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4 一时群贤凤凰聚

正文 214 一时群贤凤凰聚

    程嘉等返郯未归,颍川诸士先达。

    因了荀贞此前的交代,被遣去颍川辟召诸士的州使在刚入郯县境后,便即派人去州府报闻,荀贞闻之大喜,亲带着府中的诸颍川人出城相迎。

    较之辟鲁肃、诸葛瑾、周泰等人时,或单人而来,至多两人同至的情景,从颍川辟召来的士人可谓“成群结队”。

    荀贞在城外道上远望之,只见迤逦行来的队伍长达数里,春风绿树间,车盖相连,前有州骑导路,后边甲士扈从,尘土飞扬,情状盛美,心中欢喜,笑顾随他出迎的戏志才、荀衍、荀彧、荀攸、陈群、辛瑷等说道:“掌州以来,常苦士用不足,今乡里诸贤至,徐土不足治也!”

    跟着荀贞出迎的都是颍川人,所以荀贞才会说出“常苦士用不足”、“徐土不足治也”这种心里话,说到底,对徐州的士人再亲用、再重用,也还是比不上家乡的士人用着放心。

    荀攸笑道:“王如周文,霸如齐桓,皆待贤者而成名,乡中诸贤今至,明公之名可以成矣!”

    却是在用人上,荀攸等亦与荀贞同感。

    不多时,颍川士人们的车队行至近前。

    看到荀贞在此等候,前边引导的州骑赶忙停下,往后通传。

    州使与诸车队中的士人们纷纷下车,上前来与荀贞等人相见。

    荀贞看去,见行过来的士人有二十余,有的褒衣博带,方步整严,有的黑服裹帻,按剑昂然,有的则广袖折巾,一派名士风流。荀贞越看越是更加欢喜不已,喜由心出,显露於外,他笑容满面,快步迎接,边走边笑着说道:“候诸君久矣,候诸君久矣!今终至也,今终至也!”

    戏志才等在后边跟上。

    荀贞边走便细看,见诸多士人中最当先的一人年有四旬,儒服高冠,姿貌伟美,与荀彧兄弟有数分相像,却正是荀彧的从兄,荀氏八龙中大龙荀俭之子荀悦。

    荀氏族中,荀贞、荀彧这一代里边,如论雄才武略,自是荀贞,如论实务之才,可称荀彧,如论奇谋深算,当是荀攸,可如论治学,却是荀悦第一。

    荀爽过世之后,於经业治学上,荀悦现已是荀氏族中的门面人物了。

    数年前,荀贞讨董之后回广陵,荀彧等相从而行,但荀悦因性格沉静,喜好著述之故,所以不想离家远行,因而没有跟荀贞去广陵,而是留在了颍川。

    这次荀贞遣人去颍川辟士,为了能把荀悦请来,特地给他写了一封信,让使者面呈。

    荀贞在信中写道:“海内兵乱,颍川四战之地,不能独善,今徐州已定,兄如来,弟当为兄治静室,聚州儒,集典籍,供兄以旦夕谈论,沉心著作。郑公在南城,如欲见谒,一日可至。”

    因了荀贞的这封信,荀悦遂与族中的数名子弟,以及别的颍川士人一起,来了徐州。

    在这次来徐的诸多士人中,荀悦年纪较长,名望又重,而且还是荀贞的族兄,所以诸士都自觉地落在他的身后,让他行在最前。

    荀贞喜顾荀衍、荀彧、荀攸,说道:“大兄来矣!卿等快与我趋迎之。”

    荀衍、荀彧、荀攸忙加快脚步,与荀贞一起,上前与荀悦见礼。

    荀悦站定,分别对荀贞、荀衍、荀彧回礼,把荀攸扶起,神态安详,和声说道:“与三弟数年未见了!公达,你有些消瘦了。”

    荀攸是晚辈,执礼甚恭,恭谨地说道:“攸自中平时从阿父离乡,期间虽或有归,然戎马倥偬,却是久未闻大父教诲了。今大父到徐,想及日后可常俯聆德音,喜不自胜。”

    荀悦的父亲是八龙之首,他本人又是荀贞这一辈中年纪最长的,故而荀攸称他“大父”,荀贞称他“大兄”。

    荀悦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荀俭就去世了,家贫无书,可他勤奋好学,从族人那里借书看,所见篇牍,一览多能诵记,有过目不忘之慧,年十二,即能说《春秋》,后来成人,因见朝中阉宦用权,便托疾隐居,不肯出仕,郡县人多不识其才,只有荀彧特别地尊重他。

    现下,荀彧与荀悦久别重逢,有很多话想和他说,但亦知此非说话之时,因按下心情,随同荀贞去见余下的士人们。

    荀悦之外,还有几个荀氏的族人同来,其中最得荀贞敬重的是荀愔,最为荀贞喜欢的是荀祈。

    荀愔与荀贞同辈,和荀悦一样,长在经业,也是荀氏族中的一个名儒。

    荀贞对荀愔说道:“兄与大兄今至,州中文教有主矣!”

    荀祈是荀衢之子。荀衢待荀贞虽兄如父,荀贞微时,仅荀氏族中一远支而已,多亏了荀衢的爱护和提携,荀贞才得以学有所成,名有所扬,而今荀贞据主一州,虽思报荀衢之恩,可荀衢却早已病故,是欲报恩而不得也,是以,这次去颍川迎士,对本族的族人,荀贞总共给使者说了两个人是必要请到的,一个荀悦,另一个就是荀祈。

    荀祈来到,荀贞很是喜悦。

    与荀愔、荀祈略叙两句,荀贞把目光转向了别的士人们。

    他笑对其中几人说道:“犹记得当年与诸君初见时,君等尚翩翩少年,尤其赵君,垂髫童子,驹齿未落,现於今,却也都和我一样,三旬之龄矣!赵君亦加冠数年,已成吾郡千里马也。”

    这几人都笑道:“与将军一别经年,将军名震华夏,我等依然默默无闻。”

    荀贞笑道:“君等如默默无闻,我何不辞千里,远请君等来徐?今徐地粗定,政务繁杂,正赖诸君才智,协理诸事,抚养此方百姓,来日兵甲西出,迎天子还於旧京,再隆汉室!”

    这几人却是:李宣、杜袭、繁钦、辛韬、赵俨。

    荀贞当年当颍川北部督邮时,多赖李宣之力,方才名动郡中士林,所以之前议辟请颍川士人时,戏志才强烈举荐李宣。李宣的父亲李瓒,早些时在东平为相,现已还乡,李宣本不欲“远游”,但李瓒闻是荀贞来辟,却令他应辟而来。

    杜袭、繁钦、赵俨与荀贞相识时,荀贞尚在西乡任有秩蔷夫,那一年时任太守的阴修行春,杜袭等人皆从,於是与荀贞在西乡初见。当年,陈群也是随从阴修行县的诸少士之一。

    辛韬是荀攸的姑子,辛瑷之弟。

    荀贞叫荀攸、陈群、辛瑷近前,与这几位士人叙话。

    随后,他对余下士人中的两人说道:“遣使赴郡时,犹恐二君不至,今见君二人来,州中决、贼二务有胆矣。”

    这两人行礼笑道:“督邮相召,乳虎威名,敢不至乎?”

    荀贞哈哈大笑。

    这两人一个年约五旬,一个四十来岁,正是郭俊和杜佑,分为荀贞任颍川北部督邮时的郡中决曹掾与贼曹掾。

    荀贞看了看余下的士人,问他二人道:“张公未来么?”

    “张公”便是此前颍川郡的五官掾张仲,此人虽无军政实才,然为人清直,深得荀贞所敬。

    郭俊答道:“张公年迈,不愿远行,故未来也。”

    荀贞未免遗憾,和郭俊、杜佑略聊两句,转看向剩下的士人,其中多是颍川人,亦有几个荀氏的子弟,分别见过。

    却有一人,荀贞不认识,遂问道:“敢问足下尊姓高名?”

    杜袭在边儿上给荀贞介绍,说道:“此袭之友也,沛国相县人,姓刘讳馥,能略高深,远胜於袭。来徐州的路上,路经相县,是以袭自作主张,邀了刘君同来。”

    荀贞没听过刘馥的名字,但既能与杜袭交好,必有实才,当下亲热见礼。

    除了这些士人外,随行同至的还有戏志才、荀彧、荀攸等人的家眷,包括荀彧、荀攸的儿子。

    荀彧的儿子荀恽今年五岁,荀攸之子荀缉年纪大点,今年十六。

    荀贞命人把荀恽、荀缉带过来,见荀恽齿白唇红,天真可爱,荀缉眉清目秀,落落大方,笑对荀彧说道:“阿恽这一来,季夏和阿左就有玩伴了。”又对荀攸说道,“卿子有父风。”

    荀贞此次遣使去邀的颍川士人大多应辟来至,却也没有应召的。

    比如胡昭,讨董之际,此人去了冀州,为袁绍征辟,辞不受,又回到了颍川,这次又拒绝了荀贞的召辟;再比如郡中郭氏、贾氏,包括颍阴刘氏等几个名族家的欲辟之人,也都没来。

    人各有志,不可能每个想要召的人都能召到,此亦不必强求。

    与诸士俱皆见过,荀贞请他们入城。

    回到府中,荀贞吩咐小吏请来张昭、张纮等本州名士,聚坐一堂,互道名字,认识之后,或各道乡贤,或讲说路闻,或议论时局,或谈经论典,叙谈甚欢。

    当晚,荀贞设宴,给诸士接风洗尘。

    次日,让诸士休养了一天。

    到得第三天,荀贞传檄州中,连下辟书。

    辟荀悦为州待事从事。“待事”者,不以俗务劳之,冠以此名,乃是特示以礼敬尊崇。

    辟郭俊、杜佑、杜袭、荀祈、赵俨、刘馥、辛韬为州督军从事,分掌各郡国的决曹、贼曹、田曹、市掾、仓曹、尉曹和工曹事。

    辟李宣为州典学从事,使掌各郡国的郡县学校,令州劝学从事羊琮为其辅。

    辟荀愔为州儒林从事,任在敦厚徐州风化。

    繁钦擅长文辞,被辟为州从事,责在弘扬徐州文名,并辅陈仪掌州府和幕府的文辞诸事。

    又辟与荀悦等齐来的荀氏子弟中善算学的一人,名叫荀熙的为幕府少府掾,掌荀贞的私财。

    此数人之外,余下来的那些士人,分以才能之不同,荀贞各任以州府、幕府的掾属任。

    此外,又辟荀攸之子荀缉为幕府舍人。

    张昭的儿子张承前时举荐了他的同乡好友严畯,荀贞也一并於此时辟为幕府舍人。

    辟除诸人之后,没过多久,鲁肃带着刘晔从淮南返回。

    荀贞稍试刘晔才能,喜其军略,辟为幕府议曹掾,使参军事。

    鲁肃除了带刘晔回来,还带了另一人,名叫蒋干,九江人士,与刘晔算是半个老乡,故被刘晔推荐,同行至郯。

    对此人之名,荀贞是“久仰”了,而在试过他的才干后,却是颇为惊喜,此人辩才极佳,难怪被刘晔赞为“独步江、淮之间,莫与为对”,荀贞遂用之为幕府客曹掾,使主来往宾客事。

    又未久,孙乾举荐的程秉应辟而至,荀贞试其才能,乃纯儒之士,遂辟为州儒林从事。至此,徐州州府的儒林从事已有三人,分是孙乾、荀愔和程秉。

    这儒林从事,看似既不参军略,又不理政务,不过是学究之任,似无多大的用处,但要须知:所有的军政之才,年少时都是治过儒业的,自前汉董仲舒以来,汉家虽是实用秦法,而表於外者,却是崇儒已久,光武帝更是少习儒业,中兴以来,以名教励士,本朝士人出仕有两个必要的前提条件,即“明经修行”,第一条就是“明经”,所以儒业精深的人士不管在士林还是在民间,都极受人崇敬,黄巾起事时,黄巾所过之地,郡县残坏,豪强破家,而唯独对有名於州郡的硕儒,却避而敬之,由此即可见德茂学深的儒士在地方上享有何等的名望。

    如果把军政比作是里,那么儒名就是表,只有里、没有表,或者只有表、没有里,都是不行的,就如孔子所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唯有“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这也是荀贞为何一定要把荀悦请来的一个原因。

    请荀悦来的另一个原因,也可以说是主要原因,则是:儒生多了,必有领袖,而因由儒生在士林、在民间的名望之高,那么为了使自己能更好地施政,这个儒林领袖就最好是荀氏族人。

    细察荀氏族中,德行、学业皆美,有资格能够成为儒林领袖的也就是荀悦了,所以,荀贞亲写书信给荀悦,又交代州使,务必要把他请到,荀悦到后,不以州务劳烦,崇以“待事”,还要为他治静室,聚州儒,集典籍,以供论著,这都是荀贞欲借荀悦而掌士林的一片苦心。

    再又未久,华歆接到陈群的信,从南阳来至,从行的还有两个士人。

    一名韩暨,南阳堵阳人,韩信之后,家世二千石,刘表、袁术皆辟之,俱辞不就,因惧或会被此二人逼害,正打算逃遁别处,正好荀贞的使者到了南阳,南阳与颍川接壤,他素闻荀氏德名,荀贞名动海内,他更是久闻,遂与华歆来了徐州。

    一名毛玠,陈留平丘人,少为县吏,以清公称,为避乱而至南阳,本是欲投刘表,未至而闻刘表政令不明,遂避居鲁阳,陈留和颍川也接壤,如韩暨一样,荀氏、荀贞的名声他也是早知,於是此回亦从华歆来了郯县。

    荀贞与华歆是旧相识了,当即辟他为州师友从事,“师友”者,亦师亦友,也是显尊崇之意。

    分别试过韩暨和毛玠的才能后,韩暨有鲁班之巧,荀贞因辟他为州督军从事,使掌握郡国将作掾和水曹,毛玠以政才见长,便也与刘晔一般,辟为幕府议曹掾,使参军政事。

    群贤纷至,各有所长,一时间,州中的文政之才大大得以充实。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