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3 简卢从程计说孙

正文 213 简卢从程计说孙

    程嘉、简雍两人离了郯县后,先至广陵与卢广会和,随之西行入豫。..

    豫州的州治谯县在沛国,离徐州不远,但孙坚现未在谯,而是在汝南的郡治平舆。

    因而,程嘉三人出了徐州境后一路西行,过沛国,入汝南,行六百余里,到了平舆城中,进府拜见孙坚。

    孙坚闻是荀贞的使者来到,召来堂上相见,见是程嘉,颇觉喜悦。

    荀贞和孙坚当年并力讨董,共驻颍川,各自帐下的文武属臣彼此多都见过。因而,孙坚与程嘉很熟,程嘉虽个矮貌丑,然豪气冲天,甚对孙坚脾胃,两人的私交不错。

    孙坚笑道:“君昌因何而来?”

    “奉我家主上之命,特来问候将军。”

    “我有什么可问候的?贞之安好?”

    “幸赖将军相助,我家主上晏然得徐,为答谢将军,我家主上特备下了些许徐方特产,令嘉奉给将军。”程嘉示意卢广、简雍两人叫从吏把荀贞给孙坚准备的徐州特产等礼物拿到堂中。

    孙坚笑道:“只不过让孙河、韩当换了个驻地,又未曾有一兵一卒助贞之杀儿曹,值得什么?”

    “话虽如此,然虎虽卧栖,狗彘自惊。”

    孙坚哈哈大笑,指着程嘉,顾对堂上左右说道:“此荀侯帐下之利舌校尉也。”又笑对卢广、简雍说道,“亦久未与二君见矣,快与君昌请入坐席。”

    程嘉见堂上坐了许多孙坚帐下的文武股肱,知在自己等人来前,孙坚必是正与他们商议重要的军政事宜,心道:“现非说话之时,我当先辞,等明日再来说孙侯与公孙结盟。”因而辞谢说道,“将军与诸君定有要务商讨,嘉等却不能做不识趣之人,且待明日再来拜谒明将军。”

    孙坚戏笑道:“卿如此善解人意,如还‘不识趣’,那真就没有‘识趣’之人了。我确是正在与他们商议军事。这样,卿等远道而来,路上辛苦,今天可先安歇,好好休息休息,等到明日,我设宴与卿等欢饮。”

    程嘉应诺,却没有立刻就告辞,而是唤从吏又捧了一个匣子上来,接过来,呈给孙坚,说道:“这是我家主上送给将军两位令郎的。”

    “噢?匣中何物?”

    “一册《孙子》,内有我家主上亲笔做的注释;一册《春秋》,内有文若亲笔所注。我家主上吩咐,《孙子》送与将军长子,《春秋》送与将军次子。”

    孙坚甚喜欢,忙叫人把匣子拿过来,亲手打开,取出这两套书来,说道:“贞之极精兵法,文若本州名儒,二犬子竟能得赐此二书,可为我传家宝也!”命左右给孙策和孙权拿去。

    荀贞昔在长沙时,孙策、孙权算是拜在了他的门下,所以这次遣程嘉来见孙坚,不但给孙坚备了礼物,也给孙策和孙权备了礼物,亦因孙策、孙权可算是荀贞的弟子,故而孙坚说“赐”。

    程嘉告辞下堂,府中的吏员带他与卢广、简雍等去到客舍,安置歇下。

    等府吏走后,程嘉没有和卢广、简雍一起休息,而是出了客舍,去找孔德。

    孔德本是孔伷的属吏,因为看到荀贞和孙坚联兵势盛,自忖孔伷必难保住豫州,所以暗中向荀贞和孙坚输款送诚,后来荀贞去了徐州,孙坚得了豫州,虽然和荀贞一样,孙坚也不喜欢这个出卖旧主的小人,但看在他毕竟有点功劳,最重要的是,此人好歹也算是豫州一名士,在急需得到豫州士人支持的情况下,便也就仍辟了他当府中从事,只是向未曾给以重用。

    虽说程嘉此次来豫州,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说服孙坚与荀贞一起同公孙瓒结盟,可该做的功课还是要做的,所以他没有在客舍歇息,而是去寻孔德,所为者,便是希望可以从孔德这里获知一些豫州的近况,从而不但能够使自己更有十分的把握说动孙坚,更可以遣人回徐州将获悉的内容禀报给荀贞。

    孔德住在郡府的吏舍里,程嘉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他。

    孔德看到程嘉,又惊又喜,忙把他让到舍中。凭程嘉的口才,寒暄过后,三言两语即勾出了孔德的话头,不多时就尽知了豫州近期的一些主要军政大事。

    临暮时分,程嘉心满意足地告辞,返回客舍。

    郡府给程嘉等人分别安排了住舍,从吏或两人一间,或三四人一间,程嘉三个主、副使则是一人一间。程嘉没有去给他安排的屋舍,而是大步来到卢广的住舍门外,叫了他出来,然后一起到简雍的住舍门外敲门。这一路来豫州,路上几未停歇,多数时都是在辎车上睡的,简雍着实累坏了,程嘉敲门时,他正在倒头大睡,听到声响,勉强起来,蓬头敞怀地打开了门。

    简雍一向不重仪表,看他这副模样,程嘉和卢广也不介意。

    放了程、卢二人进屋,简雍边打哈欠边问道:“什么事?可是府里备好饭了么?我不吃了,你们吃去。”

    “吃什么饭!现下有个立大功的机会在眼前!”

    卢广、简雍莫名其妙,不知程嘉在说些什么,问道:“君此话何意?”

    程嘉叫卢广站到门口,观察外边有没有人路过,吩咐他说道:“如有人经过时,提醒我知。”以防被人偷听去了他将要说的话。

    安排妥当了,他插着腰站在屋中,这才昂着脸对卢广和简雍说道:“君二人高枕酣眠之际,我去见了孔德。”

    卢广问道:“孔德何人?”

    “你什么记性!原孔伷府中的从事,你也是见过的。”

    程嘉是因邯郸荣的举荐,而才得以被荀贞辟用,而卢广是邯郸荣的妻弟,两人很熟,所以说话不见外。

    卢广想了一想,记起了此人,说道:“你刚才去见他了?”

    “不错!君二人可知:公孙瓒已陈兵冀界,将要攻袁本初了!”

    简雍和卢广面面相觑。

    卢广说道:“公孙瓒将要攻冀?是孔德告诉你的?那你我三人岂不是白来了豫州一趟?”

    他三人来豫州,是想说孙坚一起同公孙瓒结盟,从而希望可以借此鼓动公孙瓒南下攻冀,以使袁绍不能夺豫,却未曾想,还没对孙坚说出来意,公孙瓒竟已兵临冀州了,公孙瓒既已南下,那这盟约显然也就不需再与他定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三人确是白跑一趟。

    程嘉说道:“怎会是白跑一趟?正是因此,才有了你我三人立功的机会!”

    “是何机会?”

    “我还从孔德那里得知:孙侯有意攻陈、梁二国!今日我等三人见孙侯时,堂上列坐了诸多孙侯军中的文武重臣,料来在我等到前,孙侯便必正是在与他们商议攻陈、梁之事!”

    “……,这又与我等立功有何关系?”

    “君二人亦从主上久矣,难道还不知主上之志么?”

    卢广和简雍越听越糊涂,不知程嘉到底想说些什么。

    简雍说道:“主上志在安平天下,此我等自然皆知,……可这与孙侯攻陈、梁又有何干?”

    “孙侯虽主豫州,而豫人实不服孙侯,唯颍川因主上之故,沛国因其国相袁忠无争强心故,孙侯才得以控此两郡,余如陈、梁、汝南、鲁四地者,鲁有黄巾,汝南勾通二袁,陈、梁接壤陈留,与张邈暗通,是以,孙侯才会亲自坐镇汝南,而又欲攻陈、梁。”

    “这又如何?”

    “孙侯欲攻陈、梁而却未动兵者,其因在袁本初,乃是因惧周昂南下,故而一直引而未发,如今公孙瓒临冀,周昂必不能再南下,孙侯固可由此而定下攻陈、梁之心,然以我度之,却必尚怀夷犹之念,何哉?豫州南临袁术,北有鲁国黄巾之故也!”

    “君此言甚是。”

    “既然如此,你我三人何不就借此良机,以辞说动孙侯,使主上可以用兵进鲁?”

    “君是想借此机会,以助孙侯剿灭鲁国黄巾为借口,让主上可以兵入鲁国?”

    “然也!”

    “……可是,主上与孙侯交情莫逆,便是说动了孙侯,可以让主上兵入鲁国,但在剿灭了鲁国黄巾后,主上定也不可能会占鲁为己有的,空自白费了兵力而一无所得,这怎么能是你我三人为主上立功呢?”

    “鲁国固不可得,可鲁国西边的任城、东平、济北三郡却可得也!”

    卢广、简雍至此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程嘉的意思。

    两人对视一眼,一时俱无话说。

    程嘉举首顾盼,看他两人,说道:“我之意,二君已知,二君可愿与我共立此功?”

    简雍的困意早就不翼而飞,他犹豫地说道:“主上到底有没有入兖之意,你我三人皆不知,适才君之所言,只是猜测之语,如是猜错,我等说动了孙侯,可主上却实无入兖之心,这岂不是弄巧成拙,非但未立功劳,反落主上责备?”

    程嘉怒道:“主上虽未尝对我等说过有意青兖,然以主上之雄才武略,必有取青兖之念!倘若真是我猜错了,如受责,嘉一人担之!良机在此,稍纵即逝!焉可患得患失?君二人速决!”

    卢广虽因自恃名门,又宗名师,性颇骄恣,但毕竟是卢植的门生,深受卢植刚毅坚强、敢作敢为性格的影响,亦一坚毅之士,慨然说道:“此议如能成,立功事小,使主上能开疆拓土事大!君昌,我愿与你共举此事,如落责,与君共担!”

    简雍下了决心,说道:“吾与君二人同来出使,岂可不福祸共之?君昌,你说,我等该怎么说服孙侯?”

    程嘉大喜,说道:“好!你我三人齐心,此事必能成也。至於该如何说服孙侯,便用君适才之话,可对孙侯言之:知孙侯有攻陈、梁之意,是以我等愿为孙侯请主上进兵鲁国,为孙侯解了州北之忧,以报孙侯助主上取徐之情。”

    当下,三人议定。

    次日,程嘉带头,卢广、简雍从后,复拜见孙坚。

    见了孙坚当面,程嘉便对他说道:“嘉等今奉使来豫,是尊了主上钧命,特来问候将军起居,并无它事,本待明日便辞别将军归徐,只是昨天却听说将军似有攻陈、梁之意?”

    孙坚也不瞒他,说道:“昨日君等来时,我便正是在与臣属商讨此事。”

    “陈、梁与陈留勾连,张邈又是袁本初一党,不卒除之,确将早晚会成豫州内患。敢问将军,预备何时发兵?”

    孙坚踌躇地说道:“发兵之日尚未定下。”

    “嘉敢言之:将军所以尚未定发兵之日者,必是因为四忧。”

    “卿可讲来听听,我有哪四忧?”

    “梁、陈接壤,南北呼应,攻陈则梁救,攻梁则陈救,此将军之一忧也。”

    孙坚笑道:“二忧呢?”

    “梁国倒也罢了。陈国颇有精卒,陈王宠善弩能战,陈相骆俊为国民所敬,此将军之二忧也。”

    孙坚笑道:“三忧为何?”

    “当将军发兵之际,陈留或会驰援。”

    孙坚笑意稍敛,问道:“四忧为何?”

    “汝南潜通二袁,豫南袁术狼顾;豫北黄巾在鲁。”

    孙坚笑意收起,叹道:“卿所言之前二忧,不为忧,第三忧虽稍有麻烦,亦不足虑,唯卿所言之第四忧,实为我所忧者。”

    陈国、梁国和陈留三郡便是合兵一处,孙坚也不在乎,唯独汝南暗通袁氏,鲁国又有黄巾犯境,这两个南北外患才是孙坚所忧。

    “嘉有二策,可解将军第四忧。”

    “噢?何策也,快快请说。”

    “袁公路与刘景升争荆,将军可遣使一人,见刘景升,与之立盟,如此,可制袁公路,此一策也;嘉回到徐州后,愿为将军请我家主上发兵攻鲁国黄巾,为将军解豫北之忧,此二策也。”

    孙坚大喜,旋又迟疑,说道:“卿此二策固善,不瞒卿,我已遣人去见刘景升了,使虽还未归,然料以定盟之事必是可成。只是,贞之方定徐州,我听说彭城与泰山兵尚未尽服,可有余力助我剿灭鲁国黄巾么?”

    “嘉素闻之:我家主上与将军生死之交。当将军相助我家主上攻徐时,难道豫州境内就都已尽服将军了么?明将军既可不顾内忧,助我家主上,我家主上当然也会一样做。”

    “卿言甚是,我与贞之,贵在心交,却是我说错话了。便待贞之入鲁,便是我攻陈、梁之日!”

    三言两语,程嘉说动了孙坚,为荀贞要来了出兵鲁国的借由。

    事不宜迟,程嘉等人当日便辞别孙坚,出城返豫。

    他们出了平舆城,行未及远,迎面碰上了邯郸吉一行。

    却是邯郸吉自离郯县,虽日夜行二百里,只用了四天即到平舆,却仍是来晚一步。

    两下碰面,程嘉闻其来意,听得是有荀贞的手书送来,即要过来,展开细看,看罢,示给简雍和卢广,笑问道:“如何?”

    卢广和简雍俱皆心服。

    :..///4/4223/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