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31 徐州将军逐敌易

正文 231 徐州将军逐敌易

    臧霸、孙河和张飞部的那百余骑兵在与驺县黄巾激战的时候,卞、汶阳、鲁县的黄巾联兵趁机再一次试图突围,而荀军在许仲的指挥下,再一次顶住了他们的攻势,直等到臧霸等人获胜,卞等三县的黄巾联兵依然被荀军牢牢地控制在包围圈内,终究不能突围得出。

    在注意到臧霸等取胜而却迟迟不见许仲命令本部的荀军转守为攻后,张飞暂脱离战场,策马转驰至许仲所在的望楼下,下马登楼,见到许仲,奋声请战:“将军,驺县黄巾贼举全城之卒出战,而为臧将军等所阻,其势已挫,卞等地黄巾贼与亦数战而不得脱围,其力已疲,此正我军当大举反攻之时,飞敢请为先锋,为将军前驱破贼!”

    许仲收本在注视战场全局的目光,看了一眼张飞,又转过视线,复投目战场,说道:“君言甚是,而正缘由贼势已疲,力亦已竭,故而我军眼下却不能大举反攻。”

    张飞愕然,问道:“敢问将军,这是为何?”

    戏志才也在望楼上,见许仲似无答张飞的意思,他因便指了指被臧霸部阻在西南方向的驺县黄巾,笑道:“驺贼离城太近,我军如现下即发起全面反攻,则驺贼兵势受挫之下,极有可能会遁还城中,为了不让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军暂且尚不能对发起对贼兵的总攻。”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许仲、戏志才作为一军的主帅,他俩看的是全局,而不是一时的小利。

    戏志才说得很对,如果在此时催动各部,大举发起反攻,那么卞县等被包围的黄巾军固是无路可逃,可驺县的黄巾在士气受挫的情况下,却的确是有极有可能会抛弃卞县等地黄巾不顾,撤城中,负隅顽抗的,这就将会既给荀军的作战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并且同时也将会不利此次“入鲁之战”的真实目标之达成。

    张飞说道:“那以将军与军师之意,接下来该怎么打?”

    戏志才说道:“我与将军已商量好了,意示弱与敌,以盛其气,先使驺贼无城之念,然后稍加部署,等调派完毕,足可断驺贼城路后,再与贼战。”

    戏志才说到这里,许仲抬头看了看天色,战至此刻,已将薄暮了,他遂传令:“命各部后撤,固守本阵,教三军晚食,无有我的军令,不许贸然浪战。”

    望楼下的传令兵领命,各自催马,分别去向江鹄、臧霸等各部传令。

    张飞看了眼带起数道尘土、分驰向战场各处的那几个传令兵,转视线,问许仲和戏志才道:“将军和军师打算如何部署调派,以断驺贼城路?”

    许仲刚才没答张飞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不答张飞的问题,也自会有戏志才答,现在张飞问到了具体的作战部署,他作为主将,却是不能再由戏志才代答了,因而说道:“适才此战,驺、卞诸地贼虽受挫,而未有大败,我料驺贼自恃兵多,必不会就此撤退,待入夜后,你可率你部骑兵悄悄去到驺贼北边埋伏,看见了么?那里有些丘陵,林木颇茂,你今夜便可与你部兵士埋伏在那儿,等到明日,我再与贼战时,你候我军令,然后进击。”

    张飞应诺,对许仲、戏志才行了个军礼,下了望楼,到本部所在之地,召来屯长以上军官,传达了许仲的军令,随后,吃过晚饭,等到入夜,便即率部悄然向北,进至驺县黄巾阵地北边,就地埋伏,只等天亮。

    是夜,果如许仲、戏志才所料,驺县的黄巾虽然在下午的一战中攻势受挫,可因为战损并不高,并又因为荀军在取得了小胜之后,很快就中止了进攻,没有再扩大战果之故,使他们产生了“荀军战力已疲”的错觉,所以当晚没有趁黑撤城中,反是积极备战,以图可以在明天的作战中将荀军彻底击垮,救出被包围的卞等地黄巾友军。

    次日,天还没亮时,一道从郯县传来的军令被送到了许仲的手中。

    这道军令正是荀贞昨天命幕府传发给许仲的。

    军令到时,许仲正与刚请来的戏志才、孙河和召来的江鹄、臧霸等将在进行临战前的最后一次军议,看过荀贞的军令后,因为在场的诸人中有孙河,许仲不动声色,没有当场宣读,只是将军令收起,继续与诸将确定他们各自在今日战中的阵地和任务。

    很快,部署确定完毕,诸将领命而出,各归本阵。

    帐中只剩下许仲和戏志才后,许仲这才将荀贞的军令又取出来,出示给戏志才看。

    戏志才看罢,笑道:“主上命我等击溃鲁国黄巾后,将之尽驱往西,我军可先追至任城而止,主上并要亲自率兵入兖兖州刘公山那边,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我军此次击鲁国黄巾的目的生疑。”

    许仲点了点头,略微担忧,说道:“刘兖州纵是眼下还未生疑,但等到我军入兖之后,怕是永不了太久,他就会反应过来了啊,待到那时,却不知主上准备如何应对。”

    “只要我军能够顺利入兖,刘公山便是反应过用矣!”

    戏志才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只要荀军部队能够在兖州方面意识到荀贞的真实目的之前进入到兖州境内,对兖州的一座或数座县城形成事实上的占据,那么便算刘岱随之反应过来也已是迟而无用了。

    至於刘岱如果派军来与荀军争战该怎么办?

    包括许仲等在内所有知晓此事的荀军高层文武都不认为这会是个问题。

    就不是兖州境内,现今兖北的东平等郡多有黄巾活动,已使兖州军疲於应对了,就算是没有这些黄巾军牵制兖州的兵力,只凭荀军的战斗力,加上任城等地与徐州只相隔百里上下的距离,荀军固然虽是不可能占取兖州全境,但守住区区任城等数县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总而言之,荀军这入兖,最困难的环节不是可能会发生的与兖州军的战斗,而是能不能以“追击黄巾”为借口,在刘岱反应过来之前即进入兖州境,毕竟,刘岱是兖州刺史,如在被他明确拒绝后,荀军还要执意入境的话,首先,荀贞和刘岱两人间就不会有任何的转圜余地了,其次,荀军和兖州军也就只能明刀明枪地开战了。

    听了戏志才的话,许仲点了点头。

    他望了眼帐外,见天色将晓,遂不再与戏志才讨论此事,而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即将展开的战事中,能不能顺利地“追击黄巾”入兖,就看今日一战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gen2-1-2-110-1399-85094911-149071018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