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3 荀徐州为子储才

正文 193 荀徐州为子储才

    荀贞迎的虽是诸葛亮,但诸葛亮现下太小,才十二岁,此次召辟的又是徐奕和诸葛瑾,故此

    没办法“喧宾夺主”,显得太过与之亲近,所以荀贞也只是狠狠地多看了他几眼。

    诸葛亮而今尚是童子,身量既未成,模样亦童稚,看不出什么,只是在行礼拜谒荀贞时进退有度,已稍显规模。不过细说起来,远的不提,只论近代,有名於天下的神童实在太多,比如被荀贞用来类比诸葛瑾的黄香,十几岁时就被授任郎中,京师人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又比如黄香的曾孙、现为司隶校尉的黄琬,八九岁时就以“辩慧”闻名,再比如今年刚二十一岁的司马朗,十二岁就考上了童子郎,应答出色,使监试者惊异,再又比如现守北海的孔融,那更是年少出名,聪慧无比,所以,诸葛亮尽管举止有度,然与诸多稚龄扬名的神童们相比,实际上并不算什么,可饶是如此,荀贞亦心中赞道:“不愧千古留名一丞相!”

    诸葛瑾带着继母同来的,荀贞既欲得诸葛亮,那么对他的继母自是需十分礼重的,遂吩咐侍从送诸葛瑾兄弟的继母和诸葛瑾的两个妹妹先去后宅安置,并交代侍从:“可说与汝主母知:此我庶子母至也,当深礼敬,早前备下的屋舍里边如有日用器具的短缺,可从州府里取。”

    侍从恭谨应诺,在前引导,带着诸葛瑾兄弟的继母和两个妹妹去了后宅。

    诸葛瑾想让诸葛亮和诸葛均也跟着一起去后宅,荀贞却把他两人留了下来。

    他笑对诸葛瑾说道:“司马伯达试童子郎,因其身体壮大,监试者疑其谎报年龄,司马伯达答曰:我族中人累世长大。卿族也是这样的么?我看你身体高大,亮与均虽二童子,亦有伟丈夫之雏形矣!我见之心喜,可使此二小丈夫陪坐在席,亦可稍追孔北海诣李司隶故事。”

    孔融见李膺的故事,不止为后世知,在当下便已经广为传扬了。

    诸葛瑾受宠若惊,说道:“劣弟焉敢与北海比!”

    “哈哈,我也不能与李公比啊,所以我才说‘稍追’而已。”

    荀贞转顾左右,吩咐说道:“请长文、奉孝和元直来,告诉他们,就说我要给他三人介绍两位金玉之交。”待左右有人应令而去,荀贞转回头,又笑对徐奕、诸葛瑾说道,“长文,我妻弟也;奉孝,我族中家学之弟子也;元直,是我以前的庶子。”

    荀贞所以没有叫戏志才、荀彧、荀攸等来,却是因为一则他们都忙,二来,荀贞知道他为何这么隆重热情地迎接徐奕、诸葛瑾,可戏志才他们不知道,而徐奕、诸葛瑾两人虽非庸才,可究其实干,却也正如府中那些有心人所想的:绝非州中上佳人物,故此,便是召了戏志才等人来,他们出於礼貌,当面或会对徐奕、诸葛瑾很客气,但是见过了他俩后,背后转过来,荀彧、荀攸还好,戏志才却是肯定会埋怨荀贞耽误他时间的,因而,此数人还是不叫为好。

    听了陈群三人与荀贞的关系,诸葛瑾、徐奕俱皆感到了荀贞的诚厚,两人不约而同地想道:“先是不以我(诸葛瑾)年少,亲迎出府,继而交代后宅,务必礼敬我(诸葛瑾之)母,随之,又召亲近人过来坐陪,荀公待人,推赤心入人腹中,真可使人为之死!”

    尽管才是初见,诸葛瑾、徐奕两人就被荀贞深深打动。

    徐奕原本想着到州府后若是不顺心,便辞职还家,现下去,却是半点也无这个意思了。

    荀贞的热诚都是对诸葛亮而发的,却引得不知内情的徐奕、诸葛瑾一见倾心,倒是意外之得了。看着诸葛亮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好奇而又强自守礼地时不时看上自己一眼,再看着诸葛均茫然无知的懵懂模样,荀贞心情畅快,止不住地哈哈大笑,这落入徐奕和诸葛瑾的眼中,少不了又会误以为荀贞的开心是因他两人,越发感动,皆下了为荀贞推忠效命的决心。

    荀贞先带着诸葛瑾等人来到堂上,不多时,陈群、郭嘉、徐卓相继到来。

    荀贞给他三人介绍诸葛瑾等,又给诸葛瑾等介绍他三人。

    陈群三人的年岁和徐奕差不多,比诸葛瑾年长些,但也年长不了多少,他三人本就聪明,又都是久从荀贞,见多识广,因而年岁虽轻,接人处事却皆颇为老练,心知荀贞召他三人来坐陪,必是因为极其看重诸葛瑾和徐奕,故而俱打点精神,与徐奕和诸葛瑾攀谈。

    却是对谈片刻,郭嘉先发觉了不对,心道:“怪哉!此二人虽略有才能,却远非美材,明公素有识人之明,今却为何为了这两人而把我与长文、元直召来?”瞥了荀贞一眼,发现荀贞正笑吟吟地看着堂下,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落在了陪坐堂下的两个童子身上。

    郭嘉何等聪明?立时觉出古怪,愕然心道:“莫非明公竟是为这两个童子而把我等召来的?”当即有心想要试试诸葛亮和诸葛均的才能,却被荀贞及时发现了他的用意。

    荀贞心道:“奉孝果然聪敏!只是他是怎么猜出我召他们来,不是为诸葛瑾和徐季才,而是为诸葛亮的?怪哉!”

    荀贞因为太过欢喜,一时没了平时的晏然城府,竟是不知自己失态,已被郭嘉心细如发地全然看到眼里,还自觉没有露出破绽,因而觉得奇怪。

    不管郭嘉是怎么发现的,却不能让他在堂上试诸葛亮之才。

    否则,以陈群和徐卓的智商,他两人便是现在还没发现异常,等郭嘉一开口问诸葛亮和诸葛均,他两人也必会立刻就能明白过来,到那时,荀贞却是无法解释。

    因而,荀贞在郭嘉开口试诸葛亮之前,出声打断了陈群几人的对谈,笑道:“季才与诸葛家的诸郎远来,路上必然劳累。长文,我叫你三人来,是让你三人先与季才与诸葛君认识一下,来日方长,以后你们同在州府,闲暇时可以再多聚聚,今天就先到这里,让季才诸君休息吧。”

    陈群等人应诺。

    郭嘉心道:“明公定是看出我猜到了他召我等来的用意,所以才出言打断长文等人,以不给我出言试彼二童子的机会。既然明公不欲我试,我不试就是。”虽然还是觉得荀贞今天有点奇怪,但因为在他心中,“荀贞是长吏”的身份只是其次,“荀贞如师是父”的身份才是第一,故而既然视荀贞“如师如父”,荀贞之所不欲,他自然也就顺从便是。

    诸葛瑾被荀贞辟为侯府庶子,徐奕则是被荀贞辟为州议曹从事。

    两人的衣冠印绶早有人送到堂上,荀贞亲手拿给他们,笑道:“季才,闻卿善琴,我已为你备下良琴一具,置於你舍中的案上了,到舍中后,卿可调试之,看合心意否。”

    徐奕又是感动非常,拜谢说道:“明公恩重,不知何以为报!唯肝脑涂地,方效万一。”

    荀贞把他扶起,又对诸葛瑾说道:“闻卿母能书,特为卿母备下了左伯纸和伯英笔,卿可请令慈试之,如得用,用毕,可再从府中取。”

    左伯纸和伯英笔都是时下最有名的文房用具。

    左伯纸是一个名叫左伯的东莱人,与武阳人毛弘等一起於近些年才刚研制出来的新型纸张,方一面世,即风行海内,极受士人的欢迎。伯英笔则是张奂之子张芝制作的笔,张芝是当下有名的书法家,有“草圣”之称,“伯英”是他的字,他制作的笔和左伯纸一样,也深受士人的欢迎。大名士蔡邕善书,向来是非此纸、非此笔而不肯下笔的。

    这一纸、一笔,看似轻巧,可却价格不菲。

    试想之:仅凭左伯与张奂,他两人就算是一年到头什么都不干,只来制纸、制笔,又能制出多少?再在海内士人争抢欲得的情况下,又能有多少人可以得偿心愿?莫说诸葛瑾家现在,便是在他父亲未去世前,他家还没有衰落之时,也是用不起这一纸一笔的。

    诸葛瑾闻得荀贞竟是给他的继母备下了这样两件物事,感激涕零,再拜而谢:“明公厚恩,瑾只恨学浅才薄,无以报之!”

    诸葛亮和诸葛均也俱再拜。

    诸葛均年小,只是跟着兄长下拜,不知所言。

    诸葛亮清脆地说道:“家慈无所好,唯书而已,亮家贫,不能使家慈展眉,亮兄与亮并亮弟均常怀愧疚,今得明公赐纸、笔,使亮兄与亮及弟可以尽孝膝前,恩同再造!亮与均以幼年,顽劣之姿,蒙大君子不弃,登堂入室,本即惶恐,何德何能,复得此再造之恩?明公此恩,当弟与兄同,共报之!”说着,拢起手,展开衣袖,姿态非常庄重地又下拜叩谢。

    郭嘉等这时还没有走。

    见到诸葛亮的这番反应,郭嘉恍然大悟,心道:“此童果是优异!”却又不觉在心头浮现出又一个疑惑,“只是,明公是怎么知道此童优异的?”

    想来想去,不得其解,但荀贞素来“神明”,对许多人和刚发生的事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的评论,在事后看来都是半点不错,既然不得其解,他也只能将之归为荀贞的“神而明知”了。

    听了诸葛亮的话,荀贞更是愉快,亲手把诸葛瑾和诸葛亮,还有诸葛均扶起,叫陈群亲自送他们去后宅,又叫郭嘉和徐卓送徐奕去议曹舍中入住。

    看着陈群和郭嘉、徐卓分领着诸葛瑾兄弟与徐奕离开,荀贞愉悦地搓着手在堂上转了好几圈,始终不能安下心来继续批阅政务,索性也离了堂上,回到后宅。

    陈芷已把诸葛瑾的继母安顿好,刚回到自住的院中不久,见荀贞从前边回来,颇是诧异,问道:“君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荀贞一向都是忙到夜深,甚至有时通宵都会在前府处理军政事务,确是少见荀贞早回后宅。

    荀贞笑道:“吾儿何在?抱来我看看。”

    陈芷便叫婢女把儿子抱来。

    陈芷所生的这个儿子是荀贞的嫡长子,因是诞於六月,所以荀贞给他起了个小名叫作季夏,现今才一两岁,刚学走路不久。

    小季夏被婢女抱过来,看见荀贞,立刻就开心起来,伸出手,嘴里哇哇呀呀的就要荀贞抱。

    荀贞却不去抱,吩咐婢女:“放到地上,让他走过来!”说着,拍手叫他,“季夏,走过来!”

    陈芷不乐意了,嗔怪道:“才多大的稚儿,哪里能在院里走路?磕着碰着了可该如何是好?”

    荀贞不以为然,说道:“当初你家中有人不愿你嫁我,你为何嫁我?还不就是因为我昔在颍川,号为‘乳虎’么?吾子当类我,便是摔一跤又能如何!”叫那婢女,“放下来,让他走!”

    陈芷见他当着婢女的面说此两人的闺房秘话,登觉羞怒,素来注意仪止的她用力捶了荀贞一下,对那婢女说道:“不许放下!”

    荀贞哈哈大笑,这才示意婢女近前,接过儿子,高举到眼前,越看越是喜欢,顾对陈芷笑道:“少君,此子刚出生时,真是丑陋不堪,如今看去,却是与你我有几分相像了。”

    听荀贞说儿子刚出生时丑陋不堪,陈芷板起脸,想不理他,但见到他这副喜爱儿子,怎么看也看不够的模样,又不禁开心,说道:“君今日从府中早归,又戏弄儿子,……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么?”

    荀贞赞道:“知夫莫如妻!”

    陈芷心中甜蜜,脸上却不显露,问道:“是什么喜事?”

    “却不能告诉你。”

    深感荀贞今日反常,陈芷又乐又气,懒得再理会他,叫婢女取来近日正在给荀贞缝制的衣物,便坐在边儿上的花丛林下,细细缝制起来。

    荀贞举着儿子逗弄了会儿,逗得他咯咯直笑,把他抱入怀中,又用右手捏他胖嘟嘟、红润润的脸蛋,低声笑道:“季夏啊季夏啊,汝父之事如能成,则汝父今日为你置一丞相才矣!”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