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2 幽兵临冀可谋兖

正文 212 幽兵临冀可谋兖

    这道从远方来的好消息是从冀州的来信中得知的。

    荀贞等了许久的冀州来信终於来到,不过却不是审配的信,而是邯郸荣的一个朋友写给他的,因信中有关於近期冀州形势变动的内容,故而邯郸荣在看过后,将其摘录出来,传递到了州府,戏志才和荀攸总责军机,他俩看罢,当即来见荀贞,转述与之。

    这道好消息是:公孙瓒遣田楷将万余步骑进屯至勃海郡的阳信、乐陵一带,又亲率步骑两万南渡巨马河,入驻到了涿郡的范阳一带。

    荀攸笑对荀贞说道:“公孙伯珪南下,孙侯无外患之忧矣!明公亦可因此而从容施政了。”

    戏志才对荀贞说道:“袁本初所以能唾手得冀,其功实在公孙伯珪,而州归本初,伯珪一无所获,料必为之含忿日久。去年,他大破黄巾於东光,获车甲财货甚众,势因大张,今终两路进发,要报被袁本初哄骗之辱。”又笑道,“亦是为吞并冀州。”

    袁绍之所以能唾手而得冀州,是因用了逢纪之计,给公孙瓒写了一封信去,骗他将兵南下入冀,以此给韩馥压力,从而迫使韩馥把冀州牧的位子相让。想那公孙瓒以为有袁绍响应,得冀州必易,兴冲冲地提兵到了冀州,结果却一无所获,才发现竟是被袁绍哄骗欺弄,正如戏志才所说,定是会对此“含忿日久”。只是,袁绍名气大,兵马不少,韩馥又已将冀州牧让给了他,一时不好与之开战,所以公孙瓒含羞带恨,退回冀州,只留了一些兵马屯驻渤海。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段曲折,所以,此前荀贞才会和戏志才、荀攸等人商定,遣人去和公孙瓒结盟,却只是没有想到,盟约尚未定,而公孙瓒已分兵列部,将攻冀州了。

    虽是没有想到,却也不出乎意料。

    亦如戏志才所说,公孙瓒去年大破青州黄巾,得了兵甲财物无数,通过收编俘虏,部曲的实力也得以大增,既然实力大增,那么以公孙瓒刚强记过、睚眦必报的性子,当然就不会再对被袁绍欺辱玩弄一事而“忍气吞声”了,於是,便在今春暖之时,分兵两路,一路入驻渤海,东围冀野,一路由他亲带,进驻范阳,逼临冀北,摆开了架势,要和袁绍一争高下。

    荀攸笑道:“早知公孙瓒会於此时出兵,此前也就无需遣君昌去与孙豫州商议和公孙联盟一事了。”

    荀贞亦是欢喜,心道:“难怪袁本初在表了周昂为豫州刺史后,迟迟没有发兵与文台争豫,却原来是他已知公孙瓒将要与他争冀,故而不能分兵夺豫。”笑道,“公达言之有理。只是遣君昌去豫州时,我等却又怎能未卜先知,知晓公孙伯珪会於此时发兵?既已遣了君昌……。”

    说到这里,荀贞突然停下话头,若有所思。

    戏志才、荀攸两人对视一眼,俱皆大笑。

    荀贞回过神来,问道:“卿二人缘何发笑?”

    戏志才笑道:“见明公正在说话,却半句而止,故而大笑。”

    “这有何可笑?我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且让我来猜上一猜:可是想到了兖州么?”

    荀贞见戏志才居然猜中了自己的所想,顿吃了一惊,旋即醒悟过来,知此必是因为戏志才与荀攸二人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故而能知自己所思,大笑说道:“知我者,卿二人也!”

    戏志才、荀攸亦相顾而笑。

    荀贞又叹道:“卿二人之才,胜我一刻。”

    从戏志才、荀攸联袂来至堂上,到现在为止,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也就是说,荀贞是在得知“公孙瓒南下”这个消息的一刻钟后想到了兖州,而料以戏志才、荀攸之才,却定是在接到此信的当时就想到了兖州,荀贞遂有此“卿二人之才,胜我一刻”之叹。

    戏志才说道:“智有急缓,器有深浅,是故忠与公达居於下,明公居於上。”

    却是在赞美荀贞的“器”深,这是戏志才的一向之所言了,荀贞闻之一笑。

    荀攸说道:“当务之急,是立即遣人去追君昌,令他以辞说动孙侯,以得入兖之由。”

    荀贞深以为然,说道:“卿言极是!”稍作思忖,说道,“此事重大,非心腹不可任,宣康、许季诸子皆有军务在身,不可稍离,我意遣邯郸吉负此任,卿二人以为可否?”

    戏志才说道:“邯郸吉虽德才不足论,然武壮善骑,能昼夜兼行,遣他去,正可得其能用。”

    荀贞便唤堂外吏进来,命召邯郸吉,同时,亲笔写了一封给程嘉的信。

    不多时,邯郸吉来到。

    荀贞对他说道:“你即刻出城,追君昌一行,追上后,把我这封亲笔书信交给他,让他按信中所言行事。”

    邯郸吉应诺,接信在手,藏入怀中。

    荀贞交代他说道:“此信关紧,不可使外人知,你离城后,当兼程疾赴,越早追上君昌越好。”

    邯郸吉应道:“是!”

    堂外已经给他备好了快马,他辞别而出,牵马到了府外。府外又早有数十骑士得了军令,在外相候。於是,他便与这数十骑士上马策行,出了城,往豫州方向驰去。

    州府堂上。

    看邯郸吉出了院后,荀贞对荀攸、戏志才二人说道:“唯今所虑便只有:君昌离城已久,也不知邯郸吉能否追上。”

    戏志才说道:“如真追不上,可再遣人去见孙侯便是。”

    “也只能如此了。”

    却是:为何一闻公孙瓒分兵两路,有攻冀州之意,荀贞、荀攸、戏志才三人就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兖州?还要派邯郸吉去追程嘉,又为何非要说动了孙坚才能入兖?

    说来也简单:公孙瓒既然已经露出了取冀之意,那么袁绍肯定就不敢再分兵南下,与孙坚争豫了,如此一来,孙坚的压力大减,荀贞也就不必再总是想着去援助孙坚,从而可以把精力投入州内,埋头内部发展,同时,也可以开始谋图向外的发展了。

    能够向外发展的还是那几个地方,南边扬州,北边青州,西边豫州和兖州。

    现下,赵昱和荀谌料应还在去长安的路上,尚未到达,等他们到后,能否从朝廷要来一个外郡尚未知,如能要来,又会是哪个郡,更是不可知,所以,扬州、青州现在还都没有借口可以染指,而唯独兖州眼下却有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便是荀贞之前颇为眼热的:青州黄巾於去年被泰山太守应劭击走,向西转入了豫州、兖州境,现正活动於豫州的鲁国和位处於鲁国西部的兖州任城、东平、济北一带。

    任城、东平、济北属兖州,没有当地的长吏求援,荀贞不能擅自越境前往,否则,便是凭空给自己树一大敌。

    可鲁国却不属兖州,而是属於豫州,如果能以“助豫州击黄巾”之类的说辞说动孙坚,让孙坚同意荀军入鲁,那么荀贞就可借此机会,把鲁国的黄巾向西驱逐,然后再以追击为名,趁势兵入任城、东平、济北,再视机而定,看能否一举把这三个郡国拿下,——事实上,荀贞也知道一举拿下三个郡国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希望即使不能全部拿下,至少也要争取拿下一个,只要能占据此三郡中的一郡,就可由此而在兖州布下一个钉子,日后兖境再有事,便随时都能插手。

    ——济北、东平、任城这三个兖州的郡国,荀贞对其中的任城是最为眼热,最想掌控在手的。

    首先,任城国离东海郡很近。

    任城和东海之间说是隔了东平和鲁国两个郡,但隔在任城、东海间的,却都是东平与鲁国最狭窄的地段,从东海西部的合乡、昌虑到任城的国都任城县都只有百里余地,便是从郯县到任城也不过三百里。

    其次,任城国不大。

    此国长只有百余里,宽亦只有百余里,国内仅有三个辖县,可谓弹丸之地,而亦正是因为其小,所以才被荀贞看上,比之兖州的大郡,在前期来说,当然是在兖州占的地方越小,才越不会引起兖州太大的反弹。

    其三,任城虽小,对现在的徐州来说,战略地位却不低。

    任城国内有泗水南北贯通而过,徐州下邳境内的泗水就是从任城国内流入的,如能把任城控制在手,就可以在泗水两岸布置重兵,出则可攻略兖土,守则可为徐州西藩。

    综此三点,如能在这里布下一颗钉子,既无孤军在外之虞,又可伺机而夺兖之全境,且还可以使徐州西部的防御线向外推出百余里,增加徐州的战略纵横,实是最佳不过。

    却只是:也不知邯郸吉能否追上程嘉?

    若是不能,虽如荀攸所言,固然可以再遣使去见孙坚,然而问题却是:已遣了程嘉,若是为了此事而再专门遣一使去见孙坚,却就会未免显得有些刻意。就比如如果用“助豫州击鲁国黄巾”这个借口去说孙坚的话,为何程嘉出使豫州时不说,却偏在公孙瓒南下的消息传开后才遣使去说?明眼人一看即知,这根本就是在以此为借口,实则是想借豫道、谋兖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