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4 拣选英俊充州任

正文 184 拣选英俊充州任

    荀贞入府当日,先令斩曹宏,继行文告安州中。

    这两件事,赵昱和王朗当天就办好了。

    曹宏的人头挂在城中街亭示众,王朗亲写的文告下达各郡县。

    次日,州府吏、郯县吏挂印绶而去者近半。

    文告传达到各郡县后,各郡县长吏还印绶而自辞的亦近三分之一。

    戏志才因笑与荀贞说道:“昔朱文忠为冀州刺史,冀州的郡县令长闻他渡河将至,解印绶去者四十余人。今将军入府,一檄传下,州为之净,更胜文忠之威矣!污浊既除,河海顿清。”

    朱文忠即是朱穆,“文忠”是在他去世后,由蔡邕和他的门人私下给他的谥号。

    汉家制度,有爵为侯者才给予谥号,便是贵为太子,因无侯爵故,死后也不能得谥,所以,普通的士民或者吏员在去世后是得不到公谥的,尤其较之前汉,本朝在谥号的给予数量上更是大为减少,前汉计共给出了千余谥号,而本朝除掉宗室得谥者以外,百官去世后能够得谥的至今总共也才四五十人,只有前汉百官得谥人数的十分之一,公谥既少,本朝的风气又是崇尚名节,士人多看重身后的名声,故而,“私谥”虽因不是“出自上”而为很多时人,比如荀爽,认为不合礼法,然自中兴以来,却盛行不衰,便是朝中的高官也会参与到其中,比如陈寔去世后所得的私谥“文范先生”,就是由时任大将军的何进与陈寔的门人共同拟定的。

    朱穆是顺帝、桓帝时的名臣,刚直正道,志除宦官,禄仕数十年,蔬食布衣,家无余财,为时人敬仰,因此在他去世后,蔡邕便和他的门生为他拟了“文忠先生”这个谥号。

    桓帝永兴元年,黄河发大水,百姓荒馑,冀州盗贼尤多,因擢朱穆为冀州刺史。他一向名声清厉,闻他渡河北来,冀州的郡县长吏们自知有过,肯定会被他弹劾,所以四十多人挂印自去,他到州后,果然弹劾诸郡,没挂印自去的那些长吏中以致有因此自杀的。

    戏志才拿朱穆任冀州刺史时的故事,来比拟荀贞当下,自是大大的赞扬。

    荀贞对此没什么喜悦之情。

    他叹道:“州府半空,郡县去者数十,一州之内,区区五郡,不意贪浊残民者竟会有如此之多!由此可知,徐州百姓这几年都遭了多大的罪!赃吏易逐,士民被伤的元气却不好恢复啊!”

    得了郯县后,荀贞即传文给广陵,把荀彧等人大多召了来。

    这时,荀彧在侧,他说道:“士民的元气虽不好恢复,然好在君侯已掌州,只要施政得当,爱惜民力,徐徐为之,总有把这元气再恢复过来的那一天。”

    荀贞点头说道:“文若所言也是不错。”沉吟片刻,又说道,“我闻谚云:驽马恋栈豆。今诸郡县挂印绶去者虽然为数不少,可我担心,会不会还有贪浊之辈心存侥幸,恋栈不去,……志才、文若、公达,我意拣数明察干练的良吏为我行察郡县,纠举不法,卿等以为如何?”

    荀彧等人俱道:“正该如此!”

    荀贞说道:“徐宝坚秉性直亮,吕定公清身奉公,史诺精谙律法,李续笃实谨厚,此四人可以用之,而州有五郡,卿等以为还有谁适合负此重任?”

    徐宝坚,名徐宣,广陵海西人,与参军司马陈矫齐名郡中,为荀贞招用,现为他门下吏。吕定公,名吕岱,广陵海陵人,荀贞到广陵上任时,他就已是郡吏,被荀贞用为兵曹史。

    史诺、李续两人不必多讲,都是荀贞昔年在西乡时的旧人,两人都学过律法,适合行巡察之事,这么些年跟在荀贞身边,历练也已足够,此次攻徐,他两人和宣康、岑竦等各监广陵一县,虽无战功,亦有安内之劳,而今战胜得徐,也是该到论功行赏、给以重任的时候了。

    荀彧说道:“陈/元龙兄弟皆有名州郡,以彧浅见,似可从中择之,选用一人。”

    闻得荀彧此言,荀贞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徐宣、吕岱是荀贞为广陵太守时的属吏,史诺、李续则是荀贞早年在西乡时的旧人,这四个人选很合适,既不忘旧人,又擢用故吏,既有荀贞的乡人,又有徐州本地的士人,在政治上平衡得很好,但是,却少了一点:没有新近立功之人。未免会显得荀贞有些“任人唯亲”。

    所以,荀彧建议从陈登的兄弟中选一人来任此职。

    荀贞当即同意,说道:“吾闻元龙有同产弟名应,现居淮浦家中,未曾出仕。我这就传文与之,召辟入府。”

    五个人选定下,荀贞又道:“下邳、东海诸郡新得,军政事多,无法时刻留意此巡察事。我意再择一人,为我总揽之。……卿等以为文直如何?”

    文直是文聘的从父,早年曾在颍阴为县吏,因与荀贞结识,后归南阳,荀贞起兵后,他领了壮士六百余人来投,荀贞先以他为别部司马,后转文职,其人博览经籍,温文谦雅,年长之故,深通世情,做过县吏,且熟政事,用他来做总揽,确是再合适不过。

    戏志才、荀彧、荀攸诸人皆无异议。

    荀彧说道:“君侯自入府至今,连日多忙於兵事。州府吏员半空,许多职事无人署理,短日尚可,久则政滞,不如干脆趁此机会,先把州府吏职的缺额补上?”

    荀贞虽有革除陶谦旧弊,行施新政,以恢复徐州元气的宏远打算,但军事是政治的基础,在把受降、布防、改编或裁撤降卒以及检查收纳州府军资等诸事办完之前,他一时却还真是顾不上处理政务,好在有荀彧等人在,这才没用耽搁住州中的日常行政。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荀贞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处理政事,可对州府吏职中缺额的填补人选,他却不是没有想过,已经有了一个粗略的人选名单。

    见荀彧此时提出这个议题,荀贞也就不再拖延此事了,说道:“也好,早点把缺额补上,各任其职,文若你也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州府里的部郡国从事现尚存两人,余则挂印。这几日,我与府吏交谈,特别是听别驾与治中对这两人的评价都不高,虽非贪鄙之徒,懦而不明,亦非称职之人。既然君侯已经定下了行察各郡国的人选,那剩下的这两个部郡国从事要不要调任它职?”

    “部郡国从事”,是负责监察州部中各郡国不法行为的州府从事。

    徐州共有五个郡国,所以州府中共有五个部郡国从事,每人负责一郡。

    荀贞在入城当天,便在堂上见过那两个剩下的部郡国从事,通过简单的几句对谈,当时就觉得他两人唯唯诺诺,没有刚直之气,必定不能胜任此职,所以这回在选人行察各郡国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他二人的打算。闻荀彧这么一说,荀贞当即同意,说道:“可以。把这两人调走,将位子腾出来,给徐宣他们五人来坐。”

    “是。只是,请问君侯,文直该如何安排?”

    州府里只有“部郡国从事”,部郡国从事直接对州长吏负责,在与州长吏之间却没有什么别的上级,所以,荀彧问荀贞文直如何安排,也就是在问,该给文直一个什么名号职衔。

    “可以文直为右部郡国从事。”

    右者,尊也。“右部郡国从事”,意思便是位在不郡国从事之上,是他们的上级。

    荀彧应道:“诺。”

    荀贞之所以会想到在部郡国从事之上,给他们设一个总揽各郡国纠举事的上级,不只是因为他近期会很忙,可能不太顾得上此事,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为了长久的健康的发展,荀贞想仿照朝中的御史台,给自己这个“小朝廷”设立一个独立的监察机构。

    他目前已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首先就是设“右部郡国从事”职,总管对郡县吏、地方豪强等政、民事方面的监察,其次,再设一个机构,主管对军队内部将校、军吏们不法事的监察。

    借说及设“右部郡国从事”职之机,荀贞把自己的想法说出,问戏志才等人的意见。

    戏志才等人皆表赞同。

    军队中其实本是有负责军法事的军官的,名为“军正”。荀贞军中的军法一直都是由赵云的同乡夏侯兰总管的。但是,随着荀贞已不单单只是军中的主将,而且他还已经是地方的长吏,并且现下他已有一州之地,那么,他就有必要在政治高度上再设一机构,以政驭军。

    戏志才问道:“君侯可为此机构定下名称了么?”

    “我意名之为‘校军’。此职不入州府,而是置於我的幕府。”

    “校”者,查验、修正之意也。“校军”,意自便是察正军中。

    荀贞身为行建威将军,可开幕府,所以他现在不但有州府,还有幕府。州府吏员是为他治理州政的属吏,而幕府吏员则是为他管理军事的属吏。

    并且,除此外,他作为颍阴侯,又有家臣,只不过家臣主要是为他处理侯府内事的,不能公开参与军政诸事,所以对公事的影响不大,——徐卓此前就在他的侯府里任过职。

    “君侯意用何人为其长吏?”

    “时尚何如?”

    时尚也是荀贞在西乡时的旧人,荀贞在西乡任蔷夫时,他是里监门,家清贫,然志远大,苦学律法,荀贞很看重他,称他“奋发图强,有青云之志,足堪大用”,把他举为了乡佐,虽出了举荐之力,却因不欲以此市恩之故,秘而不宣,没用告诉他。虽然开始时,时尚不知是谁举任的他,后来终究还是知道了,因此对荀贞充满感激,之后得荀贞提携,随着荀贞的高升,他也数获升迁,任至颍川郡的郡吏。再后来,荀贞起兵,他便弃职追随,一至於今。

    对时尚这个人,戏志才、荀彧、荀攸都是很熟悉和了解的。

    戏志才说道:“时尚通律法,明察内敏,怀公无私,正适此职。”

    因就定下,在幕府中增设“校军曹”,以时尚为曹掾。

    定下此事,话回正题,荀贞又接着与荀彧等商议州府吏职的补额人选。

    最终定下:赵昱仍为别驾从事,王朗不再任治中从事,将会另有任用,至於治中从事一职,因荀贞新入州府,为稳固统治,必然是需要延揽州中名士的,所以将此职暂空,以候来者。

    州府的诸吏员之中,别驾最贵,治中次之,接着便是诸曹从事、部郡国从事等等。

    诸曹从事的缺额颇多,或从本府中有才干的低级吏员中提拔,或用在此次战中立下了功劳的广陵郡吏以及各郡县中配合荀贞取徐的右姓家里有名声的子弟填补,荀贞只留下了两个曹没有任人,一个是簿曹,一个兵曹,这两个曹的权力大,簿曹主州中的财谷簿书,兵曹主兵马。荀贞打算把簿曹留给延揽来的州中士人出任,而决定把兵曹交给陈端来管理。

    陈端是广陵人,与秦松其名,现为广陵郡吏,颇有谋,知兵事,正可用来出任此职。——州府的这个兵曹说是主州中兵马,可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而今四海纷乱,各州用兵不断,拥兵多者何止数万,自就不可能由一个兵曹来掌管州中所有的兵马了,不过虽是如此,此曹至少可以参与到州中的军事里边来,并且能够清楚本州的兵马虚实,因而其位置仍是相当重要。

    诸曹从事定下,继之部郡国从事,已定下由文直等人出任。

    再接下来,是孝经师,主监试经,又有月令师,主时节祠祀,又有律令师,主平法律。

    此数职中,孝经师不缺,月令师和律令师缺。

    选了府中德高者一人出任月令师,以宣咸出任律令师。

    宣咸亦荀贞昔在西乡时的旧人,他与宣康同族,是宣康的族父,其父宣博,年轻时曾在颍川有名的律法世家阳翟郭家学过律法,精通《小杜律》,李博、时尚、史诺、宣康等人都是他门下弟子中的优秀者,荀贞起兵,宣博命他的弟子们皆去从军,宣咸亦在其中,从荀贞征战到现在,在律法这一块上,宣咸是有家传的,由他出任此职,丝毫没有问题。

    此外,又有门亭长,主州府正门,又有功曹书佐,是治中从事的下吏,主选用,典郡书佐,主各郡文书等等州职,无缺的便视其人是否胜职而决定留用或否,有缺的就择人补之。

    荀贞等人在选人补缺上,把握住了两个原则。

    一个是量才使用,一个是平衡各方。

    定下了全部补缺和调换的人选,荀贞即请赵昱和王朗来,将名单出示与之,请他两人提意见。赵昱和王朗观后,见荀贞选用的这些人,且不论他们不认识的,如宣咸等,只说他们认识的,却都是有名於外,有才干於内的,因皆无意见。荀贞遂叫他两人书写文告,传之府中。

    这次行檄,落款便不是行建威将军,而是徐州牧了。

    这却是因为豫州刺史孙坚、下邳相乐进已於日前联名上表朝中,表荀贞为徐州牧、镇东将军。

    至若朝中在收到这道奏表后会不会同意?这却就没什么紧要的了。只要把“表举朝中”这道程序完成,就算是已给朝廷“打过招呼”,也算是公告给了天下所知,这两个职务便就坐实了。当年袁绍、曹操、荀贞、孙坚等等讨董诸人的将军称号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至此,府吏大体定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