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22 临将战复授机宜

正文 222 临将战复授机宜

    荀贞此前已经召许仲来郯见过一次了,那是在与戏志才等人商议定下入鲁的各项前期准备后,当时对许仲讲了这回用兵鲁国的真实用意,眼下入鲁在即,有必要再召许仲来见一次。

    许仲的驻地在下邳县,接到荀贞的飞檄相召,他即从下邳出发,星夜兼程,再一次赶到郯县。

    荀贞亲至府门相迎,见他只带了两三骑到府,知他这必是将从行的牙兵都留在城外了,责备他道:“卿为股肱,掌方面任,督两郡兵,安危干系半州,今入城中,随骑岂可简约至此!”

    许仲下拜说道:“显虑牙兵入城,或会惊扰士民,故使之留於城外。”

    “来歙以攻灭隗氏之威,岑彭以芟夷荆襄之武,而相继亡於蜀刺客之刃,所以说‘敬小慎微,动不失时,百射重戒,祸乃不滋’。扰民事小,卿安危事大,由兹而后,卿出入营、城,随行牙兵不得少於百人。”

    许仲应诺。

    荀贞对许仲的这番责备倒非是为收揽人心,示以对许仲的优待,而确是认为许仲不应该只带两三个亲兵入城。汉世离先秦未远,许多风气相近,因任侠盛行之故,刺客颇多,光武帝的两员上将都是死於敌人派出的刺客之手,桓帝时,许多忠直的大臣被梁冀的刺客杀死,多年前蔡邕被流放边地,半道上也险些被阳球派出的刺客杀死,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刺客行刺的事例,许仲身为荀贞最得用的股肱重臣之一,他身边的武备防卫绝不能松弛。

    待与许仲到了府中,荀贞叫人去召戏志才、荀攸,并及郭嘉、徐卓来。

    等诸人到齐,他命人把地形图挂在墙上,自至图前,唤许仲等亦聚图前,问许仲道:“入鲁之后,卿欲先击何处?”

    许仲是武臣,谈的又是军事,不用繁文缛礼,直接开议即可。

    许仲答道:“上次聆听过主上讲述此回用兵意后,显归营细思,欲先击卞县。”

    鲁国地方不大,境内只有六县。

    鲁南与东海、彭城接壤,此片区域内有两个县,薛县和蕃县;鲁东与泰山郡接壤,此地只有一个县,便是卞县;鲁北和济北、泰山俱接壤,此地也只有一个县,是汶阳;鲁西与东平国接壤,有两个县,一个是鲁国的国都鲁县,一个是位处在鲁县和蕃县间的驺县。

    鲁国境内山水多,有两条较大的河流,皆是东西流向,南边的是泗水,鲁县和卞县分在此水的南岸和北岸,北边的是南水,这条水比泗水要小得多,蕃县在此水北岸。

    这六个县中,原本有两个县为黄巾占据,一个卞县,一个驺县,前不久汶阳被鲁国黄巾和济北黄巾合力攻下,而今亦为其所占。

    之所以鲁国六县,黄巾现在只占了三县,是因为三个缘故。

    首先,卞、驺、汶阳三县的地理位置重要,鲁国黄巾必须要将之攻占。

    卞县临着泰山郡,县东地区又山水交错,如汉兵来攻鲁国、黄巾战不利的话,可以由此向东再撤回到泰山境内,也可以分散到卞东的山中,可以说此地是鲁国黄巾的一条退路。

    驺县和东平国相邻,离任城国也不远,由此县向西,行十来里就是东平境内,再从东平向西,亦行十来里则便是任城境内,占据了这里,鲁国黄巾就可以和东平、任城境内的黄巾相呼应。

    汶阳临着济北国,西行或北行数里便是济北境,打下了这里,则鲁国黄巾就可以和济北黄巾相连,也正因此故,这座县城是鲁国黄巾与济北黄巾共力打下的。

    其次,鲁、蕃和薛这三县,鲁县是鲁国黄巾想占而未能攻下,蕃、薛两县是鲁国黄巾不想攻。

    鲁国的诸县里边,粮储、军械诸物储备最丰的当然是国都鲁县,黄巾当然也是想攻下此城的,而且攻下了此城后,不但可以得到丰厚的缴获,并可由此而把卞县、驺县、汶阳的黄巾结成一片,只是鲁县乃鲁国的国都,鲁国的郡兵主力都在这里防御,所以黄巾数攻而未能下。

    至於蕃、薛,这两个县的战略位置不重要,又离东海、彭城太近,鲁国黄巾不想招惹荀贞,所以也就没有占据此两地的意图。

    许仲既然已经知道了荀贞用兵鲁国的用意,那么现为黄巾占据的驺、卞、汶阳三县中,该先攻打哪一个,自就好选择了。

    汶阳太远,不在考虑范围内,卞县与驺县间,驺县虽近,可如先攻驺县,就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导致卞县的黄巾向东逃窜,又或者北上去与汶阳黄巾会和,如此一来,就达不成驱鲁国黄巾入东平、任城的用兵目的了,故此,卞县虽较驺县为远,却也必须弃近求远,先打卞县。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卿意与我合。”又问许仲道,“攻卞时,卿欲如何击之?”

    许仲答道:“显意围卞三面,阙其南边。”

    荀贞笑顾戏志才、荀攸等人,问道:“君卿此意如何?”

    戏志才笑道:“正与主上意同!”

    荀贞笑道:“君卿今用兵之术,差可一敌国矣。”

    为何要围住卞县的东、北、西三边,而空出来南边不围?

    这却仍是为了迫使卞县的黄巾向西撤逃。

    却是说了,既然是想要迫使卞县的黄巾向西撤逃,为何围住西边,而空出南边?

    这乃是因为卞县的南边是泗水,也就是说,卞县和汶阳都在泗水的北边,正常情况下,逃跑的部队只会走陆路,而不会主动再去渡水,如果把卞县西边空出来,那么从城中逃出的黄巾即使向西逃出一段,之后仍会折向北边,往汶阳方向去,只有把西边堵住,使他们西去无路,才能逼使他们渡泗南下,从而不得不去和西南边的驺县黄巾会和。

    如此,也才能达成驱赶黄巾西入东平、任城的作战目的。

    却又说了,既然荀贞又不是要全歼鲁国黄巾,而只是想把鲁国的黄巾赶去任东平、任城,从而可以得到入境兖州的借口而已,那么,何不直接进攻驺县,只要能将驺县的黄巾逐往西行,岂不是就可以顺利地达成目的了,又何必再去进攻卞县的黄巾?

    这却是出於两个缘故。

    首先,既然打出的旗号是帮助豫州剿灭鲁国黄巾,那么就不能只打驺县一地的黄巾,否则就会太说不过去,便是因汶阳稍远之故,不去打汶阳,至少也得把卞县打下才行。

    其次,鲁国黄巾虽有十余万之众,可并不是都在卞、驺、汶阳三县中的,屯於此三县内的只有五万多人,其余的或在鲁县城外,或分布於鲁北、鲁中的乡野中,单拿出驺县来说,此县只有两万余黄巾,战卒不过数千,这点人数太少了,就算是悉数将之迫入到了兖州境内,也形不成许仲继续带兵追击的借口,故而,至少得驱两城黄巾,有个四五万人,战卒万余,看起来声势不小,许仲才有继续追击的理由,也才能继之其后,进入兖州。

    对许仲的战术安排,荀贞颇为满意,指点地图上的汶阳地域,交代许仲说道:“击卞之时,汶阳的黄巾如果不动,卿也就不必理会,如果他们往援卞地,则卿可一并驱往西行。”

    许仲应诺。

    荀贞又说道:“孙侯传书来时,随书同来的还有一封信,在信中他说:数日内他就要发兵攻陈,为防梁国援救,他要调韩当、孙河两部的主力进攻梁境,所以,此次剿灭鲁国黄巾,他只能调数百部曲,由孙河统率,从你入鲁,为你辅佐。孙河现已从萧县拔营,正向阴平赶去,你见到他后,要以礼相待,他毕竟是地主,入到鲁国境内后,要多问他的意见。”

    许仲应道:“是。”

    “卞、驺之敌,由卿自专,驺县克后,入兖之前,我当亲至,在我至前,卿多与志才商议。”

    许仲应道:“是。”

    “此次击鲁,以志才为你军师。……奉孝,你也从军入鲁吧。”

    郭嘉应诺。

    荀贞又对许仲说道:“周泰、蒋钦皆猛武士,闻我将用兵於鲁,数请战,便让他两人以佐军司马亦从卿击鲁吧,临敌阵上,卿可略试此二人之军略武勇,回禀与我知。”

    许仲应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