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23 调派署威压山重

正文 223 调派署威压山重

    张飞、江鹄部已经到驻阴平,薛礼虽不情愿,被迫无奈,也只能听命,遣出的千人步卒亦已於前两天抵至阴平,臧霸本就驻在阴平,不需要再调兵赶赴。

    袁绥征用的役夫则於数日前已在阴平集结完毕,粮秣、军械诸物都已齐备。

    孙河所驻之萧县,距离阴平只有百余里地,可以想见,孙坚在给荀贞传书的同时,必也给孙河下了调令,孙河现应是已在前赴阴平的路上了,他只带了数百部曲,兵马少,辎重也少,行军速度会比较快,所以早则一两天,晚亦不超过三天,他必也就能到达阴平。

    兵马、粮械都已将齐,现在只等许仲这个此次入鲁的主将到达,再等孙河率部抵达,兵马就可向鲁国进发了,故此,许仲没在郯县多待,在州府休息了一晚,次日就赶去阴平。

    郯县到阴平有一百五六十里,因为随行的有戏志才、郭嘉这两位文臣,路上走得慢了点,次日中午他们这一行人到了阴平城外的营中。

    臧霸、张飞、江鹄和彭城兵的将兵校尉闻讯,连忙皆来帅帐拜见。

    许仲没有废话,等诸将到齐,从主位上起身,环顾诸人,说道:“请中郎宣读主公檄令。”说完,他下至帐中,伏拜在地,臧霸诸人也跟着拜倒地上。

    郭嘉这回从军,一个任务是参赞军机,另一个任务是以幕府从事中郎的身份,给诸将宣读荀贞的任命文书。

    他立於诸人前,取出荀贞的檄令,念道:“授偏将军许显将诸部兵,抚军为副,监军为军师。”

    许仲、臧霸、戏志才领命。

    许仲拿出从幕府领取的虎符,与臧霸等一一契对。

    走过正式的任命和契对虎符这两个流程,此次入鲁之战,他主将的身份即就此确定。

    对罢虎符,许仲回到主位,对诸人说道:“都请坐吧。”

    臧霸居右边上首,戏志才与臧霸相对而坐,张飞等人跪坐於下,郭嘉宣读荀贞檄令时,可以立於诸人身前,现下檄令宣读已毕,他的秩俸、年齿都是最低的,因而席位再居下。此外,又有几个许仲幕府的重要吏员亦在帐中,各按秩俸就席落座。

    诸人坐定。

    许仲说道:“各部兵马实数,一一报来。”

    臧霸、张飞等把此次参战的本部步骑数分别报给许仲,并将录有兵士、军吏名字的簿籍奉上。许仲没有动,他的的长史原盼上前接过簿籍,收置案上。

    “孙侯那边因要用兵,所以不能遣太多部曲与我军共击鲁国黄巾,只调了孙河一部。现孙河正在来阴平的路上,等他到了,再拔营入鲁。”

    臧霸等道:“诺。”

    “有关此战,君等可有何策献?”

    江鹄说道:“对这场仗该怎么打,主公定已有吩咐,鹄没有什么策献,等入了鲁,全听主公的指令就是。”

    许仲瞧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转顾臧霸,客气地问道:“抚军有何高见?”

    臧霸是通过打黄巾起家的,阴平又离鲁国近,自接到出战的命令后,他对鲁国的黄巾就多有注意,对此战该怎么打当然有自己的见解,但此时见许仲询问,他心道:“监军是此战的军师、郭中郎乃主上的心腹,他俩没有先发话,我却是不好先说。”有意谦虚,因学着江鹄的话,回答说道,“高见不敢当,唯以主上军令是从。”

    许仲点了点头,转目张飞,问道:“益德有何见解?”

    臧霸心中顿时愕然,他本以为自己谦虚过后,许仲会再问他,却没料到许仲直接就过了他,接着问起了张飞,心道:“闻许将军治军寡默,少言语,不二话,果不其然。”

    相比臧霸,张飞了解许仲的脾性,知道当许仲问意见的时候,绝对不能装什么谦虚,否则,至少在这次军议上就不会再有发言的机会了,因而答道:“鲁国六县,现有三县陷於黄巾,驺离东海最近,以飞陋见,可先击驺,待驺克,北击汶阳,此二县定,卞之贼取如反掌。”

    许仲说道:“主上军令,命我等先取卞县。”

    “这是为何?”

    “郑公现居南城,如先击驺,卞贼或会东返泰山,将有扰郑公。故主上令先击卞,再取驺。”

    对鲁国境内现在的这种敌我形势,有点用兵常识的都会选择先取驺县,那么如想要先打卞县,就需要有个让人信服的理由,特别是在孙河将从军出击的情况下。郑玄现居於泰山郡的南城县,南城在卞县的东南边,两地相距约百里,为不惊扰郑玄而先打卞县,是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

    张飞向来礼重士大夫,郑玄乃是天下有数的硕儒,他更是非常敬重,听了许仲这话,恍然点头,说道:“郑公大儒,确是得需防他被卞贼惊扰。”赞道,“主上敬贤重士,为免黄巾扰到郑公,而舍近击远,此事传出去后,必能成为被士人交口传诵的佳话。”

    许仲又问彭城兵的将兵校尉,这个校尉诺诺而已。

    许仲又问郭嘉。

    对荀贞此回入鲁的真实意图,帐内只有许仲、戏志才和郭嘉清楚,见许仲已经轻描淡写地把最关键的问题,即先打哪个鲁地县邑的问题给解决掉了,郭嘉眼下也没什么别的可说。

    许仲因又对戏志才说道:“请军师阐发高见,指点诸部。”

    戏志才与荀贞的关系亲密如一,饶是以许仲之寡默少言,对他也得客气三分。

    戏志才笑道:“军师者,参议军谋也,现下兵尚未入鲁,我暂无高见。”

    听了戏志才的回答,许仲便又把目光转向诸将,开始具体的调派部署。

    他说道:“入鲁之后,厉锋、前军、彭城兵三部从我击卞,抚军屯驺东。驺贼如援卞,抚军截击之,如守城不出,抚军监视之。”

    张飞、江鹄、彭城部的将兵校尉、臧霸四人起身接令。

    许仲又令道:“长史录功,杜颌明军法,夏鸣督役夫粮械。”

    杜颌是魏郡人,早年跟夏侯兰学军法,有所成,历任五百将、司马等职,执法严明,颇得荀贞称赞,前不久,许仲开幕府,擢他任了幕府军正一职,现掌许仲帐下军法。夏鸣是荀贞西乡的旧人,早年和任犊一起跟从荀贞左右,后被拨给许仲,遂便一直在许仲军中听令,现为铚粟将,铚者,短柄镰刀之意,铚粟将即负责粮械后勤的军官。

    原盼、杜颌、夏鸣俱在帐内,伏地接令。

    许仲站起身来,沉声说道:“即日起,诸部按战时军法行。俟孙河部至,便发兵入鲁。”

    战时军法和平时的军法肯定是不一样的,荀贞此前带着羊琮、高堂隆入任犊营,就问过任犊,按战时军法该如何处置他作为营将却不知自己入营之事,如按平时的军法,对这种情况肉刑即可,可按战时的军法,不单要处死营将,还会罪及妻、子,除此外,战时军法的严厉还表现在各个方面,又如若是擅离职守,无论军吏、士卒,也是一概处死,并罪至妻、子,等等。

    臧霸等人凛然接令。

    “诸位请各归本部吧。”

    得了许仲此话,这次战前的军议就算结束,臧霸等人鱼贯出帐。

    臧霸掌兵已久,以前在泰山兵中时,他乃是说一不二,所谓慈不掌兵,想那时他一怒之下,最多时达有万余人的泰山军吏、兵卒无不战栗股簌,可此时出了许仲的帅帐,他却不由自主地竟感觉到了一点轻松。不经意间,他看到江鹄、张飞的表情中似也露出了一点轻快之态,这才知道不但是自己,便是连张飞、江鹄这两个久从许仲的猛将适才於帐内时也是颇受威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