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9 广陵悬榻迎陈登

正文 179 广陵悬榻迎陈登

    戏志才说当孙坚求援时,是援还是不援,这个问题无需讨论,荀贞肯定是援的。

    荀贞打陶谦,向孙坚求助,尽管孙坚在豫州的形势不是很好,许多地方和士族不服他,但他二话不说,马上就遣了孙河和韩当两员上将分屯萧县和虹县,援荀贞一臂之力,那么当孙坚遇到难处,荀贞岂能不救?此是必援孙坚的原因之一。

    袁绍有逐鹿之志,而豫州和徐州唇齿相依,豫州如被袁绍占去,那么接下来,他早晚是要进一步攻取徐州的,他以至少冀、豫二州的人力、物力,——需知,冀州和豫州都是上等的大州,无论是冀或是豫,都要比徐州富实强大,单独迎对一州徐州都占下风,更别说是合两州之力共攻徐州数郡了,荀贞能挡得住么?挡不住。此是必援孙坚的原因之二。

    所以,现在讨论的重点,需要提前谋划的就是“该怎么援”了。

    荀贞说道:“文台与我,生死之交。他若有急,我必救之。……至於‘该怎么援’?眼下的情况来看,第一件事便是需得尽快结束徐州的战事啊。”

    荀彧、戏志才皆以为然。

    袁绍在荀贞快要攻取下徐州全境的节骨眼上,突然表举周昂为豫州刺史,很明显,他就是想要赶在荀贞打下徐州前遣兵入豫,从而使荀贞不能及时援助孙坚,让孙坚只能独自出战。

    可以预见到,也许过不了太久,就会有周昂带兵南下攻豫的消息传来。

    那么,当此时刻,第一件急需荀贞做的事情,自然就是要尽快结束徐州的战事,以使自己可以在周昂南下时,抽出手来援助孙坚。

    荀彧说道:“攻徐之战打到现在,主要也就只剩下厚丘、襄贲和郯县三地了。”

    戏志才说道:“重点还是厚丘和襄贲,这两个县只要一下,郯县外无援军,取之不会太难。”

    “我今天就传令仲仁和君卿,命他两人加快攻城,争取早日攻克厚丘和襄贲。”

    堂外脚步声响,有人来到堂前,脱去鞋履,登入堂上。

    荀贞看去,见是陈群。

    “长文?何时从营中回城的?”

    陈群现下主管军资,成日待在营中,很少回城一趟。

    他向着荀贞行了个礼,又给戏志才和荀彧分别行礼,然后回答荀贞说道:“刚回来。接到荀抚军的军报,说是糜竺给他的营中送去了一大批的粮秣,足供五千人食一个月,还有大批的兵甲及各类军械,亦足够短期内供他营中的更换和补充,让我近期不必再给他供应军需物资了。……君侯,糜竺这算是给郡府减轻了不少压力。”

    “此事仲仁也给我写了军报。糜竺不但给仲仁送去了大批物资,还献了朐县城给仲仁啊。”

    “是么?此事我倒是不知。”

    陈群管着军需物资,只供应荀成、许仲两路兵马的军资诸事就够他忙的了,所以对前线的军情战报他大多时根本顾不上去了解。

    陈群想起一事,说道:“险些忘了禀报君侯:我适才进府时,碰见城门的军吏求见君侯,我问他何事,他说是陈登到了。”

    “噢?陈/元龙到了?现在何处?”

    “应是已进了城了。”

    “志才、文若、长文,走,咱们出府去迎迎他。”

    荀彧笑道:“闻陈/元龙至,君侯何其喜也!”

    “文若啊,要想在徐州稳住脚,只打下徐州是不行的,还得需要徐州本地的士人支持啊。陈氏本徐州冠族,陈/元龙又有大名於徐州,此人,我如能得其真心,必成我一臂助也。”

    戏志才是荀贞最信任的谋士,荀彧是荀贞的族弟,陈群是荀贞的妻弟,此三人都是自己人,故此当着他三人的面,荀贞没什么可隐瞒的,直接就道出了自己出府门迎接陈登的缘故。

    戏志才点头说道:“君侯所言甚是。陈/元龙不但有高名,且有干才,如能得此人真心效力,来日取下徐州后,他确能助君侯尽早定住民心。”

    荀贞与戏志才等人出了大堂,来到府门,等候陈登。

    等了会儿,数骑来到。

    当先一人,虽着便服,不掩英气,正是陈登。

    荀贞大笑迎上,说道:“侯君之来,我已望眼欲穿了!”

    陈登慌忙下马,就要行礼。

    荀贞一把扯住,上下打量,笑道:“吾得下邳,不喜得数县地,唯喜得你陈/元龙!”问道,“路上辛苦了吧?”

    陈登恭谨答道:“将军错爱,登不敢当。劳将军过问,不辛苦。”

    “走,跟我入府中叙话。”

    荀贞握着陈登的手,两人走在前头,戏志才等三人随在其后,回到堂上,分主次落座。

    陈登与戏志才等人有没见过面的,荀贞给他们彼此介绍。

    等都认识过了,陈登离席,来到堂中下拜,对荀贞说道:“登本该早来广陵,拜谒将军,只是淮浦、淮阴初平,需登安抚民心,以故拖延至今,才来拜见将军。万请将军勿怪!”

    “若非卿与卿父,吾亦难不战便得淮浦与淮阴,此皆卿与卿父之功也。既使我不战得城,又为我安抚百姓,我给你记功还来不及,又怎会怪罪於你?卿快请起入座。”

    “是。”

    陈登起身,回到席上坐下。

    荀贞问道:“淮浦、淮阴二城的士人、百姓现下如何?”

    “士豪归心,百姓皆定。”

    “好!我就知道有你陈/元龙在,此二县必易定也。”

    “君侯谬赞,登斗筲之才,惭愧不敢当。”

    “我闻你陈/元龙湖海豪气,今却为何如此拘礼?”

    “非登拘礼,实将军天威,使登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什么将军天威,你就不要奉承我了。……这也不是你陈/元龙的为人。”

    笑谈多时,荀贞面色一转,正色对陈登道:“元龙,我有一事交你去办,只不知你敢不敢应?”

    “将军请吩咐。”

    “我欲请你入郯县,为我劝降陶恭祖。……你可敢去?”

    陈登从容说道:“既是将军命令,登岂不奉从?”

    荀贞目注陈登,见他坐姿安然,若无其事,不觉赞道:“好!这才是湖海豪气陈/元龙!”

    陈登本是陶谦的臣吏,不但降了荀贞,而且献了淮浦、淮阴两城,想来陶谦对他定甚是记恨,而如果在这种时候,他再为荀贞去劝降陶谦,说不得,陶谦一恼,会当场斩了他,而面对可能会存在的这样的危险,陈登却面色如常,果是英雄豪气。

    荀贞喟叹一声,说道:“元龙,我知你如去劝降陶恭祖,或会遇到危险,可为何却仍对你有此一请,你可知缘故?”

    陈登答道:“不知,请将军示下。”

    “新得的消息:袁本初表周昂为豫州刺史。我料周昂不日就会提兵南下,到时,孙豫州或会向我求援,我当救之。是以,我急着想要把徐州的这场战事结束掉,以解我后顾忧也。”

    陈登极其聪明,听了荀贞此话,不但马上就明白了荀贞急於劝降陶谦的原因,而且触类旁通,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他说道:“当周昂提兵南下时,将军如欲援孙豫州,却不止是需要先把徐州的战事结束,还需要提前做好另一件事啊。”

    “何事?”

    “便是臧霸和薛礼。此两人如不早作预备,妥善处理,将军遣兵出援孙豫州时,他二人或会在内生乱。”

    “卿有何良策?”

    “以登陋见,似有三策可行。”

    “快快请讲。”

    “择一能吏,治琅琊,断绝泰山,以弱臧霸,此一策也。”

    陈登的这第一策,却是与阴德不谋而合。

    荀贞颔首,问道:“第二策呢?”

    “表举臧霸,迁授高职,以羁縻之,此二策也。”

    臧霸降了之后,肯定是要给他升官以笼络之的,此乃题中应有之意。

    “第三策为何?”

    “设琅琊及彭城都尉,置上将入镇,抑臧霸、薛礼之势,此三策也。”

    “元龙高策,我当按此行之!”

    堂上对谈甚欢,不觉入暮。

    陈登欲待告辞,去府外别馆居住,荀贞把他留住,笑道:“元龙,可知我久盼卿来!为候卿来,我特地为卿备了一榻,悬之不用,只等卿来了再放下,好与卿同榻共寝,彻夜畅谈!”

    荀贞这却是在效仿陈蕃当年对待高士的故事。

    陈蕃当乐安太守时,郡中有一个叫周璆的,高洁之士,前后的郡守召请他,他都不理会,只有陈蕃能请动他。为表示对周璆的尊重,陈蕃呼其字而不呼其名,并且特地给他备了一个榻,由他专用,当他离开的时候就把这个榻悬起来,——此即是为“悬榻”这个典故的来历。

    陈登也是这个知道陈蕃的这个故事的,见荀贞把他比作周璆,特悬榻以待之,情意实不可谓不厚,甚为感动。他本是豪迈之士,当下也就不再推辞,晚上和荀贞、荀彧、戏志才、陈群等一起吃过饭,与荀贞同到后宅,共入室中,同榻而寝,竟果是畅谈整夜,直到鸡叫天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