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9 州举茂才郡孝廉

正文 209 州举茂才郡孝廉

    荀贞州府里现在有好几个督军从事,比如在广陵时的故吏陈端,比如在冀州时的故吏霍衡,比如简雍,只是这三人的从事名上虽冠以“督军”为号,却没一个是和兵事有关的,陈端主要负责部各郡国的户曹和尉曹中的徭役民事,霍衡主责各郡国的金曹、仓曹和市掾,简雍此次佐助程嘉出使幽州,不可无州职号,所以亦得“督军”,但实际上是从事外交的。

    这三个“州督军”,名不副实,但荀贞现下任给高堂隆的“州督军从事”,却是名实相符的。

    陈群之所以举荐羊琮和高堂隆,就是想让他俩帮助荀贞,把泰山兵和泰山郡之间的联系彻底给断绝掉,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不只从外部断其兵源,还希望他俩能够从内部分化泰山诸将。

    既是陈群的用意如此,荀贞就不可能把他两人都留在州府,必须至少选出一人遣去琅琊,为荀成佐贰,督泰山兵。泰山诸将现今虽皆俯首,可心中不服者必有,加上现下改政榷盐,琅琊境内盐豪诸多,或有与泰山兵勾结起乱之徒,此郡的形势可以说是徐州五郡中最需要警惕的一个。这么一来,荀贞再任用此两人之前,当然得先看一看此二人的胆勇分别如何,择其可者而用之,如是稍怯之辈,便不可用,所以荀贞带他俩去军营,亲试其胆。

    经过试看,证明了荀贞对他两人的第一印象是正确的。

    由是,荀贞即以羊琮为劝学从事,而选定了高堂隆,让他去琅琊督军。

    羊琮、高堂隆各被荀贞因才除任,两人对自己分别获得的职务俱皆满意。

    荀贞对羊琮说道:“黄巾以来,兵戈连年,民不能安,遂风俗渐薄。於今徐州粗定,百废待兴,诸业之中,风化为先。君家世衣冠,君从父‘悬鱼’清名,足励天下学子。辟君州劝学从事,望君可多行郡县,察视庠序,勉励后进,如有学官破败者,可与我言,我檄郡县缮修。”

    羊琮家世代衣冠,他的曾祖任过司隶校尉,祖父任过太常,从父是悬鱼太守,也曾被拜为太常,只是没到任就病卒了,他的从兄羊衜相继娶蔡邕和孔融这两位大儒之女为妻,族声显赫、学业精深,由他巡行州中的郡县学校,必不会被人轻视。事实上,完全可以用他来总责各郡国的“文学掾”,也即各郡的教育主管,只是荀贞对此职位另有人选,所以没有予其此权。

    羊琮应诺。

    荀贞又对高堂隆说道:“琅琊与泰山接壤,时有泰山亡命入境,君家世为泰山名族,为郡人所敬,除君州督军从事,以督泰山相托,冀君以殷殷厚望,盼琅琊就此得安。”

    远的不说,只从高堂生到高堂隆这一代,高堂氏在泰山就已经繁衍了近四百年了,期间族中名士、显宦多出,当之无愧的泰山名族。高堂隆慨然应诺。

    陈群随即给羊琮、高堂隆分别介绍州内郡县学官与琅琊境内的情况,好让他俩能够快速进入角色,谈谈说说,已是入暮。

    荀贞遂命进膳。

    饮食过了,州吏已给羊、高堂二人备好宿舍,他两人便辞往舍中安歇。

    堂上只余下陈群后,荀贞笑对他道:“长文,因卿之举,州中又添二材。”

    陈群说道:“说到添材,群正有一浅见想要上禀明公。”

    “卿言之。”

    陈群说道:“明公行榷盐之政,累日颇有州吏进谏,彼辈虽怀忠信,不知权变,守成之辈,固不可议事,然以群陋见,却亦不可忽视。”

    “卿言甚是。我掌州未久,确是不可轻视州中议论。卿有何策,可解此困?”

    “陶公主州,亲用乡党,孝廉之举,多由贿来,徐方士人久怀怨矣。今州中的军政诸事已然略定,四郡守相悉已到任,明公何不檄令各郡国举孝廉?既可拔秀士,又能转移州议。”

    荀贞顿时抚额,说道:“非卿提醒,我差点忘了此事!”略略一想,笑道,“却也正是此前没顾得上叫郡国举孝廉,倒是正好可以用在此时了。”

    今年正月,荀贞发兵攻陶谦,旬月之间,即占取了下邳、东海,入州主政,是以,今年的孝廉各郡国都还没有举。往年各郡国举孝廉时,因为陶谦信用的曹宏等人权倾半州,故而各郡多有通过贿赂他们而得以被举孝廉的,正如早在先帝时就广为流传的那首歌谣中所唱的:“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这几年徐州各郡国所举的孝廉们几无一个是真孝且廉的。

    徐州士人对此是早怀不满了。

    须知,士人们出仕的途径尽管不只是被举孝廉,可“得举孝廉”与“郡县辟除”,却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得举孝廉”者,必会被授官,而“郡县辟除”者,却不一定能得孝廉。郡举孝廉、州举茂才,此乃国士仕进的正途,如能历经郡选、州举,一个不落,乃是极大的名望。

    而陶谦主州的这几年,在孝廉的察举上却是贿选横行,自是会引得徐州士林怨望,不过陶谦之弊政,却正好可被荀贞利用,如陈群之所提议,用在此时,恰可平息引榷盐而引起的州议。

    荀贞当即做出决定,说道:“今便传檄各郡国,令举孝廉!”

    陈群说道:“兵乱以来,郡国民口多减。群窃以为,可令郡国按往年人口举今年孝廉。”

    按照规制,郡有二十万人口,可年举孝廉一人,现今徐州五个郡国,人口多者四十余万,少则三十余万,按照这个人口数目,相比往年,可举的孝廉名额就都会比往年为少,既是要用举孝廉来平息州中士人的非议,那么,就可以仍令郡国以旧年人数举本年孝廉,以布恩德。

    荀贞点头应允,说道:“即按卿意传檄。”唤堂外吏,令把陈仪叫来。

    陈仪虽不在堂上,然他主着文辞事,亦未在远,便在堂右的厢房里时刻等候荀贞召用。得了小吏传令,他即从厢房过来,听了荀贞唤他过来的目的,遂铺纸研磨,写就檄文。

    荀贞看之,见写道:“子曰:事亲孝,故忠可移於君。海内凌迟,至尊蒙尘,此正忠臣义士共举王事之秋。郡国举孝廉,如旧年数。中平六年以来,郡国所举,多非其人,今之举,务以贤要,倘有舞弊,依法处之。”

    荀贞看罢,说道:“末句稍繁,可精简之,改为:举非其人,系囚郡狱。”

    陈仪应诺,提笔改之。改罢,荀贞没再看,让陈群看了一遍,问道:“如何?”

    陈群沉吟说道:“郡守,二千石也,如举非人,即系囚郡狱,是否太苛?”

    荀贞笑道:“非苛不足以得材,亦不足以平州议。”

    “举非其人,系囚郡狱”,这八个字主要是给州中士人们看的。

    是在告与他们知道:以前陶谦亲用小人,贿选成风,从今以后,荀贞主政,将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徐州的政治环境、郡县风气都将会与陶谦时截然不同了。

    至於会不会出现郡守“举非其人”,荀贞并不担心,乐进、邯郸荣、王朗、陈登皆非贪吏,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收受贿赂,徇私舞弊。

    陈群说道:“明公求真贤之心,於此檄中可见一斑。待此檄传至诸郡,郡国士人必美明公德。”

    荀贞一笑,吩咐陈仪,说道:“将此檄拿去给文若,叫他择日下传。”

    陈仪领命,捧檄出堂。

    由郡国举孝廉,让荀贞引申开来,想到了举茂才、察廉吏两事。

    举茂才是州长吏的权责,察廉吏是领兵将军的权责。

    荀贞现掌徐州,又有将军名号,虽为杂号将军,然实领兵马,故此,今年他可举茂才一人,察廉吏两员。

    茂才的察举始於前汉武帝时,著名的“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一句便是出自武帝令州郡举茂才的诏书中。茂才和孝廉一样,吏民皆可受举,因员额少,州刺史所举,加上三公、光禄、司隶和位比三公的将军所举,每年总计也不过二十来人,所以在地位上要比孝廉高级,有不少人被举茂才的都是先被郡举孝廉,随后又被州举茂才。

    察廉吏,又叫察廉,顾名思义,既有“吏”为限,那便是只有吏员才能被察,桓帝时,又对参选人员作了新规,要求必须是“秩满百石,十岁以上,有殊才异行”者才可被察。“十岁以上”,也即任吏十年以上。荀贞前两年手上的察廉名额分别给了冀州和颍川的旧人,今年的名额他打算给徐州的吏员。

    察廉吏倒也罢了,此一等级与孝廉相仿,被察之后,起家授官多不高,或为郎官,或为与郎官秩俸相近的三百石吏职,而茂才就不一样了。

    茂才比孝廉高级,比与孝廉地位相仿的察廉自也高级,凡被举为茂才者,低则授官六百石,高则千石,甚而有起家即拜二千石的,——由授官之不同,可看出等级相差之高低,而等级相差之高低,正对应了被选人在州郡中的声望之厚薄。

    是以,对茂才的人选,荀贞需得细细斟酌,务要使选出的这个人既不负州望,又可为己所用。

    他对陈群说道:“既然传檄郡国举孝廉,州茂才也当举之,卿以为,何人可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