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20 陶恭祖数求归乡

正文 220 陶恭祖数求归乡

    除荀攸等人外,七个秩俸在比六百石以上的荀氏子弟分别是荀闳、荀班、荀敞、荀导、荀鲁、荀濮和荀翕,荀闳、荀濮两人已婚,没在姚昇拿去给吴郡士人看的荀氏子弟名单中,余下五人在名单中俱是名列前茅的,而全、沈两家果然便是从这五人中各选了一个。

    荀班、荀翕分被全、沈选中,五人中未婚的还有荀敞、荀导和荀鲁。

    此三人中,荀鲁是荀敞的弟弟,年纪最小,所以在择取与张昭、陈登两家结亲的人选时,荀贞定了荀敞和荀导两人。张、陈两家在徐州的名望比全、沈两家在吴郡的族望还要高,欲与此两家结亲,必须也只能从荀敞三人中选。

    荀贞虽非荀氏的族长,可现今荀氏族中数他权位最贵,荀敞等人又实为他的属臣,那么在有关荀敞等人的婚姻事上就不需要征询他们的意见,只要和荀彧、荀攸几人商定,然后一封信去,告之他们此事就可以了。荀敞等这些荀氏子弟离乡背井,跟从荀贞征战,从他们到荀贞军中的那一刻起,就已皆是如荀贞一样,“化家为国”了,作为族首,荀贞的命运与他们息息相关,两者的整体利益完全一致,所以面对这几起政治联姻,他们中也绝不会有人不愿。

    他们也没什么可不愿的。

    吴郡的全、沈,徐州的张、陈,都是各自本地的望族,荀敞等人离家千余里,除一些族人外,故旧亲朋多不在,势单力孤,而一旦与此诸姓分别结为婚姻后,便是各多了一个强大的妻族,对他们自己本身也是很有好处的。至於说万一娶的妻貌如无盐怎么办?这一点根本不在考虑内。所谓娶妻以贤,纳妾以色,多纳几个小妻洗眼便是,此乃自古以来就有之的解决办法。

    具体到这四起婚姻的操办上,只请华歆、张纮当媒妁是不够的,整个婚姻的过程繁琐,特别纳征的话,又该准备些什么聘礼,这些都需要有人专门主理,而且此人还得是荀氏本族人,现下在徐的诸荀之中,荀悦年纪最长,德望也是最高,由他主理最为适当。

    荀贞就将此任委托给了他。

    时人嫁娶尚财货,豪贵人家娶妻,花费多者达数百万钱,吴地的风气乃至比关东更加侈靡,从姚昇就可以看出,一天换三套衣服,荀贞的两府臣属那么多,如姚昇这般的一个也无,所以,在请来荀悦,把主理的重任委给他后,荀贞交代说道:“兵乱已久,民穷州匮,军政诸事需钱甚多,理当节约,然吴人好奢,亦不可使彼笑我荀家太俭。”

    荀悦不以为然,但也没反对荀贞的话,说道:“吾弟放心,我必依礼行之。”

    荀贞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不同意奢侈。

    荀贞也不愿意铺张,若如那豪贵人家娶妻也似,娶一妻花费数百万,为子弟分娶四妻岂不就得花费一两千万,甚而两三千万?把这些钱用在军政上,不知可多垦多少良田,又能多养多少精卒!只是虽然不愿,为不被吴人轻视,也不能太过俭约。他略作沉吟,给荀悦定了一个数目,说道:“我让幼清给兄拨四百万钱,供娶此四家女,差可足矣。”

    幼清,便是荀熙,刚跟着荀悦来到徐州的诸荀之一,因善算术,荀贞用他为幕府少府掾,管自己的私钱。此前私钱这一块儿也是由陈群管的,现下算是给陈群减少了点不必要的工作量。

    荀贞的私钱是有不少的。

    早年他击黄巾、破赵、魏群寇,缴获众多,养兵以外,尚有甚多存留,现今有了幕府,虽然战场上的缴获不再归私,而是转给了幕府的金曹、仓曹等,但身为一州之长、一军之主,却也不能没有自用之钱,以供后宅使用、私人赏赐以及与馈赠友人等用,军用不足时,也可由此中取补,故此,荀贞把军市这一块儿的税钱收入拨由少府存纳,日入虽不多,可荀贞日用简朴,积少成多,一月下来也有不少。

    这回给四个族人娶妻是政治联姻,非为公务,乃是家事,所以钱不能由两府的公帑出,得用荀贞的私钱。

    一下拿出四百万,荀贞亦觉肉疼。

    倒不是可惜这点钱,他又非愚吝之人,深知钱被人造出来就是让人用的道理,只是觉得这四百万钱可以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拿用给族中子弟婚姻迎娶未免有些浪费,但要想进一步稳固在徐州的政治根基,要想来日有机会染指江东时能多点助力,这些花费又是必不可少的,就只当是前期的投资了,希望日后可以得到远比这点钱要多的回报。

    应下了主理四荀婚事的任务之后,荀悦没有立刻就走,他说道:“昨日我拜谒陶公,见他郁郁寡欢,听他说他已数次请归乡里,而皆未被吾弟允,不知是因何故?”

    “他的病好了?”

    “他有病么?”

    “吾兄当是不知,我初到郯时,他托以患病,不与我见,因是之故,他数次请归,我都没允,不为别的,只是担忧他如病体未愈,郯县离丹阳说远不远,近亦不近,万一路上他病情加重,岂不是我之过也?”

    “原来如此!昨日我见他精神虽不济,然身体似无病恙,想来应是好了。”

    “既是好了,他想归乡,就请他回吧。”

    “好,好,我现在就去转告他。”

    陶谦治徐州时虽然亲小人、远君子,但他早年也是颇得人誉的,先后跟从皇甫嵩、张温讨伐北宫伯玉、韩遂、边章,以刚壮知名,再加上荀悦是厚道君子,不会像一些人那样世态炎凉,既入郯县,便不可能对“故徐州刺史”视若无存,所以昨日他去拜谒了陶谦,听陶谦说数次请归而荀贞不允,怜他年老势衰,因便於今日问荀贞不放他回乡的缘故,实是在为陶谦说情。

    荀贞送走了荀悦,回到堂上坐下,心道:“公孙瓒这一觊觎冀州,短则年内,长则两三年,周昂是都不能南下与文台争豫了,这么个情况下,确也没必要再留陶恭祖在郯了,他既想回乡,便让他回吧。好歹他曾是徐州刺史,我表他安东将军,他又没应,现下他要归乡,我不能没点表示。”想到这里,他吩咐堂外的小吏,说道,“叫州府多备些财货,送与陶公。再给州府的吏员们说:陶公将要归乡,有想送陶公者,州府给休假一日。”

    堂外小吏应诺,自去传令。

    荀贞所以留陶谦不让他归乡者,却非是因给荀悦道的那个理由,而实是因此前闻周昂被袁绍表为豫州刺史,担忧如果周昂争豫,丹阳太守周昕或会提兵北上相助,所以才没有放陶谦走。

    陶谦是丹阳人,如放他归家,那边周昕起兵,他或有可能会参与进去,他毕竟是朝廷正任的徐州刺史,在徐州这么几年,尽管不为多数的士族拥戴,可受过他恩的故吏也还是有的,说不定一听说他在周昕军中,其中就会有起来响应的,未免会是个麻烦。

    因而,荀贞才留他在郯至今。

    现下公孙瓒将要与袁绍争夺冀州,周昂短中期内是都没可能南攻豫州了,如此一来,也就无需再担忧周昕北上,那么,陶谦想走,就可以放他回去了。

    荀悦去到陶谦住所,进见告之,把荀贞同意他返乡的事说了一遍。

    陶谦握住荀悦的话,感激地说道:“君厚道长者,若非君肯为我进言,我这个败军之将,怕是连家都回不了啊!”千恩万谢。

    送走了荀悦,陶谦的两个儿子陶商、陶应从堂后转出。

    陶商说道:“阿翁,咱们这就回乡?”

    “是啊,好不容易得了荀贞之的应允,还不赶紧就走?省得他反悔。”

    “父亲,昨日昌豨、尹礼他们又遣了人来,问候父亲起居。”

    “我不是说过了么?再有昌豨他们的使来,我不见,也不许你们见!”

    “父亲,商知父怒泰山兵首尾两端,当时坐视不战,但现在昌豨他们已经后悔了,我听他们那使者话风,似有求肯父亲答允……。”

    陶谦打断了陶商的话,问道:“让我答允什么?”

    “……,他们请再奉父亲为主。”

    “你要想当这个‘主’,你当去!不要扯上我。”

    “父亲,荀贼入郯以来,不但逼压泰山诸营,而且威凌彭城,前些时逼迫彭城送了二十万石粮到州府,薛礼虽不敢言,必然含恨;现荀贼倒行逆施,欲行榷盐,任糜逆为什么司盐都尉,遣之去沿海收购盐坊,盐坊可是盐豪们的立家之本啊,这帮盐豪一个个藏匿王命,奴客众多,手里有钱,又有甲械,有的还和海贼有勾结,怎肯轻易交出?我看他们早晚是要起来闹的。

    “除了薛礼、盐豪,邯郸荣在东海治民苛酷,杀孝子、欺强宗,我听人说,东海各县的豪强都是怨声载道,稍微有点火星就能把他们全点起来!昌豨他们的那使者说得有道理:只要盐豪一起来闹,彭城与泰山诸营同时起兵,再加上东海、下邳的豪强蜂拥响应,父亲掌徐州数年,州吏、郡县吏受父亲恩惠者甚多,到得那时,想来他们定也会临阵倒戈,献城相迎!

    “父亲,不是没有杀掉荀贼,夺回徐州的可能啊!”

    陶谦问陶应:“你怎么想?”

    陶应答道:“应意与商同。”

    “你们给我纳一房小妻吧。”

    陶商、陶应愕然。

    陶商问道:“父亲缘何忽想纳小妻?”

    “我不想我陶家绝了后!”说完这句话,陶谦拂袖而去。

    陶商、陶应面面相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