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3 当治上田丰粮产

正文 203 当治上田丰粮产

    所谓“古者以民之多寡为国之贫富”,户口的多寡与古时国家的贫富有直接关系,与当下徐州能否兵强食足也一样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荀贞对增加户口一事非常地重视。

    和荀彧讨论定下增加户口的几个办法之后,荀贞观阅有关田亩的簿籍。

    民为国本,田为民本。

    没有足够多的田亩数量和粮食产量,首先百姓不能富裕,其次也养不起兵。

    本朝以来,田亩的总开垦数目大多时期都在七百万顷上下,有时多点,有时少点。徐州地区不算天下的头等大州,和内地比不了,但较之前汉,农业方面已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太平时,州中亦有数十万顷良田,只是现下战乱,民户既少,被用来耕种的田地自也就少了。

    因为铁制农具、牛耕等的广泛使用,以及代田法的普及和区田法的推行,汉家亩产的粮食量与先秦时期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如今一亩上田年可产粮四石,中田亦有三石。

    荀贞览阅簿籍,州府统计出来的去年徐州全年的粮食产量总共不到二亿石,汉制田税三十税一,去年一年全州田税收入的总数不到五百万石,较之太平时,已少了很多。

    因为州刺史只有监督州部郡县长吏之权,而无军政之权,所以郡国收到的粮、钱等赋税原本是不需要递解到州的,原先的徐州也是如此。直到陶谦掌徐州后,前期因要与黄巾作战,需得有钱粮整建部队,州府从而才逐渐地掌握住了州内部分郡县的粮钱收入,但在陶谦时期,他并没有能把州部内所有的郡国钱粮都收纳入手,仍有一些郡县脱离在外,未被掌控。

    比如荀贞在广陵任太守时,陶谦曾多次问广陵要粮钱,荀贞大多数时都没给他,又比如彭城薛礼也是一样,有时给州里些,有时则不给,再比如琅琊国,粮钱收获悉入泰山军兵营,州府亦不能得。阴德为何要攻泰山兵?其中一个主要的缘故便正是因他堂堂一个国相,却管不了郡中的钱粮财权。陶谦遣笮融去下邳当国相,又叫他督下邳、广陵、彭城三郡钱粮,实也是无奈之举,不派个自己人去,钱粮就收不上来。

    当然,和陶谦那时相比,现在州里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东海、下邳、广陵三郡的钱粮收纳没有半点问题,虽然琅琊、彭城仍还没有直管,但在把臧霸从琅琊调出,用荀成入镇琅琊,再又任了陈登为琅琊相后,尽管泰山兵的日常供需现还是由琅琊出,可州府却也不是半粒粮、一文钱都收不到了,至於彭城,荀贞已经在军事上完成了部署,对彭城形成了压制和震慑,接下来,便要在钱粮征收这一块儿上对彭城下手了。

    总之,单就目前来说,去年全州的四百多万石石田税,能被州府掌握到的有五分之三多,但这五分之三的田税,并不是全部都能被州府得到。

    首先,各县要自留一部分。

    一个是用来给县属吏发月俸。

    县属吏皆是由县长吏自辟,故而月俸不由国家出,而是由县中出,——郡亦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时人“视郡为国”的一个缘故,辟由郡县,俸之发放也由郡县,怎不视郡守为郡君?

    前汉时的官吏月俸以钱为主,本朝明帝前,因国家初建,战乱的影响未消,谷贵钱贱,官吏的月俸以谷为主,明帝后至今则是钱谷各半,一半给钱,一半给谷,比如百石吏,每月得钱八百,米四石八斗,——这个“四石八斗”不是粗粮,而是脱壳去皮后的精粮,亦即一个百石吏每年需要发给月俸精粮五十七石多,通常一个县寺,从功曹、主簿到最低级的书佐等,包括乡级吏员,多则近八百人,如洛阳县编制内的员吏共七百九十六人,少亦有一二百人,其中固非皆百石及以上,可总的加在一起,每月的月俸开支也是不小。

    月俸开支是一部分支出,再一个是“月食”,也即凡县寺“有秩”以上的吏员都可以在县寺的县厨里无偿吃饭。“有秩”即有一定的品秩之意,任命至少要经过郡府,有印绶。荀贞早前在西乡当蔷夫时做的就是“有秩蔷夫”,比小乡不称“有秩”,只称“蔷夫”的要高级。

    五日一休沐,除休沐日外,县吏的工作、休息多在县寺里,县中得管饭,这笔开支肯定不能和月俸的开支比,但徐州共计六十余县,一年下来,用粮也是不少。

    月俸、月食,都是用在吏员身上的开支,其次,还有邮传开支。

    邮传费用的开支很大,邮传建筑如有破损,需要修缮,这是有关钱的,且不说,只说和粮食有关的:过往吏员、军情传递,凡住宿於邮传中的,邮传都需按对方的品级给予不同标准的伙食供应,低级点的官吏,每食三升米,高级官吏不但供米,还有肉,甚而酒,此外,还需供应马料,马料通常是粟米,同时,不单是供应来往吏员的马匹食料,很多邮传自养的也有马,按照规定,一匹马日供食料为一斗粟,一斗菽,按一匹马算,一月便是粟、菽各三石。

    给官吏、马匹供应的食物、食料也都是精粮。

    月俸、邮传费用之外,还有赈济、抚恤的开支。

    荀贞和荀彧在适才讨论增加户口的办法时,其中一条是让流民还乡,郡县可贷种、食,这个“种”与“食”,就都是由郡县出的。“贷种、食”是为了安置流民,此外,还有赈济,流民过县,或者县中百姓缺食,县寺都得出粮赈济,一则/民为子也,二来,不赈济就要出乱子。

    抚恤这一方面,主要是针对老弱鳏寡,荀贞传檄郡县要实按《月令》尊老,又要求郡县七十以上的老者也要给米肉酒,这些米肉酒都是从郡县出的。

    月俸、邮传费用、赈济、抚恤这几项开支之外,当县中有什么大工程,需要征发徭役时,不给钱,饭总是要管,这也是一笔粮食开支。

    林林总总,一个县每年在粮食上的支出不是个小数字。

    其次,和县一样,县粮到郡,郡也要自留一部分。

    世道太平时,郡中的各项粮食开支和县中差不多,只是没有邮传的费用支出,主要也是月俸、月食等几样,较之一县中县吏的数额,郡吏的数额也差不多,大的郡郡吏千余,小的郡郡吏数百,而当战乱时,郡里就要比县里多一笔大开支了,那便是军费。乐进在下邳正式上任后,荀贞特许他可以组建一支郡兵,这支郡兵的日常所需就是从下邳郡的钱粮收入中支出的。

    把郡县所有的开支刨除在外,再除去郡县各留本地以备而应急的部分,州府现下一年总共可得粗粮百余万石。

    这个数量就很少了。

    州府的开支主要在两块儿,首先,一如郡县,给州吏月俸、月食的开支,其次,虽无邮传、赈济等开支,但现下有军费支出。

    一个步卒,月需粮二石左右,一年便是二十四石,少点也得二十石,万人一年便需粮二十余万石,荀贞此前在广陵时省吃俭用,在大力屯田的情况下,共养兵二万余,打下徐州后,从陶谦的丹阳兵、徐州兵以及笮融的下邳兵中共料得精卒万数,目前共有兵三万余,一年需军粮六十万余石。这只是步卒的耗需,还有骑兵的战马所需。一马月需,如草料充足,需五石刍稾,近一石粮,如不用草料,全以粮喂,则一月之食,当一卒一年之用,在接收了陶谦的骑兵部队和战马后,荀贞现有骑兵三千余,备用战马千余匹,年需粮八万余石。

    步骑相合,荀贞现在一年的军费开支,只在粮上,便需七十余万石。

    州吏的月俸、月食支出不算,军中将校、军吏的军俸开支比二千石以上,也即校尉以上,每年统共约需两万多石精粮,加上校尉以下、伍长以上军吏的每年军俸总支,数额甚大。

    除了这些外,被淘汰掉的徐州兵等俘虏,荀贞已把他们分给江禽、枣祗,用来扩大屯田的规模,因乐进等才刚到任不久,之前又忙着统计本郡的户口、田亩等数据,还没能把屯田所需的田地交给江禽、枣祗,所以这些即将转入屯田的俘虏,荀贞现还得养着,并且即使等他们转入屯田,起始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荀贞还得养着他们,且还得给他们粮种。

    百余万石粮,实在是不够用。

    好在陶谦当州刺史的这几年,横征暴敛,囤积了不少粮食在州仓,笮融也是猛如虎,下邳郡仓中亦有粮储不少,荀贞在不扩兵的情况下,短期内粮食还不虞短缺。

    然而,只看短期,不看长期,却是不行的。

    看完总簿,又看完各郡国分别的田亩簿籍,荀贞说道:“彭城虽狭,亦有田数万顷,文若,我欲檄令薛彭城即刻解粮三十万石,送来州府,你说会不会问他要得太多?”

    荀彧不由地笑了起来,说道:“彭城虽地有数万顷,然现用来耕种的没有这么多,薛彭城养兵最多时达至万余,至今亦有数千,年需军粮二十万石,郡县吏、军吏每年的月俸又是颇多,以前还给州府递解过不少,他的郡仓中,我料余粮必不多也。”

    “那就二十万石吧。”

    “二十万石,他应能拿出。”荀彧顿了顿,说道,“君侯,问彭城要粮只是末节,当务之急,应是在多垦良田,以丰粮收。”

    良田者,上田也。现下劳动力不足,便需要在田的优劣上下功夫,十万亩上田能比十万亩中田多收十万石粮,十万顷就能多收百万石粮。

    “卿可有何良策?”

    “徐州多水陂,章和元年,马伯威兴复陂湖,灌田二万余顷,汉安元年,张文纪开沟引水,使田得灌,秔稻丰积,此二公留下的遗迹,我在广陵时曾实地看过,其凿溉之利,惠及如今。以彧陋见,州府可遣吏巡视州中,视土田之宜,效前贤之举,开沟治陂,以得良田。”

    马伯威是马援的族孙,与大儒马融同族,张文纪是张良的后裔,此二人均曾任过广陵太守,荀彧说的那两件兴修水利之事,便是他两人在广陵时的政绩。

    荀贞心道:“兴修水利乃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文若此策,我当从之。”在广陵时,他就想过兴修水利,但那时的主要目标是拿下徐州,所以一直没有将此事付诸实施,现在徐州已入手中,可以分出精力、民力来搞水利建设了。

    荀贞沉吟说道:“欲谋其事,必得先有其人。卿可有人推荐,足能担负此任?”

    兴修水利是个专业活儿,不懂行的人是做不好的,所以要想办好此事,就必须得先找到一个合适的专业人选。

    荀彧说道:“我尝与督冶议论水务,受益匪浅。彧以为,督冶可任。”

    督冶校尉蒲沪,他和姚昇算是半个老乡,他祖籍巨鹿,但生於吴郡,他的祖父曾在吴郡当过县令,其父当时从之,亦在吴,他便是在那时生下的,后来他祖父病故任上,他从父返乡,及长,仕州中,刺史荐之,拜为郎,又出补中丘县丞,在任中丘县丞时,荀贞到赵国就任中尉,两人因之相识。初平中,他和邯郸荣一起去颍川投了荀贞,讨董战罢,又跟着荀贞来到广陵,因他通冶炼事,故荀贞任他为督冶校尉,现掌军中兵器的冶炼。

    荀贞笑道:“倒是合了他的字了。”

    蒲沪字观水,名中有水,字又有水,且是“观水”,用之主水利事,至少名字很合适。

    荀彧亦笑。

    荀贞接着又道:“只是军冶事关军器,此乃头等要事,若是调他去兴修水利,又有谁可以暂领冶事?”

    “昭信校尉魏光为督冶副手已有不短的时日,我问过督冶,说他已颇通冶炼,可代领之。”

    “好,那便由幕府传檄,叫观水听你调派,使公佐暂领冶炼。”

    兴修水利是个长期的工程,短亦得一年才可见成效,对农事,荀彧还有两个想法,当下对荀贞分别道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