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8 舍泰钦名臣之望

正文 198 舍泰钦名臣之望

    相比“五虎上将”、“五子良将”,对后世统称的“江表十二虎臣”,因其中的一些人名气稍低,荀贞不太了解,略知事迹的只有程普、韩当、黄盖、周泰、甘宁、潘璋等几人,所以虽知蒋钦亦是十二人之一,然却不太知其功绩,然闻知了此人名字,却也是十分欣喜,又将他扶起,细细打量,见他衣着朴素,布衣革带,无有装饰,恂恂如不能言者。

    荀贞因顾对左右,说道:“此一雄健君子也。”

    迎了周泰、蒋钦入到府内,至堂中落座。

    不多时,原中卿和典韦来到,典韦在堂门外对荀贞行了个礼,说道:“君侯,韦来了。”

    荀贞说道:“快进来。”

    典韦除去鞋履,登入堂中。原中卿自与左伯侯一起,侍卫在外。

    周、蒋二人见来人形貌魁梧,甲衣在身,手提双短戟,腰佩大环刀,走动时如同熊虎。

    因典韦肩负护卫之责,兵戈不可离身,所以登堂入室不需置兵器於堂外,到了堂中,荀贞赐坐,他坐下前,先把短戟放在了席边,因短戟太重,虽是轻放,落到地面时,仍是发出闷响。

    周、蒋二人俱皆惊讶:“这两支短戟得有多重?”

    典韦的这两支短戟,不但周、蒋二人为之惊讶,凡是初次见到典韦的人,无不为之惊叹,要知,时人常用的短兵,如剑者,通常不过一斤多重,如环刀者,重者也只有三四斤,是以,鲁肃的佩剑重有两斤多,荀贞提入手便觉略重於常,而典韦的这两支短戟却足足各有二十斤重,周泰、蒋钦还算是好的,因他二人也是猛士,故只是觉得惊讶,而如赵昱、王朗这些文臣儒士,当初见到典韦此二戟时,便是再能修身养性,亦不禁俱皆为之连连瞩目,惊异万分。

    对周泰、蒋钦的这种吃惊反应,典韦早已习以为常,不当回事了,因而也没什么自矜力雄的表情,坐下后,看了看周泰、蒋钦两人,对荀贞说道:“君侯,不知此二君中哪位是周君?”

    原中卿找到典韦时,肯定会告诉他荀贞因何召唤,所以典韦知道是九江的周泰来了。

    荀贞笑道:“雄壮者便是。”

    周泰、蒋钦皆雄壮,但周泰比蒋钦更高大一些,也更壮健一些。

    荀贞对周泰、蒋钦介绍典韦,说道:“此吾樊哙,陈留典韦。”

    樊哙曾当过高祖的参乘,参乘即坐在车右担任警卫的人。用樊哙来比典韦,正是适合。

    典韦起身,向周泰行了个礼,说道:“在下典韦,见过足下。君侯常对我提起足下大名,韦对足下是久思一见了。”

    周泰忙起身回礼,恭谦地说道:“泰微末之徒,贱名何敢常辱将军之口,亦不敢劳足下久思。”

    荀贞指蒋钦,给典韦介绍:“阿韦,此周君的郡里人,蒋君名钦,雄健君子也。”

    典韦又对蒋钦行礼,蒋钦亦忙起身相应。

    与张昭、徐奕、诸葛瑾、鲁肃等见时,因彼等皆儒士,所以荀贞和他们问经说文、谈政议军,话题高雅致用,周泰、蒋钦乃是虎士,却就不能说些经文军政的话了,荀贞早年在西乡,连着好几年都是与许仲、江禽、陈褒等任侠士来往,却是也极有和周、蒋此类猛士交际的经验。

    当下,待典韦与周泰、蒋钦彼此都见过礼,荀贞笑对典韦说道:“阿韦,周君、蒋君至府,从今起你们便是同僚,卿与二君俱材士,以后需得多多交往,万不可因小事生隙。”

    典韦三人俱应诺。

    荀贞对周泰、蒋钦说道:“二君初至,功劳未显,不好以贵职所授,吾意屈二君为我幕府舍人,二君意如何?”

    周泰、蒋钦虽是虎臣,可而今初至,半点功劳没有,如便给以军中重职,荀贞帐下那些战功赫赫、功名从沙场上取的悍将们即便不说,必也会尽皆不心服,再则,荀贞虽知此二人之名,亦略知周泰事迹,可这两个人的性格、能力到底如何,却尚需眼见为实,方可按能授任,所以,综此二点,自是不可能一下就给以他俩军中重任的,而如果不给重任,仅给以轻微末任,比如任个屯长之类,又未免会既不符荀贞召辟之欲,又可能会伤猛士之心,所以,荀贞在周泰来前便就考虑好了,决定把他任为幕府舍人,现下多了个蒋钦,无非是多任一个便是。

    幕府舍人虽是闲散之职,无有实权,秩俸也不高,可地位并不卑微,正如州府、郡县里的议曹,是幕府里用来养士的职位,或授给才俊,或以亲近任之,等闲人想当也还当不上。

    樊哙就当过高祖的舍人,前汉时的勇将田仁、与司马迁为友的任安也曾是卫青的舍人,本朝的大儒马融亦曾被邓骘召为舍人,所以,荀贞先以张昭、薛礼之子为幕府舍人,现又决定以周泰、蒋钦为舍人,——张纮之子张玄、袁绥之子袁迪,也都已被荀贞召为舍人。

    周泰、蒋钦下拜感谢。

    荀贞笑道:“二君健士,虽因初至,暂以舍人屈之,而吾意实是欲驰二君於军旅,且先拨各三十甲士与二君,试统御之,待来日州郡有事,再驱二君之能,候功劳而显擢。”

    先授舍人之亲近职,再拨甲士给其统带,以示与别人之不同,荀贞的这番安排让周泰、蒋钦感激涕零,拜伏堂上,俱道:“小人等蝼蚁之身,为明公所重,唯效忠竭诚,为明公赴死!”

    荀贞哈哈大笑,叫他两人起来。

    待周泰、蒋钦各落座后,荀贞对典韦说道:“卿与二君初见,彼此尚不熟悉,你可将你昔日在睢阳的事说与二君听听。”又对周泰、蒋钦说道,“二君雄杰,往日在郡中时,必有壮节之事,待阿韦说过,二君不妨也稍讲一二,使阿韦听之,吾少好侠,亦喜闻之。”

    周泰、蒋钦应诺。

    典韦当下便把他当年为人报仇,孤身一人进到睢阳,在对方备卫森严的情况下,从容杀了故富春长夫妻,又从数百追者的攻击下转战得脱的事情讲给了周泰、蒋钦听。

    周、蒋二人听了,都是叹服典韦之胆勇。

    俟典韦说完,周泰、蒋钦也相继把自己以前在郡县中做过的一些任侠事讲与荀贞和典韦听。

    这些任侠事有的和典韦在睢阳的故事一样,也是为人报仇,只是没有杀人而已,有的则是聚集乡中壮士,与来侵的贼寇厮杀,或是劫富济贫,亦有惩恶扬等等之事。

    听到精彩处,典韦喝彩,荀贞拊掌。

    听他俩说了几件事后,荀贞又叫典韦说他过去做过的一些别的任侠事。

    典韦、周泰、蒋钦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你说一件,我说一件,荀贞在上座笑听,时或击节赞叹。堂上的气氛越来越热闹融洽,典韦三人再看对方时,也不似最先见时那么客气陌生了。

    不觉间,暮色已深。

    州吏进到堂里,点燃蜡烛,典、周、蒋三人这才住下话语。

    荀贞笑道:“听卿等畅谈,行侠任性,吾竟如回囊日在西乡时。”说道,“惜乎君卿、仲仁、文谦、伯禽、阿邓、阿褒、叔至、子绣诸君分屯郡县,俱不在郯,若非如此,今夜当召与卿等共饮!”想及往日在颍阴家中,与许仲、刘邓诸人院中设宴,燃火以映,夜饮击剑,高歌旋舞,愉悦酣畅,不知天之将明,又抚膝叹道,“今虽贵重,远不若微时无忧。”

    荀贞在西乡时也是常日怀忧的,只是那时他更多的只是忧己之身,想要在乱世中保全性命而已,现如今,掩有一州之地,他需要忧的却不只是己身,还有众多追随他的臣属,还有天下。

    己身和天下,自然是天下为重,有了以天下为己任的念头,固然会产生出很大的动力,可压力也会很大,所以他感慨不如以前自在了。

    周泰、蒋钦不知这些,但见荀贞由衷感慨,皆心中想道:“明公与人诚,对谈无伪言,不以我二人出身卑贱为意,宠以亲近职任,又重旧情,真是吾主也!”

    典韦说道:“玉郎不是在城外营中么?君侯既怀念往日在西乡时,何不唤玉郎来?”

    骑兵是比步卒重要的战斗部队,而且东海地处徐州中部,与琅琊、广陵、下邳、彭城俱接壤,一旦此四郡出现战事,从东海可以迅速驰援,所以辛瑷现统骑兵主力,屯驻在郯县城外。

    荀贞笑道:“昨晚玉郎送了一头鹿给我,原是想今夜请子敬尝之,子敬却定要今日去阜陵,本以为这鹿怕是晚上吃不成了,幼平、公奕,却恰二卿来到,正好,今晚便炙鹿畅饮,无醉不归。”

    荀贞平日自己的饮食很简单,但在对待臣属和贵客时却十分大方,今天鲁肃走后,他本是想把辛瑷送给他的那头鹿分一分,留点给后宅的诸女,其余下的便叫人给张纮、张昭、赵昱、王朗等人送去,不过现在既然周泰和蒋钦到了,那便仍还用来招待“新人”就是。

    荀遂叫候在堂外的原中卿去城外叫辛瑷来府,今夜共饮。

    辛瑷来得很快,用来炙肉的器具才置好,鹿刚被府吏拿出,州厨的宰夫正在分割,他就到了。

    辛瑷号为“玉郎”,貌美倜傥,是荀贞军中诸将人物的风仪之冠,虽不自藻饰,而风流天成,使人见之忘俗,周泰、蒋钦看到他,顿就自觉形秽。辛瑷精通音乐,待肉炙好,众人投壶或舞,饮至半酣,春宵和暖,月柔如水,荀贞叫他抚琴,周、蒋二人虽不知乐,亦觉琴声清远,又见辛瑷姿态洒脱,虽是夜深,然轩如朝霞,更是本就恭敬的言止越发收敛,俱心慕之。

    是夜欢饮。

    次日,荀贞给周泰、蒋钦各拨了三十甲士,令且操练,平时出入,常叫他两人与典韦一起随从,待之甚厚,愈使他两人死心塌地,尽忠效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