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9 聚得干才羽愈丰(下)

正文 189 聚得干才羽愈丰(下)

    对泰山兵,荀贞也是用心良苦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先是采纳了阴德、陈登的意见,表臧霸等以高职,又借臧霸等皆在郯县之机,果断地调臧霸改屯阴平,分孙观等人改屯琅琊郡北、郡东诸县,并遣荀成都督琅琊军事,陈兵於泰山郡与孙观诸将之间,既是震慑孙观等,同时也是为了把孙观等与泰山郡隔绝开来,从而断其根源,又举陈登、栾固这两个能吏分为琅琊太守和琅琊丞,从政治上掌控琅琊。

    现在听了陈群的建议,觉得很有道理,便又专门遣使赴泰山,延请泰山的士人来徐州为吏,以希图能如陈群所说“收泰山兵之心”。

    诸般举措一起使用之下,荀贞心道:“臧霸、孙观等人再是骄横跋扈,便还是不肯真心归附,但见我军政齐举,又用泰山士人收其兵心,那么也应观机知势,至少不会给我捣乱了?”

    说完了聘请羊琮、高堂隆两人之事,荀贞倒是因此而想起了另一件事。

    他说道:“在广陵时,我曾遣人回颍川,延请颍川士人,可应召而来的没几个。我却也知,那时我只有广陵一郡,郡又偏远,民户少,不如冀、豫之郡国富足,所以没几个人来,亦不足奇。现下,我已得徐州,却是可再遣使归颍川,召请士人来徐助我了。”

    袁绍在冀州,遣人召汝、颍名士赴冀;陶谦在徐州,用的多是丹阳同乡。

    这却不是因他们只会“用人唯亲”,而是因为有着客观的原因。

    光武所以能中兴汉室,依靠的主要是地方豪强的力量,所以中兴以来,地方豪族势大;鉴於王莽篡政的教训,光武建国后重视儒教,推崇名节,发展之下,士人遂彼此品鉴,互相捧举,以求能够获名於世,出仕朝廷。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产生了很多的后果,其中一个便是:士人们的地域观念非常强烈,就拿汝南和颍川来说,两郡接壤,同属豫州,可算是共处一域了,而两郡的士人却仍彼此不相服,常常争名,由此可见时人“视郡为国”的观念有多强。

    郡尚如此,何况是州?

    荀贞作为一个外州人,不是通过朝廷的诏命,而是通过战争的手段夺取到了徐州的控制权,就算能够得到一部分徐州士人的支持,可是要想稳固统治,这却还是远远不够。

    ——更且别说,支持他的那些徐州士人到底是出於个人和家族的利益而才支持的他,还是真心实意地支持他?这些,还都不好说。

    所以,要想稳固在徐州的统治基础,他就非得用他的同乡,颍川士人来作为羽翼才行。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平衡徐州士人在当地的政治影响力,从而牢牢地把握住徐州的政权。

    戏志才、荀彧、荀攸、陈群四人对荀贞为何想召同乡来徐州的用意,一清二楚,他们对此皆十分赞同。

    事实上,他们赞同荀贞召颍川士人来徐,出了出於公心之外,也是有私心的。

    他们虽皆有不适志才,可也都是人,是人自然就会有七情六欲。颍川士人中有名望者,多是他们的熟人,他们当然也都希望能有更多的本郡熟人来荀贞帐下,一则知其根底,晓明其才,二来,公务之余,也可与其中的二三交好或共游或对饮,乡音畅谈,言笑不羁,亦快一事。

    陈群笑道:“离乡多年,久未见子绪、伯然,颇思渴之。将军既欲召请颍川士人入徐,我当给此二君写信,邀他两人俱来。”

    子绪,是杜袭;伯然,是赵俨。

    杜袭、赵俨,还要辛评,当年与陈群齐名郡中,人称“辛、陈、杜、赵”。陈群为人清尚有仪,雅好结友,与郡中同一代的士人多有结交,杜袭、赵俨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两人也是荀贞的旧识。荀贞在西乡当蔷夫时,有一年太守阴修行春,随行的有很多郡中俊彦,杜袭、赵俨皆在列,荀贞便是那时与他俩结识的,也算相识甚久了。

    只是,当年的西乡蔷夫,而今已是徐州牧,杜袭、赵俨却仍还没有出仕。

    荀彧说道:“惜乎元常从天子西行,不在颍川,不能相召。否则,如得元常来,徐州无忧矣!”

    元常,便是钟繇了。钟繇跟着天子去了长安,现在朝中供职。

    戏志才说道:“将军昔在颍川,李宣颇为将军扬名,且此人虽无高能,乃名公之后,亦有郡国才,今可召之。”

    李宣是李膺的孙子,他的父亲李瓒现为东平相。荀贞昔在颍川为郡督邮时,行郡北诸县,诛暴除恶,威名大振,路经襄城,李宣在县界处拥帚相迎,当时,戏志才、李博、宣康皆随从在荀贞身边,他三人与荀贞一起都为之而感到了惊喜,因为当年的荀贞名声还未显,李宣作为“天下楷模李元礼”的孙子,却竟到县界拥帚相迎,这显是会对提振荀贞的名声大有帮助。

    之后,荀贞和李宣保持了较为密切的来往与联系,直到现在,荀贞和李宣还常有书信相通。

    戏志才建议荀贞召李宣来,虽然说出了三个原因,但明显最重要的是第一个原因,那便是因为“李宣颇为将军扬名”。如今荀贞执掌一州,可以报答李宣当年的相助了。通过这种报答,同时从侧面也可再次为荀贞扬名,显得他重情义,不忘微时对他有过帮助的人。

    荀贞以为然,说道:“志才所言不错。我与李君书信常通,观其信中意,颇有为国弭乱之志,正可延请入徐,使展其才。”

    当下,荀贞与荀彧诸人商量,定下了一个颍川士人的名单。

    便按照此名单上的颍川士人名字,或由荀贞亲写信,或由荀彧等分别写信,信写毕,封好印口,荀贞叫陈群负责备下礼物,然后便遣人去颍川分别聘请。

    办完了这件事,荀彧说道:“聘请吾郡士人来徐,固是应当,可将军如今毕竟是徐州牧,也也不好一味只用本郡人,需得再聘请一些徐州本地的士人入府,方才不致州人生怨。”

    荀贞笑道:“我不但要聘请徐州士人入府,我还要再聘请一些别州的士人入府!”

    “噢?不知将军都有意聘请何人?”

    “彭城张子布,东城鲁子敬、东莞徐季才,琅琊诸葛瑾,此数人是我必要用之的。”

    张子布,即张昭;鲁子敬,便是鲁肃;徐季才,是徐奕;诸葛瑾今年方十九,尚未得字,故荀贞呼其名。这几个人,张昭、鲁肃、徐奕是荀贞在广陵时就闻知其名的,诸葛瑾的名声虽还不显,可荀贞前世却知此人,且其弟便是诸葛亮,那么今既在徐州为牧,自不可不召。

    荀彧等人闻了此数人之名,虽然不知诸葛瑾是谁,但张昭、鲁肃、徐奕却都是知道的。

    张昭与赵昱、王朗齐名,三人是好朋友,陶谦曾察举他为茂才,但被他拒绝了,陶谦认为他轻视自己,遂把他收押入狱,幸得赵昱倾身营救,他才被得以释放。现居於彭城家中。

    鲁肃比张昭小得多,今年才二十出头,他家中豪富,但他却不治产业,反而大散财货,摽卖田地,以赈穷弊结士为务,甚得乡邑欢心。他家在下邳东城,离广陵不远,所以他年纪虽轻,可荀彧等人却都闻听过他的疏财结士的名声。

    徐奕家是东莞士族,此人峻厉重信,名声颇高。荀彧等人亦曾闻之。

    荀彧遂说道:“虽不知诸葛瑾何人,然张子布、鲁子敬、徐季才,确皆州郡贤良,如得为用,可固徐州士心。”又说道,“鲁子敬、徐季才倒也罢了,只不知张子布是否会应召而来?”

    荀贞笑道:“应不应召,就要看你的了。”

    “将军是想遣我去聘请他们?”

    “正是。非卿亲往,无以显我诚。你可愿我去请张子布?”

    荀彧道:“国之兴衰,唯在乎贤。将军既欲显诚,彧岂有不愿之理?愿为将军聘贤。”

    荀攸问道:“此四人皆徐州人,将军说还要聘外州人,不知都有谁人?”

    “平原华子鱼,东莱太史子义,九江周幼平,北海孙公祐,此四人,也是我必要召用的。”

    华子鱼,即华歆;太史子义,即太史慈;周幼平,是周泰;孙公祐,是孙乾。

    对汉末三国时期的名人,荀贞很多是只知其名,不知其籍贯。华歆四人中,华歆是他曾经见过的,北海临着徐州,所以此二人的籍贯荀贞知道。而至於太史慈、周泰两人,因是有赫赫威名留於后世的武将,故而却是他为数不多既知姓名,又知籍贯的。

    荀彧等人只知华歆、孙乾,没有听说过太史慈和周泰。

    荀贞也不多做解释。

    他对陈群说道:“我闻华子鱼现在南阳,长文,便劳烦你书信一封,为我相召。”

    华歆曾经师事过陈寔,所以荀贞叫陈群给他写信。华歆和管宁、邴原合称“一龙”,三人俱曾师从过陈寔,荀贞也正是因此而才认识了他们,只是经过打听,现下管宁和邴原不在北海,而是为避黄巾,去了辽东,道路太远,又有黄巾相阻,所以一时无法招揽。其实,管宁和邴原此两人的性子与华歆不同,偏向隐士一流,所以,就算荀贞去招,怕也不一定能招揽得来。

    中平年间,大将军何进秉政,召了一批名士进京,有郑泰、荀爽等,华歆也是其一,到了洛阳后他被授以尚书郎之职。初平元年,也即前年,董卓迁天子到长安,华歆知道长安非可留之地,遂请出任下圭令,但却没有赴任,托病不去,而去了南阳,被袁术所用,一直到现在。

    袁术非人主,讨董之际,荀贞听说华歆曾劝说袁术进军洛阳,可袁术不听,所以荀贞料以华歆之才具见识,必不会甘心久留在袁术手下,如使陈群去信,很有可能会把他挖过来。

    陈群自无不肯之理。

    确定下要延揽的徐州和外州士人、豪杰后,荀贞便叫荀彧等人分别去具体办理。

    荀彧负责遣人去延请颍川郡的士人,并亲自去请张昭。戏志才亲挑选合适人选去请本州的鲁肃、徐奕、诸葛瑾。陈群给华歆写信,又遣人去请羊续、高堂隆。荀攸则负责使人去请外州的太史慈、周泰、孙乾。

    :..///4/4223/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