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3 王叔文献策谋权

正文 253 王叔文献策谋权

    程立高八尺三寸,换算成后世的长短计量单位,约有一米九,美须髯,高大威猛,相貌堂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刘岱的个子也不低,在时人来说算是正常身高,但程立足足矮了两头。

    为了表示对程立的重视,刘岱没有在厢房接见程立,而是在州府的正堂与他会见。正堂很大,可容纳数十人坐议事,刘岱屏退左右,只叫了别驾王彧、治万潜和主簿张观三人坐陪。

    刘岱对程立说道:“今幽、冀将战,波及吾兖,连日来,公孙伯珪、袁本初数派使者,求与我盟,此二公与我皆结有婚姻,俱我之所亲近者也,本初把他的妻、子托付於我,伯珪遣从事范方将幽州精骑助我,该择谁与盟?州府不能决。素闻君有谋,能断大事,敢请君教我。”

    程立正襟危坐,说道:“公孙伯珪虽遣骑助公,然如论亲近,又何如袁将军托付妻、子?明公所以连日不能断者,立实知其故。”

    “噢?那请君说说,我连日不能断的真正缘故是什么?”

    程立说道:“公孙伯珪方破青州黄巾,斩首数万,得辎重数千辆车,声威大振,军资并丰,明公不能断者,定是因惧公孙兵强力雄。”

    刘岱笑顾王彧等人,说道:“程君真知我也!”

    王彧说道:“程公智谋名士,自能明见事由。”

    刘岱肃容对程立说道:“君既已知,我也不再瞒君了,不错,我确实是惧公孙伯珪兵强。君可能不知,伯珪叫范方给我带话,说:我如不把本初的妻、子交给他,那么等他击败了本初,要加兵於我。……而今兖州州内的形势,程君你应该知道,我名为刺史,而实际能调动的郡国只有寥寥数个罢了,我实是有些担心,万一本初兵败,伯珪真的加兵於我?”

    程立说道:“明公是担心不能抵挡幽州精骑。”

    “正是。”

    明眼人面前不说暗话,既然是希望得到程立的建议,对程立,刘岱便开诚布公,无所隐瞒。

    万潜说道:“幽州铁骑,天下闻名,乃是海内有数的强兵,能与之相抗者,恐怕只有并州精卒,因是,州府里的不少人都认为本初必败,而一旦公孙伯珪进兵我兖,我兖恐亦难支。”

    程立笑了起来。

    刘岱问道:“君缘何发笑?”

    “如果只是兵强便可以获胜,项羽为什么会失败呢?方才治说恐只有并州精卒才能与幽州铁骑相抗,敢问之:董卓今何在?”

    “程君的意思是?”

    “兵强不重要,重要的是民心,是以,项羽虽强而亡,董卓虽暴而败。”

    张观说道:“董卓今在西京,挟持天子,怎能言败?”

    “董卓为何烧了洛阳,去了西京?”

    “乃是因关东诸侯兵起。”

    “然也,此不正是他在洛阳安不住身了,故而不得不遁去西京?今其虽尚苟延残喘,而我料之,早晚他必覆亡。……这是民意啊。”

    “公孙伯珪的兵马尚未入冀,而我闻季雍已叛,冀地的郡县长吏、右姓豪强也又不少主动与公孙伯珪暗通,如果说民意,这不也是民意么?”

    “季雍之徒只看到了公孙伯珪眼前的强横,却没有看到袁氏雄厚的底蕴,庸人罢了,又哪里配称得民意?袁氏四世三公,树恩海内久矣,讨董之初,本初始举事,天下的士人、豪杰们蜂起影从,不辞千里,或至倾家相投,唯恐不及,我听说‘仕於家者,二世则主之,三世则君之’,这是‘主之’、‘君之’了啊,袁本初以此为资,又岂是公孙伯珪可的?即使会有一时之失利,而最终之兵败者,以我料之,必公孙伯珪也。”

    堂人少,显得空旷,程立的声音在堂回荡,刘岱、王彧、万潜、张观皆默然沉思。

    程立接着又说道:“州内郡国里边,亲近袁将军的有多少?不用我说,明公想来也很清楚。此等局面下,如舍袁本初而与公孙伯珪盟,州必内乱。我到州府后,听说徐州荀侯於日前遣兵入兖,又听说豫州的陈、梁二国已快被孙侯攻破,荀侯、孙侯俱英雄也,非一州之可局限,兖北又有黄巾肆虐,州既内乱,外患继至,当其时也,内外交困,敢请问明公:将何去何从?”

    刘岱悚然而惊。

    袁绍、公孙瓒,该与他两人谁结盟?从一定程度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根本不需要考虑的问题。为何?像程立说的:“州内郡国里边,亲近袁将军的有多少”?

    袁遗、曹操、鲍信、应劭,这四人必是支持袁绍的,张邈会不会支持袁绍不好说,但他肯定不愿意看到公孙瓒强大,所以至少不会支持公孙瓒,这五人都是实力派,各掌一郡,皆有兵马,现下刘岱尚未定下和谁结盟,他们五人可以静观,但刘岱如果定下与公孙瓒结盟,这五人十有八九便会传檄反对,此五人一反,不用等“外患继至”,兖州刺史的位置得易主了。

    刘岱先是拍案,继而扶额,说道:“如非程君,我险为州吏误!”连日不能决断的事情,他做出了决定,“我这传州报与本初,与冀州盟!”

    见刘岱定下了决策,程立便起身告辞。

    刘岱再三挽留,程立遂在州府住了一宿。

    次日,刘岱再次征辟程立,但仍被程立婉拒。

    程立辞别归乡,刘岱送他到城外,望其牛车远去,远处天高云淡。

    刘岱不觉叹道:“程君真高士也。”

    王彧相从在侧,见左右没有外人,他对刘岱说道:“明公,既已决定与冀州结盟,外事已定,以彧陋见,可收拾州内了。”

    刘岱怔了下,转顾他,问道:“收拾州内?”

    “正是。”

    “此话何意?”

    “诚如昨日程君所言,而今兖州诸郡名虽以明公为主,而实与袁将军亲近者众多。此前,外事未定,没办法抽出手来收拾州内,现下可以开始做了。”

    “如何收拾?”

    “彧有二策。”

    州内诸郡多与袁绍勾连,这早成刘岱的心病,闻得王彧有两策可解决此事,他喜出望外,说道:“叔,快请言之。”

    叔,是王彧的字。

    王彧说道:“此前之所以任徐州兵侵驻任城者,是欲以此为籍口应付冀州、幽州的使者,现在不需要了。以逐占我任城的徐州兵为由,飞檄诸郡,召集各郡兵,然后借机将兵权握於手,此一策也。”

    本来自/html/book/4/422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