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6 征役备物筹入鲁

正文 216 征役备物筹入鲁

    三月底,程嘉等人回到了郯县。

    见到荀贞,程嘉述以在豫州之事。

    荀贞大喜,对程嘉说道:“卿这回立下了大功一件,我当重重奖赏!”

    程嘉说道:“所以不惧获罪,擅作主张,报主上知遇恩也,岂为财货之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出使亦然。卿只有功,哪里会有罪!”

    荀贞夸奖了程嘉几句,见他和卢广、简雍、邯郸吉一个个风尘仆仆,特别邯郸吉,眼中尽是血丝,知必是路上没有睡好,便叫他们各归舍歇息。

    等他们走后,荀贞令府吏分给他四人送去赏赐之物。

    程嘉虽说不要财货之赏,该赏的还是得赏,对程嘉还得是重赏。

    戏志才、荀攸、荀彧、陈群、袁绥、宣康等各在本署办公,荀贞命人去把他们请来。

    待他六人来到,荀贞笑道:“君昌回来了。文台有攻陈、梁之意,君昌因说之,使我军得可入鲁国,助文台平剿黄巾,想来不日就有会请我出兵的豫州檄文送达。”

    荀贞有意入鲁之事,不但掌着军机的戏志才、荀攸知道,荀彧、陈群、袁绥、宣康分别掌着两府的民政、转输、军资等要务,对此亦知。

    戏志才说道:“如此,可先做准备,豫州檄文一到,即可兵入鲁了。”

    荀贞说道:“唤卿等来,正为此事。”

    他问宣康道:“军械冶制如何?”

    宣康现为幕府司马,主兵事,从步骑兵士分别的人员数额,到医曹,再到戎、铠、马、车等兵器、铠甲和车马等项的存有数额皆由他总管。

    宣康答道:“前日刚又入库了环刀、矛各百枚,弩十,弓五十,弩矢千支,箭矢两千支,铠甲五领,把这一批军械算入其内,现库藏之戎、铠可供万人半年之需。”

    这个“可供万人半年之需”,不是可以再武装一万人,而是在战时的情况下,可以够一万人半年的消耗。

    “云车、冲车、投石车诸械储量如何?”

    “此诸械储量不足,此前攻下邳、东海,各营本有之云车等物多有损坏,近月虽催促赶造,而所产之量亦仅够补充各营之损,并无多少余存。”

    荀贞说道:“鲁国的驺、卞二县现皆为黄巾占据,来日入鲁,少不了攻此二城,需令工曹加紧制作,不可使战时缺用。”沉吟稍顷,说道,“传檄给蒲沪,叫他先把水利之事委於副手,令他回府督冶制作。”

    荀贞说的“工曹”不是州府工曹,而是幕府工曹,军械诸物皆是由幕府工曹制作,蒲沪善冶,故此,幕府的将作掾、工曹、现在包括都水掾都是归他主管。

    宣康应诺。

    荀贞又问道:“时近四月,该发夏衣了,常韦服可够?”

    常韦服就是韦弁,部队的军装,依承秦制,每年的四月、九月要给兵士下发夏衣、冬衣,不但要给战卒下发,军屯的田卒也一样要给,收编了丹阳兵、徐州兵、下邳兵后,战卒和田卒一下多了几万人,需要准备的夏衣不在少数。

    宣康答道:“现库存有袭、纨各两万余领,袜、履亦各两万余,韦弁四万余,虽不足每个兵卒各一件,但往年之所发,大多尚能穿用,库存之数足够今年的夏衣发放了。”

    袭是短上衣,纨是裤子,因为韦弁一年需发两次,所以存量是袭、纨及袜、履的两倍,这几样是夏衣,冬天也能穿,九月需发的冬衣是袍,也即夹服。

    正常情况下,还要给士卒发放禅衣,也即单衣,天热时可穿为外衣,天冷时可用为衬衣,只是现下兵乱,物力、人力皆有限,所以不但荀贞的军中,其它各路诸侯部中也多有不制此衣的,甚而有的连袭、纨、袍、袜、履、韦弁都不能具备,还得兵卒自备衣物。

    荀贞点了点头,转问袁绥,说道:“只调东海、彭城两郡之民,短日内可集多少更卒?”

    “更卒”,指的是到官府服徭役的百姓,按照汉制,凡在服役之龄的百姓,每年都必须为官府服一个月的劳役,诸如修建道路、修筑城垣,包括搞水利建设,给王室兴建宫苑、修造陵寝等,都是由更卒去做的,为部队转输后勤物资也在更卒的服役劳作范围之内。

    袁绥答道:“东海、彭城的傅籍民口现共约有二十万,十取一,可得万人。”

    “傅籍”就是役籍。先秦时,男年十五就要开始服役,秦时,改为年十七开始服役,前汉景帝时改为年二十始傅,到昭帝时,又改成年二十三始傅,同时把秦时有爵者五十六免役、无爵者六十免役的规定统一改成五十六岁免役,遂成沿用至今的定制。

    也就是说,更卒服役的年龄是从二十三开始,到五十六为止,而女子按照规定是不用服劳役的,故而在东海、彭城总计七十余万的民口总数中,共有二十万左右的服役之民。

    二十万,看起来很多,可是这二十万人乃是东海、彭城两郡民间的主要劳力,肯定不能一次性地征用太多,否则会影响乡中的农事。

    而且现在才三月底,离到年底还有九个月,这九个月期间徐州要办的事情很多,修建州学、兴建水利,这两条是已经定下的,而且一定还会再有战事,这些都是需要征用更卒的,尽管不按傅龄、亦不按一年一个月的服役期限,过度征发劳役的现象久已有之,可不到万不得已,为了休养民力,尽快地恢复徐州元气,荀贞却还是不想这么做的,故而,还必须要给下大半年的各项徭役留出必要而且足够的人手。

    综此二点,对袁绥说的“可得万人”,荀贞思考了一下,说道:“东海、彭城与鲁国接壤,转输省力,不需万人,三千人足矣。”

    袁绥说道:“绥闻鲁国有黄巾十余万,明公只打算出兵五千么?”

    中远程转输辎重之时,役夫之数少则与战卒数目相当,多则数倍於战卒,而当短程转输时,就用不了那么多的役夫了,至多与战卒数目相当,以东海、彭城与鲁国接壤之近,役夫人数可以更少,因此,袁绥闻荀贞只准备征用三千役夫,便即猜出荀贞最多只打算动用五千兵力。

    荀贞笑道:“吾自中平元年,与黄巾战之多矣,熟其军情,泰山以一郡之力,便可将境内的青兖黄巾大多驱逐出境,我以五千精卒,击鲁之十万黄巾已嫌多也。”

    黄巾向来是战卒、家眷、乡人统为一部,除去老弱,十万黄巾中能战者至多半数,而在这半数中,积年的老卒精锐又至多五分之一,也即万余,荀贞以五千精卒击之,足可致胜,并且他的作战目的还并不是要把这十余万黄巾尽数歼灭於鲁,而是和泰山一样,只是想把他们从鲁国逐走,逼使他们继续向西,从而可以趁机入兖,故此出兵五千不但足够,且绰绰有余了。

    袁绥说道:“明公用兵如神,自非是泰山应太守可比。”

    他对军事不太懂,见荀贞有如此自信,也就不再多问了。

    袁绥是幕府长史,位尚在宣康之上,在陈群、宣康、蒲沪几人中,他负责掌管的幕府曹数是最多的,但在具体负责的事务方面上来说,宣康、陈群、蒲沪掌管的兵额、军资、军械等各项都是直接关系到部队战斗力和军队后勤辎重的,而他掌管的兵曹、集曹、漕曹、尉曹等则主要是负责募兵、征粮、转输物资、征发徭役等和民事有关的诸项军务。

    荀贞问荀彧道:“文若,只征三千人,对两郡的农事不会有影响吧?”

    荀彧答道:“三千之数甚少,影响不到农事。”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这我就放心了。”又对荀彧说道,“卿明日便可与幕府联署,传檄两郡,令征召役夫。”顿了顿,又道,“告之两郡的尉曹,於征役一事上不许舞弊,你多遣几个得力的史佐,到此两郡的各县乡巡视,如有徇私、欺弱、谀强之事,论如律,令两郡严处!”

    徭役分两种,一种是民事,一种是军事,现下是军用劳役,所以得有幕府参与,但主体还是州府负责,幕府主要是起一个催促、监督和核实人数的作用。

    荀贞昔年当过乡有秩蔷夫,给官寺征发过西乡的徭役,所以知道其中有很多的名堂:因了为官寺征发本乡徭役是乡蔷夫的权责之一,所以当县寺传下令来,需要征用徭役之时,有些乡蔷夫便会徇私舞弊,不让亲友服役,或因不敢征乡中土豪的徭役,便就给弱势的民户增加服役时间,这种情况处处多有,是没办法完全禁止的,但也不能知而不理,得加强监督管处。

    说过征发役夫之事,荀贞转对陈群说道,“长文,卿需在动兵前,按四千步卒、千骑之数,备足粮秣、刍稾、钱布诸项的三月之需。”

    如只是要把黄巾从鲁国逐出,一个月都用不了,但要再加上攻略兖郡,估计就得用时两月左右,兵者,国家之重,军需上只能宽备,不能紧缺,所以荀贞令陈群备够用三月之资。

    陈群掌领的幕府曹数比宣康和袁绥都少,但他所负责的诸项却都是关系到一军命脉之所在的,如主军屯、蓄养战马的田曹,主粮储、刍储等物的仓曹,主钱布的金曹等,包括主军市征税的军士掾、主军中各项支出的度支掾也是由他主管。

    荀贞对军中现存的粮秣、刍稾、钱布各项数额非常清楚,所以没有问陈群这几项的库存数目,而是直接令他必须要在开战前把这几样物资备好。

    陈群应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各项与出兵有关的军务分别一一定下,荀贞对荀彧、戏志才说道:“此次入鲁,我意亲自带兵出征,州中政、军二事就托付给卿二人了。”

    荀彧闻之,顿提异议。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