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0 四陈并力厚丘陷

正文 180 四陈并力厚丘陷

    陈登虽说是应了荀贞的请求,愿意入郯县劝降陶谦,可现在还不到劝降的时候,只有在山穷水尽际,劝降才易得到效果,所以最好是等到襄贲和厚丘被攻下时,再使陈登去行说降事。

    晚上陈登与荀贞同榻畅谈时,陈登给荀贞出了一个也许可以速克厚丘与襄贲的主意。

    陈登说道:“今如欲速克厚丘、襄贲,君侯何不亲往?君侯如至,我军士气必更振,而陶军士气必愈挫,一‘愈挫’与一‘更振’间,攻守之差当更明显。臧霸虽附,犹驻利城而不进,君侯至,亦可调其来见,促彼兵马共击厚丘。何愁厚丘不能速得?厚丘既下,襄贲亦不难也。”

    陈登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荀贞如亲至前线,荀军兵士的士气定然愈发振奋,而陶军本就连败气沮,相应的,他们的士气就会更加受挫,一个“愈发振奋”,一个“更加受挫”,攻守之间的优劣差距便会更加的明显,有利荀军速胜。并且再一个,臧霸屯驻在利城,不帮荀成打厚丘,可是如果荀贞到了厚丘营中,飞一檄去召臧霸,他就不得不来见,不可能还拥兵坐观,不参与到战事中来了。

    荀贞接受了陈登的建议。

    次日一早,荀贞与陈登共起,两人吃过朝食,荀贞召来戏志才等人,转述了陈登的话,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决定:决意明日便去厚丘。

    而今主要的“敌城”只剩下厚丘、襄贲和郯县未克,都是攻城战,不需要野战,而且优势在我,没什么危险性,故此戏志才等人倒是并没有劝阻荀贞,只是要求和荀贞一起去。

    荀贞说道:“广陵不能无人。志才可从我去,文若,你留下来,与长文、友若诸人抚镇郡中。”

    荀彧应命。

    当日做了些准备,次日一早,荀贞便带着戏志才、陈登,在典韦等数百虎卫的扈从下前去厚丘。

    从广陵县到厚丘约四百里远,荀贞路行颇急,除了在高邮稍停了半个时辰,见了一下驻扎在此的冯巩和秦干,又在陈登的家乡淮浦停了半日,亲自到他家中去见了见他的父亲兄弟,顺带着见了几个淮浦地方的名士之外,一路未停,五日后到达厚丘。

    到达厚丘日,荀成率徐荣、辛瑷诸将出营二十里迎接。

    迎到荀贞。

    荀贞吩咐荀成,命叫多打旗帜,高举自己的“建威将军”旗,专门绕了一段路,“耀武扬威”地从厚丘城外经过,然后才进入营中。——荀贞此举不用说,自是为了打击城中守军的士气。

    入营后,荀贞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亲写书信一道,命人快马送去给臧霸。

    臧霸当天就收到了信,展开来看,见檄文中写道:“昔在颍川,闻都尉孝烈高名,虽入广陵,不得见,常怀思矣。今吾已至厚丘,俟城克后,当置美酒,陈佳肴於城楼,与都尉饮。”

    二月的天气已然转暖,所以荀贞信中说“陈佳肴於城楼”。

    臧霸再三品味信中言语,明白了荀贞的意思。

    他遂召来孙观、吴敦、孙康诸将,说道:“即日拔营,南下厚丘。”

    孙观等莫名其妙,不知他缘何忽有此话。

    孙观乃问道:“南下厚丘?却是为何?”

    “荀广陵到厚丘了。”

    孙观等吃了一惊:“何时到的?”

    “他给我写了封信,信刚送到,至於他是何时到的,我却不知,不过料来不是昨天便是今日。”

    “怪哉!厚丘、襄贲被围,攻克郯县只是早晚的事,他却为何此时来到厚丘,亲自督战?”

    “此必是因袁本初表周昂为豫州刺史之故。”

    臧霸身为一地大豪,消息也是较为灵通的,虽然得知“袁绍以周昂为豫州刺史”的时间比荀贞稍晚,但也已经获知了。他知荀贞和孙坚的关系,所以不难猜出荀贞此时亲至厚丘的原因。

    但是吴敦等人却不明白。

    臧霸简单地解释了两句,说道:“周昂既为袁本初表为豫州刺史,或许近日便会提兵南下夺豫,孙文台如不敌,定会向荀广陵求援。是以,荀广陵急於平定徐州,以备援孙。”

    “原来如此!……荀广陵在信中调我等出兵了么?”

    “虽未明言,亦此意也。”

    孙观说道:“如果是因为袁本初表周昂为豫州刺史,所以荀广陵亲至厚丘督战的话,……都尉,我以为我等可以不用理会他的来信,依旧按兵不动。”

    “噢?”

    “先前我等所以不助陶恭祖者,无非两个缘故:荀广陵善战,名震海内,陶恭祖必败,此其一缘故;荀广陵外有孙文台为援,又有袁本初呼应,此其二缘故。……现下,既然周昂将会南下争豫,那么就是说,首先,孙文台不能再成为荀广陵的后援了,其次,荀广陵若助孙文台,必会与袁本初反目,也就是说,袁本初也不会再帮他了,既然如此,我等又何必从其调令?以我之见,不如我等现在就返回琅琊,借郯县未下之机,彻底掌控琅琊全郡!候以时日,待荀广陵果真出徐援孙文台时,……都尉,我等也不是不可以占一占徐州的啊!”

    吴敦听了孙观这话,怦然心动,说道:“都尉,仲台此话甚是!”

    臧霸却和他们的看法不同。

    臧霸说道:“荀广陵援孙文台,此是后话,当下你我如不出兵,却是祸事就在眼前啊!”

    “都尉此话何意?”

    “荀广陵已至厚丘,召我等而如我等不去,反归琅琊,则荀广陵自就会知我等意矣,为免后患,荀广陵必攻我等。……我且问你二人,你二人可有许君卿、荀仲仁之谋?”

    “……没有。”

    “你二人可有潘璋、关羽、刘邓、赵云、张飞、陈到、文聘诸人之勇么?”

    “……没有。”

    “你二人的部曲可有荀广陵的部曲精锐么?”

    “……不如。”

    “谋不及之,勇不及至,部曲不及之。郯县虽未下,东海已大半入荀广陵囊中,彭城亦附,是荀广陵现有近四郡之地,又地广於我。以此攻我,我等便是占了琅琊,能打赢么?”

    “……打不赢。”

    “君等再请试观天下,可有如你我亡命者为州郡长吏的么?”

    “……没有。”

    曾经是“亡命”,而后来成为州郡长吏的,不能说没有,确实有,还不少,但那是“党人”,是“名士”,是因为政治原因而“亡命”的,荀贞就曾“亡命”,去孙坚那里躲了好一阵时日。因为政治原因而亡命,比如说得罪了宦官,不得不潜逃,这反倒会增加“亡命者”的政治名望,但臧霸、孙观、吴敦等人却既非名士,更非党人,没有名望,出身也不好,他们的亡命纯粹是因杀人犯了事,——真正出身好的,就算杀了人也不会亡命,比如夏侯惇,十四岁就当街杀人,结果如何?不但安然无事,并且“由是以烈气闻”,反而扬了名声,又如光和年间的司隶校尉阳球,年轻时,有郡吏侮辱了他的母亲,他因结少年数十人,不止杀了这个郡吏,还灭其满门,结果又是如何?“由是知名”,还被郡中举了孝廉,去朝中当了尚书侍郎。

    所以说,臧霸等人出身不行,虽有些名声,可那点名声远远不足以支撑他们掌一郡、一州之地,孙观的建议只是痴人说梦,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他们如真的觊觎徐州,别人不说,只阙宣、陈登、糜竺,这几位本地的强龙就不会答应。

    臧霸对此,是看得很清楚的。

    接连几问,孙观、吴敦、孙康都是摇首。

    臧霸说道:“那还说什么不理荀广陵召令,归还琅琊,更胡说什么取占徐州!”

    孙观、吴敦、孙康张口结舌,哑口无言,不再发问说话了。

    於是,臧霸留孙康屯守利城,亲带孙观、吴敦,整顿兵马,拔营南下,疾赴厚丘。

    利城距厚丘百余里,臧霸等人日行八十里,拔营的次日便到了厚丘城外。

    徐荣正在城下指挥,荀贞带着荀成等迎接之。

    臧霸到时,是上午时分,厚丘城下,荀军正在攻城。

    投石机等重型的攻城军械投掷不已,兵士们附城猛攻的杀声震天,敌我的鼓声不绝,便是在远离战场的营外,臧霸犹能感到地面的震动和听到兵士、战鼓的声音。看到荀贞等人在营外相迎,臧霸把注意力集中到当前,大老远地就下了马,与孙观、吴敦等步行上前。

    荀贞朝前迎了几步,两下在营前相见。

    臧霸等虽衣甲在身,却下拜行大礼。

    荀贞将他们扶起,对臧霸笑道:“吾与都尉虽初见,然适才远观,见都尉雄浑气度,便知君必是都尉。”

    臧霸说道:“霸早该拜谒将军,只是因琅琊北邻青州,黄巾肆虐,霸脱不开身,故此耽搁至今,一直未能去成广陵。此霸之过罪也。”

    “琅琊之安,多赖都尉,此功也,何来过罪?……我信上不是说了么?等厚丘城破后,我当在城楼设酒,再请都尉来,与都尉饮。都尉却缘何今日便来了?”

    臧霸听了这话,又是拜倒在地,谢罪说道:“将军驾至厚丘,霸岂敢再留利城。”朝后头偏了下头,看到孙观和吴敦也跟着他又拜伏在了地上,遂压低声音,咳嗽了一声。

    孙观听到臧霸的提醒,忙一边伏在地上,一边朝后边召手。

    两个文吏打扮的人小跑地过来,快到荀贞近前时,拜倒膝行,把手上捧的文牍交给臧霸,又膝行退下。

    看着他们这几人这一连串的动作,好像哑剧也似,荀贞已知臧霸这是要干什么,笑而不语。

    臧霸捧着文牍,奉给荀贞,说道:“此利城、祝其、赣榆三县之地图、吏簿、户簿诸物,霸敢请献给将军。”

    荀贞没有接,由立在身边的徐卓上前接住。

    荀贞笑道:“使我不战而取三城,此都尉之大功也!”再次把臧霸扶起,又叫孙观等人起身,笑道,“吾已在营中略备宴席,军中虽不可饮酒,却可以水代酒,亦足畅谈了。”

    臧霸应是。

    诸人回转身,往营中去,未到营门,陡听得厚丘城下一阵大响。

    荀贞举目眺望,看不太清,正要遣人去看发生了何事,数骑从厚丘城下的方向奔驰到来。

    骑士们从马上翻身调下,欢喜无限,对荀贞报道:“城已破!右军先登,建威、平虏、安民诸部分进,皆已入城!”

    “右军”等皆校尉之名。

    荀贞军中有两个“右军”,一个是“右军校尉”,一个是“颍川右军校尉”,这报捷的骑士说的是“右军”,显便指的是右军校尉陈到,建威校尉是陈褒,平虏校尉是陈午,安民校尉是陈容。

    荀贞大喜,说道:“一陈先登,三陈继入。好啊!好啊!”顾对臧霸,说道,“军中简陋,正无好菜肴宴都尉,恰可以此捷下饭。”

    荀成围厚丘已差不多半个月了,荀贞到前,城中已支撑不住,出现败像。荀贞来至,荀军士气大振,而城中守军也确如陈登所料,士气愈低,因此,正好在臧霸刚到营外时将此城攻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