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6 星罗雄杰满部中(下)

正文 186 星罗雄杰满部中(下)

    此次召集别部司马以上的军吏、诸校尉和诸将齐聚将军府中,不但只是为了给他们中有功者酬功,而且也是为了下一步的军事部署。

    酬过功后,由戏志才、荀攸宣读荀贞的将令,给诸将定下各自的辖区和防区。

    首先,把徐州五郡分成了四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自然便是州治所在的东海郡,此郡由荀贞亲自坐镇。

    第二个部分是下邳和彭城,此两郡由偏将军许仲坐镇,荀贞令他“都督下邳、彭城军事”。第三个部分是琅琊郡,此郡由荀成坐镇,荀贞令他“都督琅琊军事”。第四个部分是广陵郡,此郡由徐荣坐镇,主要负责对南边丹阳等郡的防御,荀贞令他“监广陵军事”。

    所谓“都督”,源自前汉时的“中央御史到地方督率州刺史及其属官讨捕盗贼”,但前汉时的刺史督军,其监察属性重於军事职能,到了本朝,因光武中兴后罢免裁撤掉了内郡的郡兵,而刺史虽权重,却位卑,无力统一指挥州中的各个郡国,所以当地方出现民乱后,一经爆发就会迅速蔓延,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由朝廷派遣督军或者直接统兵,或者发募州郡兵,以临时总指挥的身份统兵,组织、督率军队平乱,因之,本朝的督军御史就由此而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军事职官,除了御史外,将军、郎将、谒者等等,也都可以受命督军。

    荀贞以许仲都督下邳、彭城军事,以荀成都督琅琊军事,以徐荣监广陵军事,往近里说,所效仿的便是本朝“朝廷遣官吏督军”的故事,往远里说,效仿的则是后世的军区制度。

    经过对降卒的裁撤、整编以及打乱分给各部,荀贞现在的部曲达到了三万余步骑。

    三万余步骑中,近两万骑驻扎在东海郡。

    东海郡的东北边是琅琊,西南边是彭城,北边是下邳和广陵,与此四个郡国都接壤,不管是哪个郡国出现战争,它都可以迅速驰援,加上这里是州治的所在地,所以驻扎的兵马最多。

    许仲、荀成各统六千余步骑,分驻自己的防区。徐荣统近六千步骑驻广陵。

    诸中郎将中,辛瑷、赵云、刘备从荀贞驻东海;校尉里边,刘邓、高素、陈容等分属赵云等统带,亦驻东海。此外,又有荀贞的亲卫千余人由武卫校尉典韦统率,护卫州府。

    东海都尉凌操,名为东海都尉,自也是驻扎东海,荀贞把他的驻地安排在了利城。

    利城就东海郡的东边,臧霸此前从琅琊出境后,便是入驻的此县,这里离琅琊很近。荀贞把凌操的驻地安排在此处,意思不言自喻,虽是给的他“东海都尉”之职号,实则东海的治安不必他管,他的真正任务是监督琅琊郡里的泰山兵,堵住他们南下的道路。

    荀成以偏将军的身份“都督琅琊军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都督”泰山军。

    荀贞既挟大胜之威,收编过俘虏后,实力又为之一增,而且州府又多粮秣、军械,足以够支持他再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再加上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便是被袁绍表为豫州刺史的周昂时刻都有提军南下争豫的可能,所以,他却是半点也不顾及臧霸等人的感受,一边给他们以高职迁用,一边不加遮掩地就立刻把自己的军队部署进了琅琊。

    跟随荀成入驻琅琊的诸校尉分别是陈到、陈午和潘璋,以及新被擢为军司马的陈即所率之骑兵一部,另外便是琅琊都尉黄迁。

    陈到、陈午、潘璋都是猛将,黄迁亦以勇出名,在从赵云击下相时,他以步敌骑,险丢了性命,却愈而奋勇,当时受的腰伤到现在还没有痊愈。陈即也是一员勇将,在此次攻下邳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荀贞把这几员猛将拨给荀成,让他带入琅琊,明显是在防备泰山兵不服。

    荀贞并指定了荀成等人的驻地。

    荀成、陈午和陈即屯开阳,陈到屯临沂,潘璋屯东安,黄迁屯东莞。

    与此同时,令孙观改屯阳都,令昌豨、吴敦、尹礼、孙康等分屯海曲、莒、诸、东武诸县,却把臧霸调出了琅琊,令改屯阴平。

    开阳、临沂、东安、东莞四县,都在琅琊郡的西边,是琅琊郡与泰山郡接壤的地带,荀贞令荀成等分屯此数县,有三个用意。

    采纳阴德、陈登的建议,把泰山兵与泰山郡隔绝起来,此是其一。

    琅琊郡内有两条南北走向的较大的河水,西边的是沂水,稍微靠东边的是沭水。

    开阳、临沂、东安三县和孙观屯驻的阳都县都在沂水的西岸,而昌豨等人屯驻的海曲等县除莒县在沭水西边外,其它的都在沭水的东边,换言之,也就是说,昌豨等人的驻地与孙观的驻地之间将会有两河相隔,至少也会有一河相隔,在把臧霸调出琅琊后,再把昌豨等人与泰山军的二把手孙观隔绝开来,使之不能勤通消息,从而可以设法分别收服,此是其二。

    沭水以东诸县,东边临海,北边临青州北海郡。北海现在黄巾颇众,将昌豨等人置於此一区域内,可以用他们阻拒黄巾。臧霸此前去厚丘见荀贞时,解释他迟迟未去广陵拜谒荀贞的原因是“只是因琅琊北邻青州,黄巾肆虐,霸脱不开身”,荀贞表举臧霸、孙观等为中郎将或校尉的原因,其中一条也是他们“北拒黄巾”,现下,倒是可以说孙观他们名实相副了。

    此三个用意外,再有就是令臧霸改屯阴平之目的了。

    这一点却是不需多说:阴平县在东海郡的西边,挨着彭城和下邳,与琅琊间有数县相隔,令臧霸改屯此地,既可削弱分化泰山军,使其群龙无首,又可驱虎吞狼,当遇到合适之机时,就用他击彭城薛礼,同时,使其处在许仲和荀贞两军中,亦可使其不敢妄动。

    荀贞的这一番在琅琊的军事部署,可谓是心意昭然。

    臧霸等人在堂上,听了戏志才、荀攸对此的宣布,无不色变。

    他们都万万没有想到,荀贞居然会如此“急不可耐”地、直截了当地就要把军队开进琅琊,并且还要调换他们的驻地,把他们从泰山郡的边儿上“赶走”,赶去郡北和郡东,甚至把臧霸调出了琅琊!

    可是,色变又能如何?

    他们现下人在郯县,虽是带的有兵马,但能有荀贞的兵马多么?更别说此时堂上尽为荀贞军中虎将,他们如果敢在此时露出丁点的不满,怕是眨眼间就会被这些虎将杀个干净。

    所以,虽是色变,饶以昌豨之粗猛脾气,亦不敢出声反对,反在荀攸问他们“可否听清军令”之时,唯唯应是。

    荀攸见他们没人敢有异议,乃又笑对臧霸说道:“藏抚军,此间事了,你便可率部赴阴平。将军已传下军令,叫阴平县令给你的部队预备扎营之所了。”

    臧霸倒是能沉得住气,应道:“是,谨遵将军令。”

    他口中应诺,心中想道:“怎么就把我的驻地改到阴平了?”

    事情来得太快,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今天来将军府,接到的命令是论功行赏,却怎么就紧接着便划分起了各部的驻地?荀贞事先分毫消息未落,着实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

    想来想去,整件事情的开始也许在荀贞决定北上前线时就已经全盘谋划好了。

    所以,在到达厚丘后,荀贞给他取信,让他不得不率部至厚丘;也所以,到了郯县后,荀贞不放他归琅琊,而是以“功尚未论”为由,留他在郯。以至於今,忽下军令,调他换防。

    许仲、荀成诸将皆在,甲士如云,他和孙观等的这些泰山兵处在荀军的包围下,真要哗变,怕是不够他们一口吃的,此时此刻,他便是再不情愿,再懊悔不及,也只有老实听令一途了。

    荀攸又道:“抚军部曲尚有留驻在开阳的,抚军可去檄一道,调他们直接去阴平。”

    臧霸应道:“是。”

    他心中又不由想道:“当昌豨诸人闻袁本初表周昂为豫州刺史后,欲回琅琊坐观,以待争徐之机的时候,我还斥昌豨诸人:‘智谋不及、勇武不及、地广不及、名望不及,无以可与镇东争’,我自己却都还没有想明白!是啊,何以与镇东争?罢了,罢了,且先从令。”

    兵不血刃地分化了泰山兵,部署完琅琊的各部驻地,继之便是下邳、彭城了。

    下邳、彭城的军事以许仲为都督,他都督的不止有拨给他指挥的张飞、江鹄、阙宣三校尉和何以、甘宁两都尉,并且还有乐进的一千五百人的下邳郡兵,以及彭城薛礼的彭城兵。

    许仲都督的主要任务,自便是彭城了。

    彭城不像泰山兵,薛礼没有来州府,荀贞不能对他太强硬,所以只在彭城境内安插了彭城都尉甘宁这一支人马,令驻武原。

    因为来日可能会出徐援孙坚,为防止丹阳太守周昕为帮助周昂而攻击广陵,荀贞给监广陵军事的徐荣配置了强大的部属,共拨给他了三校尉部和一军司马部。

    三校尉分是陈褒、关羽、文聘。一军司马是苏正,其部为骑兵。陈褒、关羽、文聘三人,都是荀贞帐下的上将;苏正则是荀贞的西乡旧人,久从荀贞征战,亦是智勇双全。

    关羽本来仍想从刘备的,但在荀贞给他讲述了为何调他去广陵的原因——即要借重他来协助徐荣安定广陵,以防丹阳之进击,之后,又征得了刘备的同意,关羽便同意了荀贞的调派。

    毕竟,关羽对刘备就算再忠心,他现在也是荀军的一份子,他和刘备的利益与荀军的利益目前来说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平时还好说,关键时刻,他就必须要服从调遣。并且,退一步说,他而今亦已是一校尉了,校尉单独成部,总不能还时时刻刻都跟在刘备的身边。

    细观荀贞在琅琊、下邳与彭城、广陵三个地区的驻军,广陵驻兵虽然略少於琅琊、下邳与彭城两个地区,总指挥的军职也略低於荀成和许仲,但就战斗力而言之,广陵却是最强的。

    也只有如此布置,来日如援孙坚,荀贞也才能安下心来专意作战,不用担忧后方。

    封赏有功的诸将、校尉和军吏,把州部分为四个防区、分使诸部屯驻各地,这两者是荀贞在入了州府后办的第四和第五件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