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1 一潘当先下襄贲

正文 181 一潘当先下襄贲

    厚丘虽被攻陷,但因战事还没结束,尚有残兵需要清扫,故而荀贞一时还不能入城。

    当夜,便在营中,荀贞招待臧霸。

    臧霸不但带了孙观、吴敦两人来,还带了陶商来,只是陶商却是被捆着送来的。荀贞叫人解了他的绳缚,暂且关押起来,命人看守,同时吩咐要对他好生相待,不许侮辱、怠慢。

    陈到等各带部曲,在城中清剿了一夜,次日,徐荣回到营中,请荀贞入城。

    荀贞却没有进城,他说道:“吾以兵事战功起家,到广陵后却常居大府,来营中的次数少了,今在营中,甚感惬意,我还是不入城了,便与汝等共居营,稍让军马休整两日,便开拔击郯。”

    荀贞不入城,荀成、徐荣、臧霸等自也不好入城,除了司马宣康和别部司马姚颁奉荀贞的命令进到城中分别处理政、军诸事,安抚百姓之外,余下的诸人遂皆在营中,休整兵士。

    两天后,留下宣康、姚颁暂守城,包括臧霸的部曲在内,全营开拔,俱西北而行,往郯县而去。在去郯县的路上,因臧霸的相召,昌豨、尹礼亦在留下守城兵马后,各带余部前来汇合。原本在朐县安抚地方的糜竺闻知荀贞到了荀成军中,也带了些人马过来拜见想从。

    荀成部并上臧霸部,以及糜竺送给荀成的千余甲士,还有糜竺又带来的人马,几个部分合兵一处,共计两万余人,声势赫赫,从前军到后阵,加上辎重,迤逦道上长达二十余里。

    自荀贞遣军出广陵,分兵掠地以来,部队的容威数此回最盛。

    因兵马、辎重俱多,没办法行军太快,不过虽只是日行六十里,却也於两日后即到达了沭水岸边。过了沭水,再向西北行三四十里就是郯县的县城了。

    沭水岸边有陶谦布置的守军,但陶军连败,守军的士气本就低落,闻厚丘城陷,又见河对岸荀军的声势那么大,旌旗蔽空,不少守军的兵卒直接就逃跑了,只有部分丹阳兵的军吏无处可逃,稍微抵抗了一下,旋即便降。荀贞部顺利渡河,次日抵至郯县城外,安营扎寨。

    县中守军於城上望之,遥见荀军旗帜如林,精甲曜日,骑兵驰骋,尘土弥漫,步卒备战,遍满原野,无不心神为之夺,骇惧失色。陶谦闻荀贞兵到,也登城观望,望之良久,黯然下城。

    荀贞传檄许仲,问:文谦可已与汝合兵?襄贲如何?

    许仲回檄:乐进击阴平诸县,俱克,已与臣合。襄贲守将小戆,臣亲临阵,刘邓、潘璋、赵云、江鹄、刘备先后数攻而皆不得入。接厚丘城破军报日,臣使人劝降,襄贲守将不听,创而犹战。虽如此,臣得乐进所率之彭城兵相助,而城中守卒日少,克城当在两三日间。

    许仲这回却是遇到了一个劲敌。

    他的回檄虽然只是平铺直叙地讲述了围击襄贲至今的经过,但仅仅从“臣亲临阵,刘邓、潘璋、赵云、江鹄、刘备先后数攻而皆不得入”和“襄贲守将不听,创而犹战”这两句话,就可以想象到此战的激烈程度。

    以刘邓诸校尉、别部司马之勇,竟然还是数攻而不能胜,可见襄贲守将之“戆”;而襄贲守将在知道厚丘已被荀军攻克的情况下坚持不降,尽管负创,却仍“犹战”,又可见此人之“戆”。

    荀贞出示许仲的回檄给诸将看,说道:“丹阳兵中亦有勇将。”

    当下,荀贞又给许仲传檄,令道:如可生擒其将,勿杀之,送与我见。

    许仲是个稳重的人,向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他既然说“两三日间”就能攻下襄贲,那么就肯定会在两三日间攻下襄贲,荀贞遂一边部署军队围城,一边等待许仲的捷报和他的部队。

    两天后,许仲的捷报送到。

    “潘璋先登,诸部跟进,城已下。守将死战,刘邓斩之,臣将其厚葬。臣意留陈矫暂抚民,使江鹄暂镇地方,略整兵马,至迟后日即到郯。”

    荀贞看罢捷报,对诸将说道:“君卿已克襄贲,却是潘文珪先登。”

    戏志才笑道:“打淮浦是潘璋先登,立了首功;击襄贲,又是潘璋先登。此正所谓有始有终。”

    淮浦是许仲部的第一战,襄贲是许仲部此次单独作战的最后一战,这两座城都是潘璋先登,可以说,尽管许仲这次攻下邳、击东海,其帐下诸将多有功劳,而且不少还是大功,可却都不及潘璋扬名,尤其是这次打襄贲,诸将皆不能破,唯他能够首先攻入城,实是大出风头。

    ——这却并不是说赵云、刘邓、江鹄、刘备和关羽等等诸将就不如潘璋了。要知,潘璋刚开始也是攻不进城的,到最后之所以是他,而不是别人第一个攻入城中,说白了,只是因为他的运气好罢了:在刘邓、赵云、江鹄、刘备和关羽以及潘璋本人等将的连番打击下,城中其实早已岌岌可危,而就在城内快要守不住时,轮到潘璋去攻城,所以他便先登入城了。

    虽然有运气的成分,可“先登入城”的战功却是实打实的。

    荀成亦笑道:“君侯,战罢论功,潘璋怕是少不了一番重赏吧?”

    荀贞笑道:“这是自然。”复又叹道,“唯襄贲守将死战,不降,为刘邓所斩杀,未免可惜!”

    臧霸在座,他认识这个死战不降的襄贲守将,说道:“将军亦无需可惜。此人我识得,与曹豹、张闿、吕由诸丹阳兵军校一样,乃陶恭祖乡人,固有猛勇,无有军谋,一匹夫之勇耳。”

    “纵然如此,如其肯降,为我所用,亦足可展其长。今为陶恭祖用,空一死士耳,岂不惜哉!”

    听了荀贞此话,臧霸、陈登皆暗想道:“襄贲守将不过匹夫之勇,而荀侯犹惜不能为己用。久闻荀侯卑体下士、求才如渴,果然如此!”

    一个“匹夫之勇”的死士,只是因为有“猛勇”这一个长处,荀贞就惋惜不能为自己所用,并且很自信地说,如果这个守将没有不降战死,若是肯投降於他,能为他所用,那么他就能“展其长”,让这个守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和能力,对不肯降而战死的“匹夫之勇”尚且如此喟叹,那么对已经投靠他的陈登、臧霸这样远胜於彼的“英雄”人物,荀贞又会给以何等的看重?臧霸、陈登既肯投荀贞,那么他两人对荀贞本就是看好的,现下闻了荀贞此言,陈登更是折服,坚定了效忠之念,而臧霸虽是一直怀有“名虽依附,实行割据”的意图,可此时现下对荀贞亦不觉多了三分忠意。

    既说及了“求才”的话题,荀贞又对荀成等人说道:“四方兵乱,今取下徐州,我正欲聚合英雄,延揽俊杰,以匡扶汉家,安定天下。日后卿等如遇贤才,万需谦恭,荐与我知。”

    荀成等人恭声应诺。

    又过了两天,许仲如期而至。

    郯县东边是沭水,西边也有一条河,便是沂水。

    沂水岸边本也有守军,但荀贞已率部到了郯县城外,沂水边儿上的守军不等荀贞去击,便或逃散,或奔回郯县城中,所以许仲却是一矢未放,便渡过了沂水,进至郯县城下。

    荀贞已部署荀成等在郯县的东边扎营,到荀贞营中拜见过荀贞后,许仲、乐进便在县西筑垒。

    当此之时,城东为荀成等部,步骑两万余;城西为许仲、乐进部,与彭城兵合后,亦有近两万人。两边合计,四万人的兵马,把郯县围得是严严实实,鸟雀不得过。

    许仲到的次日,荀贞召开军议。

    陈登当众请缨:“登请为将军入城说陶恭祖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