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8 督军要务需先试

正文 208 督军要务需先试

    荀贞对买盐坊之事虽然非常重视,但他一州之长,不可能只关注这一件事,有许多别的事也很重要,需要他处理。

    接下来的几天里,先是他和荀彧商定的那些政策一一颁布下传,着手实施,接着张纮、张昭等相继求见,张纮是来请示荀贞民屯的具体办理要求,张昭等则多是来与荀贞讨论榷盐一事。

    荀贞和荀彧商定的那几项政策,为了表示对张昭、张纮等人的尊重,在檄文正式下传前,荀彧和他们通过气,征询过他们的意见,对增口、劝农、水利等政,他们皆无异议,俱称德政。

    唯独对榷盐之事,张纮尚好,虽未明言支持,却亦未反对,张昭最先却是不赞成。

    糜芳到州府前,张昭就和其他一些反对者求见过荀贞,当面谏诤,荀贞起初耐心地给他们解释,张昭在听了解释后,细细想过,改而支持,有的则仍不改初意,荀贞后来也就不再解释,当他们再谏诤时,只是笑而不语。

    五个郡里边,乐进和邯郸荣不会反对,薛礼含怨,乐见盐豪作乱,也不会反对,陈登权变之士,深知荀贞此举之因,为了强兵,损害些盐家的利益固是值当,王朗的族人中有从事盐业的,请他劝谏荀贞,但他也支持榷盐,非但要族人服从荀贞的檄令,并给荀贞上书,公开表示将会全力支持糜芳去广陵收盐坊,陈登随后也上书府中,公开表示态度。

    随着张昭改变立场,王朗、陈登相继表态,张纮又不反对,徐州士人里边堪称“领袖”的也就是他们几个,余下的便再是“强项犯颜”,亦无用了。

    这一日,被陈群举荐的泰山羊琮、高堂隆两人应辟来到。

    接了门吏来报,荀贞出府相迎。

    羊琮、高堂隆两人的年岁相差不大,高堂隆比羊琮大一岁,今年二十七,羊琮二十六,两人都是名族之后,世为儒业,俱少为诸生,早年都在洛阳太学里学过经。

    荀贞在府门口见到此二人,见他两个皆着儒服,方领博袖,冠章甫之冠,佩櫑具之剑,年齿近似,体貌相仿,唯一不同的区别是羊琮胡须稍少,高堂隆络腮胡,须髯根立。

    看到荀贞出迎,两人行礼,齐齐开口,俱说:“拜见州伯。”

    听此二人声音,羊琮语调文弱,高堂隆嗓音洪亮。

    荀贞心道:“相由心生,声如其人。羊君或文儒士,高堂君似有勇壮气。”

    他笑对高堂隆说道:“《诗》云,‘其人美且偲’。君正其人。”又笑对羊琮说道,“见君乃知何为‘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又笑对他二人说道,“吾候二君久矣,望眼欲穿。”

    对此二人该如何任用,荀贞虽是才刚与他俩见面,已略有定见,但具体该怎么用,还得试上一试。

    请了羊、高堂两人入到府中,在堂上落座,荀贞叫人去唤陈群,自先与他俩叙话。

    叙话未多时,陈群来到,荀贞笑指陈群,顾对二人说道:“若非长文,今不得与二贤相见!”

    羊琮与高堂隆这才知道,是陈群举荐了他俩。

    他俩并不认识陈群,陈群也不认识他俩。

    陈群之所以会举荐他俩,是因他认为要想根绝泰山兵与泰山郡的联系,就需得用泰山郡的人来“以泰山人治泰山人”,所以经过打听,又经过仔细地斟酌选择后,在泰山诸多可能会应辟的士人中选择了此二人,向荀贞举荐。

    高堂隆说道:“久慕文范先生德名,戆愚童龀,未敢晋谒,不幸陨隧,悔伤难表,今见陈君,可遥知先生风范矣。”

    陈群说道:“家祖在世时,尝与群言:‘幸赖高堂生,《礼》经秦火,而书得传,今士人所以知礼者,皆生之功也’。美哉!名入《史记》,功著千秋。有幸今得与君见,思渴已久。”

    “高堂生”就是高堂隆的祖上高堂伯,“生”者,儒生之意。

    此时堂上在坐的四个人没有一个寒士,荀氏和陈氏是颍川右姓,高堂隆和羊琮的家族是泰山的冠族,四人的祖上都是名重海内。

    荀贞对这类“互道敬仰”的话,按其本心是没多大兴趣的,但这是士人初次相见时少不了的一道程序,因也就耐下性子,笑着听陈群与高堂隆说话,随之不久,羊琮也加入了进去,听他三人说了片刻,“互道敬仰”得差不多了,遂插话进去,笑问道:“二君远至,可否劳苦?”

    羊琮和高堂隆俱道:“并不劳累。”

    “二君来前,我正要去城外巡营,二君如不劳累,可有意与我同行?”

    羊琮和高堂隆自不会说不去。

    当下,荀贞带了他俩和陈群出得堂外,先吩咐堂外吏去叫周泰和蒋钦来,打算带着他俩一起去军中,然后叫人备马,又专叫给高堂隆两人备车。羊琮不语,高堂隆却道:“愿骑马。”荀贞便顺其心意,令多备了一匹马。稍顷,周泰、蒋钦来到。

    六人出府,或骑或乘,在数十骑士、数百步卒的扈从下,很快就出了城。

    行数里,到至一处步兵营中。

    荀贞叫周泰过去叫开营门,不等营将出来迎接,即带着诸人入了营中,到营中不去主帐,径至操练场,这会儿快到午时,场上没有吏卒。场边立有战鼓,荀贞又叫蒋钦过去擂鼓,鼓声隆隆,未及三响,原本正在兵帐吃饭的吏卒们都丢下了饭椀,披甲带兵,匆匆奔至。

    营将也在这时赶到。

    这个营将却非别人,正是任犊。

    任犊与许仲、江禽等人一样,也是荀贞的西乡旧人。

    昔时,荀贞常用他主钱,他虽少文不通经书,然性忠诚,从未有过贪墨之举,因得了荀贞的信赖,后来,随着部曲的增多,钱耗也随之越来越多,任犊识字少,算也不精,便力不能及了。荀贞因调他主兵,他不能和许仲比,也不如刘邓诸人勇,在掌兵练兵上也是寻常,一直没立下过什么出色的功劳,念在他是西乡旧人,荀贞虽仍是信重亲用,比如这次指派诸营屯地,便把他留在了郯县,并且对他赏赐不断,可因他少功劳故,在军职上却也不好对他太过拔擢,现下他职为别部司马,领了两曲四百兵士。

    荀贞见任犊赶来,怒道:“卿为营主,我入营而卿不知,如我是敌,卿今死矣!既至,又未披甲持戈,欲以布衣、三尺剑迎敌么?”问他,“按战时军法,是何罪也?”

    任犊丢掉手上提的剑,伏拜地上,答道:“营为敌夺,身斩,父母妻子与其身同罪。”

    陆续赶到操练场的数百兵士颤栗惶怖,惧不敢言,伏身於任犊后,尽皆下拜在地。

    荀贞顾与周泰言道:“卿可取剑上犊前。”

    周泰立刻抽剑在手,大步来到任犊身前,转身看向荀贞。

    荀贞没有立即下令,而是瞧了羊琮和高堂隆一眼,见羊琮目不忍视,高堂隆神色不变,於是对该怎么用此二人,至此定了下来,转回视线,复看向任犊,说道:“念卿一向勤劳忠事,此次免死,如有下次,定斩不饶!”令周泰,“可断其寸发,以代其首。”

    周泰应诺,弯下腰,抓了一撮任犊的头发,横剑断之,拿回呈给荀贞。

    荀贞问周泰把剑要过来,自割了一截衣襟,把这缕头发包起来,上前亲手交给任犊,说道:“此卿之发,吾之衣也。卿与我相识十余年了,卿之勤忠,我素信重,以我衣裹卿发,实思与卿休戚是同,要牢记今日事,居营需重,万事不可懈怠。”

    任犊眼圈都红了,举起双手,接过衣襟包,叩首说道:“君侯深恩,无以为报!”

    荀贞把他扶起,指着他衣袖上的墨渍,问道:“衣上缘何染墨?”

    任犊哽咽说道:“犊自知少文,暇时常补学,鼓声响时,正於帐中习字,因不知鼓缘何而响,故不及披甲,匆匆提剑奔来。”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卿有自知,努力向学,只要持之以恒,必有获成之时。”荀贞说到此处,忽然想到了一件他一直都想办、却至今尚未办的事,沉吟稍顷,心道,“未有合适人选,现下尚非其时。”对任犊说道,“卿既有心向学,我明日择一儒士来你营中,授卿经业。”

    任犊拜谢。

    荀贞笑顾羊琮、高堂隆,说道:“时已过午,返城将晚,二君可愿尝尝军食?”

    见荀贞没杀任犊,羊琮明显地松了口气。

    从先要杀任犊,再到裁衣裹发以赠,又到给任犊遣派儒士教他经业,荀贞的这几个举动落入高堂隆眼中,使他折服不已。

    羊、高堂两人都说:“既是从明公巡营,自当食於军军中。”

    在任犊营中招待羊琮、高堂隆吃过午饭,荀贞又带着他俩和陈群、周泰、蒋钦等回到城中。

    到了府里,重入堂上。

    荀贞笑对他两人说道:“二君名族之后,不以我德浅,应辟而至,我欢喜至极,暂欲以州劝学从事屈羊君,请高堂君暂领督军从事,二君意下如何?”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