不及其父,然在刚强勇武,他却有鲍信之风,听了鲍信这话,他慨然说道:“父亲过虑了,以劭愚见:黄巾贼虽多,而如州伯果能把各郡国兵召集起来,与州兵合於一处,估算下来,少亦有数万众,以此击贼,纵不大胜,也不会落败的,退一步讲,即使有败,也不会是大败。”

    对鲍劭“即使有败,也不会是大败”这句话,鲍信倒是不反对。

    兖北的黄巾多以抄掠为资,又是老少相从,刘岱带数万众击之,也许会有一时的失利,但长久来看,只要在战略、战术不出大的差错,步步为营,同时用计出,还是很有望获胜的。

    然而正因如此,鲍信更反对刘岱亲自带兵出击了。

    於是,他给刘岱回一封,把对鲍劭讲的那个理由写入其,力谏刘岱不要亲自北。接着,他又给曹操写了一封信,讲述此事。两封书信写毕,他遣人分别给刘、曹送去。

    刘岱接到鲍信的回书后,细细忖思,觉得似乎有点道理,遂召来王彧,与之商议。

    王彧说道:“自古成事者,无不克坚攻难、赴危蹈险,未尝闻高座卧榻、唾手而可得之也。今击兖北黄巾,或如鲍济北所言,将有小挫,然以我一州之力、用兖南为基、连诸郡之兵,胜将必也。况者,小挫不一定是坏事,反过来看,正因小挫,才能更显明公的军功啊。”

    一个愚蠢的敌人是显不出己方的高明的,敌人越强大,战胜敌人的过程越艰难,到取胜时,才越能显出己方的能力。

    刘岱听了,深以为然,说道:“卿言甚是!”

    他遂否定了鲍信的建议,决定按照与王彧之前商量好的,不加改变,继续实行。

    刘岱召郡国兵共击兖北黄巾的州檄和鲍信的来信,前后相差不过两天,相继到了东郡。

    刘岱的州檄到时,和鲍信一样,曹操也是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其的麻烦。

    等鲍信的信到时,曹操已经得出了应对之策。

    应对之策不外乎有二,一则,不配合刘岱,二则,配合刘岱。

    表面看,和鲍信一起不配合刘岱似为策。

    因为州内各郡的情况,曹操一清二楚,知道各郡肯定都不会派遣太多的兵马给刘岱的,也许刘岱总共只能召到万来人,并且其恐怕还会是多为新卒,乃至老弱病残,战斗力必然低下,加州兵,刘岱到最终能指挥的大概也只有两三万人,以此两三万兵卒,击号称百万的兖北黄巾,兵马既少,如再加曹操的坐观和鲍信的消极、不配合,——兖北黄巾现下主要活动在济北区域,鲍信身为济北相,做为地主,他是最了解兖北黄巾虚实、内情的,他的消极、不配合定会极大地拖刘岱的后腿,如此一来,刘岱必会受挫。

    而当其受挫之后,不但可以借此阻止他以军功而稳固在兖州的统治,对曹操、鲍信而言之,或许还会因此而有有利於他两人的机会出现。

    但曹操到底非是常人,在经过了一番斟酌后,他没有选择这个对策,而是选择了配合刘岱。

    不仅配合,并且还要全力配合。

    原因有四个。

    济北是鲍信的地盘,歼灭或逐走济北黄巾,有助於壮大鲍信的力量,充实他的兵力,可以得到更多的民力、军资供应,也同时增强了曹操的实力。此其一。

    如前所述,济北和东郡接壤,现活动於济北的黄巾对东郡也是一个极大的外部威胁,借此机会,如能将其消灭,有助於减轻东郡的部分压力,可使曹操得以较为专心地向青州发展。此其二。

    去年,公孙瓒在渤海大破青州黄巾,缴获无数,曹操看得眼馋。黄巾军固是如鲍信所说,没有固定的地盘,流动作战,但这不代表他们一穷二白,不错,长远来看,他们缺少发展的基础,然若於短期内来看,他们实际是很富的,凡黄巾过处,豪强大族无不残破,那些豪族们积累了数代、以至数百年的财富尽被黄巾所掠,财货、粮帛、人口,还有耕牛、农具,为黄巾所得的是非常多的,而且,黄巾有很多老卒,战斗力都不低,有财货、有劳动力、有老卒,如能将此三者得到一些,将会大有利於曹操在短时间内增强实力。此其三。

    兖北黄巾深为兖北的豪强、士人所痛恨,亦深为兖南的豪强、士人所惧,刘岱以兖州刺史的身份,檄召州内诸郡共举兵以并击此“强贼”,在“大义”是站住了脚的,曹操、鲍信如果不配合,对他两人的名声会有不利,会被兖州的豪强、士人视为“顾私利”。此其四。

    不配合、或是配合,两下相较,显然不配合是短视,配合才是远见。

    因而,在接到鲍信的来信后,曹操便即以此为回复,然后,他传檄州内,於兖州诸郡第一个响应刘岱,并且出乎刘岱的意料,他在檄明确说出:将会亲引三千兵马与刘岱会师。

    东郡眼下的兵马只有万余,在面临北有田楷、西有黑山的重压下,曹操不但愿意拿出四千兵马相助刘岱,而且他还是亲自带领,真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