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7 丈夫岂可受人轻

正文 207 丈夫岂可受人轻

    刘备驻兵赣榆,离郯县不过二百来里,两日后,玉美人送到了他的营中。

    刘备得之,甚喜爱,出示於部曲,说道:“此吾兄所赠也。”夜置玉美人於白绡帐中,从户外观之,如月下聚雪,神摇魂荡,情不自禁,遂昼则讲兵,夜则拥寝。

    荀贞闻之,与左右言:“吾弟爱此,选州中上者皆与之。”

    州郡竞送,旬日间,乃至百余数,长则二尺余,短则树寸,形色各异,玉质有别,如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而刘备最爱者,却还是荀贞转送给他的那个。此是后话,却是不必多提。

    糜芳谢过荀贞的拔擢之“恩”,於次日搬入了州府专门给他腾出来的院署,悬以“司盐”之匾,一边等姚颁带兵从驻地氶县赶来,一边开始做些预备的工作。

    预备的工作有三样。

    把沿海各县所有煮海的盐豪,凡有僮客五百人以上者全部列出,此是第一样。

    与州中四个县的盐官长、盐官丞,包括州簿曹从事秦松一起,综合实际情况以及在簿籍上登记的情况,按照这些盐豪家訾的多寡,给他们排个高低名次,此是第二样。

    分别在盐豪的名后注上“甲”或者“乙”,又或“丙”、“丁”,此是第三样。“甲”者,非为最富之意,而是当收盐坊之时,此人最有可能会反抗,“乙”者次之,“丙”再次之,一直到“丁”,“丁”,是糜芳和这几个盐官长与丞一致认为最不可能武装反抗州府的人。

    列表清楚,标注明白,糜芳将表簿呈给荀贞。

    荀贞细细看了,见簿表中共列了十七个人的名字,籍贯在东海的有四个,在琅琊的有十一个,在广陵的有两个,名后标注“甲”字的有五个人,标注“丁”字的有四个人。

    徐州的四个盐官,设在东海和广陵的只有一个,便是设於糜芳家乡的朐县盐官,剩余三个全在琅琊,故此,琅琊的大盐豪最多,东海次之,广陵最少。五个标注“甲”字的盐豪,四个都是琅琊人,余下一个是糜芳的同乡,广陵一个也没有。

    荀贞心道:“五个硬骨头,四个都在琅琊。我需得给仲仁去信,叫他近日多加戒备。”

    区区些许盐豪,不值得太过谨慎,荀贞叫荀成加强戒备,主要是戒备泰山兵。

    泰山兵在琅琊横行多年,可以想见,沿海的那些盐豪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情愿也好,违心也罢,必会亲附臧霸、孙观他们,现下臧霸被调出了琅琊,荀成进驻开阳,又把泰山兵大部分赶去了郡北和郡东,料来其中必会有不少心存怨气的,却是需得防着他们与盐豪搅在一块儿,掀起叛乱,些许盐豪生乱不值一提,可若是泰山兵搅和进去,就得费点力气了。

    荀贞问道:“可定下准备以何价收购诸家的盐坊了么?”

    说是收盐坊为州用,也不能一文钱不出,还是得拿些钱出来的。

    糜芳答道:“芳等经过细商,浅见是:可以市价购买各家盐库的存盐,以市价之一倍购买各家煮盐的场区和用具,除此外,各家如愿意贾卖僮客的,亦可以一倍市价之数购买。”

    糜竺献盐坊、让糜芳领任司盐都尉的原因是唯恐会以家訾致祸,而糜芳现愿跟着荀贞,却主要是因存了“附骥”之心,既存此心,那么在为荀贞办事时,他就难免会想极力地表现忠诚,故而,在与盐官长们商议该以何价购买各盐豪的盐坊时,他一力主张低价。

    现在他报给荀贞的这几个价格,就都是他强力主张的。

    老实说,这几个价格都很低。

    别说是以市价的一倍去买各家煮盐的场区、用具和僮客,便是以十倍之价去买,怕也不会有人肯卖。盐业暴利,而且永远无卖不出去之虞,上到天子,下到黔首,是个人就得吃盐,一天也离不了,只有不够用的盐,没有卖不出去的盐,试想一下,谁会傻到去卖掉这棵摇钱树?

    听了糜芳说的这几个价格,荀贞说道:“倍於市价未免太低,可以三倍购之。并传檄诸盐家,家无旁业者,如不欲要钱,州府也可以地换之;又及,凡诸盐家子弟有才名者,辟州、幕两府,或辟本郡,试之,才卓异者,表为郎,或为令长。”

    “郎”,朝廷里的郎官。“令长”,县令或县长。

    既要夺人家的经济利益,那就得在政治利益上给以补偿。

    糜芳应道:“是。”说道,“明公仁厚,想必此檄一下,诸盐家必会踊跃献坊了。”

    荀贞笑道:“如果能如此,自是最好不过。……子方,可选定了先去哪个郡县么?”

    名单上列出的十几个盐豪分布於琅琊、东海、广陵三郡境内的沿海各县,糜芳不可能同时把这些县都去到,只能先去一地。他回答说道:“愚意先去朐县。”

    朐县是糜芳的家乡,也是他最熟的地方,倒的确是可以先去。

    荀贞说道:“我见簿表上列注‘甲’字五人中,有一人是卿的同乡,卿可与他熟悉么?”

    “少时旧识。”

    “可有把握说服他出售盐坊?”

    “芳尽全力为之。”

    “如此人竟是不肯出售盐坊,卿意如何处理?”

    “如真不成,国事大於私情。”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估算路程,姚颁明天应就能到郯县,待他到后,卿与他先见上一见,然后便去朐县罢。我在州府,候卿佳音。”

    糜芳拜倒在地,说道:“必不负主上所任!”

    第二天下午,姚颁到了郯县,进到府中拜见荀贞。

    荀贞当面提点,对他讲了此次榷盐对州府财政的重要程度,嘱咐他务必用心,遇事多与糜芳商议,对他说道:“卿非龌龊之人,当与司盐同心,逢事多议,需决则断。如有事难决,卿与司盐争执不下,而又不及传章州府者,卿需从司盐意。”

    姚颁应诺。

    “虽令卿带部曲同去,可如能不动刀兵,还是不要动刀兵的好。”

    “是。”

    “又若竟真有顽冥不化者,当如斩乱麻!”

    “诺!”

    叮嘱过姚颁,荀贞叫他去司盐院找糜芳报到。

    糜芳与姚颁见过,两人家乡的地域相近,彼此皆知对方族姓,年岁又无甚相差,果如荀贞所料,见之甚欢,没多久就混熟了。次日一早,两人辞别荀贞,带着六百兵士前去朐县。

    没有不透风的墙,荀贞有意榷盐之事,没过多久就在州府里传开,很快,又传到郡县。

    琅琊郡,莒县城外的昌豨驻营中。

    昌豨闻得此讯,勃然大怒。

    尹礼适时在他营中做客,也是惊怒交加。

    昌豨猛地一拍案几,奋身而起,抽出腰中佩剑,握之挥舞,狠狠地在眼前的虚空中横竖劈了几下,稍微宣泄出了些怒气,然后提剑怒对尹礼说道:“已将宣高调出琅琊,又把我等赶出开阳,现又收盐州榷,荀镇东怎能如此接连轻辱我等!”

    却是正如荀贞所料,昌豨等诸泰山军将与琅琊郡的盐豪确是关系亲近,他们虽然没有插手这门生意,但是每年郡中的盐豪都会给他们送来丰厚的财货。这笔财货,不但可以保证他们锦衣玉食,而且还能补充军用,用之深结心腹、赏赐猛士亦可,拿以扩张部曲、招揽亡命亦行,可以这么说,盐豪们给的这笔财货,在他们的军事预算中占了很不小的一个比重。

    现下荀贞要收盐坊州有,沿海的盐豪们还没有怎么样,昌豨就雷霆大怒了。

    尹礼亦怒道:“欺人太甚!”

    尹礼愤怒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昌豨的驻地莒县虽比开阳偏东北,可至少是在琅琊腹地,并不与北海相接,他的驻地诸县,紧挨着北海,就处在琅琊和北海的接壤处,北海境内的黄巾时有骚侵,他部中兵士一日数惊,有时连他也坐立难安,唯恐黄巾攻营,想想以前在开阳的快活日子,再看看眼下,原本尹礼对荀贞还不算特别不满,可自从到了诸县,怨气日增。

    昌豨说道:“我算是看明白了,荀镇东这是慢刀子杀人,先把我等分开,再调重兵入郡,现又要断我等财源,过不了几天,我看,他就要调我等出境去打黄巾,借剑杀人了!”

    “卿言有理!”

    “你如同意,你我现在便遣亲信去阳都见孙观,再去阴平见宣高!并及吴敦、孙康,也遣人去见。”

    “见他四人?你是想?”

    昌豨恶狠狠地说道:“徐州沿海,盐豪数十,荀镇东想要榷盐州中,必会激起盐变!我等可趁机而起,把琅琊夺回!”

    尹礼尽管愤怒,可听了昌豨这话,却顿时心惊,迟疑说道:“镇东兵强,往时我等未分兵时,宣高尚以为不可与一战,现今宣高在阴平,离琅琊数百里,我等几人又分驻数县,贸然起兵,怕会被镇东一一击破,到时悔之晚矣!”

    昌豨看不起尹礼的胆子,鄙视地瞧着他,说道:“今我等虽被分兵,宣高驻在阴平,可你别忘了,阴平挨着彭城!昨天我接报,说荀镇东问薛彭城要了二十万石粮,叫他送去州府!”

    “二十万石?薛彭城可送了么?”

    “他本是不想送的。彭城都尉甘宁拿着荀镇东的檄令,带了数十甲士,闯进他的寝舍,问他何时送粮,就差拿剑逼他了!他无可奈何,只得应下,现在粮已快到州府了。”

    尹礼叹了口气,说道:“薛彭城而今的处境,与我等差不多啊!”心道,“若是当日我等与薛彭城不坐观,与陶公齐心合力,共御荀镇东,……或许胜败尚未可知。”懊悔也晚了。

    “可不是么?所以我说宣高现在阴平!若能说动薛彭城,则沿海盐豪并起,牵制三郡荀军,我等动手於州东,猛击荀仲仁,宣高与彭城起兵於州西,径击郯县,共举陶公旗号,号召州内豪雄,戮力共战,便纵仍不能攻下徐州,可退保琅琊却总是可以的。”

    昌豨这番话说的鼓动人心,令尹礼亦不由稍为之热血沸腾,但最后一句“便纵仍不能攻下徐州,可退保琅琊却总是可以的”却暴露出了昌豨究竟还是底气不足。

    他亦有自知之明,以前他是叫嚷过打下徐州,可现下泰山兵已被荀贞分散,而荀成又入驻琅琊,敌我的形势已发生了强弱的变化,所以现在他也不奢求打下徐州,只求能重新夺回琅琊以割据自占。

    尹礼细细想之,越想越觉得昌豨说得对,只要盐豪作乱、彭城出兵,还真有可能夺回琅琊。

    他说道:“宣高此前说:袁本初表了周昂为豫州刺史,必会与孙豫州一战,而镇东则必将会援豫州。如果真要动手,我等可以再等等,等荀镇东出兵驰援孙文台时,再两面俱起,与盐豪共击!”

    昌豨表示同意,说道:“就这么办!”

    尹礼又道:“只是荀镇东已遣了糜芳去朐县,榷盐的事情已然传开,如今只恐盐豪会耐不住,现下就作乱。”

    “这还不好办么?你我可先遣人去见琅琊的盐豪,与之密结,叫他们稍安勿躁,待到荀镇东出兵之日,再一起举事!”

    “好!好!如此,我等不但可以与盐豪合力,并且,荀镇东定也会忧盐豪作乱,故而现下应是他最戒备之时,而若是盐豪却表现出毫无抵制榷盐之意,以我料之,他必会松懈,对我等也正是有利。”

    “卿言甚是!……荀镇东隔三差五地便假惺惺给我等送些物事来,你我虽不稀罕,然却可效而仿之!不但提醒盐豪,要他们现下万不可抵制榷盐,而且,你我也可时不时地遣人去趟州府,问候荀镇东,给他送些礼物,以示顺从,这样,定可使他更加松懈!”

    “对,对。遣人去州府时,也顺道拜见拜见陶公。”

    昌豨气态雄豪,想起此前每当他发表对荀贞的不服之言时,总会被臧霸制止,便以剑柱地,说道:“丈夫岂可受人轻!待来日收回琅琊,痛饮席上时,我要问问宣高,可还惧荀镇东么?”

    两人计议定了,当即便遣亲信分头去见臧霸、孙观、吴敦和孙康,对他们述说此意,看他们的想法如何。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