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7 周幼平如熊举将(下)

正文 197 周幼平如熊举将(下)

    冯巩、鲁肃道遇的车马、兵卒正是奉荀贞之命去九江召辟周泰的队伍,到了郯县城外,护从的兵卒自归本营,州小吏和州使带着周泰等来到城中,入了子城,进至州府,通传入内。

    荀贞这两天一直在考虑张昭的建议,即遣使赴长安觐见天子,经过仔细的斟酌,现已有了人选,因为此前荀彧等也提出过这个建议,所以在送走鲁肃后,他便召来荀彧,与之商议。

    荀彧虽然挂名军职,现为军师校尉,可实际上主要是辅助荀贞决策政务。

    汉家之州刺史,本乃是监州部、刺举郡国长吏之职,并无军、政之权,所以州府里的吏员设置很简单,员额也不多,不像郡县里诸曹皆有、分别管理各类实务,只有诸色从事而已,“曹”仅主财谷簿书的簿曹、用来养士的议曹,遇有战事可再加设一个兵曹,寥寥数个。

    陶谦任徐州刺史、击走黄巾后,渐渐地掌握住了徐州东海、下邳两郡的实权,原本州府里的那几个曹明显就不够用了,因而,他另外又任用了一批人,虽未给以名职,却实付给了理州政之权,被荀贞杀了的曹宏就是这批人的主事。换言之,也就是说,陶谦在州府原有的组织架构之外,又另组织了一批亲信,自设了一套班子,使掌州政。

    荀贞得了徐州后,“萧规曹随”,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与陶谦不同的是,荀贞不打算另设一套班子,而是准备把用来理政的臣属仍旧置於州府之中,增设一个从事名号,以“督军”名之,多设员额,使分掌州中诸政,如郡县之各曹缘,分理诸事,唯一和其它从事不同的是:这些掌管各类州中政务的“督军从事”们尽管名位处在治中、别驾之下,却不归此两职管理,首先,直接对荀贞负责,其次,由荀彧统一领之。

    故而,荀彧虽挂名军职,未入州府,而实则州政之权,皆由其揽。

    也正是因此之故,荀彧虽为军职,却不在幕府,也不在城外营中办公,而是在州府理事。

    州府与郡府、县寺一样,州长吏办公的厅事,也即正堂的两边有厢房,又叫便坐,便坐者,别坐也,可以视事,然非正厅,平时州长吏不视事时,就由州吏於此轮值,荀贞把堂左的厢房拨给了幕府使用,今天幕府轮值的袁绥便是在这里值的班,荀贞也是在这里见的鲁肃,荀彧原本想请荀贞把堂右的厢房给他使用,但荀贞没同意,因为觉得这厢房太过简陋,不足以供配荀彧的风姿,所以改从堂后诸从事办公的院署中择了一处最广而优者给他使用。

    荀贞昔年在西乡时,荀彧曾赠过一株冬梅给他,勉其气节,荀贞投桃报李,不久前令州吏移植了许多绿竹,栽於此院中,并手书字一行“食无肉可也,居无此则俗”,送给荀彧,因荀彧生性清雅,衣好熏香之故,荀贞又从州府的陶谦库存里挑选了许多上好的沉香诸料以及合香,也即用多种香料依香方调和而成的香料,亦送给荀彧,用来熏衣也可,盛入博山炉中,以炭烘之,散香也可,由是,院常盈香,旦夕不绝,春风拂叶,丛竹影动,府吏以为风雅,——荀彧入此院理事尚未久,而此院俨已成为州府中最为人所知的一处有名所在了。

    此院离前边正堂不远,可荀彧手头上有需要立即处理的政务,等到处理完了以后,他才赶去前堂。因为中间耽搁了这么一会儿,是以,荀贞刚与他商议定下,决定遣赵昱和荀谌赴西京面圣,堂外就有吏来报,说去九江召辟周泰的使者和周泰一起回来了。

    荀贞对荀彧说道:“卿如不忙,可与我一起见见这位周幼平。”

    “自使者去九江后,数闻兄言及此人名字,喻之以‘翘首引领、以待其来’,不为过也。”荀彧笑道,“只是,我虽也想见见他,奈何案牍堆积,事务太多,却是不能从兄迎士了。”

    “也好。以前只是一郡之务,今却是一州之务,又是新定之州,政务难免会多,文若,你也不要太累了。此次我分遣使者,礼辟英才,已至者如张子布、徐季才、鲁子敬诸君,皆有真才,容我稍微试之,待知其所长,凡能理政者,我就都拨到你的院下,以解卿劳。”

    荀彧应是。

    荀贞又说道:“遣去九江的使者回来了,也不知去颍川的使者何时能归!”

    相比张昭、徐奕、鲁肃等人,被荀贞召辟的那些颍川士人都是荀贞和荀彧识之已久的,各有何才能,性格如何,优点和缺点又分别都是什么,荀贞和荀彧一清二楚,这些人如果肯应召而来,那么就可以忽略掉“试其才”这个环节,马上就能够对他们加以任用,让他们直接投入到各类的具体事务工作中,从而可以立刻就能减轻荀彧的工作量。

    荀彧说道:“计算路程,如道上顺畅,礼聘又顺利的话,此时应该已在归徐的路上了。”

    荀贞点了点头。

    荀彧看了看天色,快傍晚了,而在他的案上还有很多下边送上来的公文没有批复,其中有几件比较重要的,他尚需细思,才能写下意见,上呈给荀贞,——小的政务,荀彧自己就可做出批复回文,重要一点的,他需要请示荀贞的意见,因遂不再和荀贞多说,出了堂上,弯腰穿好鞋子,匆匆地快步回署事院。

    看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荀贞心道:“这些年虽尽力搜罗,无奈此前地窄兵少,到底没有得到多少可以独当一面的理政人才,却是苦了文若了。好在我今已得徐,虽非上州,亦一地诸侯了,此次召辟的英杰到目前为止,俱皆应辟,去颍川的使者纵便不能把我欲用之人尽数召来,应至少也能召个八九成,等他们俱到,我的州府也就规模粗成,可以使文若省点力了。”

    荀贞此前招揽到的多是将才,战於疆场,攻城略地,与敌决胜,他不缺人,可是内政之才却就颇缺。这却也不能怪他,他倒是想多招些内政方面的人才,可凡能理政者,多为士人,而凡是士人,又多出自州郡右姓,大多世代簪缨,甚至一族之中,同时出几个二千石的都不稀罕,这样的人物,眼光自然很高,他此前只是一个远郡的太守,又哪里能轻易招揽得来?

    所以,直到现在,荀贞府中能够主理政事的还是只有荀彧。

    至若如邯郸荣、姚昇、蒲沪、栾固、霍衡、岑竦、卢广、霍湛、宣康、李博、秦干、李儒、时尚、王承等等这些他费尽苦心分别得自冀、豫的诸人,尽管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限於本身之才,却也是至多只能够出守一郡,甚或只能做个县令长,又或负责单方面的某项事务而已,以前只有广陵一郡,用他们协助荀彧,倒也足够,今有五郡,就显得人手不足了。

    荀贞心里想着征辟颍川等地士人的事,脚下不停,继荀彧之后,也出了堂外,吩咐传信的州吏:“带我去迎周君。”又吩咐侍立在堂外的原中卿,“去找阿韦来。”

    荀贞身边的护卫,从他任赵国中尉时起,一直都是以典韦为首,原中卿、左伯侯两人为辅,原、左二人亦他的西乡旧人。今天早上,荀贞叫典韦带诸葛瑾兄弟熟悉一下后宅的院落布局,顺便让他今日不用从侍,姑且算是休息一天,只是却没想到今天周泰来到,周泰是员虎将,典韦也是一员虎将,虎将与虎将之间应会有共同语言,是以,荀贞叫原中卿去找典韦过来。

    原中卿跟了荀贞十几年了,最初跟荀贞时他已过而立,今已四十五六,近五旬的人了。年齿虽渐高,因常年习武、打熬力气之故,却仍体健,行动矫捷,得了荀贞命令,他应诺而去。

    典韦今日不在,所以左伯侯也在,和原中卿共宿卫堂外,他比原中卿小一岁,也是快五十的人了。早年荀贞初认识他时,他长须浓黑,而今已显花白,不过身形挺立,依旧赳赳。

    见荀贞出了堂门,往府外去,他忙带上轮值的卫士跟从在后。

    荀贞一边走,一边顾对左伯侯,笑着说道:“等你儿子来了,你想让我授给他一个什么职位?”

    此前荀贞征战不定,所以他帐下的文武诸臣多是单身追从,纵有带妻、子在身边的,讨董之时,因不知成败,也都把妻、子送回了家乡,这回打下徐州,荀贞遣使去颍川迎贤,包括戏志才在内的颍川文武诸臣都给家里写了信,让妻、子一起来徐。这其中也有左伯侯。

    左伯侯笑道:“小人家那个劣子,因小人见他得少,管教不足,以致读书不成,骑射不成,什么都不成。每次接到家信,信中就必会说这劣子又在县里与人斗气,虽无大过,也着实可恼,这次接了他与小人妻来,小人想着好好管教他几年,如有所成,再叫他给君侯效力。”

    左伯侯、原中卿这些人本都是西乡土著,跟着荀贞这些年到现在,手上有了点财货,相继给家中寄回,他们家里因也就都在县里置了房舍。荀氏本即颍川冠族,荀贞又威重海内,颍阴令因也就对跟从荀贞在外征战的这些西乡人的家属们容让三分,如左伯侯的儿子,即便常在县里斗殴闹事,可因也没有犯下过什么大罪,所以,颍阴令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不去理会,是以,左伯侯的这个儿子,却竟是已经成了颍阴县中一些“轻侠恶少”的头领,小霸里巷了。

    荀贞听了,心道:“今日不听伯侯说,我却不知他的儿子竟常斗气县中。我帐下诸将多颍阴人,今我取下徐州,诸将水涨船高,文台与我又亲,必会使颍阴令宽待诸将亲属,想来诸将亲属横行县中、乃至郡里的必不止伯侯之子,甚或会还有不少。荀氏德高,族人不会如此做,可诸将亲属若这般作为,损的也是我的名声。我当教君卿、仲仁叮嘱诸将,务不许家属触法。”

    左伯侯的儿子要来徐州,这些话却是不必再对他说了。

    到了府门,州使与周泰等早已下车,荀贞上前迎之。

    州使和州小吏复命:“明公在上,下吏幸不辱命,已将周君请至。”

    州使介绍身边的壮健男儿:“此位便是周君。”

    周泰下拜行礼。

    荀贞急上前扶起,上下打量,见他身强体健,仿若熊罴,而却神色恭顺,笑道:“久闻君名,终得相见,果然雄杰之士!”

    周泰恭敬地说道:“不意明公知泰贱名!得公下召,感激难以言表,当日启程,唯路远,日夜兼驰,今日方至,劳明公久候,泰之罪也。”

    周泰非是士族子弟,而是寒家子,又无高名,识者如荀贞者,知其长,不知识,也就只是把他视作一个武夫而已。荀贞以讨董克胜,震动海内的“荀侯”威名,以攻获一州,执掌五郡的“州牧”资本,而却遣使往辟,见到荀贞遣去的州使当时,周泰的惊喜之情,远过诸葛瑾。

    因而,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当天就启程出发,日夜不停,疾驰数日,今至郯县。

    荀贞笑道:“要说君有罪,君确有罪。”

    周泰不解荀贞意,下拜说道:“请明公示下,泰甘领罚。”

    “君罪在过谦。”荀贞哈哈大笑,附身再次把周泰扶起,看向周泰身后的那人。

    此人便是鲁肃、冯巩在道边看到的坐於第三辆州车中的那人。荀贞从府中出来时就看到他了,周泰下拜行礼时,这人也跟着下拜,刚才周泰再次下拜时,这人也跟着再次下拜。

    荀贞过去把他也扶起,转顾周泰,问道:“此君何人?”

    周泰转过身,侧对荀贞,垂手肃立,答道:“此泰郡里人蒋钦,久与泰识,泰素知其人,勇壮之士,泰自忖或可为明公爪牙,因未得明公恩肯,便邀他同来,敢请明公治罪。”

    蒋钦退后两步,又再一次下拜,口中说道:“钦拜见明公。无召而至,请明公治罪。”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