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5 周幼平如熊举将(上)

正文 195 周幼平如熊举将(上)

    昔日被乡中父老视为“狂儿”,而今却因为他这个“狂儿”,乡人得免一年租税,可以料见,从今以后,乡人不但不会再对他指指点点,反必会赞不绝口,而之前说他“狂儿”的父老们,则一定会羞愧无比。

    这似乎是件扬眉吐气的事,或许换了别人,会欣然而喜。

    鲁肃却貌颇踌躇。

    荀贞问道:“卿可是意尚不足?”

    鲁肃答道:“明公如此美意,肃何敢觉不足?

    “那为何踌躇?”

    “肃只是深恐明公此意一旦宣之於肃乡,肃乡父老或会羞惭,父老,尊者也,此肃诚所不愿;而如辞公美意,又不得免肃乡人一年钱粮,是以踌躇,不知适从。”

    荀贞顾对袁绥,赞道:“子敬真宽厚人!”

    袁绥亦称赞,赞罢,沉吟说道:“鲁君既不欲父老羞惭,粮便难免。事无两全,当舍其轻。鲁君,孰轻孰重,君可斟酌。”

    鲁肃做出了决定,说道:“免肃乡人一年粮,此明公之恩德,且徐州连年兴兵,肃乡人颇苦,不可因肃之私情而毁之。就请明公免肃乡人钱粮吧。”

    荀贞赞赏地说道:“海内清议盛行,天下之士,多求名而不务实。子敬,卿不但宽厚,而且也是务实的人啊!”

    如因“私情”而拒绝荀贞的好意,那么就是分不清轻重,往深一点说,甚至就是只为求名。

    为何说是“只为求名”?

    因为今天鲁肃和荀贞的这番对话,堂上有袁绥,堂外有侍吏,肯定早晚是会传出去的,传出去后,闻者中,十个里边有九个就都会像荀贞适才称赞鲁肃的话一样,会说他是个“宽厚人”,他得了美名,可是乡人却失了实惠,乃至这番对话再传回到乡中,也一定会使得乡人埋怨那些乡父老,最后的结果就是:鲁肃独得宽厚名,而乡人既不能得实惠,乡父老也会受落埋怨。

    於是,便定下此事,荀贞交给袁绥去办。

    鲁肃起身下拜,替乡人感谢过荀贞,然后,没有起身,又拜之。

    荀贞问道:“缘何再拜?”

    “肃有一事,冒死敢言之。”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你说就是了,何必如此。”问他,“何事也?”

    “明公起兴兵,为民诛暴,肃邑长倒行逆施,不思献迎,反却以区区数百之众,欲击明公十万之师,事虽未成,狂妄无知,其罪大矣!诛之不为过。唯念鄙邑长往日施政,尚颇爱民,是故,肃今日冒死敢请明公幸勿怪责,今其已知愧错,如可使之仍留鄙邑,必为明公效死。”

    当日许仲击下邳,驻兵淮浦,下邳郡南诸县,俱颤栗不敢动,唯东城出兵,企图击之,以与淮北呼应,而兵尚未至,徐县已下,因而,东城兵无功而返。此次鲁肃应召,路经县城,东城的县长闻之,便来见鲁肃,请求他见到荀贞后能为他说上几句好话,祈求能够免去罪责。

    这个东城长虽然确如鲁肃所说“狂妄无知”,可在治民上,倒是颇为爱民,看在他往日的这点功劳上,鲁肃因对荀贞说及此事,恳请荀贞可以宽宥他。

    荀贞把他扶起,笑道:“我以为是什么事!彼时各为其主,我又怎会因此而怪责他?卿可去信与之,告诉他好好地在东城治民,如能爱民如子,我即不责,如为民所告,我必斩之!”

    对东城县这个地方,荀贞现在其实是很关注的。

    当然,之所以关注自然绝非是因为东城县长,而是因为东城县的地理位置。

    广陵郡和丹阳郡虽然相邻,但两郡的郡界处有长江为隔,来日当周昂南下、荀贞援孙坚时,丹阳泰山周昕若是出兵击广陵,极有可能不会直接从丹阳渡江,而是会向西借道九江郡,——九江郡在丹阳郡的西边,两郡的郡界划分也是以长江为线,从九江郡再北上,就不需要横渡长江,而是可以从陆路进入徐州了,而东城县就是离九江郡最近的一个县,东城正处在下邳郡和九江郡的交界处,那么,周昕如必要击徐州,他头一个进攻的非常可能就会是东城。

    荀贞免鲁肃乡人一年租税,一方面是为了答谢鲁肃献粮,再一方面,其中亦有市恩於东城,以望待战事起后,东城的百姓不会倒戈之意。

    至於这个东城县长,荀贞现在还真是没有收拾他的打算,因为这里既然极有可能会成为战场,那么荀贞就必然是将要在这里驻兵的,自己的兵马一到,东城县长是谁也就无关紧要了。

    见荀贞一口应下了自己之所求,鲁肃拜谢。

    荀贞叫他起来,对谈稍久,问以东城县的地理形势、乡中风俗,袁绥知荀贞缘何问起东城地理,在边儿上拾遗补缺,亦时而插话问之,鲁肃皆细答之;荀贞又问以兵法,鲁肃这几年统勒部曲,人数虽少,然也算是有过实践的了,凡荀贞之所问,他对答如流。

    荀贞甚是喜悦,心道:“来日东城如有战事,倒是可以用子敬去协助策画。”

    荀贞不拘礼,鲁肃也自在,袁绥作陪,三人说了两个多时辰,直到腹中肚饿,才觉日已近中。

    荀贞邀两人共食。

    鲁肃见自己食案上的饭食甚是简单,主食粥、饼,菜仅二味,一芹一鲤,看荀贞和袁绥的食案上,亦是如此。徐州临海,海味不缺,如鲐、鮆、鲍等,都是上佳的海味,与此类较之,鲤就太寻常了,菜只两色,荤且是鲤,荀贞以一州之尊,却俭约至此,令鲁肃钦佩。

    荀贞举箸,殷勤劝食,说道:“此方脍之鲤,可及早食之。”

    说着,他夹了一块鲤肉,就着姜丝吃下。时人好食生鱼,食时常佐以生姜,荀贞前世时本是不太爱这类吃法的,但来到这个时代久了,慢慢也就习惯了。

    吃着鱼片,荀贞忽想起一事,问鲁肃道:“子敬,卿可知我军中玉郎么?”

    东城虽属下邳,然邻广陵,诸侯讨董,唯荀贞与孙坚勇猛直进,所向克胜,“荀侯”之名,重於海内,鲁肃当然早就对荀贞做过多方面的了解,对他帐下有名的谋士、诸将俱皆知晓,当下答道:“可是辛骑军么?”

    袁绥笑道:“如今却不是骑军校尉,而已为明公表为鹰扬中郎将了。”

    荀贞说道:“脍与炙间,吾独爱炙。昨日玉郎野猎,得鹿数头,晚上给我送到府中了一头,中食虽然简陋,今晚,却可割鹿炙之,请卿大快朵颐。”

    炙,近似於烧烤,不过当下之时,也只有富贵人家也能吃得上此物。

    鲁肃应道:“久闻鹰扬是明公郡中玉人,今晚如得见,快慰平生。”

    吃过饭,荀贞话入正题,说起了准备要给授予鲁肃的职分,对鲁肃说道:“卿有壮节,适与卿谈论兵事,可谓知兵者也。州府无以可显卿才,欲屈卿以我幕府功曹掾职,卿意可否?”

    将军幕府最上等的职位是长史和司马,次之为从事中郎,再次之就是诸曹掾属了。

    掾属名额共有二十九人,掌管各曹实务。

    再其下又有令史及御属共计三十一人,掌总录文簿,又有舍人十人。

    各曹掾属的地位不是最高,但也不是最低,是幕府里的中级吏员。鲁肃初至,无有功劳,人又年轻,不可骤然给以高职,否则必会引起幕府中余人的不满。

    事实上,“功曹掾”这个职位对现在的鲁肃来说,已经算是很高了,功曹是主幕府内人事的,虽不能与治中在州府里的地位相比,可职掌的权力却是一样的。

    鲁肃闻得荀贞要任自己为幕府功曹掾,心道:“公与我只是初识,却竟就委我以此等大任!”什么都不用说了,他又一次下拜在地,慨声说道,“肃虽才短,定不负公任!”站起身后,对荀贞说道,“肃有一友,才策谋略,世之奇士,敢请荐举与公。”

    “何人也?”

    “淮南刘子扬。”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