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4 鲁子敬狂儿奉粮

正文 194 鲁子敬狂儿奉粮

    接得诸葛亮到府中,荀贞欢喜到以至略微失态,究其原因,倒非纯是因孔明之才。

    诸葛亮今年才十二岁,就算他从今以后跟定了荀贞,可荀贞要想得用其力,至少也还得再等个七八年,而且限於积累、经验的缘故,那时的诸葛亮就算可用,也定难当方面之任,最多只能助画一下军机方略,也就是说,要想能够得到诸葛亮的大用,十年的时间都是少的。

    又就算十年之后,便可得诸葛亮的大用,而在那个时候,荀彧、荀攸、戏志才、郭嘉、徐卓等人,历经多年的战争锻炼,才干必然更远胜於今,亦即是说,那个时候有诸葛亮一个不多,少诸葛亮一个不少。

    故而,荀贞欢喜至略微失态,却并非是纯因诸葛之能。

    真正的缘故有两个:赵云、诸葛亮都是荀贞较为偏爱的人物,此其一;正如他对他儿子季夏所说的“今汝父为你置一丞相才矣”,人生七十古来稀,常年征战,风餐露宿,时下的生活环境又远不如荀贞的前世,荀贞当然希望能长寿,可如真的不能,那么,四十年后,诸葛亮才五十出头,正处在政治年龄的黄金时期,足可辅佐他的儿子、甚至他的孙子,此其二。

    事实上,代有才人出,荀贞略微失态的第二个原因却是想的有点太远了。

    远也好,近也罢,诸葛瑾三兄弟的到来,着实让荀贞愉快了好几天。

    诸葛瑾兄弟到来的第二天一大早,荀贞召他三人来到自住的后宅,让他们拜见陈芷、唐儿、迟婢、吴妦等自己的妻妾们,又命把自己的两个儿子抱出,让这三兄弟也见见。

    ——荀贞的嫡长子便是季夏,陈芷所出。他的次子是迟婢生的,才出生没太久,因为荀贞知道些前世的医疗知识,所以这个次子与长子一样,都是顺顺利利地落地,和季夏一样,荀贞也还没给次子起大名,起了小名叫“阿左”,“左”者,“佐”也,迟婢生的这个次子虽然比季夏小不了多少,可於当今的礼法制度下,作为庶出子,将来肯定是继承不了荀贞的事业的,所以荀贞以“阿左”为他的小名,也是寄托了对他将来长大成人后能辅佐其兄的一片期待。

    诸葛瑾被荀贞召辟为侯府庶子,以后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荀贞侯府内的事情,陈芷等妻妾和荀贞现有的两个儿子,诸葛瑾必须是要认识的。

    荀贞笑对诸葛亮、诸葛均说道:“我这两个儿子没什么玩伴,卿二人与卿的两个姐妹可以多来此院,一则,我这里书不少,你们可以随便看,二来,闲时也与吾之二子玩耍。”

    诸葛亮听得可以随便看荀贞的藏书,极是欢喜,看向被侍女抱在怀中的荀贞之二子,见小的那个太小,不受打扰地在呼呼得睡,口水流出嘴外,大的那个睁着眼,乌溜溜的眼珠转来转去,正在看诸葛瑾兄弟这三个陌生人。诸葛亮虽小,思虑周全,心道:“季弟笃厚,或难担侍从之任,阿姊心细、幼妹烂漫,却是可为两位小主人的玩伴。”和诸葛均恭敬地应道,“诺!”

    “小主人”的“主人”儿子,却非后世奴婢称家主为主人里的“主人”之意,“主”者,主事,主人就是主事之人,所谓“君主”之意,是下级对上级的一种尊称。

    荀贞问诸葛瑾道:“送给令慈的纸笔,令慈试用过了么?”

    “试用过了。”

    “可还得用?”

    “家慈命谨与二弟叩谢君侯厚恩。”说着,诸葛瑾和诸葛亮、诸葛均就又要下拜。

    荀贞一把将之扯住,哈哈笑道:“这里是后宅,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叫来侍卫在院门口的典韦,也介绍给诸葛瑾兄弟认识,然后对典韦笑道:“阿韦,今天你不用跟着我了,你可带着诸葛家的三位郎君在后宅的各院落亭馆里转转,让他们认认路。”

    典韦应诺。

    荀贞没有给自己再单独设建一个“颍阴侯府”,那么他如今居住的州府后宅就是“侯府”,就是诸葛瑾日后将要长待的地方,需得让他熟悉一下后宅的区域布局。

    典韦领着诸葛瑾兄弟离开,荀贞一边看他们背影出院,一边笑对陈芷说道:“少君,你看此三少年郎如何?”

    “衣装虽弊,英气勃发。”

    荀贞拍了拍脑门,说道:“你要不说,我还真给忘了。来人,挑些的好衣饰给我的庶子送去。”

    荀贞平日不注重衣装的好坏,所以记得让陈芷给诸葛瑾他们多备日常用物,也记得给诸葛瑾的继母备下纸笔之具,却忘了给他们一家子送些衣饰穿着。

    从侍在近处的婢女们应诺,自有人去取男女和孩童的衣饰给诸葛瑾的继母送去。

    荀贞见唐儿诸女还立在院中没走,笑对她们说道:“你们还站在这儿作甚?都回去罢!”特别交代迟婢,“你方生产未久,要好生调养,时常去苑中湖边走动走动,不可厌食。”这几天迟婢大概是因为活动量少的原因,有点吃不下饭,因而荀贞乃有此嘱。

    迟婢应是。诸女各自散去,分归本院。

    迟婢走时,带走了阿左,荀贞叫侍女把季夏也送回室内,对陈芷说道:“而今有了玩伴,天气也暖了,可多让季夏出来晒晒太阳,我看他这几天捂得又有些白了,当如我,黑点方好!”

    陈芷白了他一眼,虽不喜儿子晒黑,却还是应道:“是。”

    荀贞一笑,看天色尚早,不用急着去府中处理公务,有心想与陈芷再多说会儿私房话,院外有幕府的一个当值吏员来报:“将军,去东城辟鲁君子敬的使者回来了。”

    “噢?可辟到鲁子敬了么?”

    “鲁君与使者同来,刚到府中。”

    荀贞笑对陈芷说道:“本想和你多说会儿话,却是没这个空了。”

    荀贞遣使四出,召辟英杰之事,陈芷当然知道,也知道其中有个要召辟的是东城鲁肃,听荀贞说起鲁肃此人时,语气中对此人甚是看重,此时闻得鲁肃来到,忙对荀贞说道:“贤士应召,远来而至,不可使之久候。君快去吧。”

    荀贞点了点头,即出了宅院,去前边府中。

    从州府的后门入内,荀贞问刚才报信说鲁肃来到的那人:“鲁子敬现在何处?”

    “今日袁长史当值,把鲁君迎到了侧堂,现正恭候将军。”

    袁长史就是袁绥。袁绥本荀贞在广陵时的主簿,今荀贞移驾州府,他自是不能还在广陵当主簿了,所以荀贞擢他为幕府长史。长史与司马是将军幕府中最高级的两个职位,皆食禄千石。长史相当於后世的秘书长,司马是主兵的。现袁绥为荀贞幕府长史,宣康则被擢为幕府司马。

    长史和司马之下,幕府的第二级职位是从事中郎,限额两员,食禄六百石。郭嘉以招揽阙宣以及赞画许仲军机之功,徐卓以进献良策,及时消除掉了阴德兴兵攻臧霸可能会带来的恶劣影响以及出谋划策,协助荀成攻入东海、克取厚丘之功,得到了荀贞的拔擢,现为从事中郎。

    荀贞外出或夜晚归后宅,又或处理政务时,通常就由袁绥、宣康、郭嘉和徐卓四人轮流入值幕府,今天轮到了袁绥当值,所以是他迎的鲁肃,——之所以是幕府的职员去迎鲁肃,而不是州府的吏员去迎,这却是因为荀贞不打算把鲁肃任入州府,而是决定要把他辟入幕府。

    荀贞如无将军的职号,那么他就只能把文武吏员都置在州府,可他既然有将军的职号,那就不必这么做,可以把军、政人才分开,理政的入州府,打算用之参与军务的便置入幕府。

    鲁肃,他就是打算用之参与军务的,所以,他不准备辟鲁肃进州府,而要召之入幕府。

    到了侧堂,荀贞望里看去,见堂上只坐了两人。

    一人年近五旬,须发已稍稀,而高冠巍峨,衣绶严整,正是袁绥。

    另一人二十余岁,浓眉大眼,体貌魁梧,跪坐在袁绥的下边,意态恭谨。

    袁绥听到了脚步声,转首望向堂外,看到是荀贞来到,徐徐起身,对下首的年轻人说道:“将军已至,君请起相迎。”

    那年轻人听了,连忙起身,抬头向外看去,正看见荀贞在门口脱鞋。

    荀贞瞧见堂门口的案上放着一柄佩剑,把鞋子脱掉后,叫侍从拿过来,提在手里试了试重量,便就提着进到了堂内,笑对那年轻人说道:“子敬,这是你的剑么?”

    堂内只有二人,这年轻人显必就是鲁肃。

    鲁肃行礼毕,答道:“是。”

    “有多重?”

    “剑长四尺二寸,重二斤三两。”

    “我说怎么提着觉得略重。”荀贞左手拿鞘,右握剑柄,将剑抽出,见是一柄四面剑,剑锋似霜,屈指弹之,清吟作响,不由赞道,“好剑也!”问道,“剑可有名?”

    “名‘行国’。”

    荀贞虽非大儒,毕竟是在荀氏子弟,微末之时,也曾苦读多年,儒家的经典他都是学过的,因而一闻“行国”二字,便知出处,笑道:“我闻君乡父老曾说:‘鲁氏生此狂儿’!彼辈庸夫,何必挂意?我知君忧。我观此剑锋锐,改以‘断金’为名,君意何如?”

    鲁肃知天下将乱,因学击剑骑射,招聚少年,供养衣食,驰行射猎,以部曲勒之,讲武习兵。他乡中的父老见他这般作为,不能理解,故而皆云:鲁家一代不如一代,现又出了一个狂儿。

    因此之故,鲁肃便把他的佩剑名为“行国”。“行国”一词出自《诗经?园有桃》,上一句是“心之忧矣”。整首诗描述的是一个怀才不遇,心中怀忧,却被别人误以为骄狂反复的人。鲁肃以“行国”命名佩剑,正是对评价他是个“狂儿”的那些人的回应,表示他们根本不懂自己。

    “断金”,自便就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之意了。

    荀贞这是在对鲁肃说:我懂你为什么那么做,天下已经乱了,你很有先见之明,那么咱俩就齐心合力,努力地在乱世中做出一番事业吧。

    荀贞与鲁肃虽是初见,然言语相对,举止亲和,不拘俗礼,笑谈如故,宛若积年好友,使人亲近,三两句话间,又说中鲁肃的心事,鲁肃心驰神动,下拜说道:“恨不早遇明公!”

    荀贞还剑归鞘,把剑递给袁绥暂拿,上前把鲁肃扶起,笑道:“虽非早遇,亦不晚也。吾得徐州,正欲规划东方,子敬今至,如虎添翼!”

    袁绥提着鲁肃的剑,在旁也是笑道:“昔高密侯见光武,如旧相识,今鲁君至州府,恨遇明公晚。《易》云:‘方以类聚,物以群分。’果如是也!……将军可知,鲁君今至,可不是单骑而来,而是随行带了粮五千石,部曲百余,良弓三十具,利矢五千支,一并献给将军。”

    “噢?”

    鲁肃说道:“肃斗筲之才,为明公闻,轩车征召,恩遇隆重,肃坐不安席。肃家小有资财,今徐州初定,思州府中或缺粮、械,以此稍许,不足报明公恩,唯稍表感激。”

    轩车,是一种高级别的车,可驾四马,华盖,车体亦大,六百石以下不得乘之,只有二千石以上的长吏才可乘坐。荀贞此次征召士人、材士,除了给诸葛瑾的继母备下了辆辎车外,大多用的是轺车,轩车总共只派出去了两辆,一辆接的是张昭,另一辆就是去接的鲁肃。

    荀贞笑道:“此卿心意,我不能辞。”沉吟了下,说道,“陶公储积颇多,我坐享其成,而今府中粮虽不能说满,亦暂不缺也。这样吧,卿粮吾留之,为卿乡换租税一年。卿乡父老言卿‘狂儿’,我今即遣使往卿乡,宣示此意,看看卿乡中父老又会怎么说你!何如?”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